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財童子五十三參(3)

第十五回 拜具足優婆夷

善財行不多日,來到海住城。海住城是個繁華鬧市,東街賣綾羅綢緞,南街售柴米油鹽;西街口賣水果蔬菜,北街售百貨色鮮。人潮熙熙攘攘,好一派繁榮氣象。

善財進城去訪問具足優婆夷。

這優婆夷,是個人人皆知,個個盡曉的妙齡少女,她因人貌出眾,心眼靈活,年甫二十;衣著樸素,容貌端莊,是個善良菩薩。

善財走到她的住處一看,更是不平凡,豪華氣派,不亞王宮。眾寶為牆,七寶為門。門開四面,面面朱門紅漆,雕梁畫棟,金碧輝煌。正門匾額閃耀著金晃晃的四個大字—「色香味美」。左邊對聯「三世諸佛同法味」;右邊對聯「六道眾生異苦樂」。廊上掛著大紅宮燈,金光燦爛,廊前盆景花卉,四季常開。真乃王侯氣派,別有洞天。

善財進門去,陣陣異香撲來,令人陶醉。堂上數百寶座,豪華富麗,賓客座滿,上至人王天子,下至百姓黎民。還有世外菩薩、聲聞羅漢,也有冥中惡鬼、素食野神。無不在此同享法味,共嚐甘露。

堂中眾多童女,品貌端莊形態苗條。衣著華麗,態度溫順。在各坐席之間送菜送湯。往來穿梭不停,步態輕盈,行走如飛。

具足坐於寶座之上,慧眼觀四面八方,上觀如來之上品法味,中看羅漢的素食僧裝,下集人間甘露,灑向鬼神而得清涼。

具足走下寶座,轉自釜中烹飪,油鹽醬醋,辣椒生薑,經過她的轉手,味美色香。羅漢吃了歡喜,凡人吃了安康,惡鬼得食,消除罪孽,得福無量。

具足轉至席間,為坐上賓客宣說大法,講的烹調技術,各種菜肴,如何蒸煮炒頓,紅燒清湯,如何保持營養。

善財看得清楚,聽得明白。走到具足優婆夷面前施禮說:「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但不知如何行?請慈悲教我。」

具足優婆夷被他這一行動,弄得急忙轉回寶座。

善財跟著到寶座前再施禮說:「我已發菩提心,願善知識教我如何行?」

在座賓朋都因這一不尋常的動作,議論紛紛。有的讚嘆他好學,不恥下問;有的說他出怪像;有的說他神經失常。

善財不管這些,再三施禮說:「我住北方福城,南行一年多才到此地,為的是請教善行之道,望聖者慈悲教我。」

具足優婆夷這才弄清楚,對善財說:「我每天就在這堂內為大家轉來轉去。就在這小釜中烹調各種美味的、粗劣的菜蔬,把它烹調成適味可口、色香俱美、濃郁芬芳的佳肴。惡人吃了,噁心盡除;好善居士吃了,善根增長;比丘吃了戒臘永固,王公大臣吃了全心為民,菩薩吃了登十地,惡鬼吃了免饑渴。城中沒有一個不來我這裡享受色香美味的快樂,消除身心煩惱,生清淨心,發菩提心。因此我們城中眾人,都是善良的典範。我的五千童女,都學過過硬本領,善製鮮美的佳肴。」

具足送來一盤菜對善財說:「你嚐一嚐吧,吃了會增長智慧。」

善財一看色如牡丹,一嗅香如玫瑰,世間稀有。善財送進口中,味如甘露。

具足又說:「我住在這海住城中,朝夕為來往行人、坐店客商、生產庶民、管民的官吏、讀書的學士,一切善非善人,供養飲食。使他們消除饑渴煩惱之苦,身心清淨,為眾生的幸福作利益。」

善財吃了具足優婆夷的佳肴,身心輕快,餘味在口,美滋滋的,有說不出的快樂。又看到具足優婆夷的素裹風姿,音樂般的語言。五千童女的輕盈舞步,彷彿入天國,於是閉目深思,盡情享受這世間稀有快樂。

具足優婆夷已具慧眼,觀此形態已知其心,善財還有一點凡情未斷,需即時斬之,就跟善財說:「善男子,你智慧深厚,願力廣大,我等法力有限,你可去南方大興城,那裡有個明智居士,他才能告訴你如何造福人間,修菩薩行。」

善財如夢初醒,辭別優婆夷再往南行。

第十六回   拜明智居士

善財一路輕鬆愉快,不感疲勞,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大興城,找到了明智居士。

明智居士乃中年人,中等身材,衣冠樸素整潔,坐在寶幢內。

寶幢後就是寶庫,寶庫內各種資身之具,無不充滿其中,能滿足所需求者之所需。庫門大開,隨需取之,庫不缺少。需飲食者取飲食,需衣服者取衣服,需用具者取用具,需書籍者取書籍。乃至醫藥、娛樂之品,生產工作之需,無一不任人取之。明智居士跏趺正坐,並不理會。

善財感到這麼豐滿的寶庫,取物不需金錢,自取自存,無有乏少,難道人都沒有貪心,不願多取?這樣雜亂無章的寶庫能存在多久呢?明智算什麼明智?什麼善知識呢?

善財走到寶庫門口,看見庫內各種物品,整齊層疊有序。雖然眾多人取物放物,庫房依然整齊秩序。

善財進得寶庫,見琳琅滿目,難以盡數,既有生產用具,又有金銀珠寶,各取所需,確無乏少。善財隨手去取一本經書,可是取不動,拿不走。這更奇怪了!善財雖已學到一些本領,但對這一事物,不了解,猜不透。就去找明智居士,看究竟訣竅在哪裡?

善財走到明智居士面前,五體投地說:「聖者,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不知如何行,望大德慈悲教我。」

明智居士舉眼看了善財一眼說:「善男子,你年紀輕輕怎麼連一本書也拿不動呢?」

善財慚愧恭敬地說:「所有過咎,求哀懺悔。」

明智居士道:「若能悔改,自無過咎。」

善財道:「仰望大德,慈悲教誨。」

明智居士道:「我這寶庫,是人們勞動的福德所創造。庫中充滿一切資身物具,毫無乏少。眾人隨其所需,各自取去,無有貪著;若有貪著,庫門自閉,什麼也得不到。我無數劫修持,滿眾生願,為眾生利益安樂而成就此寶庫。清淨莊嚴,無有瑕疵。使眾生滅貪去痴。若貪心一動,庫門即閉,一切不可得。因此眾人相信,各取所需,滿眾生願。眾生所創財富,藏於眾生寶庫,眾生所取。不但此土眾生,他方世界眾生,乃至十方世界眾生亦復如是。你喜歡就再看一會兒吧。」

善財又觀看庫藏,來取衣服用具的,不單是人,還有各行各類的眾生,進進出出,來來去去,互不影響,也互不傷害。

善財看了幾個時辰,沒有差異,直到日落西下,眾生仍絡繹不絕。善財去庫前觀看,庫內資財沒有減少,整齊莊嚴如故。善財嘆曰:「真善知識者也!」

明智居士說:「善男子,我無量劫修習這個名叫隨意出生福德藏解脫門。我只知道這些。至於如何行菩薩行造福人間,可往南走,到獅子宮城去,有個法寶髻長者,他可以告訴你。」

善財這才明白:明智居士是一個明智而坦率的善良保管者。為眾生保管資財,自己的勤勞就是眾生的享受,與眾生一心,與眾生一體,這就是明智。

第十七回   拜法寶髻長者

善財離開大興城,到了獅子宮城,法寶髻長者是人人所共知的長者。因為他住在市中心,一幢八門十層的高大樓房裡。全市再沒有比他的樓房更高大的了。

善財直走到他的住處,剛到門口。長者早在門口等候。看到善財,忙接行李道:「遠來辛苦!」迎入客廳就坐,急忙獻茶送水,又上點心。善財自離福城,參訪善知識十幾個。經過一年多,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熱情的接待,感動得熱淚盈眶,忙下拜道:「大德聖者,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但不知如何行?願大德慈悲教誨於我。」

法寶髻長者還禮,扶起善財,請上座坐定道:「童子遠來,行路辛苦,不必這般客氣。我這裡就只有迎送遠來客人,使客人歡愉快樂。安住吉祥,樂意而去。」

善財說:「長者名聲遠揚,人所共知,請不吝惜,教誨於我。」

長者回答:「我能教你什麼呢?只有請你看一看我的樓房吧!」

長者引著善財,一層樓一層樓地仔細觀察。

樓房莊嚴華麗,飛檐翹角,共有十層,外見八門。彩繪朱漆,聳立市中,有如鶴立雞群,雄偉壯觀。

步入第一層,清潔雅致,廳堂寬廣,設有一千座位。一百童女侍侯。長者說:「凡遠近來此需飲食者,皆能滿願。珍饈海味,滷涼炒燉,應有盡有。凡饑腹入室者,皆飽腹而出。」

進入第二層,櫥窗貨櫃,衣架台欄、綾羅綢緞、粗布細衫、棉毛針織,四季所宜。長者說:「凡遠近眾生所需衣者,夏涼冬溫,春秋所宜,晝夜更換;男女所求,無不滿意挑選而去。」

走到第三層,更使人眼花繚亂,一排排金珠玉寶,翡翠釵環,一雙雙金鐲耳環。說不盡,道不完。長者表示:這些珍貴飾品,來自四面八方。多少人為取寶損命、多少人坐進牢房。歸根究底是一個「貪」字。我這樓房裡的珍寶,有貪慾的人拿不走;正直君子,隨你挑選,滿意而去。

第四層:纓絡妙香,歌舞娼妓,侍女熱情溫柔,賢淑有禮。舉止大方,不傷雅氣。長者介紹:「這些窈窕淑女,功夫很深。哪怕你邪念深重,淫蕩無彊,她會使你消除邪念,皈依正法而去。」

第五層:是說法堂、圖書室、學經室、閱覽室。長者說:「有上進之士到這裡,可互相切磋,聽聞正法,靜心鑽研,可滿足要求,最少也求得問題解決才去。」

第六層:是研究室、討論室。桌椅靠凳,排放齊備,寫字檯上,紙筆齊備,長者說:「諸善知識常來此聚會,發表觀點,立定議題,精研教理甚深法義。」

第七層:凡所研究成果,都在這裡互相觀摩,共同賞識。得出定理,公諸於世,利天下之蒼生,為眾生作福利。

第八層:住的神通廣大,去來無蹤,不作利己之事,福利全送他人,普濟天下為己任,南瞻部洲的寵兒。只有他們才配住此,雖有門有路,但是沒有樓梯,功夫不到家的,休想來此。

第九層:為諸大菩薩聚會,共探普濟群生奧秘之處。無門無路,自然進出。洞察世間真理,深究出世秘密全在這層樓。

第十層:十方諸佛共住其中,既無所處,亦無所依。了悟真如實性,不過如斯而已。究竟之處夏涼冬溫,也就如此。

長者言說:「我點一柱香,凡來此之人聞之,不但煩惱盡息,而且根據意願,無所不宜。」

善財跟隨長者,走遍十樓,觀看各處受益匪淺,對長者說:「善哉,大善知識也。你智慧廣大,法力無邊,做了這麼多造福人間的事,應當受我三拜。」便伏下身頂禮。長者說:「我只在這些方面努力,不知什麼是行菩薩道。修菩薩行,你再往南走,到勝根國,普門城中有個普眼長者,他能告訴你如何行菩薩道。」

第十八回 拜普眼長者

善財從法寶髻長者的第十層樓出來,覺得毛眼頓開,能用慧眼觀察一切,能深入自性,了達空理,但還不懂菩薩行,於是往勝根國行去。

勝根國,因盛產珍貴藥材,出產名香,國雖不大,但名氣很大,交通方便,為商賈者必去之處。善財不需詢問,隨著商人進入勝根國。

這個普門城可不好找,因為它在無數聚落之中,而每一個聚落都有普門城。普眼長者究竟住在哪一個普門城呢?善財到每一個普門城去問,都有普眼長者!

善財在法寶髻的第十樓住過,已開慧眼,入清淨法性、入佛知見。他以明利的鼻根嗅得藥香,直往香處走去。

善財來到普眼長者宅前,見一老者手提藥袋,由宅門出來,善財以為是普眼長者,上前施禮。此長者見一素不相識的人向他行禮,十分窘迫。聽說是來找普眼長者的,才平心靜氣地說:「普眼長者就住在這裡,他的醫術高明!不需切脈,只需一看,就知病情,而且藥到病除。」

善財送走老者,轉身過來,一個男子站在面前說:「我娃娃患了黃腫病,只服一劑藥就好了。」

一個青年女子也說:「我母親癱瘓臥床兩年,長者兩劑藥就醫好了。」

人越來越多,把善財圍在中間,他們都說:「長者只一針就把病給醫好了。」…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善財求善知識心切,不再聽眾人訴說,直入長者宅。

一進門就見普眼長者正在炮製藥劑,忙個不停,長者見善財進來也不加理會,只看著面前的藥堆、藥瓶、藥鍋、藥灶、兩手搭配、炮製、煮汁,運用靈活。

善財上前施禮,長者視若不見,不加理會,一心配製他的靈藥。善財本具宿慧,加上已拜多位善知識,心靈手巧不是一般,主動去幫長者配製、煎煮、炮製。

長者有好幫手,不多時,一大堆藥物、藥具都一一處理好。長者這才回過頭來對善財說道:「請坐吧!」

由於求法心切,善財哪裡肯坐,跪地便拜說:「聖者,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但不知如何行菩薩行,望慈悲教我。」

長者見善財心靈手巧,又謙虛禮敬,真是個難得的人才,便慈祥地說:「善男子,你發心造福人間,願力宏大,是很好的,可惜我沒有什麼可傳給你。我也曾走過千山萬水,嚐百草,分辨藥性,尋找炮製的方法。毒草炮製後是治療難症的良藥,牛糞馬尿都有可用之處。而人蔘甘草雖是藥但用錯了也會傷人,我製的芳香利腹之湯,甘甜可口,老少皆宜。而對於香也有不同的分別,所謂好香、惡香、平等香。要善用各種香治療各種邪魅,平等香在你將入平等心時,嗅之即入寂靜之中。」

認病當識其因,辨症須知其源。風寒暑濕為病之首;七情六慾至病之源。善治病者,當先治其心病;對症下藥是醫家之秘,治心病者尤為細心是秘中之秘。對貪而無厭,利慾熏心者,當教其觀其財物美色之不淨;對瞋恨心重,驕傲自負者,當告以慈悲為懷,不妄自尊大;對憂傷氣萎,心緒萬端者當調其氣,如此種種,在於調諧辨道,能如此下藥,不怕病之難醫者,應手而解矣。

善財說:「聖者甚大教誨,當銘記在心。」

長者回答說:「我沒有菩薩行道,利樂有情的本領,你再往南走,在多羅幢大城中,有個無厭足王,他可以教你如何修菩薩行,他會告訴你這些利樂有情的事。」

善財還想再問,長者又製藥去了。善財只好辭別繼續向南走。

第十九回 拜無厭足王

善財得到普眼長者對症下藥的教誨,想到前去的路上無厭足王,必定是個貪而無厭的傢伙,有什麼值得參訪的呢?又想善知識的所有教誨,皆應隨順,還是往多羅幢城走去。

來到城下,城門洞開,守門軍士攮臂瞋目,吊眼愣睛,手執鋼叉,凶惡萬狀,十分怯人。善財也不在乎,徑自進城去。

走進城裡,問無厭足王的住處時,都無人敢說出來。有的暗裡吐舌,有的避而遠之。

一個心地善良的老者,將善財誘到一邊,小聲說:「你小小年紀不想活了嗎?怎敢直呼大王名諱?要是侍衛聽見,你就沒命了,這是會被殺頭的!」接著暗地指示去王宮的路。

善財謝過老者,來到王宮,不覺大驚,真有點心驚肉跳。

只見宮門口遍布刑架,架上綁著受刑之人,有的被挖目、有的被宰手、有的被截割耳鼻,還有的破肚開腸、剝皮,分屍。號叫之聲令人髮指。善財思量:「此王殘忍凶暴,恐非善知識也。」逡巡宮門,不敢進去。

一衛士見善財在門前徘徊,認定是奸細,推推拉拉,扭入宮中,不由善財申辯,直接推入寶殿置大王前。

無厭足王坐於金剛寶座之上,見善財生得鼻正口方,容貌慈和,具三十二相雛形,絕非等閒之輩,更非盜,但仍用慣例口氣喝到:「小小童子,不遵王法,誰指使你窺探宮情?同黨是誰?」

善財並不驚慌,沉著回答:「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我已走了一年多,參拜了十多個善知識者。今聞大王善治國事,特來拜訪,望大王慈悲教誨於我。」

大王下座對善財說:「善哉童子,請進後宮。」

善財心想:後宮必定更加凶殘,進去是否治罪?但又不敢退出,只好隨王進入後宮。一進後宮,卻與前殿迴然不同。後宮殿宇寬廣安靜,琉璃為柱,七寶為座,清香撲鼻,清淨雅致。眾寶纓絡莊嚴,嬪妃端正善良,乃是轉輪聖王氣象。

無厭足王請善財坐於七寶座上說:「善男子,你認為我是殺人不眨眼的暴君吧?不,我不願殺人,亦不想殺人。殺一個人我心裡就難過!可是此地眾生心惡,多貪瞋痴,多行殺盜淫等損人利己之事,非慈悲善慰所能攝受,必須繩之於法,方能改邪歸正,所以嚴其刑法,殺人者必須償命,偷盜者須斷其手腳,姦淫者須割其耳鼻,詐騙者須拔其舌。種種酷刑,都是為了使作惡眾生遠離邪念,除煩惱心,生清淨心。

若守法行善,助人為樂者必定表彰。有孤苦老弱者必定扶持,為王者賞罰分明,惡徒懼懾,善士頌揚,才能成清淨國土。若我沒有清淨善心,就不會成就這清淨莊嚴的後宮。我殺戮時沒有憎恨心,是他們罪所應得,我沒有枉殺一人,也沒錯罰一人!我一心愛民,疾民之疾,苦民之苦,受人們尊敬助人為樂的善士。我沒有漏獎一個,我的國家就是這麼治的。這也不敢稱‘善’治國事,離‘善’的要求還遠。」

大王又說:「對一個國王就只有這一點,對眾生那就太遠了。你需要學造福人間,利樂有情的事,請你不怕辛苦,再往南走,在妙光城裡有大光王,他的國家治理得有條不紊,他可以告訴你如何修菩薩行,行菩薩道。」

善財聽罷,心領神會,舉頭見牆上掛著行書字屏,細讀其詩曰:

王者威嚴獄吏瞋,剜心剖腹太愁人。

逡巡引人無生殿,一曲後園桃李春。

善財嘆曰:「真善知識也!」便告辭無厭足王繼續南行。

第二十回 拜大光王

善財在路上走著、想著:王者威嚴獄吏瞋,剜心剖腹太愁人。

那吊眼輪睛的獄吏,剜心破腹的場面,的確令人毛骨悚然。他離開福城一年多,所參拜的善知識,都是些善良的比丘、居士、長者,這是第一次參拜王爺。為王者大概都是這樣凶暴、殘忍、才能治服凶頑之徒。大光王,大概也不例外,可能還要更凶狠。思想上作好挨打、被呵斥的準備。來到妙光城界,遠遠望見祥光炯炯,瑞氣盈盈。善財向那個方向走去。

行不多遠,果然一座城池。城門上有兩個金光閃爍的斗大字「妙光」,善財小心翼翼地走到城邊,準備接受守城軍卒喝斥。

可是,善財走到城門,並無一兵一卒,老百姓自由出入,無有阻攔。他也混入人群。

進得城來,滿城祥光瑞氣,滿街喜氣盈盈,市場繁榮,人群擁擠,都往市中心走去,善財也跟著人群走。

走到十字街前,見前方巍然聳立一座華麗宮殿,宮門無卒守護,人們自由出入,善財也跟人流走進宮。

走進宮門,兩旁擺滿糧食衣物及一切資身之具,凡所應有的無所不有,無人守護,人們隨意拿取。

再往裡走,兩旁擺滿纓絡珠寶,妝飾之物,凡所應有的無所不有,也無人守護,任人們隨意拿取,無有乏少。

再往裡走,兩旁擺滿紙筆、書籍等學習之物,凡所應有,無所不有,亦無人守護,人們隨意拿取,無有少缺。

再往裡走,兩旁廳堂、桌椅、幾凳、排列整齊,堂內坐滿男女老幼,專心聽老者講說各種理論、學術、道德。

再往裡走,是正宮殿,殿上一寶座,七寶所成,上懸幢幡寶蓋。座上一人,頭戴寶冠,身穿龍袍。侍女嬪妃,美顏端莊。文武大臣分列兩邊。眾多百姓擠滿宮庭,靜聽王者解說疑難,一堂和樂氣象。

善財見此情景,知是大光王,心頭疑慮頓消,上前施禮說:「大王,我已發菩提心,利樂有情,造福人間,但不知如何行,願大王慈悲教誨,當無忘失。」

大王和顏悅色,歡喜回答:「善哉,來者。我的國土,清淨莊嚴;我的臣民,善樂可親,互相謙讓,互相尊敬。沒有貪財利己,勾心鬥角,是非爭訟之事。所以我宮殿中所有衣服飲食,珠寶纓絡,都是我國民眾共同所有,大家隨意取捨,共同享受。」

善財問:「難道他們不貪多圖求嗎?」

大光王回答:「貪者人之惡習,惡習薰習,貪心故重。為王者不貪,則臣不貪;臣不貪,則民不盜。何貪之有?王與民親如手足。民不以我為王,我也不以民為民;民以我為師,我以民為友。故我的臣民,有道德,知慚愧,互敬如賓,互尊如師。我自己雖為王者,不過給他們解釋一下疑難;不以為自己是管教者,他們也不需要我管教。」

善財問:「人的心究竟不一樣,萬物也不停的變化,難道你的臣民永遠都是這樣善良的嗎?」

大光王回答:「正因為事物變化,才在變化中求得善良。若不變化,惡人就不會變成善人了。」

善財大悟,知識在變化中來改善百姓意識,是使之善良的真理。一言不發,默然領會。大光王又說:「利樂有情造福人間的事,你再往南走,在安住王都,有個不動優婆夷,她可以告訴你如何修菩薩行,如何造福人間的事。」

善財拜了兩個王者,聽了兩個王的不同教誨,心裡有一個王的概念。王者也有不同的王法。又繼續往南行。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