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覺寺歸來點滴有感

苟嘉陵

長久籌劃中的恢復大覺寺中文弘法活動,終於在二零一九年一月六日開始了。我欣喜地推開寺門,看到負責第一次說法的證仁法師早已到了。臉上是一如既往喜悅與自在的笑容。但她說她感冒了。我說感謝法師抱病來講課,真的是辛苦了。但在心裡我很高興,美佛會和證仁法師會有更多的法緣了。

記得上次法緣發生時,鴻洋兄還在。大約已過了三個年頭!那天在莊嚴寺參加一項英文弘法活動,我和法師都是主講人之一。活動是由鴻洋兄主辦,菩提長老領導,地點在莊嚴寺的和如圖書館。當時我感覺,證仁法師日後在美佛會的弘法應會有更大的發揮。看到她對長老頂禮時虔敬的神情,讓我很感動。她是中英文俱佳的法門健將!

事實上美佛會只要能創造因緣,應是會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法友願意一起為美佛會出力的。無論是出家法師或是在家居士,都是如此。事實上許多世界各地的佛教朋友們,也都對美佛會有所期待。因為曾經領導我們的前輩法師與居士們,都是在那個時代有大無畏開創精神的大菩薩啊!

記得前幾日參加長叡法師的說法與討論,他就提到當初的美佛會為何會要建造如此巨大的佛像(因莊嚴寺大殿的佛像,應是美東最大的坐佛)。我則記起敏智長老是當時的美佛會長,和沈老與一群法師們站在籌劃中大殿的正前方。剛巧我也在場。敏智長老就在那時回答了這個問題。他說佛法傳到西方,佛像就是要大,才「鎮得住」。那時我還年輕,也曾懷疑過敏公長老的話是否合乎佛法。後來讀了長老與印順法師的著作,才逐漸了解菩薩道的方便,其實是解脫道更進一步的深化與應用。而且須是七地以上的大菩薩,才有智慧與魄力如法成辦。敏公長老的這席話,至今對我而言都是言猶在耳。有三十多年了吧?他們這幾位長老的音容,事實上一直都深深刻印在我的腦海裡。也時時在提醒我什麼是佛法與菩薩道。

道一法師日前來到紐約,和我一起討論了他即將在五月於大覺寺展開的中文弘法活動。他對弘法的看法,就更有創新的精神了。但也是非常合乎佛法裡四諦的修行精神。他以為講佛法不應只是講,也不應只是單向的交通,而應是雙向。也就是講授者必須能掌握聽法者的心靈狀況與理解程度,否則法的種子將很難在學法者的心裡實質性地成長。他說他見過不少辯才無礙的佛法講授者,能把佛法講得非常圓融而且頭頭是道。但結果常是自己講得「很有感覺」,聽者卻是全無。而講者往往並不知道。有的講者甚至也不太在乎聽者到底明不明白,以為「反正我講的是正法。聽不聽得懂是你家的事,我管不了。」道一法師就以為這種心態,是我人在佛教現代化上,應留心與改正的。

這是近年來我所聽到在佛法的現代化上最大的一個收穫了。

道一法師是更年輕而有法的深度與遠見的年輕僧才。他每年都會來莊嚴寺的和如圖書館,舉辦英文講座與禪修。今年的五月和七月,他將在大覺寺有八次的中文說法與禪修活動。我虔心期盼如這樣的法師,日後能更接近美佛會的弘法設計與決策。他們的眼界、格局與魄力,應可把美佛會的宗旨—弘揚正法與利益眾生—帶入另一個承續的高峰。我希望將來有更多這樣的法師能一起參與美佛會的弘法活動。使中國佛教所傳承的大乘菩薩道能真正的走入美國與世界文化的主流,利益更多眾生。則佛法甚幸,眾生甚幸!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