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社會談覺之教育

【摘 要】 華梵大學的創辦人曉雲導師提倡覺之教育數十年,其目的在於淨化社會人心。這是來自佛陀的教育,其宗旨在於心性的自覺、反觀內明。覺之教育是在自然任運中,和諧的將倫理與智慧相結合,作為人類心靈的燈塔。

社會問題的產生,是由於人心出了問題,最初否定傳統道德倫理,繼而顛覆社會體系的核心價值。如果我們不儘快重建人文社會,很有可能會見到我們的社會道德淪喪、價值偏頗,為此我們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自覺是自我心性的淨化,古德云:「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藕益大師相信「學者始覺也」,是故本文嘗試將覺之教育作系統化的整理,希望能與善知識共同推廣。

前 言

廿一世紀的來臨,人類邁進一個以資訊科技為主導的時代。令人目眩神迷的電子通訊網路革新,使人們的工作及生活方式、產業結構、社會生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生物科技一波又一波的突破,帶來人類有史以來不曾有過的革新。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大時代,每天瞬息萬變,「變」帶來了新的衝擊和契機,「變」推動著人類文明的步履,快速不停的向前行。由於急劇變動所帶來的不穩定因素,一時很難消化,導致社會動盪和災難。雖然社會文明不斷演化,人類的憂悲苦惱卻一些也不曾減少。此刻應當放慢腳步,對於提升人的品質,開拓人類永續經營發展作出全槃的思考。科技發展固然是國家長遠的目標,但是,從歷史經驗說明,科技進步並不能保障人類的幸福,也不能維護生命免於災難。如何讓人類擁有更高品質的精神生活,是宗教家與教育工作者責無旁貸的義務。

華梵大學是佛教人士在中國土地上,第一所捐資興辦的社會大學。由於是宗教界所興辦,因此對維護中華文化,發揚佛教精神,關心社會,關心人類,是其辦學的本懷,創辦人曉雲法師辦學的目的,是以佛陀的慈悲與智慧,無私無我、積極奉獻、服務社會、淨化人心。

今天雖然教育普及,物質豐盛。然而人心困頓,找不到出路,影響所及,問題叢生。今天的社會問題,不是科技問題,也不是經濟問題,而是嚴重的社會問題,社會問題,則應歸咎於人心的根本。
回顧過去走過的路,分析並尋找出病源,才能對症下藥,解救今日的危機。受到多元文化不同價值觀的衝擊,百家爭鳴,百花齊放,人們大多失落了中心思想,導致社會人心失序。由於西方的物質文明、科技發展、自由民主,的確令人嚮往,於是西化的腳步愈來愈快。日本在戰後也發展迅速,積極市場拓銷,亦間接傳播東洋文化,東西洋的生活方式及價值觀,對固有文化產生了排擠效應。在缺乏正面宣導的情況下,年輕人追逐時髦,不懂得珍惜中華文化,只要與西方觀念相違背的,即被視作封建保守,甚至棄如敝屣。在社會猛烈的變動中,來自四面八方的政治、經濟、宗教、教育文化等,也隨著資訊傳媒普及而漫延開來。對自己的文化,始終未有深度的體認與傳承,在狂風巨浪中,根基搖擺,因而迷失了的方向。

傳媒的問題一樣嚴重,搶求刺激的新聞效果,罔顧對社會產生負面效應。王洪鈞先生曾大聲疾呼:「新聞傳播不應只談言權,更應重視言責。」科技發達固然可喜,基因工程產生了「複製人」的迷思,徹底顛覆了「人」的價值。資訊網路無遠弗屆,如何管理,值得深思。今天人人皆可成為資訊的傳播者,不負言責的荒誕言論,如同不定時的炸彈,在不重視道德的今天,隨時化作傷人利器,侵犯別人隱私,破壞他人名譽,挑戰倫常價值。社會普遍存在著無力感,如梁寒操先生當年所說:「斯世如今亂象多,人心早已失中和。」

傳統道德倫理被漠視、被顛覆,面對人心困頓,倫常顛覆,價值混淆,社會失序,在外來文化多方衝擊下,人心徨徨無主。正此同時,人文精神的建設若不能並駕齊驅,迎頭趕上,將來問題勢必更加嚴重。于宗先先生說:「科技可以移植,而人文社會則必須仰賴長期的培植,方能生根萌芽。」人文精神之發揚,應視為當前國家之基礎建設。歷史是一面明鏡,溯古鑒今,心靈重建刻不容緩,根本之道,從心出發,從教育著手,講究道德倫理,藝文美學的陶冶,繼承中國固有的儒佛思想,並賦予新的生命,活用於當前社會,建立屬於中國社會的人文價值體系。「覺之教育」是以東方人文思想為主軸的價值觀。曉雲法師說:「挹取傳統優良文化精神,創造新時代教育」。

覺的真理觀

佛教的真理觀,簡單就是一個「覺」字。根據佛光大辭典:「梵文Bodhi,音譯菩提,即證悟涅槃妙理之智慧,舊譯為“道”,新譯為“覺”。」「覺」作為名詞,指的是覺性,亦即生命的本體。作為動詞,含有覺察與覺悟兩重意義,顯其功能,「覺察」用以對治無明煩惱;「覺悟」對治所知障。

「佛」這一稱呼,來自梵文Buddha,意即「覺者」,佛教不是神權的宗教,佛不是神,而是一位已經證悟生命真理,圓融無礙的人,故稱為「覺者」。釋迦牟尼佛是一位歷史人物,說法四十九年,佛在菩提樹下,夜睹明星而徹悟宇宙真諦時,他說:「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顛倒妄想,不能證得。」所謂「如來智慧德相」,即是人人本具的「覺」性,這種覺性與生俱來、不假外求,是至高無上的智慧本體。

既然人人都有覺,為什麽還顛倒行事,起惑造業呢?為什麽有人不辨是非,胡作非為,傷天害理呢?這是由於人心,對自我,對人、事、理,產生執著,迷惑本心。

根據佛經,人的感覺是一種分辨力,稱作「識」,雖並非究竟的覺性,卻由覺性生起。人有八識,前六識為見、聞、嗅、嘗、覺、知。這六識起源於感官(六根)與外境(六塵)接觸,楞嚴經云:「根塵為緣,識生其中」。如眼睛能分辨物體顏色,耳朵能分辨音符頻率,鼻子能辨香臭氣味,舌根能辨酸甜苦辣,身體能感覺冷暖粗滑,意識能分喜怒哀樂、憂悲苦惱。

意識還能分別前五識從外界接受的資訊,第七識末那識加以執著,最後藏於第八阿賴耶識。由於過去無明種子之發動,一念不明就是迷,產生的雜念妄想,如一顆顆煙幕彈,散發出層層的煙雲,把覺性遮蓋了。覺性被遮蓋的人,經過無始劫的生死輪回,不斷起惑造業,墮落在六道中。若能勘破無明,了知緣起性空,即能逆生死輪回之宿命,入於涅槃(其實涅槃本無生滅,故亦無出入)。覺性人人皆有,回歸涅槃,一種不生不滅、寂滅的境界。
吾人若能接受佛法,常依理性檢討反省,懺除業障,把「感覺」化作「智慧」,轉「識」成「智」,智慧現前,就是覺悟。覺是一種高貴的情操,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與人謀不忠乎? 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這也是一種自覺、自律、自制的能力,能瞭解自己的身份與角色,沉雄穩重而不衝動,處亂世而不驚,凡事三思而後行,故能安樂自在。

古文中「覺」字又通「學」,藕益大師說:「學者,始覺也。」人如果認識到學習的重要,願意虛心學習,走在正道上,心靈即獲安頓自在,就是覺悟的開始。論語云:「孔子曰,生而知之上也,學而知之次也,困而知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學民斯為下矣!」不是每個人天生都是大聖賢,需要透過努力學習,完成自我,實現自我。

生而知之者,是先知先覺,這一種人不多,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佛陀。增一阿含經云:「阿若等五人問佛,師為是誰。佛答云:我亦無師保,亦複無等侶。」六祖惠能大師聽到金剛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即時大徹大悟。民初敬安禪師誤吞狗食,脫口說出「不垢不淨」,當下豁然開朗。這些人是天生異稟,少有的奇才,觸景觸機,即獲得大智慧和身心的解脫自在。

至於「學而知之,或困而學之」,是後知後覺者,或遇良師益友,見賢思齊;或遇善知識指引,然悔悟前非;或在紅塵滾滾中,突悟人生真諦;或為一大事因緣離俗出家,修成正果,都是自尊自覺的人。如弘一大師前半生雖在富貴顯達中渡過,披剃出家後,卻嚴守淨戒,發度眾生之宏願,終成一代宗師,超越了自己、也成就了自己。

有一些人「困而不學」或因環境影響,或以秉性頑劣,不辨是非,為非作歹,一錯再錯、鋃鐺入獄、抱憾終生。種種根器,由於業力不同,人生際遇不同,在覺與不覺,悟或不悟之間,而有差別。

佛教相信人類與生俱來的「覺性」,超越一切分別相,平等清淨,不假外求,以智慧為體、慈悲為用。由於「覺性」人人本有,清淨無染,故稱為「本覺」。凡夫自無始來,生死相續,分別妄想,無明污染,不知自覺。若能全性起修,內依本覺,外持教法,日久薰習,必能勘破無明,闊然開悟,此時稱之為「始覺」。初悟行者,在理上證得般若性空,禪宗稱之為破本參,仍有重關和牢關,必須在事相上修得,事理圓融,空有無礙,才是究竟覺。

「覺」的程級有三,即自覺、覺他、覺性圓滿,阿羅漢有智慧,缺乏慈悲,只能自覺,不能覺他。菩薩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不但自覺,且能覺他。唯有佛陀的大智慧、大慈悲圓融通達,覺行圓滿。佛陀說法四十九年,五時八教,都是針對「心性」的轉化,啟迪智慧,淨化人心。要改造社會,端正世風,必須從「心」出發。

「覺之教育」的特質

曉雲導師提倡覺之教育,以匡正世風,利益蒼生。我認為「覺之教育」,具備下列六種本質:
一、心性的教育;二、因果的教育;三、智慧的教育;四、慈悲的教育;五、平等的教育;六、無為的教育。

一、心性的教育:
人類的社會活動,都是由心來掌握,然而人心卻是複雜多變的,起心動念,皆由無明業力牽引,表現出善惡是非。佛法是心法,所謂:「萬法唯心」。佛教的修行,最重要就是修心,也就是「調心」,四十二章經中有「調心如調弦」的譬喻,弦過鬆則不成調,過急則將斷矣!由心靈的調柔淨化,由定生慧,來達到轉識成智,三業清淨的目的。

二、因果的教育:
佛教徒對於因果定律深信不疑,這也是符合科學的自然定律。經云:「欲知過去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世間一切法之生滅,皆有其緣起,而人生之貧賤富貴,皆必有因,故古德云:「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人為惡,禍雖未至,福已遠離。」

三、智慧的教育:
智慧又分俗慧、空慧和妙慧。俗慧是世俗人的智慧,空慧是羅漢的覺境,最高的妙智慧,稱為「般若」,譯自梵文“Prajna"一字,佛教認為「般若」是人類與生俱來的瑰寶,只因無明煩惱,導致雜念妄想,顛倒行事,如烏雲蔽日,「般若」不能顯現。許多「一念之差」的罪行,都是來自貪、瞋、癡。若能以戒定慧化解愚昧無知,即「轉識成智」,「化煩惱為菩提」。這種「轉化」心靈的過程,端賴修學者對生命的體驗與覺悟。

四、慈悲的教育:
六祖云:「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猶如求兔角。」佛法是度眾生的宗教教育,菩薩度生,「行無緣慈,運同體悲」,若僅具「智慧」而缺少「慈悲」,佛陀斥之為「焦芽敗種」。
《普賢行願品》中有「十方刹海所有眾生…我皆於彼隨順而轉,種種承事,種種供養,如敬父母,如奉師長及阿羅漢,乃至如來等無有異。」又說:「於諸病苦為作良醫,於失道者示其正路;於暗夜中為作光明;於貧窮者令得伏藏,菩薩如是平等饒益一切眾生。」菩薩何以能如此隨順眾生呢?皆因「諸佛如來以大悲心而為體故,因於眾生而起大悲,因於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覺。」也就是說,對一切眾生慈悲平等,才是成佛的根本。

五、平等的教育:
佛陀在菩提樹下,覺悟「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一切眾生,皆能成佛。」又說:「生佛眾生,等無差別。」在佛陀那個時代,婆羅門在印度四姓中至尊至貴,次為刹帝利、吠舍,最低賤則是首陀羅。佛陀打破了不平等的階級觀念,把佛教建立在「人本精神」出發的「平等觀」上。他的弟子中如優婆離、尼提、蓮華色等都是賤民出身,佛陀是有史以來,唯一以柔和方式闡揚人權的社會改革家。

六、無為的教育:
從宗教的角度切入,學佛的終極目標是了生脫死。若欲成就這一因緣大事,必須修習無為法。無為是相對於有為而言,世間一切法都是因緣起、因緣滅;沒有常性、沒有自性,因此,佛法中視為虛幻不實的。有為則有造作,有造作則有生死,要出離生死必須逆生死之流,修習無為。什麽是無為呢?惠能大師說:「無為即無住,無住即無相,無相即無起,無起即無滅,蕩然空寂,照用齊施。」也就是心無造作,不起分別執著、惺惺寂寂,就是無為之道。

「全球倫理」與佛教五戒

如今全球科學家、宗教家、教育家已開始對新知識進行批判,有識之士呼籲人類回頭。日本物理學家加來道雄提到:「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完全中斷科學的進展,但是我們必須設法謹慎控制科技,免得逾矩。遺傳學研究的某些層面,也許需要完全禁絕,不過最好全面政策,就是公佈遺傳學研究的風險和潛力。對於科技為了減輕病痛所採取的方向,用民主方式加以立法規範。」

世界各大宗教最關心的,是為人類找尋一個共同的道德基礎,歸納出一個「有約束力的價值觀」。德國神學家孔漢思及庫雪爾於1993年8月3日的世界宗教議會上,提倡「全球倫理」,並獲得6,500位宗教人士通過該宣言,共同遵守其中四項準則:

1. 建構非暴力及尊重生命的文化
2. 建構團結一致且具公正經濟秩序的文化
3. 建構亙相包容及具有真誠生活的文化
4. 建構兩性之間具有平等和夥伴關係的文化

該四項準則以現代文字對「全球倫理」作出積極正面的呼籲,值得支持與肯定。審視其內容其實與佛教五戒,並無差別。

1.戒 殺,佛教以慈悲廣泛延伸至一切眾生,對天地萬物充滿珍惜愛護    之情。自佛教傳到中國,主張吃素。儒家雖也「聞其聲不忍食其肉」,但只能做到「君子遠庖廚」。螻蟻尚且貪生,萬物之存有,豈是為果人類口腹?佛教不忍眾生受苦,發大悲心,戒殺是培養大悲心的方 法,這一戒比任何宗教來得徹底。

2. 不偷盜,將財物占為己有,起因自人性的貪婪。佛教重視佈施,「施捨」是對治貪婪的不二法門。「佈施」是針對別人的需要而作出無代價的付出。除了有形物質的施捨,以智慧的開導教化他人,稱為法施。化解他人苦惱困難,給予信心和勇氣,是無畏施。

3. 如今社會性觀念開放,「不邪淫」是禁戒夫妻關係外的性關係。社會上因性愛滋生的問題很多,常導致夫妻離異。當婚姻破碎時,直接受害者是孩子。年輕男女涉世未深;未婚懷孕者,不僅身體受傷,良心也不安,導致情緒和生活受到極大影響。

4.「妄語」是破壞互信的殺手,無信者無法與他人和平相處。沒有人可以欺騙一輩子,當真相曝光時,信用破產,再也得不到朋友的扶持,唯有誠懇忠貞才能永久。

5. 酒戒,飲酒傷身亂性,失去理智後,作奸犯科是可能的,酒後開車也是釀成悲劇的推手。在今天這個時代,毒品比酒更糟,年輕人沾上毒癮,後患無窮。有些癮君子,在毒癮犯時,可以傾家蕩產,偷竊強盜,無所不為。毒梟販子,為了謀取暴利,戕害了無數青年,真是罪大惡極。

「覺之教育」可以應用於生活中,能真實解除苦難,深入觀照,能返璞歸真。人人都有成佛的潛能,只因迷失心智,所以不覺,若得良藥,即可除病。換句話說,如能秉持正道,修學薰習,必能破煩惱無明,獲大智慧,一切問題均消弭於無形。

「覺」之教育落實於生活

「覺」具有慈悲與智慧兩面,智慧能坦然面對人生,處順境時,奮發向上;遇到逆境,能冷靜面對困難、解決問題。有了智慧,不論富貴貧賤,生老病死都能身心泰然。這種智慧需要向內自我開拓,慈悲是以平等為懷,心繫一切眾生,予樂拔苦,行菩薩行,就是發揚人性最高貴的情操。如何落實「覺」之教育,可以歸納以下四點原則:

一、提起正念,收攝六根:
曉雲法師說:「吾人起念如下種子,善念是福田的種子。」有正念才有正思惟、正語、正命。正念好比一粒種子,種善因得善果。身、語、意三業清淨,行住坐臥,不離正定,就是覺悟的生活。
收攝六根是修習正定的方法。人的眼耳鼻舌身意,相當於心的門戶,此六根追逐六塵,色、聲、香、味、觸、法,產生六識:見、聞、嗅、嘗、覺、知。起心動念,計較執著,起惑造業,造成個人、家庭、社會不安。若人人都能將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向內收攝,則煩惱不生,身心安泰。

二、理性思考,反觀內明:
對世間一切諸法,應以客觀理性的態度觀察,就不會受情緒波動而滋生事端。理性思考就是「正思惟」,以覺性審視事理因果,明察秋毫。此外,檢視自己的過失,改過遷善,「不二過」,就是自律自強,人格品質提升向上,就是覺性的彰顯。
凡事反觀內省,如在心室點上一盞明燈,心中之貪、瞋、癡,頓時消散。天台小止觀云:「止乃伏結之初門,觀是斷惑之正要。止則愛養心識之善資,觀則策發神解之妙術。止是禪定之勝因,觀是智慧之由藉。若人成就定慧二法,斯乃自利利人。」「止」與「觀」正是入定慧之門。

三、慈悲平等,尊重包容:
菩薩精神的最高體現就是慈悲,「行無緣慈,運同體悲」。《華嚴經》淨行品中,文殊菩薩念念不捨眾生。為什麽佛教的慈悲如此殷切呢?是因為佛陀偉大的平等觀,是絕對的平等,「佛與眾生,等無差別。」在二千五百多年前,階級森羅的印度,佛教僧團中,王孫貴族與賤民共聚一堂研究真理,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人與人間彼此尊重,則爭端可息,對天地萬物常懷感恩惜福之心,尊重自然和生命。暴力殺戮戰爭,皆來自人類的瞋恨心,「一念瞋心起,百萬障門開。」人若懂得尊重自己、尊重別人,就不會有煩惱。如《法華經》裡常不輕菩薩,見到其他修道人,就恭敬禮拜說:「我深深敬重你們,不敢輕慢,因為你們都在行菩薩道,將來必定都能成佛。」這一份禮敬心,是現代人所缺少的。尊重包容,是成就慈悲的第一步,也是民主精神的真諦,更是和平共存的基礎。

四、終身學習,歡喜精進:
人的一生中,不斷的學習成長。新時代來臨,對於專業知識的追求固然不可放鬆,而對德慧的增進更需努力。中庸提出「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彼此環環相扣,若能如此下功夫,則「雖愚必明,雖柔必強。」人生何其有幸,能一窺學術殿堂之美妙,所以說:「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向內開拓智慧,向外精進修學,「日日新,苟日新,又日新」,心境愉悅輕鬆,人際關係必然調和,事理如法,無不如意。

「覺」是從心靈出發的人本教育。當今之世,若能簡化這一層道理,闡揚覺教的功能,使人人易懂、個個能行,則人與人之間尊重包容、珍惜關懷。如此必有助於人格之提升,倫理之維繫,社會之淨化。心中有個中心思想,人生才有方向,做事皆能合情、合理、合法,生活得踏實穩健,未來充滿光明與希望。

結語
覺之教育的發揚,能淨化社會人心,讓現代人多元價值的環境中,堅定原則,修習定慧,並能不斷提升自己、超越自己。另外,慈悲平等,善待一切眾生,和諧社會,落實覺的生命,建設人間淨土。

{參考文獻}
馬遜:覺之教育理念與實踐,亞洲宗教與高等教育際學術會議,佛光山,1996.11.1
馬遜:覺之教育的功能與時代意義,覺之教育研討會,華梵大學,2000.10.28

Abstract
Venerable Hiu Wan, the founder of Huafan University proposed the “Education of Enlightenment” and has practiced over thirty years. This is based on a kind of humanistic education which prone to create and renovate with kinetic motivations. It promotes human-based education in the light of reason, reflection, and innate illumination. The realization of Buddhist doctrines in daily life will make a harmonious new entity where ethics and wisdom are linked together in the hand of Nature.

Social problems reflect the human mind, there was first the denial of the moral and ethical values, and then the shaking of the social foundation. If we fail to re-introduce humanistic concerns into our society, we have reason enough to see either we face a spiritual bankruptcy, or turn our society into  a monster at our own cost.

“Self-enlightening” initiates purification of the mind. Our ancients’ advice that we “Renovate daily” The Ch’an Master Ou-I believes “To learn is to enlighten.” It is our true intention to develop the Enlightened Education as we are now practicing into a systematized program that will eventually benefit not only the individual but the whole society..

作者小檔案:
法號:釋隆迅
中文俗名:馬遜
學歷:
德國阿亨工科大學理科博士(1977-1980)
德國阿亨工科大學Diplom Chemiker國家化學師(1972-1977)
臺灣大學化工系學士(1966-1970)

經歷:
國立台南大學講座教授(2005-2007)
華梵大學校長(1995-2005)
中華民國私立大學院校協進會理事(1998-2005)
中華民國斐陶斐榮譽學會理事長(1999-2001)
華梵人文科技學院董事(1993-1994)
國科會台南貴重儀器中心主任(1988-1993)
成功大學化學系及化學研究所教授(1980-1995)
德國丹斯泰工科大學擔任訪問教授(1988)
益通光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2005-2007)
著作:發表專業論文、佛教及教育論文數十篇。

專書 :
塵沙掠影(三民書局1996),晴空星月(三民書局1997),覺教揚帆(遠流出版社2003),大侖勉學(華梵大學出版社1997),緣系大侖(華梵大學出版社2005),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淺釋 (上海玉佛寺2007),佛說四十二章經淺釋(台南貢噶寺發行2008);譯作:”Die Darstellung der Philosophie des Dschuang Dsi”,(Ruhr Universitaet Bochum,1999)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

抱歉,本篇的迴響功能已關閉。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