印度佛教孝道思想的「漢化」?

釋長叡

一、前言

在《牟子理惑論》中,討論佛教與中國倫理時,第一個議題即是「孝」。1足見「孝」是佛教東傳時,在與中華文化接觸時,是最令人注目之焦點,或說,最大爭議點之所在。

閱讀《四十二章經》有關「孝道」之文句,可發現:古本與宋譯本文字略有不同。2無獨有偶地,檢讀《增一阿含》與《增支部》相關經文,似乎也稍有差異。

對此,一般直接的反應是:不同的傳本,可能代表不同傳承對孝道的觀點,有或輕或重的取捨差別。

於是筆者檢閱相關論文,發現有不少學者討論「中國佛教『孝道』的開展」,意即:中國佛教在孝道思想上,「漢化」的色彩濃厚。例如學者主張:在翻譯相關經典時,譯者在譯文上作了適應中國的調整,甚至是添加語句,展現中國倫理觀念對佛典的滲透和影響!3

佛教到了漢地,真的就完全向中國倫理「靠攏」了嗎?有哪些「變」與「不變」呢? 

二、問題諍點

根據冉雲華教授之研究指出:經由陳觀勝、道端良秀等人之討論,學界「幾乎公認孝道是中國佛教的特點之一」。

然而Gregory SchopenJohn Strong 之研究,則以印度出土的碑銘證實:「印度的佛徒,早已重視孝道,對孝道的重視,並不是中國佛教的特點。」4 

兩派見解,各具擅場,乍看之下,很難判斷孰是孰非。

冉教授覺得這是一個值得重新檢討的問題。他引述中村元的看法:「孝道在印度佛教中,只被看做是次要的道德行為的一種;不像多數中國佛教領袖,視孝為佛教思想的『最高的德行』」比較之下,他認為中村元的看法「較為公允」。

由於中村氏的評論只是「泛論」,所以冉教授進一步詳細論證:「孝道雖然在印度佛教中受到重視,但是所處的地位,遠不及在中國佛教中那麼重要崇高。」冉教授此文論證精彩,很值得細讀。 

三、筆者的觀點

不過,筆者覺得,此問題或許可以再進一步探究。中國佛教領袖所說的「孝」果真與印度佛教不同嗎?或者,會不會是「互有異同」?

對於中村元的看法「中國佛教領袖,視孝為佛教思想的『最高的德行』」,首先,我們想要提問的是:「在中國佛教中,對『孝道』的重視,有高於『解脫』嗎?」

筆者以為,答案應是否定的。

若說祖師們「視孝為中國佛教思想的『最高的德行』」,那麼,最好的檢視方法,可能是看中國佛教領袖們怎樣實踐孝道——中國的祖師大德們在力陳「孝為佛教思想的『最高的德行』」之餘,有「還俗去奉養雙親、承歡膝下」嗎?

這種案例,不敢說絕對沒有,可能是極少數個案,而且是值得檢討的個案。5

所以筆者以為:在佛教中可能有「世間」與「出世間」兩種不同的孝道。中國的祖師大德們才能免於「說一套、作一套」之譏嫌。

如果把這兩種不同的孝道不加區別,直接作類比,就會有東西方學者們所討論的,中、印佛教孝道的明顯差別。 

四、何謂「世間孝道」、「出世間孝道」

「世間孝道」是佛教共世間之處,都強調孝養父母的重要。「出世間孝道」,以「世間孝道」為階梯,進而求「解脫」(追求自己與父母的解脫)。「解脫」可有不同層次,可以由「人天福報」乃至「究竟涅槃」。

「出世間孝道」的目標是「解脫」,這比「世間孝道」更崇高。

例如,中國佛教古大德們雖然極力推崇孝道的重要,他們自己還是要「辭親割愛」,捨俗入道,以這「看似不孝(不肖)」的方法,來實踐所謂「視孝為『最高的德行』」的理念。6他們即便在通俗的布教中,特別強調孝道,以迎合東方的社會文化、政治環境,但終極而言,中國佛教祖師大德們並非「捨解脫、獨尊世俗孝道」。

筆者以為,佛教追求「出世間孝道(求解脫)」的立場,不管在印度或在中國,皆然! 

五、引經證

以下對讀南北傳「佛陀勉勵比丘報父母恩」的經典,分析在不同傳承中,是否有不同的強調重點:

常瑞1

如果不考慮北傳《增一阿含》的翻譯是否有「未盡之處」,此處《增一阿含》所說的孝道「教二人作善,不可得報恩」從字面上看,詞意隱晦。《增一阿含》似乎只說:以「世間孝道」的「四事供養」無法報答父母深恩。

然而,南傳《增支部》的「孝順」則有明確區分「兩個層次」:「世間孝道」不足以報父母深恩——子女除了孝養父母之外,還要讓父母具足「信戒施〔聞〕慧」,也就是至少使父母具備將來「生天」的功德[8]。這是「從此生到來生」的孝順,確保父母的光明前途,是「出世間孝道」,這才是「大孝」。[9]

持平而論,《增支部》此處經文,應該是比較完整的說法。

對應《增一阿含》之文句,參考古德之註釋:

「私云:只道雖復肩擔,報恩猶少;若教其作善,即名報恩—作此報難,故曰『不可得也』。」[10]

感覺上,《四分律行事鈔批》對「教二人作善」的理解,好像與《增一阿含》原句不同。從《增一阿含》看不出是「教父母作善」,比較是「作善於父母」,此處,古德有擴充解釋的痕跡。不過由引文可知,在出家眾的戒律學課本上,要求出家人要教導父母「作善」,這應是從「世間孝道」的「四事供養」轉向「出世間孝道」的關鍵。

所謂「教父母作善」,在佛教中,具體的內容應該是「皈依三寶」。例如在《四十二章經》當中,判定:以「以三尊之教[11],度其一世二親」,此功德大於「飯辟支佛百億」[12]。這是說,度雙親「皈依三寶」,其功德大於「供養百億辟支佛」。

此外,「出世間孝道」更進一步的的「經典案例」是佛陀怎樣盡孝道,如《四分律行事鈔批》卷14所提到的:

「姨母求佛出家,如來不許,在祇洹門外,啼哭流淚。阿難為請佛,言『度之…以報其恩』。佛言:『我已報恩竟。若我不出世,彼尚不聞三寶之名;由我出世,今識三寶,復獲初果,是大報恩。』」[13]

引文可知,以佛陀為例,不但令姨母「皈依三寶」,而且還輔導令其「證得初果」,這是佛陀報答姨母撫養之恩的「大報恩」,是佛陀所示範的「出世間孝道」的極致。

綜合以上,佛教的孝道有幾種淺深的進程:〔世間孝道的〕孝養父母 →〔朝向出世間孝道的〕勸誘父母皈依三寶 →引導父母具足「信戒施聞慧」→ 令父母「證果」乃至得究竟解脫。

六、佛教的「世間孝道」也與一般世俗的「世間孝道」,有所差別

學者王志楣在其大作〈試論中國文化對佛教孝道觀的融攝〉中,論及「儒家與佛家孝道觀本源上的差異」中,有說:

「從產生意義而論,孝乃人子上對父母的一種天性表現,對父母盡孝就是對天盡德…佛教孝道思想與儒家不盡相同,差別處在於儒家以孝道為不容置疑之人類天性流露,佛教則據後天經驗,由體認父母之深恩而生知恩報恩之思,換言之,其孝道本質,實根源於『報恩』。」[14]

其實,除了「看似消極的報恩」之外,佛教徒孝順、供養父母,還是「積極的修行法門」,印順法師指出:

「在家學佛的,布施幾成為必行的義務。布施的意義何在?佛法所說的布施對象,或是可尊敬的,如孝養父母,奉事尊長,供養三寶等。…」[15]

又如《雜寶藏經》卷6有七種布施,其布施對象都是以「父母師長、沙門婆羅門…」為上首。[16]在佛教理念中,孝順父母還有修行上的積極意義。[17]雖同樣是「世間孝道」,佛教與中國傳統文化的,還是有所不同。佛教的「世間孝道」是為了「出世孝道」所作的「鋪墊」。如果只以一般社會傳統上「世間孝道」來看佛教所宣傳的「世間孝道」,實是有欠周延。

七、引經證「世間孝道」到「出世間孝道」

佛教有「從『世間孝道』昇進到『出世間孝道』」的進程。例如《增壹阿含經》: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二法與凡夫人,得大功德,成大果報,得甘露味,至無為處。云何為二法?供養父母,是謂二人獲大功德,成大果報。若復供養一生補處菩薩,獲大功德,得大果報。是謂,比丘!施此二人獲大功德,受大果報,得甘露味,至無為處。是故,諸比丘!常念孝順供養父母。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18]

「供養父母」與「供養補處菩薩」功德等同,這是將行孝「無限上綱」到可以「由行孝得解脫」了。

一般人或許不能理解,世間孝子何其多,他們也不全都是佛教徒,為何行孝就能「得甘露味,至無為處」?是否外道也可經由「行孝」得到佛家所說的「解脫」?

當然不能!(不然,就不需要佛教了)

因為此《經》是對比丘所說,並非停留在「世間孝道」的層次。也因此,嚴格地說,此《經》並不適用於外道等非佛教徒,因為他們還沒有「出世間孝道」的觀念。不過,此《經》也有其「解釋空間」(或可稱為「創造性的模糊」),可以用為向中國一般社會大眾推廣佛教時,主張「佛教重視孝道」的經證。

八、印度「出世間孝道」與中國傳統孝道文化才有牴觸的可能

相對而言,印度文化本就有「解脫」思想;中國文化對「解脫」較少留意,所以佛教到中國之後,「世間」與「出世間」兩種不同孝道,因為不同文化背景上的差異,會有互相牴觸的機會。

至於其取捨的標準,則是「人各有志」了。例如《牟子理惑論》:

「問曰:夫福莫踰於繼嗣,不孝莫過於無後—沙門棄妻子、捐財貨,或終身不娶,何其違福孝之行也?」[19]又如,

「問曰:…二親尚存,殺己代人,不可謂仁。今佛經云:太子須大挐以父之財施與遠人;國之寶象以賜怨家;妻子自與他人。不敬其親,而敬他人者,謂之悖禮。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謂之悖德。須大挐不孝不仁,而佛家尊之,豈不異哉?」[20]

這是外人以「世間孝道」,質疑佛陀是「不孝、不仁」。[21]牟子則答覆:

「…苟見其大,不拘於小—大人豈拘常也?須大挐覩世之無常,財貨非己 寶故,恣意布施以成大道。父國受其祚,怨家不得入。至於成佛,父母兄弟 皆得度世,是不為孝,是不為仁,孰為仁、孝哉?」22 

 牟子的答覆是以「出世間孝道」回應提問者:佛陀成道之後,幫助父母兄弟得 解脫,如果這不是仁孝,還有誰夠資格被稱為仁孝? 佛教徒會覺得牟子答得很好,但「提問者」是否滿意這樣的答案?不無疑問!

因為信仰不同,價值觀不同,一般非佛教徒,認為人生無限美好,「世間孝 道」就已經足夠,不會認同佛教的「無常、苦、無我」及解脫思想,當然體會不到 「出世間孝道」的重要與必要。彼此先天上有不同的價值判斷,在此狀況下,想要 說服對方,恐怕很難。  

九、為何佛教強調「出世間孝道」

佛教提倡「世間孝道」之外,為何還強調「出世間孝道」?參考《諸經要 集》卷 4:

 「《涅槃經》云:在家迫迮猶如牢獄,一切煩惱因之而生;出家寬廓猶如虛 空,一切善法因之增長…。又《郁伽長者經》云:在家之人多諸煩惱,父母妻子,恩愛所繫…。」23 

對父母妻子的恩愛束縛,使人不能出離三界。所以佛經中常可見讚嘆出家功 德,將居家比喻成牢獄繫縛。 在此思維下,行者若只是遵守「世間孝道」、隨順一般世間父母世俗的價值觀者,恰恰是互相糾纏,永無出期,24所以佛教需要強調「出世間孝道」。

十、解釋中國佛教對世間孝道的強調

佛教要在人間弘傳流行,自然不能不隨順世間道德、風俗民情,此即「世間孝 道」的必要,若說中國佛教刻意宣揚「世間孝道」,以此證明「佛教的漢化」,這 未免是窄化了佛教自印度以來一貫的「大孝」,更高遠的目標。 如果僅以中國佛教強調「世間孝道」來論斷佛教從印度到中國的「演變」、「漢化」,個人以為,恐怕是失之一邊,不夠顧全大局,畢竟中國佛教並沒有拋開 以「無常、苦、無我」為基調所衍生的「出世間孝道」。中國的祖師大德們終究還 是精勤於「了生死、度眾生」的如來家業,並沒有因極力推崇世間孝道而「棄大 (孝)、向小(孝)」。 

十一、結語

所以,對於冉教授所說:「佛教為了本身的傳布,不得不對其本身的教義及實踐形式,作不斷的修改,以適應新的社會環境及文化壓力,佛教倫理價值的變更,就是一個最佳例證…」筆者敬表些許不同的意見。個人以為,佛教傳布的方法與著重點,容或不同,但「教義」與「實踐形式」應該是一致的。 若說印度佛教到中土之後,在孝道上有所「漢化」,應是特指在「世俗孝道」上的「漢化」,那是弘法上的方便、善巧,或說,是為了迎合眾生的「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道」。

筆者以為,在討論「中國的『孝道』是否與印度佛教相同」,若不區分是在「世間孝道」抑或是「出世孝道」層面上的討論,可能就會淪於陳觀勝/道端良秀與 Gregory Schopen / John Strong在中、印孝道思想上的「各說各話」。

在此,筆者重新解讀前輩學者的研究:陳觀勝、道端良秀等人「認為孝道是中國佛教的特點之一」;這是翔實中肯的,因為所談的是中國佛教強調「世間孝道」以利佛法傳佈者。

然而,Gregory Schopen以及 John Strong 之研究:「印度的佛徒,早已重視孝道,對孝道的重視,並不是中國佛教的特點」也是正確的,因為所說的是印度傳統 「從世間到出世間」的孝道。

總結:本文以「世、出世間」孝道為切入點,指陳:上述學者兩派說法,都很正確,不過,需要區分層次—所謂「印度佛教孝道思想的『漢化』」,指的是中國在「世間孝道」層次上,對中國傳統的靠攏妥協、刻意發揮;但,在「出世間孝 道」這一部分,中國歷代祖師們還是堅守印度傳來的如來家業,一點都沒有「漢 化」! 

案:由上比對,可發現古本與宋本不同。古本有「不如以三尊之教,度其一世二親,教親千億」之句。筆者以為,就文脈而言,古本此句似有「天外飛來」之感,可能是特別安插之文。

備註:

1.冉華雲著〈中國佛教對孝道的受容及後果〉,收錄於《從印度佛教到中國佛教》頁48。《弘明集》卷1:「問曰:孝經言:『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曾子臨沒:『啟予手、啟予足。』今沙門剃頭,何其違聖人之語,不合孝子之道也。」(CBETA, T52, no. 2102, p. 2, c16-19)

2.如附註一「對照表」。

3.如:姚孟君,〈《父母恩重經》的歷史發展與文化詮釋〉一文指出:「在印度中原本置於次要的「孝道」倫理,到了中國為順應本土民情,而成為佛教中最主要的道德,可以說從印度佛教到中國佛教最明顯的蛻變,就在於宗教倫理的建立…」又如:王志楣,〈試論中國文化對佛教孝道觀的融攝—對古正美〈大乘佛教孝觀的發展背景〉一文的商榷〉,略以:「早期漢譯佛典,如《六方禮經》、《善生經》中,不僅是孝道,另如男女、家庭、主僕關係等內容,譯者都作了適應中國的調整。在《善生經》的漢文本,甚至添加了語句。《六方禮經》也有漢譯本添加的文字,強調父母的權威及孩子對父母的恭順,展現中國倫理觀念對佛典的滲透和影響。中國不但翻譯了與孝有關的佛經,並編造專門講孝的「偽經」,如《父母恩重經》、《大報父母恩重經》,這兩部經可謂在佛教流傳過程中受到儒家的刺激而作。還有印度的《盂蘭盆經》,不但被中國人士奉為「佛教孝經」,更為之注疏,把中國重孝的思想融入佛經之內。」

4.冉華雲著,《從印度佛教到中國佛教》頁43-44。

5.印順法師《我之宗教觀》pp.137-138:

從前,陽明先生在杭州,見一位僧人在坐禪。問他想念父母嗎?心裡安不安?結果,使那僧人還俗回家。這在儒者看來,陽明先生的問答,盡了倫常教化的責任。

然而,如有兵士在前線,問他想念父母嗎?心裡安不安?如引起他對父母家庭的憶念,開小差回家,這又該怎麼說呢?

在現實的國家制度、國家利益前面,儒者早已修正他的觀點,如「移孝作忠」、「大義滅親」之類。只可惜還不能更進一步,移家庭的責任,而作為一切人類,一切眾生而獻身心的大業而已!

6.所以會有儒家對佛教如下的評語:「…〔現代〕許多人到廟裡去聽了,聽著未結過婚的談夫妻有別、沒生養過孩子的論親子相處、不能親報跪乳之恩的講孝悌之道,固然道理相通,總歸真切稍遜,就像是荒年充飢不論五穀…」見《鵝湖月刊》第三七卷第八期,「鵝湖論壇」。

7.  莊春江譯。 http://agama.buddhason.org

8.《雜阿含‧554經》:「念四王天、三十三天、炎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清淨信戒,於此命終,生彼天中。我亦如是清淨信、戒、施、聞、慧,生彼天中。」(CBETA, T02, no. 99, p. 145, b26-c1)

9. 這並不是孤例,《本事經有與增支部相同的說法如卷4(CBETA, T17, no. 765, p. 682, c9-26):「吾從世尊聞如是語:『苾芻當知世有二種補特伽羅恩深難報云何為二所謂父母假使有人一肩荷父一肩擔母盡其壽量曾無暫捨供給衣食病緣醫藥種種所須,猶未能報父母深恩…。當云何報若彼父母於佛法僧無清淨信其子方便示現勸導、讚勵慶慰,令生淨信若彼父母無清淨戒其子方便令其受持清淨禁戒;若彼父母無有多聞其子方便令其聽聞諸佛正法若彼父母,為性慳貪不樂布施其子方便令行布施若彼父母為性闇鈍無有勝慧其子方便令修勝慧其子如是乃名「真實報父母恩」』」

10. 《四分律行事鈔批》卷14 (CBETA, X42, no. 736, p. 1035, a2-3)。

11. 聖嚴法師《四十二章經講記》頁30:「三尊之教」,即佛僧三寶的教誨。

12.《四十二章經》卷1:「飯辟支佛百億,不如[32]以三尊之教,度其一世二親…凡人事天地鬼神,不如孝其[34]親矣,二親最神也。」(CBETA, T17, no. 784, p. 722, c6-10)[32]〔不如…千億〕十六字-【明】。案:明本無此十六字。

13《四分律行事鈔批》卷14 (CBETA, X42, no. 736, p. 1034, c6-10)。

14《中華學苑》第四十四期,頁158。案:此處所說儒家孝道的根源是「天性」,令人好奇的是,翻開報紙,觸目所見的家庭悲劇,不在少數,難道那些悲慘的案例也是「天性」所致?儒家的「孝道天性說」是否能圓滿給予解答呢?

15.印順法師,《佛在人間》 頁192–193。

16.《雜寶藏經》卷6「佛說有七種施…一名眼施,常以好眼,視父母師長、沙門婆羅門…二和顏悅色施,於父母師長、沙門婆羅門,不顰蹙惡色…三名言辭施,於父母師長、沙門婆羅門,出柔軟語…四名身施,於父母師長、沙門婆羅門,起迎禮拜,是名身施…五名心施,雖以上事供養,心不和善,不名為施;善心和善,深生供養,是名心施。…六名床座施,若見父母師長、沙門婆羅門,為敷床座令坐,…七名房舍施,前父母師長、沙門婆羅門,使屋舍之中得行來坐臥,即名房舍施…是名七施。雖不損財物,獲大果報。」(CBETA, T04, no. 203, p. 479, a14-b10)

17. 另參印順法師,《成佛之道》頁99。

18. 《增壹阿含經》卷 11〈20 善知識品〉(CBETA, T02, no. 125, p. 601, a1-8)。

19 《弘明集》卷 1(CBETA, T52, no. 2102, p. 3, a7-9)。

20.《弘明集》(CBETA, T52, no. 2102, p. 3, c27-p. 4, a4)。 

21.  案:此處,提問者明顯把「佛本生故事」與釋迦佛最後身的經歷,混為一談。這可能是佛法東來,在初期弘傳時未能釐清之處。

22.《弘明集》(CBETA, T52, no. 2102, p. 4, a4-13)

23. (CBETA, T54, no. 2123, p. 28, c25-p. 29, a4)。

24.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 4:「想愛同結,愛不能離,則諸世間 父母子孫,相生不斷……汝愛我心,我憐汝色,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纏縛。」 (CBETA, T19, no. 945, p. 120, b5-13)

參考資料

◎《CBETA電子佛典集成》,台北:中華電子佛典協會,2011。

◎《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電子書ver.4.0,新竹:印順文教基金會,2007。

◎冉雲華著《從印度佛教到中國佛教》台北,東大圖書出版社,1995初版。

◎梁慶寅釋譯《牟子理惑論》,高雄,佛光文化公司,1997初版二刷。

◎王志楣,〈試論中國文化對佛教孝道觀的融攝–對古正美〈大乘佛教孝觀的發展背景〉一文的商榷〉,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印行,《中華學苑》第四十四期,1994.4出版,頁151-166

◎永修,〈佛教的孝道觀〉http://hk.plm.org.cn/dispKw.asp‧id=631 登錄時間 2012.11.25 10:21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