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禪心要

岳佐‧宇峰 記錄整理

  本文為洪啟嵩老師於2006年10月主持大覺寺禪十,起香時對大眾提撕參禪所應具備的心態及都攝六根、調鍊身心的要訣,不只為參禪期間之功夫,亦是平日二六時中之參禪心要。

起香前
各位大德,從現在開始,在這十天的禪修中,大家要把心提起來,好好修行。
  中間會有許多困難,身心會受到很大的挑戰,大家不要因為辛苦而放棄。 我打禪雖然有很多方便,但大家要自我要求。
  大家要瞭解,這十天的辛苦,可能會超過各位的想像,收獲也會超過各位的想像。
  每一個人的一生,很快就過去了,就如同這十天一樣,彈指就過去了。我從不敢浪費自己的生命,當然更不敢浪費大家的生命。
  大家來這裡打禪,可能有兩種心態:一種是來郊遊,一種是來攀爬生命的喜馬拉雅山。我希望帶著大家去攀爬生命的高峰,而不是去郊遊賞花。
  希望這十天過後,大家從生到死,從死到生走一遭。我們沒有時間可以浪費生命,這十天該解脫的就解脫,該圓滿的就圓滿,大家要珍重。

餐前
  各位,你們隨時隨地是準備好的,並不是還沒準備好的時候就不許事情發生,不是這樣的。吃飯的時候,身心專注,都準備好了,自然能成就。
  一個禪者,行住坐臥都是自在的,吃飯的時候,身心放鬆,自然安住,吃什麼,做什麼,不必刻意看它,但所有的動作,心裡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就像一面明鏡,自然地照見。
  身心統一了,動作自然輕柔;身心放鬆了,自然能一切調和如意,隨時隨地自在放鬆。請大家珍重用心,用心珍重。

參禪的心態
  我們今天開始,大家一起進行十天的禪修。
  不同的心態,不同的決定,會影響這十天大家禪修的成果。
  我希望大家在這十天裡,能夠越過生死的高山,達到涅槃解脫的平原,這是我的期望,希望大家在這十天當中開悟解脫,也是我此行的目的。
  或許很多人會認為,這目標太高了,會不會呢?

  先和大家談談我這一生的死亡經驗,我這一生,歷經了許多次死亡經驗。
  我差點無法出生,因為家中的工廠在我出生前一個月爆炸,當時母親懷著我,我們全家差點都被炸死了。
  第二次,我出生時差點無法活過來,我是母親跌倒時而生下的;後來又差點無法長大,我三歲時得到腦膜炎,三十六個小時不吃不喝,後來才勉強救回。 五歲的時候,家中的工廠第二次爆炸,我親眼看到工人在眼前被炸死,七歲時父親棄世。因此,從小我就恐懼我的親人,總有一天會一個一個地離我而去。所以,我十歲就開始學打坐,希望能找到超越生死的方法。

  到了高二時,因為打坐控制心跳過度,差點死去。因為這幾次生死關頭的經驗,讓我對於生死有很敏銳、很深刻的感受。
  所以,我從不預期明天,我常說自己是一個「沒有明天的人」,我做的事情只有當下。
  所以,我們既然有緣在一起,這個緣是不可思議的,要成就這個緣,沒有住持師父的慈悲是不可能成就的,我們也不會在這裡相會。
  我們不要寄望下一次還有這個緣。而是:有這個緣在一起,就要把這個緣圓滿。
  平常你們看我這個人平時挺輕鬆的,生活還算自在,但是我每天的工作量,要面對的事,其實是超乎常人想像的。但是佛法讓我能夠面對一切而自在。

  對我來講,我的生命只剩下唯一一個事情,就是幫助大家解脫。我沒有其他事情,我生命中的需求已經完全止息,在這個世間,我的生命已經沒有其他任何目的了,因為我的生命早己完成。所以,我在這世間,這幾天與大家相處,不是為了打個「十日禪」,而是為了讓大家開悟,解脫,成佛。
  很多人看到我,對什麼事情好像都很有興味,去大都會博物館參觀,看得很歡喜,在波士頓賞楓,也很有趣,我生活中好像到處都有樂趣。事實上,在每一個當下裡,我都感覺到這個生命太美好了。對一個禪者來說,這美好的生命,有的話,就是在當下裡面。

  但是,當這一切都沒有的時候,對我有沒有關係呢?沒有關係的。對一個禪者來講,並沒有這個需求,有很歡喜,沒有也很好。
  所以說,現在,即使我走了,是圓滿的。但如果大家需要我,活個一百年後再走,我的生命也同樣圓滿。
  在這十天裡,各位可能會覺得我的要求很嚴格,大家不要想:「這洪某人哪,怎麼這麼沒良心,都不會想讓我輕鬆一點!」 各位啊!我們何時再相逢啊! 所以,看到你們,不好好要求,怎麼對得起你們呢?

  很多人會說:「哎呀!這洪某人平常看來輕鬆,現在怎麼這麼嚴格,翻臉像翻書一樣!」 這是為了大家的法身慧命,請大家原諒。因為我看各位都是佛,你們是一群一群的佛,你們是阿彌陀佛,你們是釋迦牟尼佛,所以,對佛的期望是不同的,這影響了我帶大家修行的方法與目的。

  所以,在這邊,希望大家認定自己是佛,我必須用各種方法,讓你們知道自己是佛。
  在這十天裡,希望大家能夠圓滿。但這個圓滿,不是懷抱一個目的,而是落實到每一天生活中的實踐。希望大家每天,一意精進的生活,一意精進地修行。

  很多人說:「這打坐啊,一炷香一個小時,很累的。更可怕的是,奇怪咧,平常坐一個小時都不會這麼累,為什麼打洪老師的禪,感覺特別痛,上坐沒多久,腳就開始痛了?」
  大家要細心體會,因為我主持的禪,大家的專注力更深層,加上妙定功這些特別的調身運動,和大家在家裡或其他地方打禪不同,它引發了內在身心的種種變化。

  我告訴大家,現在我打禪已經和藹可親多了,你們這位執事龔老師就很清楚了,她是老參,從1989 年第一次跟我打禪七,當時那些學員的評語,都說我不是人,因為一炷香坐三個小時,而且香板打得又兇。不過現在方法又不同了,因為以前純用參話頭,香板用得兇,現在默照和話頭聯合運用。

  什麼時候會打香板呢?你想睡時會打你香板,打坐坐得渾身不舒暢時也打,有時正在一個好境界裡也會挨香板,或者你自己也可以合掌請香板。
  各位,如果你們沒有覺悟,我根本沒有理由活著。我活著的目的,就是讓全世界的人都成佛。如果你們感覺這個目的太飄渺,就把它當笑話,這十天就這樣打下去也很好。但是,最低保證,這十天過後,你們的身心,將會脫胎換骨。

  有人跟我打禪,打出興味來了,年年都希望來打。其實我是希望,大家下次不要再見面了。
  怎麼說呢?很多人聽了可能會覺得很奇怪,不會的。既然我們是學佛的人,我們就來看看佛陀當年是怎麼教學的。佛陀在一地說法,聞法的人開悟成證阿羅漢,然後佛陀離開了,學生也離開了。
  學生做什麼去了?到各地弘法去了。他們會不會再見面呢?可能會,也可能不會。為什麼?因為學生不需要佛陀了,就四處弘法去了。當年有多少人聽聞佛陀說四聖諦,就開悟解脫了,就四處雲遊去了。他們有時候會回來聽聞佛陀說法,有時候沒有回來,這都沒有關係。

  我希望你們將來沒有見到我也沒有關係,但如果有機會見面,我們來紐約見見也不錯。大家能瞭解嗎?我不是說,大家「不要」來看我,而是說,「不用」來看我。「不用」不同於「不要」。或者說,你們沒有問題了,但是想休息休息,回來這邊打坐休息也不錯,那時我就可以讓你們知道,你們可以「休息」了。

  但是在大家還沒爬到山頂之前,不要休息,懂嗎? 在爬山的過程裡,當然需要休息,但要爬過這座山,尚需努力。所以,希望我們一起攀爬,越過這生死的大山。越過生死的大山,最重要的是這顆心,有了這個心,就有種種的過程和種種感受。當你的進境愈大,你的無明煩惱就愈加糾纏著你,在你最痛苦的時候、最脆弱的時候,在你煩惱最深的地方,在最恐怖的時候,在最殊勝、最歡喜的時候,它就出現。
  修行人,沒有境界時,要努力修行,有境界來的時候,更要努力修行,這十天,大家一切放下,一心修行。
  
  禪堂規約
  這十天大家共同在大覺寺打禪,為了順利修行,團體生活,就會有共同的要求和規定,所以禪堂有禪堂的規矩。這裡的師父也在場,所以在這邊就要守大覺寺的規矩,禪堂的規矩就是大覺寺的規矩。

  如果不遵守道場的規矩,共修效果就不好,就會互相干擾,團體共修的生活,幾點睡覺,幾點起床,都有共同的規矩。打坐的時候,就是打坐;經行的時候,就是經行。執行會和大家作規定,大家就如此依循。
  大覺寺的場地已經很好了,但空間有限,打坐和經行在同一個地方,我們慢步經行和快步經行需要看情況。有時經行,有些人坐得正好,不願意起來,那當然可以,不過可能就得看位置,要調位置了。
  如果你們坐著坐著,入定去了,就不要急著出定,我們會告訴執事,不要擔心。實在有人坐得太好了,不想出定,一整天,甚至七天、十天都坐著不想出定,這都很好,我會幫你圓滿。

  和大家講個趣事,有一次我主持禪七,當時有個學生特別喜歡入定,沒事就去入定。不過那是作意入定,並非自然入定。某次經行時,他又定住了,我也任他去,不管他。吃飯時間到了,大家吃飯去了。不一會兒,就看到他急急忙忙跑過來,抱怨怎麼大家不等他一起吃飯…,所以這種定只是很淺很淺的定。但這十天,如果有人真的坐得很好,不想起身經行,也無妨。

  不管大家平時如何,至少這十天不要浪費,學習每一分每一秒都要覺悟,要珍惜打坐的時間,走路、吃飯、睡覺都要珍惜、要精進。

  如何是精進?吃飯的時候是吃飯,睡覺的時候睡覺,走路的時候就是走路,每一個動作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要胡思亂想,不要雜思雜想,把煩惱丟到大覺寺外頭去。
  我們來這邊打禪、精進、用心、修行。不是要你緊張,而是專注,專注而放鬆,用心而放鬆,放鬆而用心。
  我會教大家各種調身、調息及調心的方法,在這十天,把完整的打坐方法教給大家。有的人無法打完全程,有外務要提早離開,但是,儘量把方法學完整。

  一般打禪,大眾是要共住的,但是在這裡限於場地,必須要特別的方便,有的人晚上回家睡覺,第二天早上再來,這是特別的方便。但是,有這樣的方便,不代表你們就學不到東西。
  這十天裡,我會帶著大家,出生入死,讓大家死得過去,活得過來。
  
  都攝六根
  為了讓大家好好修行成佛,你們要訓練自己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這六根不是你們家養的,這六個,可以當小偷,可以當修行的工具,也可以當佛菩薩,也可以當煩惱。所以大家平時怎麼修?要都攝六根,要攝住你們的六根。

  大家有沒有看到這盆花?你是如何看的?你的眼睛有沒有沒它抓走?你是讓它看你,還是你看它?懂嗎?(師敲罄出聲)你們是讓聲音進到你的耳朵,還是你被聲音嚇一跳?眼睛、耳朵、鼻子、嘴巴,我們的六根怎麼用?你看到東西的時候,也被東西抓走了。(師於白板畫物)我畫個東西,你們眼睛一亮,你們看看,眼睛被抓走了,眼珠是不是突出來了?現在我手上抓著一個杯子,杯子會被我的手抓嗎?還是抓著我的手?瞭解嗎?我們常說,我抓著一個東西,你抓著一個東西,事實上就是被那個東西抓走了。

  古代有一位金碧峰禪師,他修行的境界很高,鬼神覓不著他的蹤跡,結果他壽命到時,閻羅王正愁捉不到他,土地公就跟無常小鬼打小報告,說這個禪師只有一個罩門,他只在意一個皇帝送的紫金缽。

  於小鬼去搖動了一下這缽,金碧峰心念一動,果然被小鬼抓住了。金碧峰因此體悟了,把缽打碎,無常鬼也因此又找不著人了。

  相同的道理,這個一抓就現形,我們眼睛一看,就被外境抓了,六根被外境抓了。這六根背後就連著心,所以你的心就變成皮影戲的皮偶了,心緊張了,肩膀就聳起來,脊椎就扭曲變形。身體的形狀和心是相依的,所以你們隨時要都攝六根。

  都攝六根怎麼做?以眼根為例,看東西時,讓東西看你,不要去看東西。現在你們眼睛打開,不要看著我,有沒有看到我?是眼睛不要盯著我看,不是叫你不要看。

  眼睛不盯著看,不會影響眼睛的功能吧?懂吧?你們可以觀察我的眼睛,我眼睛沒有焦點,我看東西是看整片的,不是盯著看。同樣的,聽著聲音,心能放鬆,就能做主了。所以,眼、耳、鼻、舌、身、意都是這樣,吃飯睡覺是這樣,走路是這樣,都攝六根。

  隨時隨地,六根放下,任何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面鏡子可以照見萬物,外境無論如何複雜,對鏡子有沒有影響?是不是清清楚楚的?東西多,東西少,對鏡子毫無影響;事情多事情少,對心沒有影響,你的心清楚了,就能像鏡子照鑑萬物。

  如果這個鏡子是個凹凸鏡,還沒有東西照上去,它就已經是凹的了。
  所以,大家不要去希求外境如何,而是攝心平整,如鏡能鑑照萬物,所以六根要都攝。這幾天大家平常的時候就要訓練都攝六根,真的做到,就解脫了,六根清淨。
  
  【禁語】
  我們這十天,還要求大家禁語,有問題在小參時問我,不要私下聊天;打坐的時候,不要因為坐得很煩了,拼命和自己聊天。要所以「禁外語」、「禁內語」,也要「禁心語」,斷了無明的念頭,就覺悟了。所以大家少和他人、少和自己說話。

  還有,我們要去除成見,成見就是「所知障」。不管以前學什麼,都放掉; 有問題,問我;或覺得方法不適合,可以問我,我們來調整方法,但不要來替我打分數。去除成見,好好用方法,有問題問我。

  已經有人坐不住,各位辛苦了。你們看看自己的腳,只因為長久以來的業障,使它沒法好好修行,所以跟它打一下商量吧。
  我會教你們方法,讓它舒服一點,但還是會痛。很多人會說:「洪老師,坐個廿分鐘就好了!坐起來動動好舒服!」各位,那是郊遊,而我是在帶你們攀爬高山,如果大家是想郊遊,就不用我來教了。

  各位,並不是我有虐待狂,你們認為腳痛是不是也是一種煩惱? 腳痛會不會煩惱? 那是不是代表你有煩惱?平常你們腳痛,是不是就會跑去找另一個煩惱,對不對?到最後又是煩惱,是不是?為什麼要你們坐,這是你們必須面對的。我們將死的時候,五大將離去。你們生重病的時候,全身氣力沒有了,躺在床上,拼命想動而身體不能動,大家有沒有過這種經歷?有時是酸,有時是痛,又無可奈何,能體會嗎?

  想想人是如何死的,地氣接不上去了,就會想要踏地,沒力氣,下不了床,地氣失掉了,地氣一直抽,一直抽,更沒力氣了,心中不知怎麼辦才好,這種虛弱,這種酸軟,生命的能量一直消逝,一直消逝,到最後,終於沒有了。

  這是事實,每個人一定會碰上的。地、水、火、風,持續離去,這時能怎辦?你也沒辦法。所以為什麼教你們打坐?像開模擬機,虛擬實境,讓大家練習一下,你們現在能雙盤就儘量雙盤,不然就單盤,姿勢要正確,否則再怎麼動,照樣還是痛。這痛來時,你們要如何對治?即使是佛陀,如果被人用刀子劃一下,照樣會流血,也會痛,這個痛和那個痛一不一樣?不太一樣。佛陀只是痛,不會煩惱,是不是?但是大家一痛就會煩惱了。

  所以,各位,我不是在訓練你能夠不痛而已,是有更深層意義的。如果要訓練不痛,很簡單,把神經抽掉就不痛了,對不對? 那你就很會打坐了?有些禪修的人還用一個木框把腳匡住,這樣會妨礙腳的血液循環,容易受傷。

  痛的時候會想動,動是為了幫助血液循環,所以禪修坐禪一定要配合經行、跑香,讓血液能夠循環。在這裡我還會教大家運動和按摩,你們下座的時候,除了全身按摩之外,腳末梢一定要特別好好按摩。現在人的通病,末梢血液循環不良,像糖尿病末期的人,末梢都沒知覺了。

  所以,在這裡我會教大家方法,你們可以就這樣用。你們按摩的時候,指頭要放鬆地按下去,氣夠的話,腳馬上就感到酸,為什麼?因為氣通了。

  所以,打坐時腳痛,你們儘量能克服就克服,到某種程度的時候,你們會發現,這腳痛是腳痛,腳痛和你無關,你很自在,還可以用功。

  打禪的要求,不是故意要你們腳痛,而是讓你們面對你們的煩惱,因為這是最簡單的方法,你們腳痛就有煩惱。有些人腳不痛,有沒有煩惱啊?有,想睡覺。睡飽了,腿也不痛了,頭腦清楚,又不知道怎麼辦了…。

   曾經有打禪的學生說:「老師,本來我腳不痛了,好高興。不想睡覺,頭腦也清楚了,沒想到更麻煩,不知怎麼辦?起先還有痛可以對治,睡覺還可以拖時間,頭腦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時反而不知怎麼辦了。」這是很有趣的經驗,說定又沒定,又沒自在解脫,好痛苦。這些狀況你們要好好體會,因為你們要解脫,而且使你們將來要成為能夠傳法的人,所以這次禪十會兩次的小參,有問題可以提問,問與禪修有關的。今天跟大家講了這些,希望大家都能體會,現在要起十了。

偈曰:
生滅從緣起 法性難留情
因果不昧處 正好能作人
東天西土佛 十日大覺禪
拈來無消息 全體放下
一心參禪
起十!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現在開始起十。禁語,禁外語、禁內語、禁心語。這幾天,做任何事情,都要六根都攝,六根收回來時,會心如明鏡;沒有六根都攝,心就成了凹凸鏡,歪掉了。六根都攝後,行住坐臥,心如明鏡,所有動作,清清楚楚,所有事情,有如水中倒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這時候能夠保任,你們就功夫不失。

  我們在道場共修,遵守禪堂的規約,一起修行,這十天請大家用心
  上座之前,先合掌向蒲團感恩問訊,向佛陀問訊,上坐,發願,就像佛陀坐在菩提座上,這個蒲團就是大家的菩提寶座,能幫助我們開悟。

  現在請把煩惱丟到門外,現在的煩惱,即起即滅,用智慧來破它。很感謝師父,讓我們在這裡共修。修行人要感恩,不感恩,法緣就不清淨。只想到自己,那麼所修得的境界,也只是帶著我執的偏見。
  感恩三寶,感恩佛陀,感恩大覺寺,感恩執事師父,與龍天護法。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