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點循環觀照法

念處隨筆

◆作者 – – 苟嘉陵               ◆電腦輸入及整理譚湘麗

 

心不在焉是一種苦的心裡狀態,也是一種不和諧的心之狀態,用傳統佛教語句來形容,就是散亂,用四念處的修行來形容,就是失念。處在這樣一種狀態下的心,像一張被捏得亂七八糟的紙,是疲倦而難受的。

以原始佛教的觀點看來,所謂眾生就是一群「逃避當下」的人。老是想盡辦法把自己的心放到另一個地方去,而不肯輕輕鬆鬆地把它放在當下,享受眼前的大好時光。所以人老是會「心不在焉」。只是各人心不在焉的方式不一樣。有人是工作狂,有人是讀書狂,有人是打電話狂,而有人卻是醉鬼。總之,人總是努力地逃離當下,以為那樣才是最好的,而事實上卻是把自己弄得很辛苦。

故真要講四念處的修行,事實上哪有如此複雜與困難?只有不肯安於當下的苦惱者才會作出那麼複雜的事,講出那麼令人難解的話。而真正的原始佛教修行卻是極簡單而純粹的。簡單到讓頭腦複雜的現代人覺得「不過爾爾」。

雖然不過爾爾,但一個人若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心不在焉」,那種苦就像挨了一記悶棍一樣,是任你再聰明都化解不了的。一般人所能作的皆僅是一些所謂地娛樂,讓自己的心在一些熟悉的環境中活動。至少使自己能分散注意力,而不用直接地去面對心中的那種苦。但事實上,這只是另一種的逃離當下,只是這一種逃離是自己比較熟悉的,故相對來說比較「不苦」。但畢竟靠娛樂及刺激是無法讓自己的身心得到休息的。故任何的娛樂作久了就不是娛樂了,必須要靠睡眠去休息。但一覺起來後,所面對的生命及生命中的苦仍是一樣,於是又要去娛樂了。這樣返復循環就是「今世的輪迴」。以原始佛教的修行看來,修行人要能克服這些「今世的輪迴」,才有辦法「了生脫死」,解脫苦惱。故佛陀才會慈悲地創了四念處修行法,要眾生清楚明白地活在當下,去面對生命而不要逃避生命。當人能不再瘋狂地想要把心放到另一個自以為很好的地方,而能輕輕鬆鬆地和生命相處時,那一種身心的喜悅與自在,才是佛法的解脫道。

不能寬鬆地把身心放在當下,而一定要去黏一些東西,靠一些東西的人,事實上是處在一種「張力」之中的。因為不自然,不自然的東西就不能安定,所以一定就有一種疲勞。這也就是為什麼修四念處的一個主要原則,就是要能放鬆的原因了。

常常會有人問:「如何才能放鬆?」我則會說:「不要故意去放鬆。」才要去放鬆,早就已不鬆了。要自然地去覺知,不用力,但不絕如縷地去觀照覺知。

這個動作是修四念處的一個要點。禪宗往往把這一種覺照的工夫稱作「默照」,不需要想太多或講太多。修行是直接而活生生的東西。到底放下了沒有,「鬆」了沒有,各人心知肚明。但在整個身念處的修行流程上來說,修行人是否放鬆了,的確是驗証自己修行是否得力的要點。

我曾聽過我的老師沈家楨博士形容自己當年在張澄基教授的指導下修「大手印」的情行,覺得十分感動。至今想來仍會令我的向道心振奮不已。沈博士說當年為了要修大手印中所謂「明空雙運」的放下與自在,他甚至買了一只鬧錶,每隔半小時就自動鬧一次。只要鬧錶一鬧,他馬上就終止所有的事情,當下就修「明空雙運」,直到自己心空如洗,身心皆輕安自在為止。這一種定時性的強制修行,許多人皆以為太著相,不自在。以我的了解來看,這卻正是沈博士聰明過人的地方。至今我學法也算親近過不少老師及善知識了。但以我個人膚淺的觀察,卻再三地印証了我另一位老師南懷瑾居士當年所說,「最簡單,最笨的修行,往往就是最聰明有效的方法」的真實不虛。沈博士很少演講,一年不過二、三次,但他在演講中所展露的輕安自在,對我無論是在「解」或「行」上的影響,均是不可磨滅的。近年來我個人研究的雖是原始佛教及四念處的修行,似乎並非此二位善知識的教授。但在內心深處,我深知自己的養成教育是在台北的十方叢林及紐約的大覺寺完成的。我今日一切的所知所見,若有任何如法之處,均是二位恩師及十方三世一切諸善知識的教誨。至今每憶及當日於二位老師講學處聽聞善法的情景,均不斷地會有法喜湧出,更令我由衷地對二位善知識的慈悲與智慧感戴不已!

覺照可直接由一些較易緊張的要點開始,作局部的密集觀照修行。我個人是先由頸背開始,去看看自己的頸子有沒有壓力?如果有,則該看看是很緊張還是較輕微的緊張?然後再到肩,到大臂、小臂,分別集中去觀照那一個地方的情形。通常只要一集中觀到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就自然會放鬆。放鬆了就馬上轉移觀照點到下一個地方去。下一個地方如果也鬆了,就自然再到下一個地方去。如此可反復循環地在幾個定點上觀照,使身體各部份分別放鬆。如此循環幾次,本來緊張的肌肉自然就會放鬆,連帶地心情也會得到輕鬆。這一種「定點式的循環觀照」,是會對修行人的身念處有極大幫助的。

在每一個定點觀照的時間持續多久,要視當時的情形而定。原則上就是使該處的緊張減輕,可長可短,應由修行人自己揣摩。但在每一定點的時間也不宜過長,應使「循環」仍在運作。在一個定點上加長時間的作用,往往比不上多循環兩次的作用。尤其對初習者而言,在一個定點觀照太久反而會造成緊張,還不如只要在程度上比較輕鬆了就轉移來得有效。

反復循環到了一個程度後,如覺得在每一個定點已皆和上次循環的鬆緊度差不多了,即沒有再因這種定點式的循環觀照而明顯地有更放鬆,此時就該捨循環而作整體的覺知了。不需要再把注意力集中於一點,而當自然地讓身體休息。

這一種定點集中式的循環觀照,再配合上整體身體的放鬆覺知。兩者如運用得適當,再緊張的情形也鬆得了。其中的「中道」與神韻因人而異,要靠各人自己由修行中揣摩。其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培養修行人身念處「覺照 – – 放鬆」的基本能力,為解脫道的整體打好基礎。

今天我們所處的世界充滿了因各種原因所造成的緊張,許多不幸也皆直接或間接地由人類身心的緊張造成。一般來說,人們解除緊張的方法不外娛樂或刺激。事實上四念處的放鬆能直接有效的緩和身心的緊張,對現代人而言實在是一清涼劑。而且它幾乎可在一切時地被修行,也不一定要花很長的時間。在這一點上而言,它是有極可貴的時代意義的。

我常在工作忙碌後,在地下鐵乘車時,或在排隊等候時作四念處的觀照,去覺知在大紐約極度繁囂中的輕安與寧靜。我常覺得紐約的地下鐵系統像一個夢,充滿著不斷流動的人與事。人們匆匆地來又匆匆地去,一節節的車箱也不斷地轟隆轟隆地來,又轟隆轟隆地去。我忽然體悟出我的人生也是如此,如許多的東西不斷地匆匆地來,也不住地匆匆地去。身體上各種現象的起落,均像潮水般地來與去。心中所有認識與不認識的紅男綠女,湧現了,又消失了。他們來的時候,我知道他們來了,他們去的時候,我也知道他們去了。在車廂與人潮,內境與外境的來去中,我笑了。對面的黑人少年不知道我笑什麼,傻傻地看著我。我也不知道自己笑什麼,也傻傻地望著他,相視良久,我們兩人都笑了。

在如斯的夢與微笑中,我度過了不少紐約的清晨與黃昏。也在身念處的覺照中體悟到了不少佛法修行的要領。

朋友!您常覺得自己「心不在焉」嗎?我建議您由身念處下手,去培養自己一種活在當下的修行性格。可試著去作定點式的循環觀照,鍛鍊自己的洞察力,離執力與解脫自在力。相信大家皆能有一個愉快和諧的人生。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