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傷膝鎮上,面對我的瞋恨心

袁承志 

我修行路上的期中考

2013年春天,我的靈修導師告訴我,因緣具足若有機會時,我應該去體會美洲印第安人的風俗與文化。因為他們是目前地球上靈性比較高的一群人。

當時我沒有考慮就直接回答說「沒問題,我會到住家附近,印地安人開的賭場中去學習。」

我的導師聽了大怒,很生氣的對我說:「absolutely not, 絕對不可以。」之後又告訴我,在美國西南部的原住民,來自亞洲大陸。我不妨考慮先從美國西南部原住民的地區,去了解他們。

尋找原住民—印地安人

2013年的5月,我和妻子決定上路,前往亞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猶他州與科羅拉多州一帶去尋訪印地安人。我們一路發現所有的印地安保留區,都是在荒漠黃沙之中。原住民住的地方極為簡陋,看不到柏油路,大多數地方沒有自來水,也沒有供電系統!更看不到工業與商業的發展。在美國國防部的檔案中,印地安人保留區就是戰犯集中營的另外一個名稱。後來我了解到這些原住民原來並不是住在這些荒漠黃沙之中。他們原來住在有山有水,好草好土的地方。在西南部的原住民,基本上是過著農業社會的群居生活。可是這些好山好水的地方,在過去的幾百年中,都被白人的資本家、政客、鐵路公司結合了美國的軍方,用騎兵隊,把這些好山好水的地方從印第安人身上搶過去,然後用來開拓新的市鎮、農場及礦場。從沒有成本的土地開發中,獲取大量的利益。然後把印地安人放逐到荒山野地鳥不生蛋的荒漠黃沙裡。這些原住民其實只有兩條可以選擇的路,進保留區集中營或遭受被殺戮的命運。

我深信大部分的亞洲移民,不管是留學或以其他身份到美國的,對北美的原住民印地安人,都不會有太多的關懷或想要去了解他們。我們這些亞洲移民想要的就是有好的工作,好的「錢」途,讓自己的子女有美好的未來。無論是北美的原住民,或台灣的原住民都與我們的生活沒有什麼關係。我想,這就是我們的心態,為什麼我知道,因為我以前就是這樣子。

在2015年以前,我對北美印地安人的概念都是從我小時候看好萊塢的美國西部電影片中得到的印象。騎兵隊的軍官們都是瀟灑有為,騎在馬上威風凜凜,帶著騎兵隊衝進印地安人之中,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片甲不留,然後整個電影院中就是一片鼓掌歡呼之聲。這些野蠻落後的紅蕃,就是該被殺該被打。常演騎兵隊隊長的約翰韋恩,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最近我一個印地安通靈師的朋友,跟我說了一個笑話,當年他們被找去拍美國西部片,騎在馬上被騎兵隊追打,導演告訴他們,一聲槍響就要有二十個印地安戰士從馬上掉下來,我聽了只有苦笑的份。我們能感受出原住民印地安人他們的心中感受嗎? 

西部開拓英雄 卡士達將軍

有一部我非常欣賞的西部片,是1967年拍的卡士達將軍 (Custer of the west), 由性格明星,羅勃蕭(Robert Shaw)主演。在電影中,卡士達率領騎兵隊驍勇善戰,開拓疆土,是美國西部開拓的英雄。最後因野心太大,孤軍深入野蠻的印地安人山區,被印地安戰士團團圍住,最後彈盡援絕,整隊騎兵全英勇戰死在山丘上。之後在美國媒體助長下,卡士達中校就成了美國西部開拓史上的英雄。於是他的中校官階,也在媒體宣揚下成了將軍。

然而在2015年夏天,我第二次去參訪當年的古戰場時,才有機會看到完整的史料。卡士達中校是一位殺人魔王。他的戰術是在年輕的印地安戰士狩獵時, 帶領騎兵隊殺進印地安人居住的地方,把裡面的老弱婦孺不留活口全殺光。把他們所居住的帳棚和食物全燒掉。他又和資本家及商人勾結,把搶到的戰利品與土地資源,私下交付那些跟他勾結的白人,然後居中分帳。所以當時在今天懷俄明州、南北達科達州、蒙他那州這一帶的印地安酋長們決定團結一致,在1876年六月底,把卡士達及他率領的騎兵隊全部殲滅。可是在好萊塢拍的西部片中,除他英勇事蹟,其他這些真相卻是看不到的。當我在1986年,第一次去憑弔卡士達的古戰場時,在國家公園的遊客中心裡,展示出的仍是白人眼中的英雄歷史。不過三十年後的今天,古戰場依然如舊,而歷史真相卻也慢慢地被還原了。可是我們心中對美國原住民印地安人的印象呢?您不妨靜下心來,做個自我審視。  

傷膝鎮的歷史Wounded Knee, South Dakota

1876年與卡士達的騎兵部隊戰爭中,印地安人贏了戰役。但被震驚的美國政府,立即派出大批部隊掃蕩印地安部落。在隨後的幾年中,美國軍方控制了北方大草原地區,並把所有的印地安人全部集中起來,放逐到各個鳥不生蛋的保留區中。當時印第安人的聖山地區也是一個政府設置的原住民保留區。這個地方就是今天有名的美國拉許默山國家公園(Mt. Rushmore),這個地區是印第安人的聖地,也是地下存有黃金的礦脈,1880年代,白人的挖金者不斷湧入這個原住民的保留區盜採黃金。但軍方與政府官員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默許這些越界盜金的行為,因為他們也從獲取的利益中抽成。到了1890年,為盜採黃金而起的衝突越來越大, 因為印地安人開始用武器保護自己的家園。於是這些白人盜金者, 就聯合政客,到美國首都華盛頓控訴當地印地安人在保留區內武裝叛亂,請求軍方鎮壓平亂。於是聯邦政府派出大批部隊進行掃蕩。1890年底,第七騎兵旅在傷膝(Wounded Knee)地區,將三百多名印地安的老弱婦孺包圍,用機關槍掃射, 全部殺光。當時印地安人的記錄是近五百人被殺。在十二月二十九號,這些人的屍體,就集體埋在傷膝鎮的一個小丘陵上的大坑中。之後,第七騎兵旅有二十位官兵因為平亂有功,獲得美國政府頒發最高勳章,Medal of Honor。是平亂還是種族滅絕,想來歷史上自會有公斷。 

在耶穌博愛中的能量

當我深刻瞭解這些史實之後,我開始憤怒。這些歐洲來的白人移民,怎可如此對待世世代代住在這塊土地上的原住民。這裡是他們的家園!早年歐洲移民到美國東岸之後,經常受到印地安人的幫助才能存活下來。五月花(May Flower)的故事就是其中之一。這個在全球宣揚人權的國家中,原住民卻還住在保留區,艱苦的生活著。在美國聯邦的選舉中,保留區的居民沒有投票權。這些不公不義的事已存在幾百年,還看不到任何改善跡象。而我心中的憤怒也日漸加深。我開始設法替原住民主持正義。

此時我的靈修導師跑來提醒我,要我審視自己的內心,為什麼會產生出這麼重的瞋恨心?他告訴我,這個瞋恨心非常不好,它藏在內心深處。要我設法化解, 這樣才能提升自己的靈性。讓我認識印地安人文化,就是要給我機會去認清自己內心深處的黑暗面。一些不被我大腦理智所知道的黑暗面,而這化解過程就是我的靈修功課。

靈修導師又告訴我,要化解內心深處瞋恨的黑暗面,就要用耶穌基督的博愛, 因為它是智慧與能量的結合體,而最特別的是,它沒有任何目的,它就是純粹的, 無條件的愛,它的本質就是清明純粹的正能量。但它不是知識,用大腦去了解它是不夠也不會發生作用的。因為它遠遠超過人類宗教信仰的層面,我必須經過努力,實際去感受它的存在與作用。然後用這個智慧與能量去化解我心中要對那些殺戮原住民的白人,去伸張公理正義的報復心。於是我被導入去研習、體悟中世紀天主教聖修士Juan de la Cruz的證量。在此階段,要用心去體會耶穌的愛,這個沒有目的,更沒有分別心的大愛(pervasive love)。這pervasive的love中充滿著智慧與能量, 這就是基督真意也就是佛道所謂之慈悲法性。對我這個深入佛道本體的修行者而言,這可是一個完全出乎意料的修行功課。靈修導師又告訴我這就是修行工夫:「知道不算,做到才算。」做到了就是發菩提心。(註2) 

期中考就在傷膝鎮

經過將近一年努力,我和妻子決定在2015年夏天開車去南達科達州傷膝鎮(Wounded Knee)實地探訪,並對我的修行做一次真實的考驗。整個旅程超過四千英里。在南達科達州的略比市(Rapid City),一個很特殊的因緣讓我遇到了,紅雲酋長(Red Cloud)的孫子。紅雲酋長是一個傳奇人物,在美國騎兵隊與印地安人的戰爭中,他不斷打敗騎兵隊,美國軍方也對他束手無策。戰爭結束後他被送到保留區終老。他是少數幾個沒有被美國騎兵隊殺害的印地安酋長。目前紅雲先生是當地印地安部落裡的重要人物。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他瞪大了眼睛注視我 ,在我身上掃描了幾遍,之後建議我不要去傷膝墳場,因為那裡的負能量實在太高了,他怕我受不了。兩天後我們第二次見面時,他嚴肅地對我說:「我應該有足夠的能力,到傷膝墳場去辦我要做的事情。」接著提醒我,如果在那邊發生任何事情,只要提他的名字,當地的原住民就會提供我必要的協助。我深深的感受到紅雲先生是一位有超能力的人。

與他接觸的這段時間中,紅雲先生曾經很嚴肅地看著我,對我說

族裡的長輩,以前告訴我:「他們(白人) 來了之後,掠奪我們的土地,殺戮我們的男人,強暴我們的女人,搶走我們的小孩,然後要我們相信他們的宗教。 請你瞭解,這就是我們美國印地安人所經歷過的遭遇。

到了傷膝墳場,看不到紀念碑,也看不到懺悔錄。在小山丘上的墳地周圍有一圈欄杆,上面掛著很多彩色緞帶,大部分是由歐洲來的訪客掛上去的。當我站在墓地進口時,突然感受到一陣強烈的負能量漩渦(Negative Energy Vortex),充滿著傷痛的吶喊,悲情與絕望,一陣陣為什麼、為什麼,加上強烈的憤怒感…,  當下我深深地觀察著自己的內心,清楚感受到負能量在我四周迴旋,但我的心並未被此負能量拉下去!我憤怒與報復的心也沒有生起來!在清明的心境中,我祈求美洲原住民印地安祖靈(The Great Ancestor Spirit)放光,來化解這些被殺戮的印地安人他們所遭受到的悲痛、絕望與憤怒。做完該做的事之後,在開車回程路上, 我收到一個訊息「你這次考驗,成功地完成了。」 我看看坐在旁邊的妻子, 對她說:「我的期中考,通過了,我們可以回家了!」

應該是巧合吧,幾天後,我在電視上看到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上任後首次出訪南美洲。7月9日方濟各在波利維亞最大城市聖塔克魯茲(Santa Cruz),對著包括玻國首位原住民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在內的原住民團體表示:拉丁美洲教堂的執事者過去曾打著天主名號,冒犯美洲原住民,「我承認他們犯了罪」。 教宗在一個國際會議上,為殖民時期美洲原住民所遭受的罪行道歉。因為當年征戰美國西部的騎兵隊的官兵,大部分是來自於義大利與愛爾蘭的移民,也就是說,這些殺戮原住民的騎兵隊,大部分是天主教徒。教宗的懺悔對美國的原住民也算是有一個交代了吧。

歷史上一百年前在美國,只有白人才被認為是人,其餘的都不是。一千年前在中土,只有漢人才被認為是人,其餘的都是犬。

而實際上呢?人類的靈性在過去這幾百幾千年中有提升嗎?

不斷地提升靈性,就是法界性中的真理。

就是在幽冥界中,眾生也都要不斷地提升靈性。

何況身為人的我們。 

未來的靈修功課

旅程結束平安回到家中,在2015年秋,靈修導師印第安祖靈告訴我:「這一課,現在告一段落。但是下面還有更深的功課,等著你去學習和體驗。在以後的幾年裡,你得要去學習化解 我是人非…。

也就是要去化解內心深處所存在的:

I am right

I am always right

I am absolutely right

之源頭。

請問您怎麼看得到我是

回答我是對我而言都是透明的不是嗎?

附記

1. 請參閱作者所著一個修女的故事

2. 至於在本文中提到修練之過程與方法,有志者,可自中世紀歐洲天主教聖修士, 以及唐宋時代佛道證悟大師的作品中去尋覓。在此不再多言,因為知道不算,做到才算。

3. 本文節錄自作者新書《化解我是人非 就是邁向天使之路》(暫定)。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