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念來了怎麼辦?

_168_0_1

慧門禪師講述

回到方法上作工夫

止靜時妄念紛飛,要怎麼辦?唯有回到方法上作工夫。

在禪堂止靜,妄念紛飛時,仍然依照選定的本參話頭,時時提撕舉覺,同時覷追,紛飛之心自然停歇,妄念就能在不作意之下,不除自除,勿須多作伎倆,只單單純純地回到提問覷追本參話頭就是。

我們之所以會輪迴,都是妄想遷流造成的,也就是想蘊在作怪,唯有破想蘊生起的妄想,才有可能避免輪迴。

 

跑香—病貓上坡

在禪宗的參究裡,跑香就是除妄想最好的方法。很多人長期坐香,不好好跑香,愈坐身體就愈差。身體差了,就沒體力,沒體力就提不起心力,提不起心力就沒有耐力。因此提起話頭來就像病貓上坡一樣,有氣無力,完全無法行深探究,終至昏昏沈沈。

 

跑得透

來果禪師一再提到:「跑香跑得透,坐香就坐得好。」為什麼?

因為跑香跑得透以後,原來紛飛的雜念和妄想,會消散無蹤,因此止靜時就能減少雜念妄想的干擾。

同時經過跑香後,全身細胞經過新陳代謝而注滿了新鮮的氧氣,渾身充滿了活力。有活力就不易昏沉,不昏沉就有耐力。有耐力就有得拚。因此止靜時自然能精神抖擻深究作工夫而增強智力。

基於上述原由,足證「跑香跑得透,坐香就坐得好。」

跑香時,只要跨大腳步的跑,手就會自然飄動,袖子也會自然甩開,無牽無掛、輕鬆自如的抱著話頭疑情跑,就能自自然然地跑得透。

 

跨大腳步

跑香跑得好,手就會自然「左三右七」的擺動,完全不必作意。若是需要作意手的擺動,或是覺得手的擺動不自然,就表示跑香跑得不得要領,不得要領當然也就跑不透。

跨大腳步跑起來,左手用三分力,右手用七分力。要「左外右前」,右手往前提高以七分力往後甩下去,左手用三分力自然向外擺動,手就自然飄起來。所以,在禪堂裡,維那會依實際情況,喊「跨大腳步」、「行起來」、「左三右七」或「左外右前」。抓到跑香的訣竅後,跑得好會產生離心作用,自然能清除所有的雜念妄想而跳脫腦筋的束縛。

 

身心頓失

跑到後來會發現,咦!頭不見了!上半身不見了!甩手的動作也不見了!只剩下下半身在跑;繼續跑,又發現,只有腳在跑;再繼續跑下去,連腳也沒有了!只剩下一個「跑」在。這時,身心幾乎頓失,忽然像一片雲,輕飄飄的,不覺得有重力、有束縛、有造作的隨風而飄。

在禪堂裡順時鐘方向跑香,看起來很快,但不覺得需要很用力,身心自然不著意的,跟著大眾跑香形成的漩渦而轉。轉到最後,會體驗到禪堂以至宇宙都和身心融成一體。這時,連跑也不見了,似乎只剩下宇宙自然的脈動在運轉。此刻就能經歷到跑香跑得「透」的滋味,也能從內心徹底的領會到什麼叫「透」,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站板

大眾跑香時,維那突如其來卓竹篦,「啪」的一聲,站板!大眾忽地停住腳步,會有不可思議的加持力出現:

1. 跑香妄念紛飛時,會由於忽地來的站板聲而粉碎妄念,直接進入無念,敞開心胸。

2. 跑香打失話頭時,會由於忽地而來的站板聲,猛地住腳而驚醒過來,回頭抱緊話頭。

3. 跑香、提話頭,有口無心或提到、跑到陷入自我催眠時,也會由於忽地而來的站板聲,猛地住腳而驚醒,猛回頭往內極力探究得行深。

4. 跑香未起疑情時,會由於站板倏爾住腳,而疾速行深碰撞無明,令無明反彈,兩股力量撞擊激起大疑團。跑香時已有疑情者,會由於 站板聲響,猛地住腳,忽地打破疑情而悟見本心。

 

跳機逃生—跨大腳步

一般人感到妄念紛飛時,就是已經不自覺的登上了妄念的七四七飛機,被它帶著轉來轉去而無法自己作主。等到這架妄念的飛機飛到快沒油時,又會不自主地自動轉到另一架妄念的飛機上,就這樣不斷地轉機而成為空中轉機的高手。由於執著這些紛飛的妄念為實我實法,而被這些雜念妄想牽著鼻子團團轉,這一期生命就這樣不由自主地草草了結,再出頭時是個甚麼樣子都不知道!

 

降落傘

看話參禪就是當我們一旦覺察到妄念生起時,即刻提起本參話頭「是誰」,把支撐雜念妄想的能量,轉化成提問話頭的力量,這時妄念因為沒有能量的支撐就會消散,而進入前念消失;也因為話頭的力量擋住後念的生起,現出中間自孤的寂靜狀態,讓自己從雜念妄想的束縛裡安然無恙的跳機。所以提問話頭來跳脫雜念妄想的束縛,就像用最安全的降落傘跳機一樣。

 

能所雙亡

話頭提問到熟練時,行者能快速覺察(能),到自己正要登上(執著)妄念飛機(所)前,話頭就能自然不提自提的及時阻止(放下執著)自己登上飛機(所)。當妄念飛機(所)愈飛愈高愈遠時,會與不登上妄念飛機的人(能)拉出距離,這正是在作拉開能所的工夫。最後,妄念飛機(所)會消失得無影無蹤,此時不登上妄念飛機的人(能)就成為旁觀者,一點兒也不受妄念飛機(所)的干擾影響及傷害。猶如一個人(能)站在遠遠的地方,看著妄念飛機(所)飛離及消失。

所看的妄念飛機(所)既已消失,但「所」亡「能」猶在,剩下能看的心(能)懸在那兒,只要不起尋伺的心,「能」也會在剎那間消失。此時能所雙亡中間自孤,只要當體不顧,應時消滅,跳脫能看所看、能聽所聽、能感覺所感覺的一切相待。

但要作到「當體不顧應時消滅」是很困難的,故此時要更進一步探究這中間自孤處是個甚麼?當探究不出所以然的時候,必定激起疑情。以疑情代替能照顧的心,疑之又疑,疑到僅剩下疑情在那兒不疑自疑,如此工夫就上道了。

1 氣動

1)氣動的原因

佛陀告訴我們,要先讓心不動才能回到本家。這個本家,本自具足有個開敞智慧的心。但是我們卻執著如雲霧般幻化的表相為實有,一直不停也緊抓著不放,就以為有個很踏實很有依靠的自我存在。當佛陀教我們要回到心的寂寂不動時,反而不相信還覺得怪怪的。

為了要讓我們的心能回到寂寂不動,又兼具惺惺的慧觀,就得先練習七支坐法(請參閱拙著《毘廬遮那七支坐法》及影音檔),令身體維持不動來幫助心的不動。但是因為大家的妄心動得太快,雖然以打坐維持身體不動,但心仍然動個不停,所以必須用心法讓心真正的不動。

粗糙的妄心不動了,但因心法不夠熟練,心不夠精細,不但無法察覺細微精想的流動,也不容易讓支撐細微精想流動的精微氣轉為參究的力道。久而久之這些精微氣的流動,會漸漸累積能量,而轉為明顯粗糙,有時還會在體內四處竄動。所以這時行者會不知不覺地集中精神去壓制它,愈壓,氣會愈蠢動。但由於強力壓制,會令這股蠢動的氣無法起現行,成為一個可認識的念頭或心相,反而造成氣的聚集不通暢而產生氣動。

行者無論用任何禪法修行,只要過度集中精神地去觀修,會造成能觀所觀糾纏在一起,導致身心緊繃,使氣更加迅速的聚集而產生氣動。此時只要握緊拳頭,用力提撕消散聚集的氣,再輕輕地拉開能觀所觀的距離,又不打失所緣境,持續地觀之又觀、參之又參、疑之又疑,就會回到正軌上作工夫。

行者在將入定而未定之前,會有微微的氣動。一旦制心一處入正定,氣動就會自然停止不再干擾。所以這種氣動是不會引生過患的,反倒是入正定前的一種徵兆。

 

2)氣動的過患

1)有些人一打坐一集中精神就會氣動,氣一動,有時會造成心緒不安,嚴重時還會引生焦慮,甚至會冒出莫名的恐懼。

2)一打坐故意或不自覺的擺動身子,身子一動,氣也會跟著動。動動動,動個不停,心會失去清醒警覺的力量,而不自知的進行自我催眠與自我麻醉,陷入昏昧不清、是非不分的無記。

3)有少數人覺得隨著氣動比身體坐得挺直不動還舒服,下坐後反而通體舒暢,因此一打坐就耽溺在氣動裡。不僅不回到方法上或作意的停止氣動,還放任由它去動,甚至還作意,隨著氣動的節奏而加速氣動。如此一來,不知不覺地陷入無意識的狀態,而失去自主能力,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氣動,就糊裡糊塗的隨著氣一直抖動,進行自我催眠而陷入無記。

4)當陷入無記,闃爾昏住是非不分時,身心世界渾然不知,失去對內外時空的認識作用,覺得現實界的時間雖然過了很久,但心中卻只覺得一剎那而已。甚至事後審查也會覺得好似當時的身心消失,還誤以為自己的禪修工夫很好很高,其實這時是處在不寂寂又不惺惺的大過患裡。

5)當陷入無記在鬼窟裡做活計時,很容易引生魔境現前,又會不自覺的追逐不放,還誤以為自己參究得非常深入。甚至更誤以為這些境界是真實的,而漸漸失去對外在現實世界的正確認識及判斷能力,終至走火入魔無可挽救。

 

3氣動怎麼辦

1轉氣動為提撕的力量

打坐氣動時,務必即刻握緊拳頭打直脊椎樑,回到本參話頭上作工夫。加上出聲的奮力提撕,令氣動的力量直接轉為提撕的力量。愈提撕,氣愈消散,待氣消散殆盡,氣動停止,心中自然呈現中空。 

2握緊拳頭,咬緊牙關

氣動時也可以握緊拳頭,咬緊牙關,默默提撕,讓細微蠢動的氣,透過提撕的力量,從鼻口抽出疏散,身心自然就穩定。

3定慧等持

參禪作工夫必須作到氣不動,心也不動的寂寂定,寂寂定中又含藏著惺惺慧,在惺惺慧用時,卻又能凝聚寂寂定的工夫。

但是有少數人在修行中,喜歡跟著氣動而動,最後走火入魔了,還怪師父不會教、參禪不好、不相應,才會走火入魔發瘋。

永嘉玄覺在《永嘉禪宗集》中,提到修止觀時,要先練習一心識五念,接著再用六料簡來審視修行過程的心境是否正確。其中第五項即是識是非「寂寂不惺惺非,惺惺不寂寂非,不寂寂不惺惺非;寂寂又惺惺,惺惺又寂寂是。」

修行務必作到寂寂又惺惺,惺惺又寂寂;也就是定中有慧、慧中有定,定慧等持雙運時才是正確的。

但少數人不知定慧等持雙運的重要,反而一打坐就隨著氣動而動,動得比妄心的流動還厲害。被這麼一動,工夫根本不可能作到寂寂定,更何況隨著氣的動而動,會陷入自我催眠、自我麻醉的陷阱裡,哪能有惺惺的慧用呢! 

4勿隨氣動而動

例如某些學員原本參得不錯,但參到不知道怎麼辦是好的時候,卻時常大喊大叫,自以為喊叫過後很舒服。殊不知經他這一不自覺的吼叫之後,反而打失了參究的力量。

其實參到不知道怎麼辦是好的時候,正是要加把勁往內覷追,作工夫的重要契機,此時此刻此處正是往上提升的重要關鍵,不得另作伎倆,不得逃避,不得放捨打失工夫。

但上述學員不僅沒有把握關鍵時刻,抓緊作工夫的訣竅,反而大喊大叫而打失了工夫。小參時引導他回到方法上作工夫。他卻誤以為參到不知怎麼辦是好時,不可如之前的大吼,但卻沒採用我教的提撕方法,反而以集中精神去壓制這股難捱的氣,結果造成了不可收拾的氣動。

凡夫的心比猴子動得還快,千萬不要隨著氣動而動。猴子只用兩手兩腳就可以高來高去跳得很快,但我們的心猿卻有千手千腳,經你隨著氣動而動,那當然更一發不可收拾了。

靜坐中若是氣動了,千萬不可隨著氣動而動。這時應該打直脊椎樑、握緊拳頭、咬緊牙關、大聲奮力提撕,將氣動的力量轉為提撕的力道,抽空支撐氣動的能量,停止氣動,這是「以動止動」的方法。千萬不要「以靜止動」壓制它,否則會愈壓制,動得愈厲害。

遇到氣動或參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若是無意識不知不覺的大吼大叫,很容易陷入歇斯底里,最後會陷入無記的深淵而不能自拔。所以遇到上述過患時,務必回到正確的方法上作工夫。例如跑香、提撕…等等予以化解。千萬不要誤以為大吼大叫就等於提撕,提撕有提撕的正確方法及訣竅。有些默癡禪者或狂邪禪者,因為自己沒有親身體驗領會過提撕的奧妙及功能,所以一看到禪和提撕,竟大膽胡說這是亂吼亂叫的狂禪邪禪。 

5邁開腳步跑香甩手

若是一靜坐就容易氣動的人,除了止靜中要用上述方法外,還必須在跑香時好好地跑,透過邁開腳步甩手,像在製造颱風眼般的。行者漸增速度的跑香,就形成如颱風氣流般的旋轉,當風速愈快愈大時,中心會形成一個中空不動的颱風眼。這就是利用順時鐘方向跑香所形成的離心作用,來抽空拋掉支撐妄心流動的能量,停止妄心的流動,令心中空蕩無物晴朗明亮,如一個中空不動的颱風眼,這是「以動止動」的方法之一。

所以會氣動的人要借助跑香,好好地跑,一面跑一面提撕,跑透了,自然能解決氣動的問題。 

6切忌無意識跑香

有些人雖然跑香跑得很快,嘴巴也急如救火般的提著話頭「是誰是誰…」。但提問的時候卻有口無心,而不是發自內心很清晰有意識地在提問覷追,如此一來,很快便會陷入無意識的吶喊,像壞掉的卡帶一般,卡在同一個地方,重複的叫著「是誰是誰」而已。

陷入無意識的喊叫時,會不自覺的進行自我麻醉和自我催眠。當一個人自我麻醉,催眠到不能自主的時候,啪!一站板,就會恍惚站不穩,有時甚至還會暈眩倒地,如擋路狗般的癱在地上,妨礙禪堂的運作,我只好過去踢醒這隻擋路狗,醒醒吧!

若是一直習慣性地一站板就倒地,那就是每次跑香提撕都是在練習自我催眠或自我麻醉而已。猶如吸毒般的,很快就上癮了。上了癮,每次跑香就倒地裝死,不省人事不能自主。古時候,若發生這種情形,就會將他當死狗放水流!或像死貓一樣吊樹頭!

若是修行走偏了,失去了參究力量,務必即刻回到正確的道上作工夫,萬萬不可輕忽。 

7停止氣動

過份集中精神修定時,往往會微微氣動,只要不隨著氣動而動,回到方法上繼續用功。進入正定後,微微氣動自然會停止不動。但有些人卻在氣動時,反而任意隨氣而動,因此在未進入正定前就走火入魔了,哪能制心一處入正定呢?

所以止靜時氣動,一定要有正確方法來轉化氣動,同時回到心法上用功。絕對不能動腦筋另起一個念頭來制止它。只要用上述任何一種簡單的方法作工夫,氣動一定會停止。若是你再動一個念,等於念上加念,動上加動,頭上安頭,哪能停止氣動呢! 

8轉覺受為證量

有極少數人跑跑香,就倒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漸漸地昏昏昧昧地就睡著了。不僅話頭打失,連疑情也沒了,自己都不知道,還說臨濟可以躺睡禪堂,我怎麼不可以!這種情形怎能與臨濟躺在禪堂的工夫相比擬。臨濟躺禪堂,是因為在疑團爆破開悟後,為了持續保有如虛空性的自性,藉著不動來保任悟後的景象,所以他的躺不是睡,是保任聖胎。

保任工夫作得愈久愈好,愈能轉覺受為證量。有了證量,才能在日常生活人際互動中發揮受用。古人躺在禪堂是在保任,不像你們躺在那裡死睡,不省人事的掉入無心位。要是真的疑團爆破了,躺睡在佛上也無妨;若是沒悟,躺在哪裡,一樣都不會悟,只是死狗一條。

百丈山的教法是前幾個七講作工夫,進步了就開始要棒喝了!剛開始認定你們跑香站板或練習話頭先行或倒下能入定的人,是為了鼓勵大眾,利誘大家發心來參禪。但少數人上了癮之後,卻常動不動就躺在地上睡著了!日後若有這種情形當以警策侍候,竹篦一劈!開打啦!

上述情形,請大眾務必留意,悉加分別。若是話頭提得綿密提得好、疑情疑得強,為了避免動念或動轉施為間打失工夫而定住的人,是與自我催眠糊裡糊塗所發生的狀況不一樣的。

看看!高峰原妙雖參究話頭已開悟多次,但為了探究「正睡著時,無夢無想無見無聞,主在甚麼處?」因此在龍鬚寺住山作工夫五年。五年來一直都在疑中,參到行不知行,坐不知坐,身體雖然能隨境而動,但心卻安在疑情上不動。所以他的行不知行、坐不知坐,身心世界渾然不知,是疑情強大使然,是「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的工夫。這與不知不覺陷入自我催眠後的糊裡糊塗的「行不知行坐不知坐」是完全不同的。 

9)總結

若是感覺有點氣動,一定要趕快用上述的方法停歇氣動。環境許可的話,可下坐快速跑香來轉化支撐氣動的能量。

 

4以動止動

止靜中,氣動了又不能下坐跑香時,要趕快打直脊椎樑、握緊拳頭默默提撕。若是仍然無法轉化氣動,在環境許可下最好即刻奮力出聲提撕,效果會比默提更好。

也就是說「以動止動」比「以靜止動」的效果來得好。因為「以靜止動」會變成一種壓抑,愈壓抑會愈反彈,令氣竄動得更厲害。既然氣動得厲害,只得以跑香讓身體動得比氣動得更快,造成離心作用抽出支撐氣動的能量,令心中清空無物。

 

5無需花樣

參禪其實不用作許多伎倆,單單的的以跑香、坐香、抱緊話頭,握緊拳頭打直脊椎樑、奮力提撕清空障礙,得「行深深行,問下起疑」即可,或經由師父適時逼拶,都是作工夫的竅門。能這樣做就不會走岔、不會走火入魔。所以參禪根本不需要作許多花樣。

 

6忍一時之苦

參禪若是用了很多花樣,只會讓心動得愈厲害。愈動,心愈煩躁不安。但是凡夫只要心不動,就會覺得不舒服。一動!心就舒服。心動雖然會覺得舒服,但卻在造業輪迴。一輪迴,卻換來了幾千世的不舒服!

雖然在修行過程中,忍著讓心不動有點苦。一旦能制心一處開智慧、了生脫死時,卻可以避免日後生生世世的輪迴苦。所以到底是要忍一時之苦,還是要放任苦到無邊無際無涯,就看你自己的抉擇了。

 

7借力使力

禪修中若發生氣動時,務必好好使用上述的方法,借力使力轉化氣動的能量為參究的力量。否則隨著氣動而動或壓制氣動,不但不能清除氣動障礙,反而會引生不可收拾的氣動而帶來無窮的後患。

注意!注意!行者參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務必在這個轉捩點上,藉著沒理路沒巴鼻所激起的爆發力,使力的往內心探究。愈使力探究,愈爆發出不知如何是好的爆發力;爆發力愈強,使力探究的力量也會愈發加強。切記!切記!

一旦啟動了借力使力的工夫,自然會激起循環不斷的參究力道。只要因緣時節一到,終能在空中栽上花、水中撈出月。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