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隨觀念處

喜戒禪師

我們有許多種受─樂、苦、不苦不樂(捨)。

「受」在此應理解為心理。當有苦,你感到苦,那個心理的感受被召喚,以巴利語來說即是vedana。每次你說vedana時,你是指感到 苦,感到樂,或感到不苦不樂。隨觀或注意樂、注意苦或注意不苦不樂受的禪修者,即可以被說成是在修習「受隨觀」。

隨觀感受,看見感受的生滅

復次,諸比丘!比丘如何安住於受,隨觀感受?於此,諸比丘!比丘感到樂受時,了知「我感到樂受。」感到苦受時,了知「我感到苦受。」

無論禪修者經歷何種感受,他們都必須注意與觀察它。這些是佛陀對修習觀禪的指導。當你有身體的苦受─痛、麻或僵硬時,你藉由說出:「痛、痛、痛」,而將心專注於痛處,注意那個痛。當你有美好或快樂的感受時,只是說:「樂、樂、樂」,或「好、好、好」,或「高興、高興、高興」。禪修者對不同感受的了知和未修禪修者的了知不同。當你感到好的時,你知道自己正感到好。當感到不好的時,你知道正感到不好,但這並非禪修,也不是觀禪。

修習觀禪的行者,看見與觀察感受就只是感受,而非某個人的感受。它既非個人的感受,也不是恆常或持續的感受。就如你在行走時,修習了知「行走、行走、行走」一樣,禪修者在此也應同樣了解「感受、感受、感受」。

禪修者的了知和一般未修禪修者的了知南轅北轍,一般未修禪修者的心無法去除「有身見」與「我見」,因此它不可能是觀禪。然而禪修者的心可看見只有感受,只有樂受或苦受,除了感受本身以外,沒有感受者,這個感受無法被說成是屬於某人或某個恆存實體。

你也知道這感受並不持久,當有個苦受時,你持續注意這個苦受─「苦、苦、苦」,這可能會持續十到十五分鐘,直到你了解這個苦是無常的。苦並非固定不變,有各種階段與剎那的苦,一個苦來了又去,然後下一個苦來了又去,你看見苦並非一個連續的東西。

當你能看穿這個連續性時,便能看見事物的無常,因為連續的假象無法覆蓋或遮掩實相。當你以為它是連續的時,你認 為事物是恆常的,會持續很久。當去除連續性,你將看見生與滅─事物的出現與消失。因此禪修者的了知與了解比一 般人深入許多。 

世俗的樂受、苦受與捨受

有各種的感受。首先有樂受與苦受,然後有不苦不樂受。你可能生起世俗的樂受,它和你生活中接觸到的事物有關,例如色、聲、香、味、觸、想,以及你認為自己擁有的事物,例如丈夫、妻子、小孩。這種樂受依世間事物而有,因此名為「世俗的樂受」。當你有這種受,必須覺知它,並注意它為「樂」。有時你可能會有苦受,你感到悲哀或很沮喪;或有時某件珍愛的事物不見了或被人拿走了,你會感到憤怒、悲傷或遺憾,這些是和世間事物有關的苦受。它們也可能發生在禪修者身上,那是當他們想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壞事時。當他們心中生起這些感受,一定要注意它並說「遺憾、遺憾、遺憾」,或「憤怒、憤怒、憤怒」,無論那個感受是什麼。

中性的感受既不苦也不樂。有時觀行者遭遇感官對象時,他們感到不樂也不苦,也無法放棄這對象。在此禪修者心中生起伴隨貪著的中性感受,這種受名為「世俗的不苦不樂受」,也稱為「世俗捨」或「無智捨」。 

非世俗的樂受、苦受或捨受

你可能也有非世俗的感受,「非世俗的樂受、苦受或捨受」,是指於禪修期間生起的感受。當你禪修時,可能有不錯的專注或能看見諸法的生滅,因而感到快樂,你那時感到如此快樂,以致難以遏制或壓抑這種感受,而很想起身告訴別人,這種感受特別發生在當禪修者看見法的生滅時。禪修者不應以貪著去經驗那個感受,而必須注意那感受,保持正念。如果他們 貪著那感受,可能會停在這階段,而無法進步。

什麼是「非世俗的苦受」?有時無論如何嘗試,就是無法禪修,你的心無法停留在禪修對象上,而變得心灰意冷或沮喪,那就是非世俗的苦受。有時禪修者已達到禪那階段,然後出定,感到有些悲傷或懊悔。應注意這種感受,「悲傷、悲 傷、悲傷」,或「遺憾、遺憾、遺憾」,並加以克服。

有個關於一位長老的故事,此人非常有學問。據經典說,他教導十八個弟子團體,是位非常偉大的老師,特別擅長於經典,遵從他的指導而證得阿羅漢果的比丘,高達三萬人之多。

有一天,其中某位弟子檢視自身的善法,隨後想到他的老師,於是他檢視老師。他發現老師還是一個凡夫,尚未證得阿羅漢果。因此他去為他的老師上一課。

他到達時,老師問他:「你來做什麼?」

他說:「我想聽你開示佛法。」

老師說:「我沒有時間,我很忙。」

於是學生說:「等你去村裡托缽時,我才問你。」

 「不!不!那時會有很多人發問。」學生一直想約個時間,但老師都撥不出空。最後,學生對老師說:「法師,難道你連兩、三次坐禪的時間都沒有嗎?如果你連這點時間都沒有,則你將連死的時間也沒有。你總是像陀螺般忙碌,被別人所依賴,然而卻無法依賴自己,我對你再也沒有任何要求。」

學生離開後,老師受到感動,決定針對此事禪修。他並未將此事告訴任何人,以為兩、三天內就能成為阿羅漢,然而他卻無法證得阿羅漢果。就這麼過了一個雨季,在雨季安居結束時,他毫無成就。他感到很難過,因而哭了起來,他哭了又哭,一連修了二十九年。到了第三十年,在雨季安居結束時,他依然是個凡夫,並未證得任何果位,他非常難過,不禁放聲大哭。那時一個天神來找他,也在一旁哭泣。因此他問:「誰在這裡哭泣?」

「我是個天神。」

「你為什麼哭呢?」

「啊!我看見你在哭,以為只要哭就可以證果。」比丘深受感動,他對自己說:「現在連天神都取笑我,我實在不應該再沮喪或難過了。」於是他振作精神,繼續修行,終於成為一位阿羅漢。雖然他精通三藏,但是仍然花了三十年才證得阿羅漢果。於禪修期間,他執迷於非世俗法的傷心感受,成了他成就的障礙。 

不執著感受,證悟實相

必須注意感受。當禪修者注意到感受生起時,將看見它們 的生滅;也將看見,因為有苦,故有苦受;因為有樂,故有樂受等。禪修者如此認出受的「生法」、受的「滅法」,與受的「生、滅法」。他們可能於內隨觀自己的感受,或藉由推理,於 外隨觀別人的感受,或同時於內、外隨觀。於禪修時,應藉由 覺知、正念與注意,如此觀察感受。當禪修者看見感受的生滅 時,他們將不會執著它們,因而能「證悟實相」。這即是「於感受隨觀感受」。

節錄自正念的四個練習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