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財童子五十三參 (1)

編輯組

楔 子

在佛教寺院中,可看到觀世音菩薩像側立著一個天真的可愛童子,這位童子就是我們要介紹的善財童子。

善財童子,出於《大方廣華佛華嚴經》的入法界品。其經共八十卷,入法界品占二十卷。全品敘述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就是參拜五十三位善知識者,可見其重要性。為樹立人間佛教思想、本文依此而寫。

善財童子因家庭不幸,以一個孩子的好奇出發,經文殊師利童子的指引,明白了人生的道路,要發菩提心,造福人間,利樂有情。便以此為宗旨,不辭千辛萬苦,爬高山,飄大海,闖王宮,進民窟,上刀山,下火海,參拜了五十三位善知識。

這五十三位善知識,有廚師、設計師、小學教師、航海家、商人、音樂家、醫藥家、比丘、居士、外道、老人、小孩、男子、女子等。各行各業,各傳授一法門。因此善財童子,從思想、道德、技藝上捨己為人的鑒定思想,隨同觀世音菩薩,做造福人間,利樂有情的視野。他是觀世音的脅侍「聞聲救苦」的助手,所以像塑在觀世音菩薩像側邊。

善財童子因為信心堅定,目標正確,為了學好本領,達到造福人間的目的。不怕擔風險,克服困難,刀山敢上,火海敢創。他既不為名利所動,也不為色情所誘,誠實,光明磊落,是個堂堂正正的少年男子漢。

在九十年代的今天,人們的理想、追求,與兩千多年前固然不同。然而意識形態的美好,道德品質崇高的標準,應該是「一心為公,捨己為人」。否則就變成了「爾虞我詐」,「瞞心昧己」的世界,那就加速人類的自身毀滅。所以善財童子的高尚品德,美好情操,是應該為當代人們所欣賞。

第一回 拜眾童子

據傳,在很多年以前,有個地方名福城,城中有一個長者,年近半百,膝下無子,家境貧寒,日子難度,感其命苦。他聽說釋迦牟尼佛已成正覺,正在釋多林與諸菩薩說法,便跑到佛前,投地就拜,放聲大哭:「佛陀啊,不知我前世造了什麼惡孽?使我如今苦難,您老人家能拔濟眾生苦難,請予我解脫吧?…」。

佛陀睜開慧眼看了,道:「善哉來者,苦樂同道,去來無差。緣聚則生,緣散則滅。風吹雲散,又一重天。」

老者想問明白,可是佛陀再也不說話了。老倆口只得回家,一路上揣摸不透佛陀的話意,顛顛跛跛地走進屋裡。

不知怎的,老者回家感到心情舒暢,無所顧慮,雖然加重窮困,也不再為此苦惱。

一天夜裡,老倆口睡得正香甜,忽然滿屋金光燦爛,香氣撲鼻。老倆口起來一看,地上裂開了大門,放出七寶金光。正想看個明白,但刹時一片漆黑。老倆口起床開門,見門前院中聳立著一座莊嚴雄偉的七寶樓閣,金碧輝煌,飛簷樓閣,八面玲瓏。不知是從何處飛來的?老倆口爬上樓去,四面觀望,雲霞縹緲,群山起伏,好不喜人。正歡喜之際,女伴突然昏倒,腹中微動異常,感其噁心於途,知其身懷六甲。

十月臨盆,娃娃落地時,天空忽然一聲巨響,霞光萬道,地下湧出眾寶。金、銀、琉璃、硨磲、玻璃、珍珠、瑪瑙、遍地皆是。頓時成了寶的地、寶的屋、寶的世界。還有各種香、衣、財物,充滿庫藏。凡所應有,無所不具。老倆口喜不勝喜。因此,給這孩兒取名,叫他善財。

誰知,不久,這閣樓突然不見了,只留下了財寶。老倆口不愁吃穿,日子過的舒心,精心撫養孩兒不在話下。

老倆口很善良,把金銀財寶施捨救濟窮人,時間長了,錢財佈施完了,善財一家又過著十分貧苦的日子。

善財漸漸長大至八歲,勤奮好學,聰明過人,讀了很多書,且又性格溫柔,人們都誇他是個好孩子。可是家中無米下鍋,百姓都過著貧窮的日子,連借都借不到。父母為了孩子活命,有點吃的都給孩子吃了,自己餓得患了病,離開了人世。善財更苦了,但他不知這是什麼道理,想要尋求解脫眾生苦難的辦法,能過上美好的生活。

一天,善財在家門玩耍,看見一個約摸十五、六歲的童子,騎在一頭青獅背上,隨後跟著若干童男童女,穿戴整潔,歡喜活躍,浩浩蕩蕩,好不威風。善財看得高興,又覺得奇怪,上前拜道:「你們日子過得美好,怎麼不管眾生苦難,怎樣才能解脫眾生困難?」可是那些童男童女,誰也不理他。善財又去禮拜詢問,還是如此。善財想不通是什麼道理,為什麼有的人窮,有的人富,只得呆呆地望著那一行人走遠了,便傷心地哭起來。哭了一會兒,忽然心中一亮,自言自語道:「我明天一定要去找到他們,尋求怎樣解脫眾生苦難的道理。」

第二回 拜文殊師利

原來,文殊師利與諸大菩薩、聲聞大眾,在逝多林聽毗盧如來演說妙法。毗盧如來看見南方眾生根基已熟,需派有高尚德行的菩薩去化度。他的慧眼掃視著全場,選中了多才善辯、具足大智慧的文殊師利童子,命他率眾南行。文殊師利知道有些聲望高的大比丘不服。於是現出神變,身高入法界,身大遍滿虛空。聲聞緣覺不敢正視,眾菩薩也甘拜下風。金剛藏菩薩大加讚揚道:「文殊師利童子堪當此任。」

文殊師利帶領五百童男、五百童女,及天龍八部隨從護法。離開逝多林去到福城,住在大塔廟。此廟乃歷劫菩薩說法之處。大家都知這是福地,平常都有一些眾生,在此了悟真理。尤其是有根器的人聚會此廟,研討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的大事。平時也有菩薩來顯化指點。這次文殊師利童子到來,更滿足了各類眾生的願望。因為文殊師利這個名字,在各類有情中如雷貫耳,都不以童子相看,而尊稱「菩薩」。同時他的確是已經登了十地的大菩薩。

文殊師利來到大塔廟的第三天,正同五百童男和五百童女研究如何化度眾生,自他兩利,達到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的目的。

正談得熱火朝天的時候,忽然闖進一個少年。這人正是善財童子。善財童子因看見文殊師利的童子行列,都沒有要他入列,晚上哭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善財穿上最好的衣服,來到大塔廟尋找文殊師利一行人。守門金剛哪裡肯放他進去,但善財童子憑著自己的福報,身上散射出金銀七寶的光芒。守門金剛還來不及分辨,善財童子已經進入廟內。

善財來到場內,眾童男童女見來了一個衣冠華麗的公子,感到很不順眼,紛紛喝道:「你來幹什麼?…」

善財回答:「我看到很多人都同我一樣沒有飯吃,怎樣才能解脫這種苦難呢?…」

一個童子問:「你闊少爺還沒飯吃嗎?」

善財童子有口難辨,足足說了半個時辰,也跪了半個時辰,善財說不清楚,眾童子也說不出解脫難苦的道理。文殊師利童子睜開慧眼,將善財的前因後果都瞭解清楚。見善財生得眉清目秀,鼻正口方,有三十二相的雛形。雖具足善根福報,但缺乏智慧,需要一個千錘百煉的過程,便滿滿地開口說:「善男子,你先到南方勝樂國去,那裡有個妙峰山,山上有個大善知識,命德雲比丘。你去參拜他,按他說的辦,會如你願的。」

善財說:「我父母雙亡,無家可歸,求你們搭救我,我要同你們一道去。」

文殊師利正色相告:「我們不會收你,你一定要去南方勝樂國,他會指引你解脫苦難的道路。」

善財無法,只得硬著頭皮離開大塔廟,見門側立一碑,碑上刻著字:

山林還又入林中,便是娑羅佛廟東。

師子頻申芳草綠,象王回顧落花紅。

六千乞士十心滿,五百高人一信通。

尊重吾師向南去,百城煙雨渺無窮。

善財讀罷,心裡豁然開朗,無所顧慮,徑直往南走去。

 

第三回 拜德雲比丘

善財離開大塔廟,日夜趕路,走了若干平地,翻過無數高山,來到勝樂國界。

勝樂國,若顧名思義,應是樂中之樂。其實不然,那山,如利劍高插雲霄;那水,嘩啦啦奔騰咆哮;那人,一個個丹眉杏眼;那地,赤灼灼如火焚燒。看不見綠油油的田野,聽不見鶯歌燕語,嗅不到稻麥禾香。善財走著走著,汗流浹背,口乾舌燥,十分難受。想起那柳暗花明,人流擁擠的福城故鄉,不免掉下幾滴熱淚。但是想到文殊師利童子的教誨:「按德雲比丘說的去辦,就能解脫眾生苦難。」又想到那石碑上刻的「尊重吾師向南去,百城煙雨渺無窮」。心想,他們那麼尊重我並寄予厚望,何況我已發菩提心,前面的路途雖遠,但為了淨化世間,利樂有情,我應該精進勇猛地向南行。而且才開始,我怎能退縮呢?於是打起精神,鼓足勇氣,沿途詢問,走過許多坎坷不平的路,忍受腰酸腿疼之苦,才來到妙峰山下。看到那巍峨雄偉的山,峰插雲霄,懸岩絕壁,想攀登,談何容易?比上青天還難!

雖然如此,善財也非等閒之輩,他已發菩提心要加入文殊師利的行列,有捨己為人,淨化人間的雄心,於是一步步地往上攀升,爬懸岩,過澗溪,找了七日七夜還找不到德雲比丘的蹤跡,荒山野嶺,無屋亦無人跡,最後在一個石壁上發現一首墨蹟未乾的詩曰:

德雲常在妙高峰,行繞山頭無定蹤。

七日既雲尋不見,一朝何故卻相逢。

發心住處師緣合,普見門中佛境容。

回首夕陽坡下望,白雲青帳萬千重。

善財讀罷,心生歡喜,德雲比丘定在眼前。他四處張望,不見人影。又穿石洞,爬懸岩,東走西串,還是不見人影。他想:「這詩墨筆蹟未乾,他能藏在哪裡呢?」他不灰心也不休息的繼續尋找,凡是可以容人的地方都找過了,還是沒有人。善財累了,想在石上歇一會。可是看看日落西山,天色已晚。他想到詩上說的「德雲常在妙高峰,行繞山頭無定蹤」,沒有蹤跡,怎能找到?善財埋頭尋思,不得其解。抬頭一望,對面山頂上卻站著一個人。善財急忙跨過小溪,爬上山頭,上前虔誠頂禮說:「善知識,我已發菩提心,決心作造福人間的事,首先解除眾生苦難,文殊師利教我前來請教,懇請慈悲憐憫開示於我。」

德雲比丘並不看他,兩眼平視前方,話音祥和地答:「善哉!來者。我在這山頂住了四百萬年,聽說哪裡有佛出世我就去禮拜。哪裡有善知識我就去參拜請教。不管路有多遠,我都去參拜請教。若得到半句對人有益的話,我都牢記在心。參拜的善知識多,得到不同常人的快樂。善知識是我們的依止,是照亮我們的明燈,是航海的燈塔。沒有善知識的指導,如在黑暗中賽跑,不掉進深淵,就落入苦海。因此我不知疲倦的到處參訪,幾百萬年如一日。我只知道這些了。你已發菩提心,加入文殊師利行列,免除眾生苦難,還要從此南行到海門國,那裡有一個海雲比丘,他可以告訴你。」

德雲比丘說完就不見了。善財想:「他幾百萬年如一日,都是參拜善知識。我才尋七日七夜,這算得了什麼?一定要像他那樣,只要有善知識,就不知疲倦的去參訪。哪怕只有半句對人有益的話,也要銘記心中。」

眼看暮色已降,大地一片黑暗,善財就在石岩腳下過了一夜。

翌日晨起,善財看見南方一片綠色,大地變得朝氣蓬勃,氣象萬千,不像前幾日憔悴、沉寂。善財心情舒暢,急往南方進發。

第四回 拜海雲比丘

海雲比丘拉著善財的胳膊,跳入大海。善財正在驚慌之際,定眼一看,自己卻站在岸邊,海雲比丘早已落入海裡。刹時,又浮出水面,身體長大,漸漸長得和海一樣大,與海融成一體,只見大海而不見海雲比丘。善財這才明白:學海的心胸,海的智慧,不是嘴上說而是要證入其境,心胸與智慧,海與人融成一體。

善財沿著海岸線繼續南行,一路想著,海能容納百川而不增,太陽曝曬而不減。人的心胸如海,智慧如海。海,太偉大了。

善財走了非止一日,來到了楞伽道邊,走進了海岸聚落。四處詢問善住比丘的住處。人們說:「誰知他住在哪裡?他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在聚落出現。當你在危急的時候他就出現了。他有時是老者,有時是小孩;有時在水上跑,有時在空中飛。屋子關不住,牆壁阻不了;刀砍不傷,火燒不焚。都說他是一個無依無住的人,但沒有人說他是神。因為他做的是人的事而不是神的事。」

善財憂慮,怎樣找到這神通廣大、無依無住的善住比丘呢?就在聚落裡東走西串。一天兩天過去了,三天四天也過去了,還是尋不著善住比丘的身影。

善財又想:佛與菩薩是真語者,實語者,不妄語者,總有一天會找到他,便繼續在聚落裡尋找。

早晨的陽光照在大地上,天空浮著彩霞,一片金紅色的世界分外迷人。善財照例在空地上站著,面對太陽,練習海雲比丘教給的運氣功能,眼觀鼻、鼻觀心,心如大海而無所住,萬念俱寂。就在這寂定的當兒,忽聞空中音樂悅耳,感人肺腑。往天空一看,在那五彩繽紛的雲霧中,一個人影縹緲由遠而近。仔細一看,是一個比丘,頭頂上有寶蓋幢幡覆罩,後面跟著天龍八部。善財忙下拜道:「大善知識者神通廣大。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解脫眾生的苦難,特來參拜大善知識!」

海雲比丘告訴善財,我在這裡住了十二年,每天都在觀察大海。早上紅光一亮,太陽從海裡跳出來,大海紅得像火。剎時黃得像金,剎時藍得如靛,剎時明得像琉璃。時而波濤翻滾,時而明澈如鏡,真是變化萬千。

一個人的心,應該像海那樣寬廣,能包羅萬象;一個人的智慧,要像海那樣明澈如鏡;寬廣容得下巨大的龍宮、大魚、海鯨,藏得住無盡的珍寶、明珠、珊瑚、瑪瑙;明澈,能照見過往船隻和飛翔的海鷗。

海,既能幫助解除人們步行的艱難,也能供給人們美好的珍饈。海,容納百川而不增,太陽曝曬而不減。海,具足了大悲大慈的品德。可是,它咆哮起來,能掃蕩群魔,剿殺凶頑,洗滌罪惡,消除孽障。

海雲比丘說:「我在這裡十二年,都在學海,海就是我的明師,善友;海,是無量無邊,沒有窮盡的。」

善財問:「學海對利樂有情,造福人間有什麼相同之處?」

海雲比丘說:「利樂有情,淨化人間,也只算是海水之一滴。沒有海的胸懷,沒有海的氣魄,沒有海的美德,又怎能利樂有情造福人間呢?」

善財又問:「海的美德應如何成就?」

海雲比丘說:「這也不難。你的願力廣大,再往南方走六十由旬,在楞伽道邊海岸聚落裡,有個善住比丘,他可告訴你如何利樂有情,造福人間的事。」

善財沒有注意,被海雲比丘一把拉著縱身一跳,二人一同落入海中。

第五回 拜善住比丘

海雲比丘拉著善財的胳膊,跳入大海中。善財正在驚慌之際,定眼一看,自己卻站在岸邊,海雲比丘早已落入海裡。剎時,又浮出水面,身體長大,漸漸長得和海一樣大,與海融成一體,只見大海而不見海雲比丘。善財這才明白:學海的心胸,海的智慧,不是嘴上說而是要證入其境,心胸與智慧,海與人融成一體。

善財沿著海岸線繼續南行,一路想著海能容納百川而不增,太陽曝曬而不減。人的心胸如海,智慧如海。海,太偉大了。

善財走了非止一日,來到了楞伽道邊,走進了海岸聚落。四處詢問善住比丘的住處。人們說:「誰知道他住在哪裡?他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在聚落出現。當你在危急的時候他就出現了。他有時是老者,有時是小孩;有時在水上跑,有時在空中飛。屋子關不住,牆壁阻擋不了;刀砍不傷,火燒不焚。都說他是一個無依無住的人,但沒有人說他是神。因為他做的是人的事而不是神的事。」

善財憂慮,怎樣找到這位神通廣大無依無住的善住比丘呢?就在聚落裡東走西串。一天兩天過去了,三天四天也過去了,還是尋不著善住比丘的身影。

善財又想:佛與菩薩是真語者,實語者,不妄語者,總有一天會找到他,便繼續在聚落裡尋找。

早晨的陽光照在大地上,天空浮著彩霞,一片金紅色的世界分外迷人。善財照例在空地上站著,面對太陽,練習海雲比丘教給的運氣功能,眼觀鼻、鼻觀心,心如大海而無所住,萬念俱寂。就在這寂定的當兒,忽聞空中音樂悅耳,感人肺腑。往天空一看,在那五彩繽紛的雲霧中,一個人影縹緲由遠而近。仔細一看,是一個比丘,頭頂上有寶蓋幢幡覆罩,後面跟著天龍八部。善財忙下拜道:「大善知識者神通廣大。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解脫眾生的苦難,特來參拜大善知識!」

善住比丘往來行徑,比飛鳥還輕。看見善財,即降下雲頭,站在善財面前,慈祥地說:「善哉來者,你既發菩提心又為何來訪我,我無甚德能。我是一個無依無住者。既無所依,也無所住,可是人們偏稱我為善住。因為我往來自由,無所阻礙,內心寂然,無所牽掛。在我慈悲濟世,利益有情時,一些罪孽眾生把我丟入火海、關進牢獄,對我毫無損傷。這是我以慈悲三昧,發出人們不能自覺觀照的本來面目。人們的錯覺,認為我能變化表現精巧的幻術。我也因此使人興奮、快樂,忘記疲勞。要是你能如此,做到不被塵境所惑,也可以無依無住。

善住比丘說完,用手將善財童子的頭一摸,善財感覺自己小得像螞蟻。再把善財頭頂一摸,又感到自己高入天空。善住比丘拉著善財的手,善財感到沒有什麼變化,與原來一樣。又問善財道:「你感覺到什麼?」善財回答:「昏昏然如履太空。」

善住比丘道:「仁者自有宿慧。我只知道這些,也算利樂有情的一滴水珠。你要學造福人間,再往前走,南方有個達裡鼻茶國,國內自在城中,有個名彌伽的人,他可以告訴你。」

善住比丘說完,轉身就不見了。善財童子已體驗到,內心寂然,不為客塵所染,無所依,無所住,與宇宙渾然一體,自由自在,能發出超出常人的威力,人們感到意識不到地幻覺。善財運用此功能,繼續往南行走。

第六回 拜彌伽

善財得到善住比丘的心心傳授,心無所住,意念寂靜,身根輕快,步行自在。沒多時辰來到達裡鼻茶國,尋找自在城。

自在城,依山傍水,滑溜成蔭。亭台樓閣朱門彩繪。道路寬廣,車水馬龍,好一個欣欣向榮的歡樂世界。奇怪的是,天空飛鳥成群,自在飛鳴;路上人畜牛馬,往來自由,互不相礙。

善財進城,行人擁擠,畜獸成群,熙熙攘攘,好不熱鬧。善財穿街過巷,來到市中心的廣場。廣場人獸混雜,擁擠鬧鬧,互不相侵。天空飛鳥上下,嘰嘰喳喳,也不畏懼。廣場中高搭寶座,座上坐著一個中年書生,頭戴方巾,身穿藍褂,文雅端莊,靜聽眾人發問。他不慌不忙地用各種語言解答,無不歡喜而去。

善財想:這一定是彌伽,便站著觀看。先聽不懂,後才慢慢地理解其中的奧秘。

一隻烏鴉喳喳怪叫,因為被貓頭鷹強佔了它的窩。彌伽說:「貓頭鷹勤於捕捉害鼠,沒有時間照顧自己,你長於造窩,這一鳥窩作為對貓頭鷹的供養,另造一個吧。」烏鴉沒有異言,歡喜而去。

一隻山鼠吱吱大叫,說蟒蛇吞食了它的孩子,彌伽說:「你的孩子損人利己,偷盜別類的血汗,不聽勸阻,是應遭受到懲罰。」山鼠聽罷,吱吱地跑了。

善財看了一陣,上前倒身下拜:「大善知識,我已發菩提心,要利樂有情造福人間。特來參拜大善知識,望慈悲教我。」

彌伽見此人年輕有為,氣度不凡,想到此人必有來歷,不可等閒視之。即下座扶起善財道:「我沒有什麼本領,只會用我的嘴給人方便,因為語言是互傳心靈的最好工具。語言能給人快樂,也能給人痛苦;能使人幸福,也能致人於死地;能導致苦惱眾生免除災難,也能使幸福的人墮入火坑;能因嘴而增長智慧,廣種福田,更能因嘴而墮三惡道入無間地獄。我懂得天語、人語、鳥語、獸語。用這些語言來廣作佈施,消除眾生苦惱。」善財說:「這也算解脫眾生苦惱啊!」彌伽道:「是。這也是在利樂有情,造福人間路上的一粒沙子。你的願力大,已發菩提心,請往南方住林聚落去,那裡有一個名叫解脫的長者,也可以告訴你淨化人間、利樂有情的道理和具體行動。」

彌伽說完,又對四面八方的來者,無論人畜,都一一解答,無有稍閑。

善財不便再請教,告辭而別。

善財離開廣場,覺得耳根聰利,能聽懂空中飛翔的鳥語和街上往來行走的畜語,也能用它們語言同它們交談。

善財滿心歡喜,出了城門,直往南方去拜訪解脫長者。

第七回 拜解脫長者

善財出了自在城,離開達裡鼻茶國,朝餐露宿,風風雨雨,山山水水,走了一程又一程,過了無數人家,看了山水風光,一直徑行十二個月,才找到住林聚落。這十二個月,過了春夏秋冬,經過寒、暖、溫、熱,有說不盡的辛酸,道不完的苦處。受過無數次艱辛,遭到無數番折騰。但是他心無所住,意無所念,一身輕安,於善知識起慈父想,求善知識勿生疲懈!見善知識勿生厭足,有著菩提雄心,十二個月如一日,到達竹林聚落,拜見解脫長者。

解脫長者坐於室中,身放光明。這室雖不大,但氣象萬千,容納三千大千世界。就在解脫長者的光明中,有過去諸佛及賢劫千佛的八相成道,入胎、住胎、下生、出家、苦行、成道、說法。諸菩薩的發願,行道;諸羅漢的靜坐、遊戲;諸天人的福德,龍王的護法,金剛的降魔,無不一清二楚現於市內。

善財走入室中,覺得已入清淨法界,清香繞鼻,祥光悅目。

在解脫長者的左手心放出的光明中,看到東方藥師如來,從發十二大願,入胎、住胎、出胎、成正覺。住淨琉璃世界,為諸眾生解脫苦難,現生受益。在解脫長者的右手心放出的光明中,看到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為法藏比丘時,所發四十八願,最後成就眾生。在極樂國土,與觀世音和大勢至菩薩,駕著慈航,接引眾生到菩提彼岸。胸前放出的光中看到北方成就如來,頭頂放出的光中看到當今毘盧如來,無不八相具足,得證菩提。

再看各個如來的因地本生,手臂光中有扶老攜幼的青年,肩肘光中有含食供母的飛鳥,膝間光中有跪飲母乳的畜生,手腕光中有捨身救人的善士,腰間光中有忍辱負重、隔截身體的菩薩,腳上光中有林下坐禪靜修苦行的大士。

在解脫長者的光明普照之下,千變萬化,無一莫非善巧因緣,化度眾生深感人心。無一不是宣講大法,解脫眾生苦難,使你悟入無生。一一世界,一一國土,一一善行,既融於一室,也融於一毛孔。這些都是解脫長者的普光照耀顯現普度眾生,造福人間的威力。

解脫長者默然無言,跏趺端坐,心入禪定,慧放金光,功德被於大千。善財上前參拜道:「長者,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前來參拜大善知識,惟願慈悲教我。」

長者無言,端然正坐,光明收藏,室內一片黑暗,什麼也不看見。善財感到驚訝,為什麼我一說話光明就沒有了?重白言:「長者,我已發菩提心,造福人間,利樂有情,惟願慈悲教我。」

長者仍不發言,室內更加空寂,黑暗,任何事物也看不見。這種景象,使人難以忍受。善財虔誠懇求:「文殊師利指引我親近善知識者,於善知識起慈父想,祈願善知識慈悲教我。」善財祈求畢,長者頭上突然大放白光,並出現「南閻浮提畔、摩利伽羅國,海幢比丘」十四個金色大字。室內變成一片碧綠,長者不見了。善財只得退出室外,心想:「跋踄了十二個月,經無數風霜雨雪,竟是曇花一現,未得片言!」想著想著,一不留神,跌了一跤,豁然悟到,無言之教,比有言更好、更實際,感受更深,受益更大。頓時信心百倍,繼續南行。

第八回 拜海幢比丘

善財童子繼續南行,渴則飲,饑則食,來到閻浮提畔摩利聚落。尋覓海幢比丘,乃至七日,在路旁尋著海幢比丘,跏趺坐於寶幢座上,入無量三昧,端然不動。下有百千居士大眾圍繞,在圍繞居士大眾之中,也各顯神通,向海幢鮮香花纓絡諸莊嚴具。海幢為其宣說大法,解釋疑難。

一位長者問:「我兒不孝,為何不遭天劈?定是上天無眼!」

海幢回答:「孩子遭劈誰來侍奉你?你又依靠誰?只因你從前不孝父母,現生果報絲毫不差。」

又有一青年人問:「車子為什麼跑不快?」 海幢答:「跑得快的是大乘,小乘是跑不快的,不注意還要翻車。」

孩子們紛紛問:「肚子為何疼?」

海幢答道:「佛觀一缽水,有八萬四千蟲,需煮沸後才能飲喝。」

如是所有圍繞眾人,一一說出自己的疑問,海幢一一解答。一個老者忽問:「我的家道很不順暢,子不孝,妻不賢,難以度過晚年!加上狗亂叫,雞亂啼,皆是凶兆,如何是好!」

海幢身放白光,光中顯出五趣,有極端享樂的天人,苦樂相間的人,不得自由的牲畜,頭小肚大的惡鬼,受種種苦的地獄。剎時又不見了,光亦不明。海幢道:「見聞如幻化,三界若空花。你不要只為自己利益著想,應該多想一點他人為人們大眾做點好事吧!」

一個頭戴朝冠,身穿朝服的仕大夫,作禮問:「治民以道,民反惡之,何也?」

海幢比丘回答:「治民之道,應順民之心,養民之性。民既惡之,當審其道也。」這大夫頓開茅塞,滿心歡喜,讚嘆道:「賢者比丘,濟人明政,開我茅塞,暖我之心。」

海幢此時已入不思議三昧:頭頂放光現十方佛,齒間放光現諸菩薩,印堂放光照諸眾生,眉間放光現諸羅漢。

這些佛、菩薩、羅漢、同口宣講如來法義:「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猶如求兔角」。說完胸前放光,現諸勞苦大眾。

海幢說:「諸佛皆在人間成佛,修菩薩行應不捨人間。人間安樂才能培植善根,才是成佛正因。謹記謹記!」

此時海幢已出普莊嚴三昧,微睜法眼。善財趁此良機,急忙趨前頂禮,合掌說:「大善知識,我已發菩提心,行普賢行。但不知如何淨化世間?如何利樂有情?願慈悲教我。」

海幢比丘說:「比丘清心寡慾,志在發菩提心,菩薩之行,何可一言以盡之?我為一切眾生,消除疑難煩惱。只是淨化人間的一粒微塵。」

善財道:「怎樣才是菩薩大行呢?」比丘道:「你善根深厚,聰明智慧,能為諸佛菩薩之所護念,如何修菩薩大行,你往南方海潮的地方行,有個普莊嚴園,那裡有一個名修舍的婦女,她可以告訴你如何修菩薩大行。」

善財尊重海幢比丘的博學多聞,遵從他的教導,右繞三匝,辭別頂禮而去。

第九回 拜休舍優婆夷

善財辭別海幢比丘,非止一日到海潮處。見一園林,青枝綠葉,花果滿山,香氣撲鼻。一排排的闊葉樹、針葉樹、整齊交叉,錯綜美觀。各色鳥類往來飛鳴,其音悅耳。各處花台、園圃,散發馥郁芳香。池中蓮花盛開,游魚嬉戲,水清見底。假山秀麗,翠竹濃郁。亭台樓閣。擠滿男女老少。善財尋幽而入,在一幢大樓閣處,見一個中年婦女,衣著樸素大方,為人們解說園林藝術,花木栽培、珍禽飼養、異獸馴養。善財一見,知道是休舍優婆夷,忙上前施禮。

善財道:「聖者,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但不知如何行?前來參拜,敬望聖者慈悲教我。」

休舍優婆夷觀此童子眉清目秀,品貌端正。年雖少而願力大,上前攜起道:「善哉,我一生只知道培植園林,栽植無數青蔥的林樹,飼養無數的珍奇異獸,培育出眾多的奇花異草。我找到每一花、每一草、每一樹、每一禽、每一隻獸的特性,順其自然而撫育。因此有四時不凋之花,有百年常青之樹,飛鳴不息之鳥,奇行異狀之獸,供無數來人欣賞。上至諸佛菩薩,中至天人羅漢,下至苦惱眾生,無不來此解憂息煩。進了我的園林,心情舒暢,惡念具息,善根增長。不但解除疲勞,消除煩惱、身心清淨、智慧增長。所以眾人讚嘆,國王嘉獎,取名普莊嚴園。」

善財問:「這些鳥獸已墮畜生道,非常苦惱。您將它們供眾娛樂,難道你不悲憫它們嗎?」

休舍答:「畜生道雖苦惱,但它們在這裡常聞佛法,演唱梵音。」

善財在彌伽處學會鳥獸語,仔細聽來唱的是梵音,演的是緣起性空無我,鳴的是勤修戒、定、慧三學之詞。善財想:「真是了不起!」

善財再聽異獸的吼叫,它們叫的全是求無上智發菩提心。善財走到獅象群中,獅象都搖尾親善他。

再看那花開的是福壽雙輝,那些樹長的四時常青。野草長的是清淨常樂。假山顯得空谷幽深。善財看不盡,聽不完。優婆夷一一告之。優婆夷說:「不管飛禽、走獸、游魚、它們都是有情。有情就是心識,它的心識和人的心識一樣,具有同樣識別、了知、蘊藏,感受的作用。能將你的心與它們心心相應。互為感受,你就能理解它。既能理解,就能馴養調服,花草林樹雖是無情,無心識感受,但對大自然有應乎自然的性能,它們也有各自的適宜環境。如適應冬天的作物,不在其他時節去下種。這些都要理解它,它才能適應你。我只知道園林,它能適應我,我也能適應它。」善財問:「怎樣才能證悟這一適應呢?」優婆夷說:「請到南方那羅素國,那裡有個毘目瞿沙仙人,他可以告訴你。」善財感慨不已,辭別優婆夷,又往南行去。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