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導大師之言傳與身教(下)

郭清奇

(六)護持戒品,纖毫不犯

新修往生傳》裡記載善導祖師:「三十餘年無別寢處,不暫睡眠。除洗浴外曾不脫衣。般舟行道,禮佛方等,以為己任。護持戒品,纖毫不犯。曾不舉目視女人。一切名利無心起念。綺詞戲笑亦未之有。所行之處,爭申供養。飲食衣服四事豐饒,皆不自入並將回施。好食送大廚,供養徒眾,唯食粗惡才得支身,乳酪醍醐皆不飲啖。

《往生西方瑞應傳》記載:「禪師平生常樂乞食,每自責曰:釋迦尚乃分衛,善導何人端居索供。乃至沙彌並不受禮。」

一、以祖師戒定慧三學的修行,如果不弘揚淨土法門,也應是其他法門的大法師。然自歸心淨土法門起,即強調阿彌陀佛大願力的攝受,全然不提自己的戒定慧三學的自力修學境界,此有二義:一來自力不能與佛力相比;二來深顯自力修持的不易成就。

二、作為代表佛教住世形象的比丘,祖師謹守戒品,此有二義:一來戒乃佛所制,持戒即是尊師重道;二來戒律為佛法長久住世的根基,《善見律》說:「毘尼藏者,是佛法壽;毘尼藏住,佛法亦住。

三、祖師一生強調佛力,但自行時不忘出家人的本分,踏實的實踐戒定慧三學,正顯信願行三資糧和戒定慧三學互融互攝。淨土門和聖道門下手處雖不同,但並不是截然兩半,而是真有信願行,也必定會注重戒定慧,蓋信佛尊佛故。

四、淨土法門捨自力取佛力,所謂的「捨自力」是指,在往生極樂世界時,自己的修持力不足以脫離三界業力的束縛,所以要全身心靠在阿彌陀佛的大願力上。

「捨自力」不是說捨棄自己本分上的修行,而是捨棄靠自力脫離六道的認知。觀祖師一生行持,在本份事上絕不含糊,認真持戒、修定、修聞思修三慧,但知見上一直認定憑佛願力必得往生。因為有這樣的知見,所以不管自己修行如何高妙,總不以此而自矜,甚至謙光感人,如傳記所說的「乃至沙彌並不受禮」。

五、祖師效仿世尊常樂乞食,頗有食存五觀中的「觀己德行,全缺應供」之意。托缽乞食其實是佛所制,有三義:一者不貪珍味,美惡均等;二者為破我慢,貧富無揀;三者慈悲平等,大作利益。祖師雖生在盛唐,但佛法已本土化,許多佛所制的戒律已難以實行,祖師一生特崇佛陀,此舉亦是扶律之行,盼能護持佛法的根基,如此即能令佛法久住於世。

六、不受沙彌禮拜,淺說是祖師自謙,深說則如《法華經》中的常不輕菩薩,菩薩常說「我不輕汝等,汝等皆當作佛」。《雜阿含經》中佛說「四不可輕」:太子、蛇、火、沙彌。輕慢眾生是很深的煩惱,學佛者應當時刻警惕,切莫輕視任何眾生。

七、古德說「一分修行,一分供養」,祖師無心於名聞利養,而名聞利養不絕於門。雖然如此,亦不改初心,唯食粗惡,從未曾在此措心。不僅出家人修行好有供養,就是在家居士,如果認真修行,也是有福報現前。所以學佛者,不用在福報上多費心,只要管好自己的修行即可,縱有無始業力障難,也必能蒙佛力而超越,因為認真學佛者,必得諸佛護念。 

(七)滿城斷肉,屠夫受化

《佛祖統紀》卷二十八「往生惡輩傳」記載:長安,京姓。本為屠(夫),因善導和尚勸人念佛,滿城斷肉。京嫉之,持刀入寺,興殺害意;(善)導指示西方,現淨土相。(京)即回心發願,上高樹念佛,墮樹而終;眾見化佛,引天童子,從其頂門而出(天童即其識神)。 

1. 善導祖師的道德真令後學們高山仰止,勸人念佛能令滿城斷肉。一者顯示祖師慈悲心的感化力量;二者顯示信願念佛的功德,能引發慈悲心從而自動斷肉吃素;三者顯示彼時眾生善根深厚。現在勸人斷肉吃素費時長收效低,如此對比之下,真是慚愧自己的道德淺薄,遠難及於祖師之一分。而祖師卻深信自己是「生死罪惡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無有出離之緣」,聞祖師之言行,慢心、狂心自當降伏。祖師離現在不到一千五百年,眾生的善根已大不如前,何況之後的。如果這一世沒有往生極樂世界,再次出頭來此閻浮提,恐怕遭遇更不如前,想想真是寒心。以古照今,當決心求生淨土,不能蹉跎! 

2. 京屠夫滿懷殺意,如此興頭上祖師能化戾氣為求生西方的信願力,深顯祖師的功德不可思議,正和前面的「勸人念佛,滿城斷肉」相呼應。蓋祖師念佛契入佛心,而「佛心者,大慈悲是!以無緣慈,攝諸眾生」,所以祖師手指西方,即現極樂世界的妙莊嚴相,正說明祖師無時不在西方境界中,因此心等同佛心。藕益祖師說「信願持名者,全攝佛功德成自功德。」雖未必各個皆如善導祖師,但必然功德不虛,如染香人,身有香氣。 

3. 京屠夫能夠立即回心發願,正顯其認識到如果不往生極樂世界,則殺生之業必然會招感苦果,所以立志求生淨土。五濁惡世的眾生,惡多善少,若不往生極樂世界,將來果報亦必慘烈。

4. 京屠夫「上高樹念佛,墮樹而終」,其求往生方式雖有點驚世駭俗,但正顯其厭離娑婆欣往極樂的心是真誠堅固的,故突破對死亡的恐懼。此身行不可鼓勵,此心行卻不能不讚嘆。願即厭離娑婆,欣往極樂,但能信願具足,臨終一念十念,也能往生極樂世界,這正是第十八願的內容。京屠夫親聞善導祖師開示,深信佛願深廣慈悲,其親觀善導祖師尚且有此不可思議的慈悲,何況阿彌陀佛,更無懷疑。所以能夠正念分明,念佛而終,此臨終一著,正是證明佛願不虛,但能信真願切,無不得生。 

5. 大眾見化佛引天童子從頂門而出,顯示感應道交不可思議,此界命終時,即是彼土受生時。眾生什麼情況下命終不重要,只要有深信切願就必定往生極樂世界。大眾能見化佛,皆是佛力加持所致,為令大眾無疑無慮。大眾疑慮有四:

1京屠夫長時殺生,殺業深重,理當為惡業所牽往生惡道,不知短時念佛之功如何?

2京屠夫噁心向祖師,雖回心轉意,為時尚短,不知懺悔發願之功如何?

3自墮身亡,非平常所提倡,若無特殊因緣,律中亦不許開,不知臨終信願堅固之功如何?

4佛不簡眾生,如果像京屠夫這樣的例子都能往生極樂世界,那麼佛願確實是無所不包,無人不容,不知阿彌陀佛是否臨終接引? 

阿彌陀佛為破此四疑,令眾生生起正信,所以令大眾得見化佛接引京屠夫的神識。此正顯信願念佛不可思議的功德,但肯辦決定心,無不蒙佛接引往生。 

京屠夫的往生事例,也令末學深深體會到,阿彌陀佛真的是不論善人或惡人、平時或臨終、念佛多或少等等,只要能真信切願,相續念佛(有信願者自會相續念佛),那麼就和佛願感應道交,不管什麼情形下命終,都會在臨終蒙佛接引往生淨土。至心的信願念佛,就能夠對佛的大慈悲心有更深刻的體會,無須對佛的大悲大智瞎操心,只要自己老實念佛即可。

(八)較量勝劣,佛像放光

《念佛鏡》「誓願證教門」中,記載善導祖師的一則故事:善導闍梨在西京寺內,與金剛法師較量念佛勝劣。升高座遂發願言:「準諸經中世尊說:念佛一法得生淨土,一日七日、一念十念阿彌陀佛定生淨土。此是真實不誑眾生者,即遣此堂中二像總皆放光;若此念佛法虛,不生淨土,誑惑眾生,即遣善導於此高座上即墮大地獄,長時受苦永不出期。遂將如意杖指一堂中像,又皆放光。此是善導闍梨立誓願處。 

一、三轉法輪中有示轉、勸轉、證轉。

祖師此處即是以瑞相以作證轉,所謂百聞不如一見,如果不信佛語,則示轉或勸轉皆難收效果,因不離佛經理路故。唯有證轉或可收效,所以從古到今,各種各樣的往生傳記相繼而出,就是因為淨土法門乃難信之法,希望通過往生事蹟的證轉,令見聞者生信發願稱念佛名。 

二、然證轉是為了證明佛語,為令眾生諦信佛語,所以祖師在發願前,先引經中佛語,然後才求瑞證。祖師要證明的有二點:

1. 念佛一法得生淨土:

這證明信願念佛為因,得生淨土為果,因果一致,必生淨土。同時這也顯示念佛一定要以得生極樂世界為目的,這是修行的總綱領、總方向。阿彌陀佛發願以名號度眾生,眾生以念佛名號求生淨土,佛願、眾生願不相違遠,則感應道交,必生淨土。 

2. 一日七日、一念十念阿彌陀佛定生淨土:

這證明淨土法門是易行道,易行正在於阿彌陀佛名號功德不可思議,能令念佛行者少時用功而得往生淨土的利益。相較於聖道門,淨土門用功少而收效高,下至臨終極短的一念十念,只要信願稱念阿彌陀佛,即必定往生極樂世界。此不可思議的功德利益實在難入常人之耳,所以唯請佛來證明。

這兩段佛語廣說是取自淨土三經,略說即是阿彌陀佛的大願,所以所要特別深信的即是淨土門的正依經典以及阿彌陀佛的大願。 

三、祖師悲心為眾生,不惜以現身墮落到大地獄,長時受苦永不出期為誓,來證明佛語不虛、法門真實。若非深信佛語,豈敢發此重誓。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樣置之死地的信心、決心即契入佛的功德,正如《金剛經》所說的「信心清淨,則生實相」。淨土法門專仗佛力,不論自力,如果對佛語有疑,則信心不純,修行即不易得到利益。 

四、以如意杖指堂中佛像,佛像即如其意而放光,正顯感應道交不可思議。又顯佛身遍一切處,隨緣赴感靡不周。所作的事但能如理如法,即必得佛力加持。

善導祖師為維護法門,光闡法門,發毒誓以證佛語,吾等後世弟子應該深自觀察,於佛語中找到安身立命處,真實清淨的信心即從此闡發。以佛語為後盾為指導,以佛願為依靠為莊嚴,往生淨土也必能如意。隨時秉持信願心來念佛,佛像隨時皆放光,蓋諸佛無時無刻不在證明此事。 

(九)造《觀經疏》,楷定古今

佛說觀無量壽佛經疏》又稱《觀經四帖疏》,是善導祖師一生最重要的著作,也是淨土宗要義的薈萃。祖師在疏後有篇跋,末學敬分十一小段:

一、先標心求驗:敬白一切有緣知識等:余既是生死凡夫,智慧淺短。然佛教幽微,不敢輒生異解,遂即標心結願,請求靈驗,方可造心。 

二、第一次結願(造疏前):南無歸命盡虛空遍法界一切三寶!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音、勢至!彼土諸菩薩大海眾!及一切莊嚴相等!某今欲出此觀經要義楷定古今。若稱三世諸佛釋迦佛、阿彌陀佛等大悲願意者,願於夢中得見如上所願一切境界諸相。於佛像前結願已,日別誦阿彌陀經三遍,念阿彌陀佛三萬遍,至心發願。

三、當夜感應:即於當夜見西方空中如上諸相境界悉皆顯現:雜色寶山百重千重,種種光明下照於地,地如金色,中有諸佛菩薩,或坐或立,或語或默,或動身手,或住不動者,既見此相,合掌立觀,量久乃覺。覺已不勝欣喜,於即條錄義門。 

四、寫玄義文感應:自此之後,每夜夢中常有一僧而來指授玄義科文,既了,更不復見。 

五、第二次結願(疏寫畢後):後時脫本竟已,復更至心要期七日,日別誦阿彌陀經十遍,念阿彌陀佛三萬遍,初夜後夜觀想彼佛國土莊嚴等相,誠心歸命一如上法。 

六、當夜感應:當夜即見三具磑輪道邊獨轉,忽有一人乘白駱駝來前見勸:「師當努力,決定往生,莫作退轉。此界穢惡多苦,不勞貪樂。」答言:「大蒙賢者好心視誨,某畢命為期,不敢生於懈慢之心…。」 

七、第二夜感應:第二夜,見阿彌陀佛身真金色,在七寶樹下金蓮華上坐,十僧圍繞亦各坐一寶樹下,佛樹上乃有天衣掛繞,正面向西合掌坐觀。 

八、第三夜感應:第三夜,見兩幢杆極大高顯,幢懸五色,道路縱橫人觀無礙。既得此相已,即便休止不至七日。 

九、敘感應的目的:上來所有靈相者,本心為物,不為己身。既蒙此相,不敢隱藏,謹以申呈義後,被聞於末代。願使含靈聞之生信,有識睹者西歸。 

十、回向:以此功德回施眾生,悉發菩提心,慈心相向,佛眼相看,菩提眷屬作真善知識,同歸淨國,共成佛道。

十一、 告誡流通:此義已請證定竟,一句一字不可加減!欲寫者一如經法!應知:

1. 善導祖師造《觀經四帖疏》,「出《觀經》要義,楷定古今」,也就是說,對於《觀經》義理的說明要以《觀經四帖疏》為標準。而祖師造此疏,實是糅合淨土三經而作,所以可進一步說,淨土門義理的闡述,要以《觀經四帖疏》為標準。 

2. 對佛弟子來說,「楷定古今」好大的口氣啊!唯有佛經才有這個資格。祖師亦深知此理,然悲願深重,為令大眾對淨土法門生起真實的信願心,皆得往生極樂世界,所以標心結願造此《觀經四帖疏》。結果感應道交不可思議,造疏前後均得不可思議的瑞夢。而造疏前後均發願,並依願起行,正表祖師的慎重,不敢師心自用。 

3. 祖師標心、結願、起行,立即感得瑞夢,正表祖師所寫與佛意相吻合,暢快佛心,所以說「此義已請證定竟」。既是佛證定之義,理當視為佛經,所以說「一句一字,不可加減!欲寫者一如經法」。 

4. 《觀經四帖疏》一出,修淨土門者趨之若鶩,成就者也不可計數,這是因為其中所楷定的義理,深顯佛心佛願之餘,而又易解易行。於是往生淨土,人人有把握,各各有份,祖師之功勞,萬辭莫讚。疏中所楷定者對現在的淨土行者來說,都是耳熟能詳,但對當時的大眾來說,卻是耳目一新的認知,善導祖師上承道綽、曇鸞,遠接龍樹、天親。就其所證,如之前所介紹的「隨念佛聲,口出光明」,「指空即現西方淨土」等,都顯明祖師證量深不可測,古傳為阿彌陀佛化身,則所證即諸佛之境。祖師所楷定者,末學略舉十點: 

1全仗佛力:「玄義分」說:「一切善、惡凡夫得生者,莫不皆乘阿彌陀佛大願業力為增上緣也。」帶業往生之說於此可見。又說:「一心信樂,求願往生,上盡一形,下收十念,乘佛願力,莫不皆往。」等等。 

2三輩九品,定為凡夫,不為聖人:「玄義分」說:「上品三人,是遇大凡夫;中品三人,是遇小凡夫;下品三人,是遇惡凡夫。」又說:「欲使今時善、惡凡夫,同霑九品,生信無疑,乘佛願力,悉得生也。」五濁惡世的凡夫往生淨土,人人有份。 

3念佛是願行具足,當生往生,非別時意:「玄義分」說:「言‘南無’者,即是歸命(按:歸命者含信佛義),亦是發願回向之義;言‘阿彌陀佛’者,即是其行。以斯義故(按:信願行三資糧具足故),必得往生!」「別時意」指下下品念佛不能在當生往生極樂世界,是攝論師據無著菩薩的《攝大乘論》及天親菩薩的《攝大乘論釋》而說的(菩薩本意不是如此)。善導祖師的高足懷感大師的《釋淨土群疑論》裡說:「自《攝論》至此,百有餘年,諸德鹹見此論文,不修西方淨業。」善導祖師和會經論,點出只要願、行具足,淨土法門當生成就,不管是何眾生。一生成就的法門,於茲唱響! 

4五乘齊入報土:「玄義分」說:若論眾生垢障,實難欣趣。正由托佛願以作強緣,致五乘齊入。」沒有他宗所立的四土等不同的佛土,唯是報佛報土,而垢障凡夫亦可得入。 

5正、雜二行分判:正行分二:正定之業和助行,前者即稱名念佛,後者即讀誦淨土三經、禮拜阿彌陀佛,觀想西方淨土、讚歎供養阿彌陀佛。除此五種正行之外的善行,皆是雜行。「散善義」說:「若修前正助二行,心常親近,憶念不斷,名為無間也。若行後雜行,即心常間斷,雖可回向得生,眾名疏雜之行也。」為修行理清主次,楷定得失。

6專贊稱名念佛:「定善義」說:「自餘眾行,雖名是善,若比念佛者,全非比較也。」又說:「又此經中定、散文中,唯標專念名號得生。」「散善義」說:「一心專念彌陀名號,行住坐臥,不問時節久近,念念不舍者,是名‘正定之業’,順彼佛願故。」又說:「上來雖說定、散兩門之益,望佛本願,意在眾生一向專稱彌陀佛名。」等等。從此稱名念佛成為淨土法門最普遍的行持。 

7二種決定深信:「散善義」說:「一者決定深信:自身現是罪惡生死凡夫,曠劫以來常沒常流轉,無有出離之緣。二者決定深信:彼阿彌陀佛四十八願,攝受眾生,無疑無慮,乘彼願力,定得往生。」機、法二種決定深信,不卑不亢,讓願、行的修持穩若磐石,對於得生淨土充滿信心。 

8相續念佛,畢命為期:「散善義」說:「一發心以後,誓畢此生,無有退轉,唯以淨土為期。」等等,正是老實念佛的先聲。 

9念佛人最殊勝:「散善義」說:「若念佛者,即是人中好人、人中妙好人、人中上上人、人中稀有人、人中最勝人也!」即和《阿彌陀經》的經義,信願念佛者乃多善根、福德、因緣相應。 

10唯信佛語,專依淨土三經:「散善義」說:「仰勸一切有緣往生人等,唯可深信佛語,專注奉行,不可信用菩薩等不相應教以為疑礙,抱惑自迷,廢失往生之大益也。」又說:「決定建立自心,順教修行,永除疑錯,不為一切別解、別行、異學、異見、異執,之所退失傾動也。」又說:「我亦不是不信彼諸經論,盡皆仰信。然佛說彼經時,處別、時別、對機別、利益別。又,說彼經時,即非說《觀經》、《彌陀經》等時。」又說:「佛語是真實決了義故,佛是實知、實解、實見、實證,非是疑惑心中語故。又,不為一切菩薩異見、異解之所破壞,若實是菩薩者,眾不違佛教也。」等等。若修行有困惑時,當知所抉擇也。

上來十義,以顯無盡,願諸行者,善自思維。若能信受,依教奉行,定生淨土,真報佛恩。 

(十)預知時至,怡然往生

《新修往生傳》說:「(善)導化洽京輩道俗歸心者如市。後於所住寺院中,畫淨土變相,忽催令速成就。或問其故?則曰:‘吾將往生,可住三兩夕而已。’忽然微疾,掩室,怡然長逝,春秋六十有九。身體柔軟,容色如常,異香音樂久而方歇。」

一、修淨土法門的如果不能往生淨土,則自利利他皆失。有善知識平時縱然講的天花亂墜,但臨終若不能往生淨土,反而讓少善根的行人生起疑心,致使信願不堅,失去往生極樂世界的大利。所以修淨土法門的,乃至其他法門的善知識,務必篤實的修持,以此自行化他,自他兼利。尤其是淨土法門,號稱易行道,若不能當生往生淨土為眾生作證轉——即佛法確實是能夠幫助眾生脫離六道輪回,乃至成就無上佛道,那麼五濁惡世的眾生對於修學佛法也就漸行漸遠。學佛者應存續佛慧命之心,老實的信願念佛往生淨土即能報三寶長劫攝受之恩。

二、善導祖師親口說將要往生,且瑞相昭著,正是修淨土法門的榜樣。對旁觀者來說,見到臨終者能預知時至,並真的在所說的時間往生,還現種種瑞相,那麼可確定往生淨土。對於是否往生極樂世界,經論有不同的說法或檢驗標準,但像善導祖師這樣的往生事例應當是最無爭議的。其實對已往生淨土的行者來說,回首其修行路,則平時信願念佛即已步步踏在極樂世界,臨終示現也只是酬其因行。

末學學佛之初,深知佛法能惠於真實之利,然苦於佛法浩如煙海,法門無量無所適從,正思如何脫離六道輪回,回歸涅槃的常樂我淨,幸讀善導祖師的《觀經四帖疏》,如貧得寶,暢快平生。匆匆十幾年,初心不變,豈非諸佛護念、祖師加持。感念深恩,所以取十則善導祖師的言傳身教和善知識們分享。同沾法樂之餘,謹申對善導祖師乃至十方諸佛的寸草心。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