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個科學實驗來發現佛學的博大精深

簡果深

西元1801 年,英國的科學家Thomas Young採用雙縫實驗(Double Slit Experiment)證明光線不是直線而是光波。其後一百餘年(1927 年),又有科學家(Davisson & Germer)用電子來做雙縫實驗。其後也有許多科學家用原子,質子,中子,光子做雙縫實驗。到2013 年更有科學家用810個原子組成的分子(分子量大於10,000)做雙縫實驗。自1927年以來最近一個世紀的實驗中,他們發現一些很奇特的共同點,就是這些微粒子都同時具有不可思議的波與粒子的雙重特性:

通過雙縫之後,在後面的偵測屏上都顯示出波的干涉現象(Interference Pattern。這是波的特徵,是傳統上的顆粒子(譬如棒球,石頭,沙粒)觀察不到的。傳統上的顆粒子只會在偵測屏上顯示出兩條縫,不會像波一樣在旁邊還有雙縫的影像。

假如把這些無數的微粒子,同時打到雙縫上,立刻就會在後面的偵測屏上出現干涉現象。假如把微粒子一次一粒打到雙縫上,仍會出現干涉現象,不過是逐漸產生的。(無數的微粒子同時打到雙縫上,就馬上會出現波的干涉現象,這是整體的明顯的波的特徵。微粒子一次一粒的打到雙縫上的干涉現象,在偵測屏會一粒一粒出現。這卻是明顯的粒子現象。這粒子現象一粒一粒慢慢的堆積起來,到最後則會呈現波的干涉現象。)

粒子在偵測屏上的堆積次序沒有規則,這可以用海森堡的測不準原理 (Heisenberg’s Uncertainty Principle)來詮釋。因此近代的量子力學(Quantum Mechanics)就這樣產生了。

然而當科學家在雙縫旁邊加上偵測器,來觀察粒子從雙縫中的那一個縫通過時,更不可思議的結果發生了:

波的干涉現象不見了。

在偵測屏上顯出的,只有明顯的粒子現象。就像是把棒球投過兩條併排的長方形洞一樣。在後面的偵測屏上,只顯示出兩條併排的長方形球印。

針對這個現象,量子科學家想出一個方法來解釋,稱爲量子糾纏(Quantum Entanglement)。

雖然科學家可以用量子力學及量子糾纏來解釋這些不可思議的現象,但是只能接受這些現象,沒有辦法解釋這些不可思議的現象來源。(請上YouTube觀賞錄像: https://youtu.be/fwXQjRBLwsQ

我們不妨來討論一下佛教對這些現象的可能解釋。

首先我們來看華嚴經裡記載釋迦牟尼佛成道時所說:「奇哉,奇哉,一切衆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但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其中「一切衆生」,我本來以爲是指一切有情衆生。但是通過這個實驗的啓發,我現在曉得應該包含無情衆生。當科學家在雙縫旁邊加上偵測器來觀察微粒子,不論科學家在不在場,粒子就會失去波的特性。我們曉得,偵測器是無情衆生,微粒子也是無情衆生。只是因爲一切(有情與無情)衆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所以他們彼此之間會有這樣的互動。我也想起大慈菩薩發願偈中有一句「情與無情,同圓種智」。本來我不瞭解這句偈。那是因爲我不曉得無情衆生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經過這個實驗的啓發也終於懂了。由此可見,佛教遠遠走在科學的前頭,耐心的等著科學來跟上。(對於偵測器讓粒子失去了波的特性這個事實,量子科學家稱之爲量子糾纏(Quantum Entanglement)。這是他們的專用名詞,我覺得我們有必要用別的名詞來稱呼。因爲量子中的「子」字代表一個粒子。但事實上到目前還沒有人能證明這種粒子的存在。而且「糾纏」兩字又是令人覺得彆扭,不適合用來代表這個很特殊又重要的現象。再說,量子科學家對於別人把量子糾纏用到別的領域頗為反感,因爲這樣會造成他們用詞的混淆。我們不需要讓人起這個煩惱。更何況量子科學家所討論的量子糾纏範圍很狹窄。不足以涵蓋我們可以包括的内容。因此,我認爲或許可以用 「超意識通訊」(Super Consciousness Communication)來代表。人類腦中的意識會同時產生超意識。也就是因此而一個大修行人的出現,可以造成周遭的影響。也因此給凡人的意識瞞不了鬼神,一個偵測器或一顆粒子雖然沒有意識作用,但是這個實驗證實他們顯然具有超意識,那是「一切衆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的顯現。就因此在這個實驗中,偵測器可以影響一顆粒子失去波的特性。

再説這些微粒子都同時具有波與粒子的雙重特性。這在《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裡,早就提及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也因此我們可以說 「粒子不異波,波不異粒子,粒子即是波,波即是粒子」。再次可見,佛教遠遠走在科學的前頭,耐心等著科學來跟上。

那麽一顆顆粒子慢慢在偵測屏上堆積起來,造成波的干涉現象又是怎麽解釋呢?我們金剛經中提及 「無我相,人相,衆生相,壽者相」。我相就是主觀的自我,人相就是客觀的對方,衆生相就是空間,壽者相就是時間。假如光線照射會產生波的干涉現象,那麽一顆顆光子打上去,與光線照射的差別,就只是空間與時間了。既然 「無我相,人相,衆生相,壽者相」,那麽一顆顆粒子會逐漸呈現整體波(粒子的綜合)的干涉現象就不足為奇了。佛教又遠遠走在科學的前頭,耐心等著科學來跟上。

其實除了以上的一些例子,讓我們曉得佛教遠遠走在科學的前頭,大家可能在生活中也常常發現很多例子。

譬如宇宙,科學界現在已經公認是由一個大爆炸產生的。宇宙的直徑大約九百三十億光年,天文科學家另外也發現在宇宙的外圍有星球往外加速擴展,這對他們來說,是無法解釋的。一般科學家認為,在大爆炸之後,宇宙不斷以一定的速度擴大。這個擴大的速度到後來會受爆炸中心引力的影響而逐漸減速。因此宇宙擴展的速度只可能減少不可能增加。宇宙外圍的星球往外加速擴展,這個事實是天文學家無法解釋的。但是,佛教還是可以解釋,即使我們的頭上頂著天,脚底踩著地,佛陀在金剛經裡早就告訴我們,東南西北四維上下虛空不可思量。既然虛空是無限的,即使我們的宇宙直徑有大約九百三十億光年,虛空仍然可以是我們宇宙的百千萬億倍。在那麽大的虛空中,除了我們的宇宙之外,當然很可能有其他的宇宙。佛陀也在《阿彌陀經》裡告訴我們,東南西北四維上下各有恆河沙數諸佛。因此我們很容易就想到,很可能我們宇宙的外圍有星球往外加速擴展,就是因爲那些星球已經擴展到臨近宇宙的引力範圍。我們只能希望那些天文學家會從這個層面去探討,並進一步去證實。這樣他們將來可能會相信我們的宇宙(Universe)只是汎宇宙(Pan-Universe)無數宇宙中的一個吧。

再譬如,動物學家也觀察到,一個小島上的猴子的一項大發現,很快在臨近完全隔離的一些小島上的猴子也都會發現,但是動物學家不能解釋其原因。還有我們的動物界中,有僞裝動物或昆蟲。他們的外觀與環境很難分別。科學家也沒辦法明白其來源。然而從佛學的角度來看,就很容易瞭解。我們可以用衆生的共業,再加上前面所提及的超意識通訊來解釋。這也讓我想起覺林菩薩偈裡有一首偈是「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愛因斯坦是世人公認近代絕頂聰明的科學家。其後世人公認絕頂聰明的,應該是英國的霍金。他們兩人都認爲佛教是世上最符合科學的宗教,但是他們並未深入鑽研佛教。世人一般認爲佛教並不科學,那是因爲他們對佛教缺乏瞭解。我們希望未來有很多科學家對佛教作深入研究,以科學的方法證實佛陀在2500 年前所傳的經教是符合科學的;現在世人認爲佛教並不科學,那只是因爲佛陀所傳授的跑在科學前面太遠罷了。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