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和印度朝聖剪影

淨 志

北印度(恆河流域),佛教的發源地,佛陀的故鄉,自接觸佛教後,深深地吸引著我。因此得知聖嚴法師將率團赴印度朝聖後,在內人鼓勵下,立刻報名參加。我們一行八十一人,分別由台灣及紐約出發,浩浩蕩蕩的,於十月十六日飛抵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從此展開為期十五天的朝聖之旅。 

 

加德滿都

在尼泊爾期間,我們參觀了佛教寺廟及密教道揚,這些佛寺色彩艷麗,其中以「司瓦雅布寺」較為特殊。

司瓦雅布寺是尼泊爾香火最盛的佛寺。據說已有兩千年的歷史,浮屠是它的標誌,浮屠塔的四面,每一面各有一對大眼睛,傳說是在尋找世間的善行,但那種尖銳冷峻的目光,想來也在注意人們的過錯。

寺中庭院廣大,矮牆環繞,中間一幢略似覆蓋的碗的浮屠塔,是該寺的主要建築,塔的尖端有一頂聖傘。紅,綠,黃,白等色的祈禱小旗,從傘頂延伸至四周的建築,像一串串蝴蝶,在微風中不停地鼓翅。

在司瓦雅布寺前,臨風而立,極目四望,尼泊爾京城景色優美,萬戶炊煙在無風的天空上昇,空氣中瀰漫著柴火的辛味。遠處隱在霧嵐煙橫之中的喜馬拉雅山巔,隱隱透著白光,皓皓白雪,恍如傾盆而下的豆花,在山頭任意渲染,憑添幾許詩意。

 

「西藏難民營手工藝中心」,在尼泊爾的巴丹市。營中藏民的生活極為清苦,他們以手工雕塑佛像,編織地氈,織布和縫製各式禦寒衣服。眼見他們穿著陳舊的衣服,蹲在地上辛勤的工作,在常人眼裡,這些藏民過著是極為清苦的日子,可是他們的臉上卻顯現著安祥歡愉的氣息。

 

聖地之旅

「藍毘尼園」在尼泊爾的邊境,兩千五百多年前,淨飯壬的皇后摩耶夫人,在無憂樹下,誕生了悉達多太子。今日我們踏上了這塊土地,倍感親切。依欄遠眺,一望無垠的綠野中,七個磚造的石墩,有如一排垂暮老者,無奈地立於綠草間。這就是當年太子誕生時,向前行七步的地方,歷經兩千餘年的風吹雨淋,目前藍毘尼園裡,只剩下一排排貼地的矮牆,紅磚成黑磚。幾個尼泊爾工人蹲在地上,以最原始的工具割草,另邊一汪綠水,倒映岸邊巨木,據說當年摩耶夫人在誕生太子之前,就在此地沐浴。

遠方巨樹和一幢典型的雙層洋樓並立,樓前花木扶疏,林木修剪成綠色的矮牆,予人清幽靜爽的感覺。建築內是一南傳的佛寺。寺裡供了三尊不同神態的世尊坐像,幾個遊客端坐佛前修持。

王舍城,多麼熟悉的名字啊!早年佛在這裡講了觀無量壽經,今臨斯土,益添思古之情。由此遠望靈鳩山,但見蒼巒鍾靈毓秀,氣象萬千,「說法台」一如堅固的石城,平平隱隱地,巍然聳立在山頭,遙想當年佛端坐台上,向山下數萬常隨眾宣說佛法的盛況,不禁喟然長嘆,唉!生不逢佛時哪!沒福報聞佛開示!腳旁當年禁閉頻婆娑羅王的七重室,目前僅存石砌的矮石燉。低矮石墩,整齊有致的在綠地間排列開來。

佛陀成道的菩提伽耶,枝葉茂密的菩提樹下,金剛寶座前一群日本佛教徒,搭著蚊帳在誦經,南傳及密教僧侶,各據一隅,靜坐,誦經,我們在聖嚴法師帶領下,誦經禮拜,並繞行大正覺塔。隨著團員繞塔,心中百感交集,自己雖然不能生在佛住世時,然億萬的眾生之中,還有福報,在佛成正覺處誦經禮拜,滿心感激和珍惜。

聖蹟中除上述的佛誕生地王舍城之外,我們的足跡走遍了佛當年講經說法的祇樹給孤獨園,紫竹林精舍,玄裝大師在印度求學的阿蘭陀大學等。

 

夢中的恆河

恆河,印度的聖河。手中盈盈握著一把恆河的沙,是如此的真實親切,耳邊響起了佛經中種種有關恆河沙的譬喻,來到恆河畔,真是開了眼界!

恆河的日出奇美無比。曙光初透,我們已在恆河畔,河的彼岸,廣漠萬里的銀穹,飄浮著如鱗似羽般的朝雲。不久,霞光穿透朝雲,一輪紅日冉冉昇起,染紅了恆河的水。只見河面跳躍著瞬息萬變的光彩。

灰濁的河中,印度人光著上身,在河中擦洗身體,大家各洗各的,少有窺伺他人的肉體和動作,更無視河岸觀光客,河岸婦女彎著身子搓洗著衣服。在印度教徒的心目中,恆河是他們的聖河,他們視恆河的水為聖水,不但可以洗淨身上的罪惡,還可以洗去身上的病痛,他們在恆河洗澡,死了也希望骨灰能撒在恆河上,隨著河流流向永恆的境地。也因此河岸火葬場,神廟林立,浴罷的教徒,悠閒地步入河畔的廟裡,喃喃的拜起來。

十五天的印度之旅,轉瞬即逝,除了滿載的收獲之外,更領受了另一種從容、舒徐的旅遊之樂。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