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西藏朝聖點滴

韋琪


一、世界屋脊上的天馬旗

nl64p05s.jpg (16999 bytes)西藏往往給人一個神秘的感覺,在地理上,西藏有「世界屋脊」之稱 ,以表示它處於地球最高海拔的地方。西藏本土的人,稱他們住的地 方為「雪域」,以表示這是一個終年積雪的國土。西藏的人民又那麼 虔誠的信奉佛教,壯麗莊嚴的廟宇與淳樸善良的人民成強烈的正比, 吸引著漸漸迷失於文明發展的世界各國。

我真的想不到,我竟然可以踏足於這塊世界屋脊的雪域上,實際地感 受這神妙國土的壯麗與莊嚴。

我是在九九年九月十二日從美國紐約踏上旅程,經尼泊爾加德滿都以 陸路進入藏區,由後藏驅車入前藏(後藏接近印度,前藏接近中國) 。此行以朝聖的心情,沿途參拜各著名的寺宇佛剎及高僧大德閉關靜 修聖地。九月二十七日離開拉薩,飛往四川成都;結束了西藏尼泊爾 的朝聖旅程。

當我由成都返回香港之後,許多佛友都詢問我這次西藏朝聖的心得。 我給他們簡單直接的答案是:我感覺到自己的內心被洗刷一淨。

為什麼會有內心被洗刷一番的感覺呢?

我們這些生活在物質豐富,文明進步的佛教徒,嘴巴常背誦著心經的 「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味觸法……」空性智慧的教導,但事 實上能空掉多少滾滾紅塵的色、聲、香、味、觸、法的執著呢?在西 藏朝聖的路上,藏地豁闊的風光,藏民淳樸的個性,寺廟僧侶的苦修 ,信眾的虔敬真誠,都令我自形慚愧,讓我在聞思上大開眼界,? b 對自身修行的鞭策要更嚴謹精進!

最令我感到不同的一個現象是:目前可見的中國佛教傳統(包括香港 、台灣、中國大陸及海外華人社區)的佛教徒,在進入佛寺或皈依佛 門的心態,往往是索取個人回報(生活上無災無難,福祿平安,或死 得無病無痛,子孫後代昌盛等);但藏人拜佛則往往是無盡的給予及 無窮的大願。

其中一個最顯明的實例是懸掛天馬旗(又稱除障旗)的風俗。就是在 高處懸掛寫滿了經文的五色彩旗,(旗上印有一只天馬)讓山風吹送 旗上的經文到山下的眾生去,願眾生除去愚痴無明的障礙,開啟真如 智慧的光明!雖然這只是一種心願心力,但可以從這豁闊的心願中見 到藏族人民對眾生的關愛與慈悲。

我們從樟木乘坐吉普車入藏區的沿途中,經過喜馬拉雅山脈的大小山 口,每到一個山口,我們都沿著當地的佛教風俗,懸掛天馬旗及獻上 哈達(即絲巾)。當地藏傳佛教的僧侶、我們的領隊僧侶、吉普車的 司機、當地的導遊,山口附近的小孩都那麼認真而俐落地協助我們把 五色(紅、黃、藍、白、綠)的天馬旗掛在山口的高處,讓印滿經文 的旗幟迎風飄揚,把祝福送到山下利益眾生。我每到此處,在合掌迴 向祝禱時,都會被這種大願力感動落淚。

二、生活刻苦的僧侶

我們這次朝聖行程先經尼泊爾加德滿都,再由加德滿都進入西藏。

尼泊爾是靠近喜馬拉雅山脈的一個小國,在古時候屬於印度的國域。 尼泊爾東端的藍毘尼園就是釋迦牟尼佛誕生的地方(釋迦牟尼佛本來 是古印度淨飯國的王子)。自從藏傳佛教的政教領袖達賴喇嘛離開西 藏,流亡於印度之後,部份流落於尼泊爾。因此,尼泊爾境內的藏傳 佛教氣氛也相當濃厚。

我們的朝聖團在尼泊爾加德滿都得到彌勒寺的住持秋吉法王的接待。 秋吉法王還特別指派他的兩位出家弟子(法音尼師及貝斯達喇嘛)全 程陪同我們,除了幫助藏語漢語的傳譯之外,還悉心照顧我們在藏地 的起居飲食。當然,最主要的,還是指導我們在朝聖旅途上的祈禱功 課及介紹藏傳佛教的傳統與特色。

西藏位於距離中原偏遠的西北,不論在氣候、地理、文化、風俗與語 言上,都與中原漢族大不相同。這次親自走了一趟,才略略的體驗到 深層生活上的不同,令我啟發良多。西藏佛教僧侶以男眾居多(漢傳 佛教的出家眾,目前似乎以女眾居多)。據一位在喜馬拉雅山建廟安 僧修行的喇嘛告知,藏傳佛教徒以送子出家為當然之事。假如家中有 三個兒子,必定送一個出家;如果有兩個兒子,也多數送一個去出家 ;如果只有一個兒子的話,才把兒子留在家中。

nl64p06s.jpg (13193 bytes)這些把兒子送去出家的父母,並不是指望寺宇為他們養兒子。事實上 ,父母要負責這些出家的兒子的糧食,很多寺宇是不負責出家人的伙 食的。據法音尼師告知,在西藏山區的寺宇,通常是不開火煮食的。 每天早上五時左右,當出家眾早課誦禱之後,常住(即寺宇管理方面 )提一大桶熱奶茶(亦稱酥油茶)行堂。僧眾仍然坐在唸經誦禱的位 置上,拿出自己的碗砵,由行堂把奶茶注入砵內。僧眾均自備一些青 棵(相似高樑類的五穀)磨成的粉,把粉放入奶茶內,用手搓粉成糕 狀(藏人稱為糌粑)作早餐。通常早、午兩餐均以糌粑作為主食。至 於晚餐,只有在冬天的時候才開火煮食,並且允許煮肉禦寒。但是這 些肉食,也是由僧侶自費準備。通常僧侶利用溫暖的季節(大概是五 月至八月)下山去為信徒誦經,接受供養,作為冬天的伙食費用。

我在西藏的寺廟佛殿角落,常見到一大包一大包的青棵粉,據說做母 親的,每個月要為出家的兒子準備五十斤青棵粉作為伙食。好讓兒子 可以在寺中跟隨善知識修行辦道。我曾經閱讀一位藏傳仁波切穹拉惹 對寫的自傳「生命之旅」,這位仁波切說他在十四歲那年才第一次嚐 到橘子。這些僧侶的刻苦生活,使我們這些活在物質豐富地域的佛子 汗顏!我們在那麼舒適豐富的條件下,有時還嫌三嫌四,唉長嘆短的 說沒有好好修行的環境。我從西藏之旅回來,每次想起佛殿角落那一 包包的青棵粉,我便警策自己要節約,要惜福!

為什麼這些藏族的母親那麼慷慨的把兒子送去出家呢?相比起漢族的 家庭,兒女發心出家,還要呼天愴地的把兒子搶回家,心態相差很大 呀!說穿了,就是無私與自私;覺悟與執著的不同。

藏傳佛教在修行基礎上非常著重除去執著的教義;但相對的,在中原 地區的佛教徒在修行基礎上,卻非常著重現世的福報。除去執著── 包括對愛欲的執著、對世間的執著、對一己利益的執著,是通往徹底 解脫的成佛之道。計較現世福報的回報,只是在三界中打滾的人天善 道,距離成佛的目標尚遙不可及!這些慷慨的母親成就兒子修行,同 時也在成就自己,對世間的愛欲牽掛放下執著。

西藏朝聖之旅,把我的心身洗刷一番,警醒我對世間的執著要放下讓 我與讚者們共勉之。

三、大寶法王傳心咒

我們這次西藏朝聖之旅,安排了晉見兩位法王(「法王 」一詞源於中國明代,指由中國皇帝冊封藏傳佛教中修行上 有大成就的高僧,以表示皇帝也承認他們有帶領整個傳承系統修行的 德能。後來沿用來義稱有成就的大修行者。)一位是前面提 及的薩迦派秋吉法王;另一位是噶瑪派(俗稱白教 )的十七世大寶法王。前者目前旅居於尼泊爾,今年已八十 高齡。後者駐錫於西藏祖普寺,今年六月剛滿十五歲。

這位十七世大寶法王是由流亡國外的達賴喇嘛認證,同時亦由中國政 府承認的噶瑪派精神領袖。這種情形是很少有的。因為達賴喇嘛流亡 的政治因素,中國政府對達賴喇嘛一切言論都特別敏感處理。但這位 名為烏金聽列多傑的十七世大寶法王的地位卻破例的被兩者同時認證 。

大寶法王與北美洲很有緣份。由於十六世大寶法王在七十年代來到北 美洲弘法,並指導北美洲各地的噶瑪寺宇及閉關中心修行,深受美國 及加拿大佛教徒的認識。位於紐約的美國佛教會創辦人沈家楨居士就 是大寶法王的座下弟子之一,在沈居士的演講及著作中,提及大寶法 王對他指導良多,深受法益。台灣的陳履安居士學佛多年,他對大寶 法王推祟備至,認為他是下世紀偉大的精神領袖。

由於我早年對十六世大寶法王的慈悲修學略有所聞,卻因他在一九八 一年圓寂而從未謀面。因此這次到西藏,特別要求覲見這位已轉世的 大修行人。(有關藏傳佛教大修行人在法上地位傳承有三種,一種是 轉世靈童的繼承,如達賴班禪,大寶法王等托胎轉世;一種是經由純 族婚姻生子的血源繼承,如薩迦派天津法王等由兒子繼承;一種是經 由大成就修行人自己指派族中的後代繼承,如秋吉法王指派姪孫繼承 。這些繼承者都是從小便接受嚴格的訓練,務求在戒定慧三學上均符 合作精神領導者的條件。)

我們是在到了拉薩之後,再安排車輛前往距離拉薩數小時車程的祖普 寺去覲見大寶法王的。這段路的狀況十分崎嶇,據前年來過的師兄說 ,車子有時在路上無法前進。雖然經由陳履安居士及其兒子陳廷宇發 起重建工程,但今年四月才剛剛啟工,所以仍然山路崎嶇難行。我們 一行十九人分乘兩部旅行巴士前往,其中一部巴士性能較弱,無法超 越石路上山,甚至在上山時出現向後倒退的現象。(我坐在另一部性 能比較好的巴士上,但我從隊員的錄影帶上看見車子後退的情況。) 車上的隊員只得全部下車,打算步行上山。幸而我們先到的一部車, 在久等不見其他隊員的情況下,情商司機下山去接應打探,才順利的 把全部隊員平安送上祖普寺。

只要大寶法王在祖普寺,由中午十二時至一時都接見專程來覲見他的 佛教徒或觀光客。每天都人龍長長的排隊候見。我們兩部車的隊員到 齊之後,已是下午一時三十分。幸而我們在早到的時候,與寺廟的僧 侶先要求安排見面,所以我們一隊人可以特別得到大寶法王的慈悲接 見加持。

為了保護他們尊貴的精神領袖,寺廟方面有專門負責保安的僧侶守候 ,他們不准許訪客帶照相機及什物進入大寶法王接見來賓的大廳,只 准許帶請求加持的東西進入。

我早在尼泊爾加德滿都請購了三十多串長念珠及一尊銅佛像,準備請 法王加持後,帶回紐約市分贈同學好友,與他們分享這難得的法緣。 另外我也帶了一些從美國帶去的乾果崧子,準備供養法王。我們列隊 一個一個的接受大寶法王摩頂及為法物加持,旁邊的僧侶非常敏捷的 協助把物品打開,這位年僅十五歲的法王也非常嚴肅認真的唸咒加持 。在加持完畢後,在旁的僧侶便迅速的把物品包好,歸還給我們帶走 。當他們把那些乾果及崧子退回給我的時候,我連忙恭敬的表示這是 供養給法王吃的,由於我不懂藏語,只好用手勢表示。這位聰智的少 年人看著我的手勢,接著開懷的呵呵一笑,點頭表示接受。後來還慈 悲允許我們把相機拿上來,與我們隊員合照留念。

在一一摩頂加持之後,我們在性謙法師的帶領下,整齊列隊向法王行 三頂禮,然後恭敬下跪,請求大寶法王開示修行法門。雖然眼前這位 十七世大寶法王只是一位十五歲的少年人,但是他那深邃智慧的眼睛 和那慈悲含蓄的臉龐卻叫人不得不相信陳履安居士說過的:「與大寶 法王相處之後,他給我的感覺是一位幾千歲,幾萬歲的智者,活在一 個十多歲的小孩身體裡面。」

法王高高坐在座上,我們這群遠道來朝聖求法的佛子恭敬下跪,有幾 位隊員更觸動內心至誠,感動流涕。法王慷慨而又嚴肅的馬上點頭, 要傳給我們幾知心咒:六字大明咒、綠度母心咒和蓮花生大士心咒。 這幾個心咒,在我們朝聖的旅途上,都是耳熟能詳的。不但各寺廟的 僧侶都唸誦和教授,我們在車上也不停播送這些心咒的錄音帶。(六 字大明咒是觀世音菩薩的心咒;綠度母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是慈悲 心的化身;蓮花生大士心咒是蓮花生大士在千多年前由印度入藏降障 弘法的降魔除障心咒。)但當大寶法王用他那洪量有力的聲音帶領誦 出這幾句真言時(咒又名真言,有智慧與方便雙運的殊勝。)在旁的 喇嘛僧眾亦與我們跟著一起念誦,那種震盪的音聲與氣氛,我至今難 忘。特別當我跟隨著重複唸誦蓮花生大士咒:「唵。呀、吽,賓雜。 咕嚕、唄咩、悉地吽」的時候,我的內心也為之震動。是什麼的震動 了我的內心呢?大概是一種深邃的慈悲、慷慨、無私的宇宙力量吧!

我並不是一個藏系密宗行者。我來西藏朝聖純粹是出自一種對跟隨佛 陀修行聖者的仰慕與尊敬,所謂:「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而心敬仰 之。」我相信佛陀因眾生根性不同而施教的八萬四千法門,都出自佛 陀的真如覺性,只要以去除貪瞋痴為基礎,發展以究竟利益眾生的真 心,慈悲與智慧雙連,必能與心、佛、眾生三無差別的真如覺性相應 。

四、拜唔秋吉法王與小秋吉

我們此行稱為「朝聖之旅」,所謂朝聖,是指朝禮佛教的聖地、聖僧 及大修行人。在佛教指的修行人,乃是依佛陀指導的方法,修心修身 ,讓自己淨除貪瞋癡等不淨習氣,不染三界情執,究竟成佛;同時也 協助迷惑的眾生修行,同成佛道(一般人以為佛教指修行者,乃是鍊 到飛簷走壁,凌空飛行或探空取物等神通技倆,那是絕大的誤解,那 只是一種本末倒置的迷惑)。

我們在尼泊爾的加德滿都,很榮幸的可以在彌勒寺拜唔了秋吉法王。 秋吉法王今年剛滿八十,他是藏傳佛教中薩迦派的精神領袖之一。薩 迦派的傳承中出現過許多學識超卓之士。秋吉法王在年輕時曾閉關修 行超過廿年,當他隨同達賴喇嘛等從西藏流亡到印度後,曾經擔任達 賴喇嘛的老師及秘書等職,後來請辭到尼泊爾去,在藍毘尼園及加德 滿都兩地建立寺院,培育僧侶,至今又己差不多二十多年的時間。

藍毘尼園是佛陀誕生的聖地,秋吉法王在一九九二年開始,便發起在 佛陀誕生聖地舉行千僧共修普賢法會,召集在喜馬拉雅山區各寺宇的 僧侶一同在新年開始集體共修十天,功德回向十法界眾生,祈禱世界 和平,眾生業障消除。以往主持法會的長老,除了秋吉長老之外,還 有薩迦派的另一位精神領袖天津法王。

在舉辦了多年的千僧共修法會後,人數每年遞增,在二千年一月一日 起舉行的法會,預計有三千僧侶參加。這成千的僧侶都是在空地築起 的帳篷裡共修,每天由清晨四時一直到晚上十一時都有功課,包括誦 經(主要讀誦華嚴經裡的普賢行願品)、持咒及禪坐。法會的一切開 銷(僧侶的飲食、衣服臥具醫藥、燃燈等)都由秋吉法王領導的寺宇 負責,接受各地信眾的布施供養。

我在去年到印度佛陀聖地朝聖時,曾到過藍毘尼園,也到過普賢千僧 共修大會舉行的地點,那是諾大的一大片泥土地。我可以想像在泥土 地上建起帳篷的情況,絕不會是堅實安穩,當然也不可能高床軟枕, 這些不執著世間安樂的佛子,就是在這裡齊聲效法普賢菩薩的宏悲大 願:禮敬諸佛、稱讚如來、廣修供養、懺悔業障、隨喜功德、請佛住 世、常隨學佛…。那種虛空有盡,我願無窮的大慈悲心,就是在這地 球的一角延伸出去,遍達十法界。

我們被安排在秋吉法王用午餐的空檔,拜唔法王並共進午餐。高齡八 十歲的秋吉法王非常瘥清瘦,但精神不錯,目光敏銳,常帶微笑。他 會見客人的房間並不大,我們一行十八人只能端坐地上,其餘也有一 些出家眾及在家弟子趁著這個機會拜唔老人家。

彌勒寺的常住專程煮了一些中國素菜款待我們,是自助餐的形式,每 人用碟取菜飯,就坐在地上用筷子或叉子吃用。秋吉法王坐在高座上 ,他吃的東西也很簡單,以蔬菜沙拉為主,也有些白米飯。據秋吉法 王的出家弟子法音尼師告訴我,法王很喜歡吃生的蔬菜,這也是他保 持健康的其中一個原因。法王吃飯不用筷子或叉子,只是徒手拈吃, 吃得津津有味。

用過午飯後,我們請求法王開示傳授。

經過法音法師的漢譯,法王精簡的勉勵我們一定要努力修學佛法,身 體力行的實踐,把佛法的教導用在日常的生活及利益眾生,絕不可以 做個虛有其名的三寶弟子。法王非常快捷的帶領我們唸三皈依及傳授 觀音菩薩、文殊菩薩及大勢至菩薩心咒。他知道我們在加德滿都逗留 三天後,便要啟程前往西藏朝聖,就勉勵我們要保持誠心,並沿途多 唸蓮師心咒(除障)及讀誦普賢菩薩行願品。

整個拜唔過程只有四十五分鐘,但在法王每天緊密忙碌的時間表中, 已經是非常難得的空檔。據法音法師說,秋吉法王每天有十七小時是 用在誦經、持咒、禪坐的修行上,同時他還是寺宇的運作及僧侶修行 的最高指導者,所以每分每秒都不會白費。我們拜唔法王是在九月十 六日,剛好是各方弟子為法王慶祝八十大壽之後的幾天,據說到賀的 貴賓及眾弟子達六千人之數,在繁忙的節目後,法王顯得有些疲乏, 比起去年在藍毘尼園接見我們的時候,比較疲累。但那種慈悲及智慧 洞察的光芒,都是有加無減。

在我們尚未拜唔秋吉法王的前一天,我們有機會唔見了小秋吉。小秋 吉是秋吉法王指定的法位的接班人。小秋吉今年才十七歲。

我還記得當天我們到達後,被款待在下榻的西藏旅館(位於加德滿都 的一家旅館)的餐廳中吃晚飯,由秋吉法王派出小秋吉來代表他陪同 我們一起用晚餐。我還記得當我們一行十多人在長餐桌上坐好之後, 旅館突然斷了電源,全部摸黑,正當大家把早已準備的手電筒拿出來 之後,電源又再接上,大放光明(所謂大放光明,也是黯淡的燈光又 再度亮起)。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主人入場了。那時我們還未認識 誰是小秋吉,只見一老一少兩位比丘進入。

我們只見年長的那位比丘,嘴上長著八字鬍子,坐在旁邊的空位上; 那位滿臉稚氣的少年比丘則坐在最上座的空位上。我認得那位長鬍子 的比丘就是彌勒寺的堪布(即教務長),但為什麼身為堪布,也要坐 在一旁呢?正當我們都有胡疑的時候,法音法師解釋說,藏傳佛教的 禮儀上,是以法的傳承為序,這位少年比丘就是彌勒寺的下任住持, 所以應該坐上座。雖然堪布是小秋吉的老師,也要旁坐。

吃飯時,氣氛十分輕鬆。小秋吉本來住在西藏,他雖然早就被指定為 小秋吉,但他只不過由西藏來尼泊爾三個月,而且還是偷偷爬過西馬 拉雅山來的,他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朝伏晚行的攀山涉水,才來到加 德滿都。

一般人以為做法王的繼承者,一定生活十分優悠,其實不然,據我們 在談話中知悉,小秋吉要接受相當嚴格的訓練與教育,以準備他將來 成為寺宇的精神領導者。他每天早上四時至晚上十時,都有許多功課 ,他的堪布老師負責指導他策勵他,小秋吉最怕堪布向他下拜,因為 下拜是要揍他的前奏。原來讀書懶惰或不守規則,要挨打。由於在法 上地位,這位學生地位比較高,所以先下拜,跟著便執行老師的任務 ,教訓這犯規的學生。

第二天,我們又去訪問了小秋吉的課室,他在這課室中溫習經典。據 堪布說,他要求小秋吉每天背誦經典二十行,早上教了,黃昏便要背 誦出來。通常這些大修行人的繼承者(如果是轉世再來的,漢人稱他 為「活佛」,其實藏人不稱修行者的繼承人為活佛,甚至不敢用「佛 」這個字自稱。)都長期在嚴格的訓練下修學,以保持傳承的嚴謹與 純正。

朝聖之行回來後,我再三翻閱了秋吉法王送給我們的開示小冊子,其 中有講授「遠離四種執著」的教授課文,原文是由文殊師利菩薩親傳 給薩迦巴喇嘛的,這只有四句的課文實足以令我深思與修學:

若執著此生,則非修行人。

若執著世間,則無出離心。

若執己目的,不具菩提心。

當執著生起,正見已喪失。

我就以這四句寶貴的教訓,作為這次西藏朝聖之行的句號。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