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懺悔才能讓罪業清淨

耀行法師

每個人都會犯錯,也都犯過錯。我們自身缺點很多,習氣早已難以割捨。往往以自我為中心,不願承認自己的錯誤,更不願改正。一旦做錯了,經常是將錯就錯,自暴自棄。

在《百喻經》中就有這麼一個故事,有一個牧牛人有二百五十頭牛。牛主人精心餵養著,每天驅趕牛到水草豐盈的地方。有一天,一頭牛被老虎吃掉了。牛主人心想,現在牛已經不足二百五十頭了,我還要牛有何用?於是牛主人就把牛驅趕到懸崖邊,殺牛墜崖而死。

故事中二百五十頭牛譬喻比丘二百五十戒,愚蠢的牛主人便是受持如來具足戒又破戒的人。

他犯一戒,不但不生慚愧心去清淨懺悔,還心中念著:「我已經破一個戒,既然戒已經破了,我持戒還有什麼用?我以後就不必持戒了。」於是就破了所有的戒,好比愚人盡殺群牛一樣的蠢。

古人有言:「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凡夫與聖人最大的區別並不是所犯錯誤的多寡,而是誰勇於面對自身的缺點,敢於洗心革面,懺悔惡業,知錯能改。

佛都是人修成的,雖人人都會犯過錯,但人人皆可成佛。我們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不要破罐子破摔,自甘墮落。要勇於面對自身缺點,改掉壞的習氣毛病。

圓覺經》云:「鈍根未成者,常當勤心懺,無始一切罪;諸障若消滅,佛境便現前。

《佛說業報差別經》云:「若人造重罪,作已深自責;懺悔更不造,能拔根本業。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云:「若起殷重心,一念求懺悔;如火焚山澤,眾罪皆銷滅。

六祖說:「苦口的是靈藥,逆耳必是忠言。改過便生智慧,護短心內非賢。

對於善友的勸諫,善知識的教導,我們要懷著一顆感恩的心,虛心接受。誠心誠意的懺悔自己的過錯。

 

應當怎麼懺悔呢?

六祖說:懺者,懺其前愆:從前所有惡業、愚迷、矯誑、嫉妒等罪,悉皆盡懺,永不復起,是名為懺

悔者,悔其後過:從今以後,所有惡業、愚迷、矯誑、嫉妒等罪,今已覺悟,悉皆永斷,更不復作,是名為悔,故稱懺悔。

凡夫愚迷,只知懺其前愆,不知悔其後過。以不悔故,前愆不滅,後過又生。前愆既不滅,後過複又生,何名懺悔?

簡單來說,懺悔就是:知錯就改,絕不再犯。懺悔,有發露懺悔和不發露懺悔兩種。發露,即當著眾人的面說出自己的過錯,公開懺悔。發露懺悔的力度大,效果強。

眾人如炎日。罪業如樹根,越藏紮的泥土就越深。把自己的罪業之根刨出土,拋到公眾烈日下曝曬,便可以拔除根本業。

受戒之人破戒後,就要發露懺悔。

如果是居士破五戒,需要向持五戒不犯的人(只要符合條件,師父或居士都可以)前懺悔自己的破戒罪行,這樣破戒之罪就可以消除,但要重新受五戒。

《分別善惡報應經》云:「佛言:復云何業而不得果?所修惡業回心發露。省悟前非思惟嫌厭。心念口言作意專注重重懺悔。此業雖作而不受果。善業亦然。

不發露,就是自己暗自下定決心來悔改,私下的懺悔。因為罪業覆藏於心,沒有公眾的監督,很容易受到習氣牽引就繼續犯錯。

實在不想讓人知道,又真心悔改,可以對著佛菩薩聖像懺悔。直到見光、見華、夢到佛摩頂授記等異相。

佛教中懺悔的形式有許多種,例如誦經、念佛、禮佛、拜懺、行善等都可以用來懺悔。

最簡單的是《華嚴經》四句懺文:「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拜懺最常用的是《八十八佛大懺悔文》、《大悲懺》、《三昧水懺》、《地藏懺》、《梁皇寶懺》等等。

懺悔雖然形式有多種,但總的來說,對懺悔者而言,一定要有慚愧心。若無慚無愧,即使發露懺悔也是作秀罷了。

窺基大師說:「無慚者,不顧自法,輕挋賢善為性,能障於慚,生長惡行為業。無愧者。不顧世間,崇重暴惡為性。能障礙愧,生長惡行為業。

若無慚愧心,就不可能真心懺悔,一定會繼續造惡。

《增壹阿含經》中,世尊告諸比丘:有二妙法擁護世間。云何為二法?所謂有慚、有愧也。諸比丘!若無此二法,世間則不別有父、有母、有兄、有弟、有妻、有子、知識、尊長、大小…,便與豬、雞、狗、牛、羊…六畜之類而同一等。以其世間有此二法擁護世間,則別有父母、兄弟、妻子、尊長、大小,亦不與六畜共同。是故,諸比丘!當習有慚、有愧。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可見,人若無慚無愧,便與畜生無異。做人一定要有慚愧心。

在《梁皇寶懺》中:滅苦之要唯有懺悔。故經稱歎:世二健兒。一不作罪,二能懺悔。大眾今日將欲懺悔。當潔其心,整肅其容,內懷慚愧,悲暢於外,起二種心,則無罪不滅。

何者二種心?一慚、二愧。慚者,慚天。愧者,愧人。慚者,自能懺悔滅諸怨對。愧者,能教他人解諸結縛。慚者,能作眾善。愧者,能見隨喜。慚者,內自羞恥。愧者,發露向人。以是二法,能令行人得無礙樂。

可見真心懺悔就是要起慚愧心,有慚愧心,便能斷除惡心,更不造罪。

正如偈云:「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亡時罪亦滅,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云:

若能如法懺悔者,所有煩惱悉皆除。猶如劫火壞世間,燒盡須彌並巨海,

懺悔能燒煩惱薪,懺悔能往生天路,懺悔能得四禪樂,懺悔雨寶摩尼珠,

懺悔能延金剛壽,懺悔能入常樂宮,懺悔能出三界獄,懺悔能開菩提華,

懺悔見佛大圓鏡,懺悔能至於寶所。 

懺悔,在佛教來說,是有方法的;也唯有講究方法;依靠著正確的方法來懺悔,才能達成預定的目標。

懺悔除了有改過向善的意義之外,還具有滅罪的功用。但要從懺悔中,達到滅罪的目的,依中國佛教律宗的說法,必須先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這個罪必須用什麼方法,才可以滅除?這在戒律裡都有規定的。所以,要如法的懺悔,罪業才有可能滅除;否則,是徒勞無功的。

因此,中國古代的祖師,依照佛經所述,將佛教的懺悔法分為三種:作法懺、取相懺和無生懺。

一、作法懺

作法懺就是依靠著一定的方法,來發露自己所造的惡業,藉著方法的運作,而達到懺悔滅罪的目的。譬如:出家五眾—比丘、比丘尼、沙彌、式叉摩那、沙彌尼,如果犯了戒,就必須向僧中發露、陳說自己所犯的戒;之後,經過一定程序的羯摩,也就是懺悔儀式的作業之後,犯戒的戒罪,便可消除,犯戒者的內心也就重獲清淨,不會再為犯戒而懊惱。這便是經由作法懺而滅除了罪業。

在律宗來說,懺悔時的作法是很重要的;所以,作法懺特別為持戒的人所注重。從戒律的規定來看,犯戒的戒罪,也唯有經過如法的懺悔之後,才有可能滅除。 

二、取相懺

取相懺就是在佛菩薩像前,發露過去所造的惡業,並自責於心,不計困勞的禮拜佛菩薩,以求見到瑞相。見瑞相之後,身心就清淨舒適,不再有懊惱、不再有罪惡感;於是,過去所造的惡業,便消除了。

《梵網》菩薩戒四十八輕戒中,第四十一條「為利作師戒」說:「若犯十戒者,應教懺悔。在佛菩薩形像前,日夜六時,誦十重四十八輕戒,苦到禮三世千佛,得見好相;若一七日,二、三七日,乃至一年,要見好相。好相者,佛來摩頂、見光、見華,種種異相,便得滅罪;若無好相,雖懺無益,是人現身亦不得戒。」這就是取相懺。

總之,取相懺必須經由懺悔者,在佛或菩薩像前,痛澈的懺悔與不斷的禮拜;其後感應到佛菩薩的瑞相,由瑞相的現前而獲得滅罪。 

三、無生懺

無生懺就是觀察惡業或罪業的由來,了知業性本空,只是凡夫的虛妄執著而已。追究惡業的由來,求之了不可得,無有生處。惡業既然是無生,也就沒有惡業的存在,那又何用懺悔呢?因此,經由無生之理的體會,而自然達到懺悔的目的。這就是無生懺。

三種懺法的比較說明

為什麼佛教會設立這三種懺法呢?這有其原因的。這三種懺法各有其所依的原理和對治的對象。例如:

作法懺是依戒而設立的懺法,它所要懺悔的是遮罪;

取相懺是依定而設立的懺法,它所能懺除的,通於各種惡業;

無生懺是依慧而設立的懺法,它要懺除的是最重要的性罪和罪根。 

智者大師在《釋禪波羅蜜》卷二說:

今明懺悔方法,教門乃複眾多。取要論之,不過三種:

一、作法懺,此扶戒律,以明懺悔;二、觀相懺悔,此扶定法,以明懺悔;三、觀無生懺悔,此扶慧法,以明懺悔。 

一、作法懺的所依所治,先解釋作懺法的所依和所治。

懺悔,是針對過錯而設的,如果沒犯錯,就無需懺悔。有了過錯,才有惡業;造了惡業,自然就形成罪業。罪業會令人感受到難過與痛苦。這難過與痛苦,更會從現在存於內心而延續到未來—包括今世及來世。為消除現在和未來的痛苦,才設立懺悔。

我們怎麼知道自己有沒有過錯?在什麼時候造了罪業,成了有罪之身?這在出家眾來說,很容易瞭解,出家眾有戒律作身心的規範,如果犯了戒,便是行為有了過錯;犯了戒,自然就產生了戒律,又叫「遮罪」。

遮罪就是指:有些行為對社會上的人來說並沒有罪;但是,對受過具足戒的比丘、比丘尼們,卻是有罪的。譬如:為青年男女作媒或飲酒、貿易買賣等等,出家戒中規定:比丘、比丘尼不可有這些行為,以免引起社會譏謗。既然受了出家戒,就必須守持;受戒而犯戒,在戒律上來說,便是一種過失,也是一種罪業,自然就形成一種罪。但這種罪是佛陀制戒,經由出家受戒犯戒之後才成立的,不是通於一般人,所以叫「遮罪」。

出家眾犯了戒,有了遮罪,按照戒律的規定,必須作法懺才能滅除。這在戒律裡是很強調的。遮罪是因戒—犯戒而有,當然,也必須按照戒律的規定,經由作法懺悔,才能滅除了。 

二、取相懺的所依所治,再談取相懺的所依和所治。

就一般來說,取相懺比作法懺來得困難多了。因為一個造了罪業的人,能見到佛菩薩的瑞相就表示,他的懺悔已經發生了效果,罪業已經消亡;不僅如此,連帶的,他的妄想、煩惱也已經淡薄,乃至消失,身心入於靜定中。如此,才有可能見到瑞相。瑞相的產生,雖然不能說全是唯心,但如果內心不清淨,就如一潭混濁的湖水,再大再明的月亮,也不可能映現於水上。所以,取相懺就不像作法懺,可以在一時之間完成。它可能必須經過幾天、幾月或幾年,甚至幾十年長久時間的懺悔,才能達成。

但是,有一分的耕耘,就會有一分的收穫,取相懺所能滅除的罪業,就比作法懺廣泛多了,除了遮罪之外,各種罪業,包括性罪,也都可以得到滅除。

因此,梵網菩薩戒教犯了十戒的人,要從事取相懺,一旦得見好相,便能滅罪。十戒便是波羅夷重戒,包括:「一殺戒;二盜戒;三淫戒;四妄語戒;五酤酒戒; 六說四眾過戒;七自讚毀他戒;八慳惜加毀戒;九瞋心不受悔戒;十謗三寶戒。這十戒中有遮有性,犯了十戒的罪,可能是遮罪,也可能是遮罪加上性罪,譬如:殺生、偷盜、邪淫,便是各具遮性雙罪。遮罪可以經由作法懺而滅除,但性罪仍然存在;而取相懺則可以雙滅遮性二罪,自然是比作法懺殊勝。

從事取相懺時,不單只是懺悔,還是一種修行。在不斷的禮佛懺悔之下,無形中,就會具足戒行,乃至進入禪定;再由戒行與禪定的功德,而達成了取相懺。 

三、無生懺的所依所治,取相懺雖功效比作法懺來得殊勝,但仍然不夠究竟。

取相懺與作法懺都是建立在有惡業(罪業)的前提下,而從事懺悔的。因為有惡業—承認自己造了惡業,所以,必須懺悔,以求消除惡業。這種觀念,似乎天經地義般,不覺得有什麼錯;然而,仔細探究起來,就會發現是有問題的。

既然有惡業—惡業是存在的,那麼又怎麼能夠滅除呢?反過來說,如果惡業是可以經由懺悔而得滅除,那麼,這惡業就不是真正的惡業了;否則,在道理上是說不通的。因為,既是有惡業的存在,又說惡業可以經由懺悔而滅除,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存在的,就不可能滅除,它會永遠的存在,這才是真正的存在。惡業既然能夠由懺悔而滅除,那麼,惡業的存在並非是真實、不是有自性的存在。如此,惡業不過是個虛幻的東西;虛幻的,才能加以滅除。

但是,惡業既然是虛幻的,也就是空的。空的還用懺悔嗎?因此,只要我們瞭解到惡業的真相,知道惡業的不實,無形中,惡業就消失了,不必我們再去懺悔。所以,常被懺悔者引用的《觀普賢菩薩行法經》說:「若欲懺悔者,端坐念實相,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注二)這段偈所表達的,就是無生懺的道理。

無生懺和作法懺、取相懺不同的是:它要從根本上否定罪業的存在,以達到不見罪業,也不用懺悔的境界,而自然達成懺悔的目的。這就需要智慧了,在智慧的觀照之下,才能照見諸法實相,了知罪業不可得,作者、受者更是不可得。所以,無生懺是依慧而設立的。

從戒定慧三學來說,慧的層次是高於定和戒;慧也是持戒、修定所要達到的目的。同時,戒與定都不是究竟,唯有慧,才是究竟的;戒與定只是修行上要達到慧的一種前方便。那麼,依戒而立的作法懺,和依定而立的取相懺,自然也就不如依慧而立的無生懺,來得究竟與圓滿了。

所以,作法懺只能懺除遮罪,取相懺則能懺除遮性雙罪,而無生懺除了能懺除遮性諸罪外,連最重要的五逆罪:殺父、害母、殺害阿羅漢、破和合僧團、惡意出佛身血也都可以懺除。譬如:佛在世時有位「阿闍世王」,因聽信提婆達多教唆,便殺害父王,奪取王位後,自立為王。不久果報現前,身上長瘡,痛苦異常,雖有後悔之心,無奈惡業已成,無法挽救,自認是地獄中人。但後來見了佛陀,在佛陀睿智分析下,令他覺悟:被殺者、乃至殺者本身都不可得,那裡有罪業呢?於是本來必須墮入無間地獄受報的五逆罪,就在無生理觀之下,重報輕受的過去了。 

事懺與理懺

佛教除作法懺、取相懺、無生懺之外,我們所熟知的懺法,還有事懺和理懺。

「事懺」就是依靠有關事相來達成懺悔。例如:誦戒、誦經、禮佛、念佛、持咒、觀想…等等,都可說是事懺。所以,前面所談到的作法懺、取相懺,都屬於事懺。

「理懺」就是由對道理的瞭解,而達成懺悔。例如:像前面介紹無生懺所說的:瞭解到業性本空,罪業是虛妄的,無作者、無受者,如此無形中,內心的罪惡感便會消失,進而達到懺悔的目的—這就是理懺,無生懺就是理懺。 

懺悔業障,必須生起下列善心: 

要明信因果、要自愧克責

善因得善果,惡因得惡果,絲毫不錯。現在作惡的人,尚未見其受到惡報,那只是因緣未熟而已。經云:「假使滿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所謂「善惡到頭終有報,只是來早與來遲。」沒有造了業不受報的,亦沒有自己造業他人受報的,精識善惡,不生疑惑,是為明信因果。以此明信因果之心,破除第十撥無因果作一闡提之心。

設若放逸心一動,急當自己克責自己:「鄙惡罪人,不知修善,無羞無恥,猶如畜生。」再想到天見我屏處造罪,是故於天生慚;人見我顯處造罪,是故於人生愧。以此自愧克責之心,破除第九無慚無愧不懼凡聖之心。 

二、要怖畏惡道、要不覆瑕疵、要斷相續心

修行人,當自思惟:「人命無常,過於轉燭。一息不還,千載常往。幽途綿邈,無有資糧!苦海波深,船筏安寄,豈可坐待墮落?」又《佛名經》云:「若不懺悔者,大命將盡,地獄惡相,皆現在前!當爾之時,悔何及乎?當爾之時,欲求一禮一懺,豈可更得?」思惟至此,怖心自生。怖心生時,如履湯火!雖有五欲六塵之境,亦不暇貪染了。

若有罪過,恭對佛像,盡情發露。發露罪過,猶如吐毒!倘若覆藏罪過,不肯發露者,猶如隱處有癰,覆諱不治,則致於死。以此不覆瑕疵之心,破除第七覆諱過失不欲人知之心。

既然發心懺悔,必須斷除作惡的相續心。即懺悔後,誓不再犯!以此斷相續心。 

三、要發菩提心、要修功補過

以前因為愚癡不覺,故徧一切處惱害有情。今發覺,應當徧一切處利益有情。以此發菩提心,破除第五事雖不廣噁心徧布之心。

昔因惡身口意,造諸罪過。今以善身口意,修諸功德。以此修功補過之心,破除第四縱恣三業無惡不為之心。 

四、要守護正法、要觀罪性空

人能弘道,法藉人傳。人在法存,人亡法滅。故正法須得人護。以此守護正法之心,破除第三滅善心事不喜他善之心。

觀諸罪過,從因緣生,其性本空。以罪性本空,方能懺除。倘若罪性不空,則雖懺亦不能除滅了。以此觀罪性空之心,破除第一妄計人我起於身見之心。

所破者是十種噁心,是順生死之心。能破者是十種善心,是逆生死之心。明瞭此等善惡之心,進修懺悔無罪不滅了。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