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蔡媽媽

陸世賓

淒冷街燈照著陰暗街道,早晨四點鐘,平時人聲沸騰的唐人街,竟也行人稀少,只有蔡媽媽跪在蒲團上做她的例行早課。蔡媽媽手腳柔軟,雖屆高齡,每天兩個小時的跪拜唸經,竟也難不倒她。
這位老太太經年吃素,辦一個土土的幼兒園。我認識她時,她的幼兒園已經停辦,園內到處堆滿了小桌子、小椅子及散落一地的破爛兒童讀物,零亂得有點寸步難移。
老太太可不簡單,她幫助數百個新移民家庭,代他們看管孩子,讓媽媽們去工作。這個在華埠中心一家糕餅店的樓上,三房一廁的公寓裡,容納了四十個小朋友,教師是大陸來的移民,資格都不錯。她也幫助「六四」逃出來的民運人士。她對這些人士不太滿意,悄悄地告訴我,她們一天到晚打電話,很少認真做事。有次聽到廚房鍋裡咯咯作響,原來有人在煮一鍋活蹦亂跳的螃蟹,這對一個吃素多年的佛教徒而言,她的感受可想而知!
那時我在報館工作,老板和工會鬥法,我乘機提出自己因長期接觸電腦致眼睛受傷,且是經改府認可的失明人 (Legally Blind),領了退休金,又得到一筆遣散費,而成了蔡媽媽的義工,擔任中英文秘書的工作。
這棟四層樓的公寓,本屬一位義大利籍的單身老太太所有,她常說要讓給蔡媽媽辦幼兒園。問題就出在未立遺囑之前她就去世了。這時有位華人也是蔡媽媽的朋友,聽到義籍老太太生病消息,找到老太太唯一的親人,將該棟樓房廉價買下,又到市府密告蔡媽媽位於二樓的幼兒園違反消防條例,還逼蔡媽媽搬家。
蔡媽媽在華埠看中了一棟四層樓房,約三十萬元,她交了訂洋,並開始裝修,問題在她那裡來這麼多錢呢?她辦幼兒園既未立案,也未請高級律師、會計師,只憑她對佛的忠誠。她到好幾個機關申請補助,都被客氣的官腔婉拒了。她又計劃開派對籌款。以前她的確成功地運用這種方法在飯店籌到一些錢,很多法師都是她的
朋友,但這時她已老,法師們也都分散各處,時光不再。
華美協進社對她的故事有興趣,曾來採訪錄音,說要將她列入北京婦女博物館,但迄今無下文。
她堅持著她的夢想,就是到了最後口齒不清,她還說等房子裝修好,不光是托兒所,還要辦小學一、二年級。
殯儀館中蔡媽媽安詳的睡著,作醫生的兒子,工程師的女兒,都來告別。
千蓮台上的蔡媽媽,在鐘聲鳥鳴的佛境中悠游。我對這位不享子孫福的老太太,欽佩無比。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