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辛苦了!

一位仁者,踏著堅定的腳步,跨過無數的荊棘,無怨無悔,頂天立地,帶領著大眾,邁向成佛之道,他,就是繼如法師。

  七月下旬,陪伴著即將搬離麻州的好友謝麗容到莊嚴寺參加觀音法會。一進幽靜山門,寬廣平坦的大道呈現在眼前,似乎在引領著大眾走向光明淨土。下車後,信步走向大佛殿。大佛殿前,一條平坦的菩提大道,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兩旁矗立著承佛效命,永住世間,守住正法的十八羅漢,其姿不拘,隨意自在,反映著現實中清淨的梵行和睿智的德行。踏著一塊塊地轉舖成的堅實菩提大道,傾聽遠處傳來的陣陣梵音,讓人感受到超脫世俗的恬靜安祥,但是,又有多少人能追尋前人曾在這裡,經過幾番風雨日曬的搏鬥,留下汗水的痕跡呢?

  回家之後,感恩之情油然而生,捎信向當時構建菩提大道的方丈繼如法師問安。意外地,接到恩師回函,師言:「莊嚴寺的工作,兩年前就告段落了,比預期交棒快了些,出乎想像。對我個人來說,喜憂參半。然而,沒有絲毫不捨得的心理負擔,也沒有報怨之心,只想到狂心待歇的禪語,深感慚愧啊!」多麼坦蕩蕩的胸襟!短短的文字裡,鏗然有聲,高尚的德行在字裡行間中表露無遺。謙卑中帶有無私宏願的堅持,卻驟然拋下讚美的掌聲,走向另一個舞台。

  事實上,師父其言如其人,他一直站穩著腳步,向大乘道,出離化城,涉俗利生,如空花水月,無牽無掛,以智求佛道,以悲度眾之出世解脫相。師父曾說:「我行菩薩行,仍保有聲聞羅漢的心行,因純菩薩行,易生無力感,而我是在無力感中,不斷的超越,不斷累積,成為做大事的力量。」

  記得弘一大師對寂山長老提及他出家的因緣:「弟子出家,非謀衣食,純為了生死大事。」這些大德們就是以回小向大,不但獨善其身,還兼善天下,做完全的奉獻。師父認為即使成就了阿羅漢,也是有餘涅槃,要繼續度生,不會停頓,停頓就是有“住”了。法師如此自度度人,揮撒於無限的人生舞台空間,來完成生死的解脫,塑造了獨特的風格,他對生命本著認真不茍的態度,實在是值得欽佩。

  師父對弘法護教有強烈的使命感,如實荷擔如來家業。有人說他也化緣蓋廟豈不是與一般人無異?然而他不為己聚財,特別著重僧才的培養,以續佛慧命,這是與一般人不同之處。為了讓外籍人士了解佛教的智慧,他苦學英文,落實佛教本土化的目標,目前經常以英文弘法,並力促南傳、藏傳、北傳三系交集,其推動本土化的貢獻是很大的。

  幾十年來普賢講堂一直在恩師的訶護下成長,師父隨時以生命智慧的法水,滋潤大眾的心靈。其教導是以「溫而厲」的態度,謙遜中蘊含著無限的悲心與耐性。儘管眾生難調難伏,他從沒有捨棄,仍以「大悲水」饒益眾生,來成就如來智慧華果。

  雖然每個人的根基不一樣,但是般若是沒有上下的,他以四大的水性「水到高處高平,低處低平」讓大家了解真正的法性平等。他說:「所謂度眾生實無眾生可度,完全是當機,以當機的情況來度化,按照各人所需要去調整、去教化,所以沒有一法是相同的。」在他教導下的佛子,又何其幸運,得以沐浴膏澤。

  「萬古長空,一朝風月」是師父在金剛法會結束時,送給大家的。人的一期生命何其短暫,只有認清自己的地位,站穩腳跟,在剎那間的生命裡,隨緣盡分。無論做什麼事,都要真誠的去做,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打開心量,脫落苦邊,完成別人,完成自己。

  本著「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的般若智慧,無執無著,師父就是這樣把握住生命的機緣吧!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