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財童子五十三參(2)

第十回 拜毘目瞿沙

善財到那羅素國,打聽毘目瞿沙,竟無一人知道。那羅素國這麼大,要找一個不知住處的人,真如大海撈針,談何容易。可是善財已在休舍優婆夷處,學得與事物心心相應之術,一心憶念毘目瞿沙,感得毘目瞿沙相應。雖是東走西串,不知不覺地與毘目瞿沙漸漸靠近。

無一絲雲彩的晴空,太陽照在行人身上,如同熱火焚燒。善財走了半天,汗流浹背,口乾舌燥,就在一棵大樹下歇息,神志疲勞,昏昏欲睡中,忽然被一道聲音驚醒。原來是一老者,在叫賣安摩羅果。善財買了一個,還未入口感到清香撲鼻。放入口中,甜嫩適口,便問老者:「您這果子是怎麼種的,如此味美?」

老者回答:「這是種果仙人毘目瞿沙種的,你能吃到他種的安摩羅果,是你有福氣!」善財聽了歡喜地急問:「毘目瞿沙住在哪裡?」

老者回答:「向東行十里,再往南走三里,看到一片大樹林的果園便是。」

善財聽了,忘了熾熱陽光,忘了渾身疲累,急忙起身往東行,在一個三岔路口往南行,不多時前面就是樹林。善財直奔林內,看樹林裡枝葉茂盛,樹上掛滿紅、綠、黃、橙各色鮮果,陣陣果香使人陶醉。可是善財在林中轉來轉去,卻不見人影。善財感到奇怪,這麼好的果園無人看管,也不怕別人偷吃,也許仙人神通廣大,無人敢冒失。

忽聽樹林深處有人聲。善財尋聲走去,樹下寶座上坐著一個穿便衣,頭戴青色方巾,美髯長鬢,仙風道骨,和藹可親的長者。善財擠在人群中,聽了一陣,講的都是果樹育苗、栽培、嫁接、果樹整枝等各項技藝。

善財上前施禮道:「聖者仙翁,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但不知如何行?特來參拜,望聖者慈悲教誨。」仙人看了善財一眼後對眾人說:「這童子並非常人,年幼志高,人小願大,早發菩提心,將必成正果也。」說完繼續講各種果樹的特性,說得津津有味,並不理會善財。善財具有求善知識的好學熱情,也不在乎,洗耳恭聽善知識講述。

仙人對善財說:「善男子,你不遠千里而來,我沒有什麼傳你。我一生只陶醉於果樹生涯,人稱我為仙人。因為吃了我的果子,能消除一百零八種煩惱,解脫八十八結使。不但身心清淨,而且善根增長。因為我一生因緣都在果樹上。這是菩提妙因,結涅槃妙果。」

仙人隨手摘了幾個果子給善財,接著說:「這些果子只給你品嚐,嚐過了才知道妙用,我這一點也微不足道。造福人間的事,你到南方伊妙那聚落勝熱婆羅門那裡,他會告訴你如何行。」善財接過果子,正施禮作謝,忽然眼前一黑,什麼也看不見。當他清醒過來時,自己已在草地上,果園卻不見了。只覺是一種幻覺,於是他繼續往南行。

第十一回 拜勝熱婆羅門

善財離開那羅素國,走到離伊沙那聚落不遠,看見熊熊大火,火焰衝天,聚落在火焰之中。一個人在火焰中竄來竄去。善財「啊!」的一聲說:「不好了,聚落失火了。」跑前去欲撲滅,可是走近一看,房屋並未燃燒。

那人見善財看得仔細,跳出火焰問:「童子從何來有甚事?」

善財急忙上前施禮說:「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但不知如何行?特來參拜善知識者,願聖者慈悲教誨我。」

那人說:「這很好,隨我來吧!」

善財隨同那人走到聚落旁,見豎著一排排無數尖刀。那人一躍登上,在刀尖上跳來跳去,翻筋斗、豎倒立,往來自如而不傷其身。

善財想,莫非遇到魔鬼了?停步不前。那人大呼:「快來吧,這就是你學習捨己為人的好地方。」

善財膽顫心驚,不敢上去,回頭欲跑。剛一調頭,背後火焰又起。往左走,有夜叉執刀攔著;往右走,有餓鬼張開血盆大嘴。

善財嚇得驚叫:「我命休矣!」

那人卻說:「隨我來吧,這是你唯一的好去處。」

善財驚慌不已,想鎮靜下來,可是無法放下萬緣,只有垂首待斃。

頃刻間,忽聽空中百千音樂齊鳴,樂聲雅韻,有人歌唱著:「童子尋求勝熱公,門前別露一家風。刀山火聚方燈跳,頓悟圓明色是空。」

唱罷說:「善財勿驚,此善知識者實難相遇,將為你解除煩惱。」

善財戰戰兢兢,望空拜謝。向那人作禮說:「聖者,祈慈悲教誨。」

那人喝道:「還不上來,等待何時?」

善財鼓起勇氣,一躍登上刀上,刀尖觸及湧泉。奇怪,刀尖不但沒傷肉,還感到四肢輕鬆,身心舒暢。

善財頓時萬念俱寂。隨著那人跳躍翻騰,有說不盡的快樂。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善財要參拜的勝熱婆羅門。

勝熱婆羅門驀然大吼:「快下火海!」

善財此時心情沉著,無有雜念。隨著勝熱,跳進猛火焰焰的火坑,感覺不是炙熱,而是遍身清涼,煩惱盡息。二人在火坑中,來回徑走,穿梭而行。左轉右繞,越走越感到舒暢,越走越感到怡悅,有說不出的快樂。二人行走多時,才跳出火坑。

善財出了火坑,這種愉悅,不可言喻,默然納受。

婆羅門告訴善財:「尋訪名師,參拜善知識,要刀山敢上,火海敢闖!」

善財拜謝教誨。勝熱又說:「再往南去有個獅子奮迅城,城中有個慈航童女,她可以告訴你淨化世間,造福人間的善行。」

善財向勝熱婆羅門右繞三匝,勝熱又吩咐說:「淨化人間的路上,要刀山敢上,火海敢闖!」

善財身根輕鬆,內心清涼,暖融融,喜洋洋,如嬰之未孩,這才是脫胎換骨,如同另換了一個人,他邊走邊想:「上刀山,撲火海,鍛煉凡胎,這才是熔化凡情的大熔爐!」

想到這場鍛煉凡胎的刀山火海畫面,他暗地流了一把冷汗,辭別勝熱後又往南行去。

第十二回 拜慈航童女

善財離別勝熱,心雖舒暢,但未忘那上刀山下火海的緊張過程,繼之再想,現在要去的獅子奮迅城,無法揣測慈航童女是善或是惡?但他求善知識的心切,也顧不得那麼多。於是他又朝餐夜宿,不數日,來到獅子奮迅城。

慈航童女並不難找,因為她是獅子幢王的公主。善財擔心的是王宮戒森嚴,不知能否進去?

善財走到王宮門口,卻沒有看到一個衛士,只見眾多男女老少,自由自在地湧進王宮,於是便問其中一位老者道:「這麼多人進去王宮做什麼?」

老人笑答:「看慈航童女的莊嚴藏。」

善財又問:「什麼莊嚴藏那麼好看?」

老人回答:「裡面有各種戲法,變換無窮,美極了!」

善財隨眾人走進王宮,見慈航童女坐在獅子寶上,五百童女圍繞。無數香花纓絡裝飾其身,氣象萬紫千紅。

宮殿並不大,男女老幼如潮般湧進,足足一個時辰,可是好生奇怪,看上去殿內的人並不多也不擁擠。

善財走到慈航童女座前施禮道:「公主,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今特地前來參拜,願慈悲教我如何行。」

慈航命侍女扶起善財說:「我知道你從很遠的地方來。請坐吧!」侍女端來椅子讓善財坐下。

善財不敢就坐,站著回答:「我住北方福城,走了一年多才到這裡。」

慈航見善財不敢就坐,起身拉著善財的手說:「我沒什麼可教你,你看我這宮殿吧。」

善財隨著慈航慢慢細看:那殿內壁、柱、鏡、各莊嚴具中,現各種歌舞、戲劇、故事、曲藝,五光十色,表演精彩,令人陶然欲醉。善財一邊細看,一邊不由自禁的模仿。作各種不同的表演,手足舞蹈,歌詠演奏,早已忘乎其形,飄飄然如履太空,入於三千大千世界。親觀佛陀說法,菩薩行善,羅漢修持。善財一一禮拜,慢慢的,心一境性,不知所以。清醒過來,自己卻倒在慈航童女懷裡,感到滿面羞愧。

慈航不在乎的對善財說:「我處在王宮,文武百官,勤勞庶民與我沒有分別。我用這些戲法、幻境、調協他們的身心,消除他們的煩惱和疲倦,使他們心情愉快,為眾人造福田。」

善財被慈航嬌嫩的聲音,柔軟的胸懷,裊娜的身材,親切的感情,似乎有點神魂顛倒。可是那赤誠堅貞的語言,不會令人起痴心妄念。善財也不是善動情慾的凡夫,而是真誠地讚嘆:「人生如幻,戲法虛構,能去諸惱,此亦是真。」

慈航回答:「我這點微不足道,要知造福人間,利樂有情的事,請到南方三眼國,那裡有個善見比丘,他可以告訴你。」

善財還想再請教,可是慈航已經送客,人流已經向外流動,眾人將善財擁出了王宮。

第十三回 拜善見比丘

善財離開獅子奮迅城,來到三眼國,打聽善見比丘住處,沒有下落,只得向國中走去。翻過高山,穿過樹林。進了樹林看見一個年近二十的比丘,身體魁梧,妙像莊嚴,獨自在林中散步,緩慢前行。

善財一看,此人並非等閒之輩,以參拜善知識的殊勝心,上前施禮:「聖者,我已發菩提心,不知如何行菩薩行,敬望慈悲教我。」

比丘兩眼直視前方,不看善財,也不停腳,邊走邊說:「我年紀輕,沒什麼可教你的。」

善財深記德雲比丘的教導,見善知識作慈父想,不因傲慢而退卻,便追上前去哀求:「願大善知識慈悲教我。」

比丘仍不回頭,不答話,直往前走去。

善財又追上去,比丘還是往前走,說:「我沒什麼可傳的。」

善財想辦法,顯動法力,用學得的鳥語說:「師父,別跌下陷坑。」

比丘慈祥地道:「人作鳥語,太不應該。」

善財見比丘既明鳥語,而且知道是他說的,更加敬佩,但還要戲作弄他的傲慢勁,用獅子語吼:「我肚子饑餓了,可要飽食一餐。」

比丘沒有理會,善財只有守住心田,將自己與比丘融為一體,趕上前去與比丘並行說:「大善知識,我已發菩提心,就是不知如何行?請大善知識慈悲哀愍教誨。」

比丘答:「你不知如何行,就跟我來吧!」善財靠近比丘,比丘手摸善財頭頂,又拍善財的肩,慈祥的說:「人稱我為善見,因為我能看清極小極小的微塵,也能看到三千大千世界。我能看到過去所作的業,也能看到現生應受的果報。我看到你在各處參訪,也看到你來這裡找我。這些都是我徑行中修行得來的。當初我只知道每走一步,心與氣相通,氣與步相連,心、氣、步化為一體。因此我行過平原,跨過小溪,爬上高山,攀登絕壁,都一樣沒有區別。我沒有急喘,沒有勞累,沒有疲倦。現在我已經於三十八恆河沙數佛所修諸梵行,能在經行中持無量義陀羅尼,能於經行中,供恆河沙佛莊嚴具,能於經行中見恆河沙佛妙相莊嚴。我得此菩薩隨順登解脫門,能破一切障,拔一切苦。所以我晝夜經行,得心自在,得法自在,無所依附。」

善財聽比丘娓娓道來,已深深感染到行走的功能,調皮地說:「我也是天天行,怎麼沒有行得自在呢?」

比丘說:「你一行一年多,沒遭到惡緣襲擊,還不自在嗎?」

善財問:「自在有什麼用?怎樣才能解脫眾生的苦難!」

比丘答:「你要解脫眾生苦難,請到南方名聞國,那裡有個自在主童子,他可以告訴你如何自在。」

善財聽比丘說完繼續前行,還想追上去請教,可是越追越遠。實在跟追不上,只得捨善見再向南行。

第十四回 拜自在主童子

善財沒想到「走路」是一種學問,也是修行菩薩道的方法之一。用善見比丘走路的方法,心、氣、步協調,融為一體,安靜、平穩、不經多日,就來到名聞國界,沿著河流上行,見一河旁,有眾多兒童聚集嬉戲。便上前問:「自在主童子在這裡嗎?」 一個女孩回答:「你往下河走便知自在主的住處。」

善財謝了童女。往沿河岸走下去,不多時來到下河堵。又見眾多童男童女,圍著自在主童子嬉戲,聚沙為樂。善財本想上前,見都是些小娃娃,覺得有點腼腆,就站在一旁觀看,可又回憶德雲比丘的教導,善見比丘既指導我來,總有一定好處,便上前施禮說:「善知識,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請告訴我如何行。」

自在主童子望著善財笑答:「哈哈,我們都是童子,為何稱善知識?」

善財說:「有志不在年高,文殊師利童子指引我出來參訪,我誠心參拜善知識者,望慈悲教我。」

自在主童子答:「啊!我在文殊師利童子那裡聽說你已發菩提心,智慧廣大,知道你已南來。我對工巧明稍有心得,我能準確算出各種數據,一眼能看出這河堵有多少沙?多少石卵?多少青草?能精確的算出一塊石子的重量和含有多少沙?多少元素?能算出一株草的水份和它的各種功能,能治什麼病?能算出一座房子的瓦數、木料數;我還能算出東方多少世界,每個世界有多少人、畜、獸、鳥,乃至南西北方世界,三千大千世界的微塵剎數,最小能知一粒沙粒的重量。所以人們要建造亭台樓閣前,都要請我計算。」

善財問:「你能算出我有多重多高嗎?」

自在主童子看了善財一眼說:「你身重一百零五斤,身高五尺有三分。」

正巧善財兩天在城裡曾量了自己的身高和體重,自在主說的絲毫不差,對自在主童子更加敬佩,要求加入童子行列,學習運算。

自在主童子說:「我每天都在這裡教童子們運用算法,使他們成為世間的智者。」

善財運算一陣,覺得其中奧妙無窮。但是已掌握了運算要領,基本達到自在主童子的水平,很想要求更高的奧妙,也想顯示一下自己的智慧,這時看見一群飛雁,就問自在主童子:「你能算出雁有多重嗎?」自在主回答:「一百零八隻,每隻重三斤,共三百二十四斤。」

自在主看見河裡一群游魚,問善財:「你能算出這群游魚多重嗎?」善財一看是一千二百八十條,但不知重量。自在主童子說:「你有智慧,已能運算,但是還不能自在啊!」

善財看見河堵上一株曼陀羅草就說:「這株草毒性重,能於一個時辰致人於死。」自在主童子說:「它還能治不治之奇症,並有其特效!」

自在主童子對另一童女說:「你看哪一個石卵內含有金剛鑽?」童女跑到石卵堆拾一塊石卵交給自在主,自在主叫善財剖開,果然有粒不大的金剛鑽。

自在主童子的運籌境界的確很高,看到善財的智慧也很驚人。善財童子還想學更多法門。自在主童子說:「我年紀小,只懂得這些。你要得到更多的法門,請往南方海住城去,那裡有位具足優婆夷,她可以傳授你。」

善財又離開河堵往海住城進發。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