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黃河邊放生

這天上午,灰濛濛的天,陰沉沉的,見不到一絲陽光,我隨著放生的隊伍朝黃河邊奔去。

  出了城郊,不久便有點大河的味道,下得車來,舉目四望,滾滾黃水,波瀾壯闊,在寬廣的河床上盡情奔流,無聲無息地,讓人想像不出黃河發威時的模樣。一望無垠的平原,遠方河床彷彿和天際銜接成一條線,他們說:「河的對岸就是河北省。」遙望對岸,蒼蒼茫茫的,難以勾勒出河北省好山好水的模樣。近處一輛卡車載滿了準備放生的泥鰍、螃蟹、蝦子……等,車上一桶桶各式各樣的放生物,狹窄的空間,讓這些等待放生的動物,擠來擠去地伸出頭來透氣,放生的人在岸邊來回走了兩趟,選好了放生地點後,一聲令下,卡車上的人,有的隨手抓起一把泥鰍,彷彿丟壘球一樣,用力拋向河面,「趴」的一聲!那些泥鰍重重的摔在河面,昏昏沉沉地,還來不及回神思想,便隨波而下,當然也有搖搖擺擺探出水面游向遠方的,偶有幾條纖細的泥鰍,不斷地遊向岸邊,不知道牠們是想向岸邊的放生人道聲謝謝,或是剛跌落水面,昏頭轉向,還未適應浩瀚的水域?

  放生的人,繼續把放生物一桶桶地搬到河邊,整桶整桶的倒入水中,黃濁的水面,黑色的頭部,一點一點地,載浮載沉著。幾個老婦人用竹帚,把游到岸邊的泥鰍趕向河中,邊趕邊念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快走、快走吧!別到岸邊讓人捉了啊!」

  就在大家忙著放生、趕泥鰍到河中時,岸邊來了一群壯丁,黝黑的臉龐,粗壯的身軀,或站或蹲的在旁圍觀議論著,虎視眈眈的眼神,令人有種「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壓力與憂悒!

  看到圍觀壯丁們指指點點的,再看看河面載浮載沉的被放生物,那顆慶幸放生物即將重獲自由的歡喜,頓時蒙上一層陰影!想著出發前法師們迎著時不時露臉的陽光,如法如儀地為這些放生物灑淨,出資發起放生的功德主們,辛辛苦苦的跪在蒲團上,懇切地替牠們懺悔、皈依,還替牠們發了四宏誓願,在場的參加者個個圍著這些放生物,喜孜孜地為牠們祝禱,以為經過了法師們的灑淨、持咒、皈依後的放生物,當牠們放入江河之後,將會重獲自由,或找個安全地方去「善終」,而今這場原本立意良好的放生活動,可能因這群壯丁的出現而生變!想想不禁令人心糾成結、難以舒坦!

  能夠把弱小無助的生命,從屠刀下解救出來,讓牠們重回大自然懷抱,過著自由自在的生活,在放生的時候,讓牠們聽聞佛法,種下早日得解脫的種子,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佛教強調慈悲,也提倡放生,古人說:「人貴有惻隱之心」,「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願云禪師有首詩說:「千百年來碗裡羹,怨深如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且聽屠門夜半聲。」

  佛教講眾生平等、三無差別,強調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今日,世人不顧動物生命,恣意殘殺吞食,以縱口腹,還有些被用來做科學或醫學的實驗,例如:毒氣、毒物實驗、藥品檢測、輻射、心理學、活體解剖、胚胎等實驗……在這些實驗中,動物忍受種種人為給牠們的痛苦,被殺的動物本身無力抗拒,亦無處申訴,其怨恨屈枉之戾氣,蓄積愈久愈深,暴發為瘟疫、(近年令人聞之色變的“非典型肺炎”、及近日全球各地一觸即發的“禽流感”)洪澇、旱災、飢荒、地震、颱風、海嘯等災難和可怕的戰爭;小則地區騷亂,大則國際紛爭,甚至釀成世界大戰,戰區百姓流離失所,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生靈塗炭。而殺生者也絕非殺了生就此逍遙無事,不虛的因果,將使他們因殺生的惡業,未來承受墮落地獄、餓鬼、畜生的痛苦,投生為人時,也是多病短命,生存環境惡劣。

  「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傷害其他生命,其實就是在傷害自己;當我們給其他眾生帶來幸福安樂時,就是為自己儲備未來的快樂資糧。

  《華嚴經.普賢菩薩行願品》說:「眾生至愛者身命,諸佛至愛者眾生。能救眾生身命,則能成就諸佛心願。」《大智度論》也說:「諸餘罪中,殺業最重。諸功德中,放生第一。」《佛說十善戒經》說:「食肉者多病,當行大慈心,奉行不殺戒」。這些都告訴我們放生、護生的益處。一切有為善法中功德最大,最易行之法莫過於放生;放生是度化和利益一切眾生最方便有效的方式,那怕是只救護一個生命,功德也是很大的,因為放生直接利益了眾生。

  現代人無不希望自己能夠長壽健康,想達到這此一目的,戒殺放生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而不殺生則包括:不親自殺,不教他人殺,見殺不隨喜。

  明朝的蓮池大師曾說:「戒殺之家,善神守護,災橫消除,壽命綿長,子孫賢孝,吉祥種種,難可俱陳。」《易經》也講:「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如古德所言:「天地之大德曰生,人類之大惡曰殺。」殺生之人,是在廣積怨業,自己折損減滅自己的福德和壽命,而恆常心懷慈憫,戒殺放生之家,則「吉神佑之,福祿隨之。」因此,如法的放生是一種真正能實現度化和利益眾生、自利利他的善舉。

  放生也是一種無畏佈施,事前觀察放生點的生態環境是否適應所放的生命,再觀察是否有人再度捕殺,並儘量選擇無人再去加害的安全地點放生。會長殷殷咐囑放生組的師兄們,放生最好是從市場上買那些待宰的生命,把它們從屠刀下救下來,讓它們遠離死亡的怖畏,這樣就是真正的無畏佈施;放生絕對不可貪圖自身方便,「事先」向商家「預訂」放生物。想到會長的叮嚀,再轉身看看這群放生的菩薩們,他們已盡心盡力替放生物灑淨、懺悔、皈依、發願,他們這種的做法和發心,對動物已經有非常大的利益,放生後牠們的命運只有隨自己的因緣和業力了,誰也無法完全保證每一個被放生後的動物能終生平安。就像我們以財物救濟貧苦之人,也不能保證受救濟者終生衣食無憂;如同醫院醫生治病救人,也無法保證病人都長壽或不死啊。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