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絲綢朝聖之旅2-從武威到高昌故城

(傅麗卿)

武威位於甘肅省西北部(河西走廊東端),古名涼州,因漢武帝派霍去病遠征河西,擊敗匈奴,為彰其武功軍威而得名;自古以來,武威就是「人煙撲地桑柘稠」的富饒之地,是中國葡萄酒的故鄉和世界白犛牛唯一的產地,也是古絲綢之路上的重鎮。

武威市區小巧而典雅,鳩摩羅什寺就位於武威市中心。抵達鳩摩羅什寺時,偌大的停車場只有我們一輛車。從停車場便可見到一座高塔,導遊告訴我們,那塔就是羅什塔(即鳩摩羅什圓寂荼毗後「薪滅形碎,唯舌不壞」之舌舍利塔。塔呈八角型,共十二層約32公尺高,全以條形方磚砌成。從下起第三、五、八層均設門,頂部是葫蘆形的銅質寶瓶,最上層,東西各有小佛龕,龕內有佛像。而鳩摩羅什寺則是佛經翻譯家鳩摩羅什初入內地弘法演教之處。

過了城門便是武威市區

繳了門票後入寺參觀,在大陸不管是到寺院參觀或參拜,都得先買門票後才能入內,難怪國內的人到莊嚴寺參觀時,經常問我,為何美國的寺院不收門票?

鳩摩羅什(西元344 ~ 413年)是龜茲國人(今日的新疆庫車),自幼聰敏,七歲隨母出家,曾遊學天竺諸國,遍訪名師大德,深究妙義。他年少精進博聞,記憶特別好,備受矚目。他在東晉時,來到中國從事譯經工作,由於譯文簡潔曉暢,妙義詮顯無礙,深受眾人喜愛,而廣為流傳,對佛教發展貢獻很大,我們常持誦的《佛說阿彌陀經》、《金剛經》、《法華經》等都是鳩摩羅什譯的。

↑鳩摩羅什寺的屋頂及樑柱

立於羅什塔前,冥想古德在此學習漢語,傳播佛教,譯經等盛況,鳩摩羅什在武威十七年期間,河西各地僧人慕名前來求教者絡繹不絕,西域和中原高僧也常來此交流和研習佛學,一時佛教在此蔚然成風,羅什寺遂成為當時絲綢之路上,重要的思想傳播和文化交流之所。一千六百年後的今日,這裡不見僧人,沒什麼遊客,有的是剛修建的龍柱與嶄新的綠瓦朱牆。我們在塔前繞塔經行後,在寺裡走了一匝便離去。

上了車繼續往西北前進,下一站是張掖的大佛寺。

張掖得益於黑河灌溉之利,成為河西走廊最富饒的地區,素有「金張掖」之稱。(黑河是河西走廊最大的內陸河)

張掖大佛寺在市區的西南隅,大佛寺原名為「迦葉如來寺」,始建於西夏永安元年(西元1098年),是目前中國現存最大、最完整的西夏建築,之所以稱為大佛寺,主要是寺內有一尊身長約35公尺,肩寬7.5公尺,耳朵約4公尺,腳長5.2公尺的釋迦牟尼涅槃像,大佛的一根中指,就能平躺一個人,耳朵能容納八個人並排而坐,可見塑像何等龐大!此木胎泥塑的臥佛,構造奇特,外表用草泥貼塑後,再彩繪金描;內腹以木樑架構成上下五層的空間,中間的兩層用木板隔開,直通佛像頭部,此佛像是中國最大的室內泥塑臥佛。  臥佛的腹部,是大佛寺藏寶儲糧的地方,特別是逢災或戰亂之年,就成寺院僧眾儲存賴以維繫生存的秘密糧倉。

大佛寺的規模由牌樓、山門、大佛殿、萬聖殿、藏經殿、配殿、僧舍、佛塔…等組成,馬可波羅曾在他的遊記中,描述過大佛寺的建築宏偉,可惜我們所看到的大佛寺並非當年馬可波羅眼中的大佛寺,大部份建築在40年代已毀,只留下大佛殿、藏經殿和佛塔,後來重建時把這三座殘存的殿堂遷移為一直線,再加建牌樓、三門和幾座側殿,如此就成了現在我們看到的大佛寺。

大佛殿後面是藏經殿,木質結構的藏經殿已改成博物館,殿內收藏的經文非常豐富,因為大佛寺和西夏及元朝皇室的淵源深厚,西夏太后常來參拜禮佛,據說元世祖忽必烈就誕生在大佛寺;藏經殿除精彩的經書外,還收藏了不少西夏及元朝的文物,並藏有明朝正統十年(1445年)英宗朱祁鎮敕書頒賜的佛經,此經是明正統五年官版印製的,經籍名目繁多,集佛教經典之大成,共計350種,685函,3584卷,其中有:明正統初年,鎮守陝甘禦馬監兼尚寶監魯安公貴集士,用泥金書寫的《大般若波羅蜜多經》、《花嚴經》、《勝王經》、《報恩經》、《大唐西域記》等,殊為珍貴,是甘肅省現存最完整的經藏,可惜這些珍藏品只能遠觀不得拍照。為防遊客偷拍,寺方在每個角落裝了偵測器,加派人員看守,只要發現違規者,立刻法辦!

↑大佛寺內的藏塔 ↓ 大佛寺的般若樓

又是一個晴美的一天,這天我們參觀嘉峪關後,便奔向瓜州的榆林石窟。

看啊~看不盡的石山與沙漠,儘管陽光猛烈,光秃秃的石山找不到一絲綠意,了無生機的,我的目光仍細細撫過每一寸土地,腦海浮現2006年五月到敦煌參訪的畫面,一幅幅清晰如昨,那年短短數日停留敦煌,參訪了榆林石窟和莫高窟,並與敦煌研究院的攀院長一見如故,如今舊地重遊,不知院長可好?還有送我觀音畫的牛教授是否仍在敦煌?

不知不覺中,巴士停在一條河谷上方,導遊告訴我們-榆林石窟到啦~接著宣佈:石窟裡是不准照相的,大家帶一瓶水下車就好,其他東西都不要帶。

下得車來,站在垂直的河床上方,望著河谷一灣綠水,循著綠水往上凝視對岸石洞的同時,我的腦波努力搜尋記憶的版圖,可是再怎麼想,也無法把眼前這幕和六年前的景像銜接起來,難道我記錯了?或者走錯了地方?及至順著石階而下,來到谷裡才釐清思緒,原來上次是車子直接開到石窟景區,而這次搭大巴士,大車只能停在景區外,徒步進入景區。

戴著墨鏡進入石窟,一團十餘人就著解說員一支手電筒觀賞壁畫,有點懊惱也有點遺憾!前次造訪時,有解說員,穆總和司機相陪,一路不但茶水無虞,復有專人替我安排行程,準備沿路所需配備,到石窟參觀時,有專人替我指引,還有人替我持手電筒,我只要用耳聽,用眼觀,安心記錄就好,除此參觀石窟的時間,可長可短,爾今,雖受禮遇,但團體行動,不可因我一人而打亂了參觀原則。

榆林石窟位於安西縣城南的榆林河峽谷中,石窟開鑿於河谷兩岸的斷崖上,現存洞窟43個,其中東崖32窟,西崖11窟。

榆林石窟規模雖小於莫高窟,但因洞窟結構特殊,陽光不易直接射入,因此壁畫的顏色保存完整;榆林石窟創建年代無從考證,據其時代背景及洞窟形制來看,應不晚於莫高窟。

當晚我們與鳴沙山為鄰,入住敦煌山莊,在山莊頂樓的摘星閣餐廳,就可看到稜線分明的鳴沙山。敦煌山莊也是絲路之旅中,第一次住兩個晚上的地方。

 

5月24日鳴沙山、月牙泉、西千佛洞、白馬塔寺,敦煌夜市

今天是溯古絲綢之路以來,唯一不必起早趕晚的日子,雖說如此,早飯後便出了門,先訪鳴沙山,前次是等太陽快下山了才進入景區,今日太陽初昇便入了園區。

導遊安排我們先騎駱駝上山,五隻駱駝一組,由一人牽著駱駝,依序排去,形成長長的一條駱駝隊伍,下山時看到自己的影子映在沙漠中,彷彿千餘年前的商隊橫越沙漠。

用完午飯後,一行趕往敦煌市35公里外的西千佛洞。由於石窟位於鳴沙山和莫高窟的西端,並開鑿於黨河河谷西岸的峭壁上,因此被稱為「西千佛洞」。

西千佛洞東起南湖店,西至黨河水庫,東西綿延長2.5公里,遺憾的是洞窟常年受河水沖刷,加上崖壁土質不夠堅硬,致許多路段的石窟都已崩塌,原來究竟開鑿多少個石窟已無從考究,現存四十個窟龕,經敦煌研究院編號的有19個洞窟,其中只有保存較好的九個窟開放,其他各窟因無法登臨,只能在崖下仰望了。

西千佛洞裡大部份的石窟,都開鑿於北魏時期,保存較好的九個石窟中,每座石窟的正中,都有一方型石台,石台的基座四壁,繪有金剛及力士像;石台四周牆壁,鑿有楕圓型的佛龕,龕內塑有佛像,龕外牆壁繪有賢劫千佛圖、佛跌坐說法圖,或佛的涅槃像等。這種格局,提供了進入石窟者在賞壁畫,在禮佛時,還可以繞著石台經行,此地的佛像造型樸拙,色彩艷麗,畫風與台灣的鄉土畫家-洪通相似,一方方的千佛萬佛,初看以為是千篇一律,相貌雷同,實則每一佛各有自己的型態。

西千佛洞規模雖小,但風光綺麗,環境幽雅,而且離絲綢之路極近,是內地經敦煌出陽關的最後一站,也是西域人東進中原的第一站,因此古來所有的商賈和高僧大德,路過時都會在這裡留宿,燒香,拜佛和開鑿洞窟,造佛像等,可惜最初的洞窟由何人於何時創建,已無從考據。

西千佛洞窟下方,便是黨河淤積而成的台地,紅柳和檜木,鬱鬱蔥蔥,參天的古木,像一把把巨傘,把毒辣辣的陽光擋了回去,在燥熱的沙漠裡,能有一片濃蔭蔽日的樹木,復有涓涓溪流,若能在樹下泡壺茶,三五知己天南地北的談禪論道,必勝神仙矣~。

這天,看完莫高窟,匆匆填飽肚子,顧不得日頭赤炎炎的,全被押上了車,直奔柳園。導遊說,到了柳園不但要換車子,連司機和導遊都要換,想到近十天相處,才剛剛與司機小張和導遊熟悉,今日卻要分道揚鑣,不免有些悵然。

兩個小時後,車子停在高速公路旁,司機說,我們必須在此等候新彊的車子,這一路走來才知道,原來大陸旅遊業之間壁壘分明,各省各有自己的地盤,導遊、司機和車輛是不能撈過界的。

接手的司機矮矮胖胖的,導遊身材魁梧,兩人併肩而立,一高一矮,像極了王哥柳哥;來接我們的車子,座位比甘肅的大和寬,前後距離也加寬了不少,也許這是新彊地大,景點與景點之間距離很長,而特別安排的吧。

進入新彊後,筆直公路一路延伸,似與天幕相銜,烈日下,築路工人,或執鏟挖地,或路邊小歇,間有小型工程車來回穿梭,這些築路工人無樹蔭可躲,車內的我雖看不到他們的臉龐,見不到他們的神情,但頂著烈日工作,可以預見的,個個必然是汗流浹背!想到古人頂著熾熱陽光,靠馬匹穿過沙漠,今天的我們,  坐在寬敞舒適的冷氣車裡,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循著古人足跡遊名山,賞古城,夫復何求?

吹著冷氣,坐在車上的我,思緒天南地北的神遊起來。

還在冥遊的思緒,被緩緩停下的車子打斷了,望向窗外,哦~我們正要通過收費站,過了收費亭之後,有警察來攔,這是什麼地方,還要停車受檢?只見司機拿著團員名單下車和警員交談,之後警察隨司機登車點名,見車上有兩位出家人,便仔細盤問-從何而來,將往何去?此後每隔一段距離,司機便拿著團員名單下車報到受檢。

受檢完畢,車上有人想唱歌了,怎麼辦?導遊化作探子馬,下車查詢回報:對面有一公廁可用。循導遊所指方向看去,果然高速公路對面有一間矮房,房外歪歪斜斜寫了兩個大字-公廁,眾人見後大喜,見左右無來車,趕緊下車拔腿飛奔,殿後的我才出車門,便見前面的美女們戛然止步!目睹此景的同時,一股惡臭隨風而至,這味道叫人想唱歌都難!眾人折返,央導遊留意,找個天然屏障的地方,讓我們與天與地合唱。

車子繼續向前行,車上的人兒不敢大意,導遊在前替大家把關尋找,我也不敢再作白日夢,跟著大家仔細搜尋窗外可供唱歌的地方。走著走著,車子在路邊停了下來,導遊下車查看後上車說:大家抓緊時間,前面那堆砂石後面是個好地方。大家聞言紛紛下車,有的一馬當先往砂堆奔去,我則觀察地勢,在一片平坦的沙漠裡,即使蹲在砂堆後,明眼人一看便知砂堆後的女人在做什麼,再說砂堆不遠處便是新闢未通車的公路,遠方可見工程車過後揚起的塵沙,於此同時,三位美女已一字排開,拉出一片齊腰的布牆,要我們安心在布牆內唱歌。唉~早知道走絲路要有唱歌給天給地聽的本事,我早就豎白旗了,繼之再想,憋尿有損健康,只得依樣畫葫蘆蹲了下去,一心巴望速戰速決,問題是蹲下後,見天看地,光天化日之下,在野外撒尿之舉,對淑女的我而言,實在困難!再聽~旁邊水庫瀉洪之聲已響,我只得繼續培養情緒,回報新彊這有情天地,說不定他日經過這些「美」女們灌溉的彊土,都成綠洲~

高歌一曲後,眾人如釋重負,輕鬆上車,繼續往哈蜜奔去。此去人煙稀少,往東的車輛大部份是裝滿物資的大卡車,車隊一輛接一輛的,如同昔日的駱駝隊,首尾相銜,十分壯觀,向西行的車輛大部份是大巴士,偶有小驕車呼嘯而過。好奇的我常拿著相機,坐在司機和導遊中間,捕捉新彊的美。

導遊介紹說,哈密古稱昆莫,是新彊的東大門,早在兩千多年前,哈蜜就是拑制西域的戰略要地,為此漢朝與匈奴爭奪激烈;哈密北方有天山山脈,這條東西向橫亙四百公里的山脈,北邊是巴里坤和伊吾兩大草原,夏季涼爽宜人,冬季冰雪豐碩,是重要的畜牧業生產基地和旅遊勝地;天山南邊的哈密盆地乾燥少雨,晝夜溫差大,日照時間長,是享譽中外的哈密瓜和大棗的重要產地。

新疆屬維吾爾族自治區是中國陸地面積第一大的省,總面積佔中國陸地面積的六分之一,亞洲大陸的地理中心,就在新彊境內的烏魯木齊。

大約1757年間,清乾隆王朝徹底滅亡蒙古人的準噶爾政權,新疆被劃入清朝版圖,並命名為「西域新疆」,意思是乾隆時代新闢的疆土。新疆的民族最早是回鶻人和蒙古族,現今大體上以維吾爾族佔大多數,他們定居於喀什、和田、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和阿克蘇地區;漢族分布在新疆東部和北部地區, 哈薩克族則集中分佈在新疆北部的伊犁哈薩克自治州。

1949年9月新疆和平解放,為了西陲邊疆長治久安,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兵團進駐新疆各地,大興屯墾戍邊事業,並發動十一萬人到新彊開墾種地,據說解放前的新疆,經濟十分落後,百業凋零,物資奇缺,多年來全軍將士縮衣節食,將經費移作建設新彊,並先後從山東、河南…等地招收大批知識青年、支邊青壯年及大批轉業復員的軍人到新彊建設,至今,兵團先後治理了數十條河流,修建百餘座水庫和灌溉渠,在過去荒蕪人煙的戈壁大漠,建起了一個個城市,兵團的商業網點也遍佈天山南北。

在導遊一則則動人故事和叮嚀,在司機掌穩方向盤中,一行於黃昏到達哈密,實難以想像沙漠中能有一片綠洲,當晚我們入住花木扶疏的哈密賓館。

哈密到鄯善320公里,正午時分到達鄯善,匆匆用完午飯後,立刻趕往柏孜克裡克千佛洞,抵達千佛洞景區時,正是午後兩點,熾熱陽光如火球,灼得皮膚發痛!也許太熱,也許地處偏遠,偌大景區,門可羅雀,通過禮品小店,順著石梯而下,便是千佛洞。

柏孜克裡克千佛洞,維吾爾語是「山腰」的意思,突厥語則是「裝飾繪畫」之意。千佛洞始鑿於南北朝後期,是高昌地區的佛教中心,也曾經是高昌王的王家寺院。

柏孜克裡克千佛洞,鑿有洞窟83個,現存57個,其中有壁畫40多幅,壁畫題材,有諸佛和各種菩薩像、大型經變圖、說法圖、供養菩薩和天龍八部、四大天王像和供養人像等。目前保存最好的是第33號洞窟,洞窟壁畫以釋迦牟尼涅槃時,弟子默立為題,遺憾的是,所有人物的眼睛和嘴巴,有的被刀子削了一個坑,有的用石灰泥巴塗了一層,連臉頰都不放過,被刀子劃了好幾個叉。據說這些都是異教徒和列強盜劫而損,1908年法國的伯希和英國的斯坦因來到千佛洞,接著俄國的鄂登堡及日本的探險家相繼來到這裡,他們把所有好看的壁畫和石刻,像風捲殘雲一般,全部粗暴地刮下,運回自己的國家!

劫後餘生的柏孜克裡克千佛洞,靜靜的在火焰山木頭溝的懸崖絕壁上,傾聽木頭溝裡潺潺的流水,和過往行人彈奏熱瓦普。直到1982年才被中國國務院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如今,千佛洞設有專人看管(皆為維吾爾族人管理),現存的57個洞窟全部加裝鐵門,平時只對遊客開放其中的5個洞窟。

懸崖絕壁上的洞窟依舊在,木頭溝裡流水依然無聲無息地流淌,而窟裡的壁畫卻遭嚴重破壞,讓千百年後的我,只能從殘破的牆上,尋找依稀可辨的線條,從這些線條中去領會去先人的畫風。

↑洞前載歌載舞的遊客 ↓千佛洞外景

離開柏孜克裡克千佛洞繼續往高昌故城。

高昌故城位於吐魯番市東45公里處,總面積達200萬平方公尺,是古代西域留存至今最大的故城遺址。高昌古城始建於西元前一世紀的漢代,於13世紀末的戰亂中廢棄,前後使用了1300多年,大部分建築物消失無存,目前保留較好的是外城西南和東南角的兩座寺院遺址。古城呈長方形,周長5公里,分外城、內城、宮城三部份。外牆以夯士築成,牆基寬12公尺,高11.5公尺,全城有九個城門,其中以西面北邊的城門保存最好。

巴士直接開進景區的遮陽棚後,我們在此換景區的「驢車」入城參觀。一輛驢車最多可載六個人,趕驢的是一位維吾爾族的老人,由於語言不通,他無法為我們解說,只能從導遊簡單講解中參觀外城牆、內城牆、宮城牆、可汗堡、烽火臺、佛塔等留存較為完整的建築,其他殘破的土墩、敗落的壁垣,就只能由自己去想像和繼續考證了。

外城西南和東南角兩座寺院遺址,是高昌古城尚存較好的遺跡,其中西南角的一座寺院,占地約一萬平方公尺,由大門、庭院、講經堂、藏經樓、大殿、僧房等組成,據考證,這是當年玄奘大師西遊路過高昌國時,被國王挽留一月講經之處。

高昌故城奠基於西元前一世紀,是西漢王朝在車師前國境內的屯田部隊所建。西元450年,沮渠安周攻破交河城,滅車師前國,吐魯番盆地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遂由交河城轉到高昌城。此後張、馬、麴氏在高昌相繼稱王,其中以麴氏統治高昌的時間最長,達一百四十餘年(499-640)。這些“高昌王“均受中原王朝冊封。

九世紀中葉,漠北草原回鶻汗國衰亡後,西遷的部分餘眾攻下高昌,在此建立了回鶻高昌國。其疆域最盛時期,還包括原唐朝的西州、伊州、庭州及焉耆、龜茲。

十三世紀,天山以北的蒙古遊牧貴族,以海都、都哇為首發動叛亂,堅持“仍舊要生活在草原上”,曾多次南下侵犯臣屬於元朝的回鶻高昌國,1275年一次出兵十二萬,圍攻高昌達半年之久。後來高昌王戰死,這場戰火延續了四十餘年,高昌城在戰亂中被毀。

高昌王國信仰佛教的歷史漫長而久遠,與于闐、龜茲並稱為西域三大佛教中心。

↑斷牆頹壁的高昌故城 ↓故城裡的寺院遺址

↑故城寺院裡的石龕依舊在,而供在龕內的佛像已不知去向

~未完待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