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自在的學佛

1992年8月1日林世敏居士講於紐約大覺寺

淨卿記錄整理

◆編者按

林世敏居士早年學佛,並發願接引青年學佛,所著作的「佛教的精神與特色 」一書,是一本立論嚴謹,契合初機,適合大眾閱讀的好書,二十年來發行超過百萬本,近年並著有「學佛百問」「貝葉之香」「續學佛百問」「慈恩佛教兒童叢書」等書。(以上三本書在紐約維摩詰書屋可以請到)

林世敏居士除任教職外,現應中國佛青會之聘,為南區大專佛學社團專任指導老師,在高雄成立「菩提園」,並致力於「佛法人間化」、「佛化家庭」的推動,曾多次應邀赴東南亞及加州弘法,此次應邀來紐約和美東地區佛友結緣,機緣殊勝,末學前往聆聽法音,謹恭錄如下以饗佛友。

 

 

法師、各位大覺寺的大德居士們,大家好。

非常高興第一次來紐約就有這麼殊勝的因緣,在這裡和眾多的同道談談佛法,今天的講題是 「快樂自在的學佛」。

請問我們學佛的目的是什麼?當然每一個人的答案不盡相同,也許有人會說,我學佛是為了發財,有的也許為了求長壽,也有的是希望將來往生西方淨土。事實上,每一個人的目標和理想都是正確的,但是有一點必須要提出來討論的是 :如果你為了要發財才學佛,請問如果有了財之後,你能不能快樂?如果不能快樂,即使你家裡堆滿黃金又有何用?我在高雄經常看到一些有錢人,他們天天上股票市場玩股票,一顆心跟著股市看板的漲跌而七上八下,坐立不安。同樣的道理,活得很長但是並不快樂的人,會發現生命活得越長,受到的折磨也越長。由此看來,人生的快樂與否,並不在於活得長不長,不在於有沒有錢,也不在於能不能往生西方。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你為了往生西方,這一世你活得並不快樂,譬如你很討厭念佛,可是為了將來能往生西方,而心不甘情不願的念佛,各位想一想,念一天兩天還可以,如果念三十年、四十年的話,是不是會煩惱無盡,是不是痛苦無邊?所以今天在這裡和各位討論「如何快樂自在的學佛」。

今天各位來這裡聞法共修、拜佛,這條路各位是走對了。在佛教來講,走進佛門,是要有很多很多的善緣,大家才能夠相聚在一起,入佛門就好像我們走進一家很好的餐廳,如果你不會點菜,請問你會不會吃得很飽?會不會吃得很好?有的人浪費了很多錢,不一定吃到很好的東西。同樣的道理,有的人每天拜佛三千拜,可是這個人並不快樂。我們在佛教裡也常看到一些人,他們學佛很久仍憂愁滿面。

我個人把如何快樂自在的學佛列了六個重點:自主的、隨緣的、隨喜的、無相的、智慧的、平常的。

 

一 、自主的學佛

自己學作自己的主人,如果信王母娘娘的,將來死了到王母娘娘的世界,最多是當個仙女或仙童。信耶穌的,永遠是人家的兒子,永遠有個爸爸在你頭上,信一貫道的,永遠有個老媽媽在管你。有媽媽在管,你的行動就不自由哦!和媽媽住在一起的人,想出去吃頓宵夜,就要看媽媽的臉色,也許有時媽媽會說:「在家裡吃,不要出去浪費錢」,或說「太晚了不要出去了。」為了能出去吃頓宵夜,有時還得編一套故事才能出門。有時外出回來,帶了一些橘子回來孝敬媽媽,她會說:「以後不要買這麼大的,大的太貴,等快收市時才去買,買小的便宜。」各位都知道小的酸哪!但是不買小的,就是不順媽媽的意。各位想一想,吃頓宵夜,買東西都這麼不自由了,何況將來到天堂。我們學佛就是要學做自己的主人,要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我們的命運如果讓人家來擺佈,佛教認為這不是最好的安排。

佛陀來到人間第一句話講「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意思是說,在這個宇宙間,這個「我」並不是指釋迦牟尼佛自己,而是宇宙間的每一個人,也就是說,在這個宇宙間,我們要做自己的主人,不要讓別人來擺佈。一個能夠做自己生命主人的人才能夠快樂。說到這裡,有人會問「佛教戒律那麼多,這不是在干涉我的自由嗎?」開過車的朋友都知道在高速公路旁,經常有牌子在告訴我們某個路段的限速是多少,某些路段不准超車,山洞或橋下的地方就告示高度是多少,為什麼要設這些牌子呢?是不是那些地方常常發生車禍,文通單位為了「預防車禍重演」,所以在那些路段設了牌子,警告過往的駕駛人小心行駛。有一次我開車衝到山谷,幸好人沒受傷,等我從谷底爬上來的時候,赫然看到路旁的牌子寫著限速「18」,我誤看「81」,我站在崖邊發誓「從今以後,我絕對遵守交通規。不可以再掉到山谷」。

眾生在生死輪迴當中歷盡多少的生死,今天我們走進佛門,知道學佛的好處,知道自己可以「當自己生命的主人」,不想再在六道中輪迴,就必須守戒律。佛陀就是過去開車墜入懸崖的人,他在修行的路上經歷過無數的挫折,今天他把自己的經驗告訴我們,叫我們在某些地方不能開太快,某些地方不能超載。人性的弱點是喜歡喝酒、喜歡賭博、喜歡貪心、喜歡生氣而起了無明,佛教以戒律來幫助我們修行,而不是以戒律來干涉我們修行。佛陀無盡的慈悲,用自己過去無盡的經驗告訴我們,讓千千萬萬的眾生不再重蹈復轍,安安穩穩地走向快樂解脫的地方。由這裡各位可以瞭解,佛教的戒律並不是限制我們,讓我們不能做一個快樂自由的人,而是讓我們跟佛學習,將來有一天和佛一樣的解脫自在。我們來作個譬喻:佛就像我們的老師,眾生是佛陀的學生,學生只要努力就可以當老師,將來就可以教很多的學生。過去的師父,他把很多的佛理告訴我,細心的教導,經過我努力地學習,讓我今天可以把一點小小的心得來和各位分享,這些都是佛法的喜悅。所以,只要努力人人都可以當老師,只要努力人人都可以成佛。

佛就像鑽石,眾生也是鑽石,只不過眾生的鑽石表面沾上了泥巴,染上污糞,其臭無比。佛教告訴我們,髒的是外面的泥巴,是外面的污糞而不是裡面的鑽石。鑽石的本質永遠不髒,我們的本性和佛的一樣清淨,只要努力洗滌附在外面的污泥,有一天就能見到鑽石的本來面貌。今天我們走進佛門就是要向佛、向師父們學習如何洗去污泥的方法。有的污泥用普通洗潔劑就可以洗去,有的必須用強力的清潔劑才能洗乾淨,佛教有八萬四千種清潔劑任你選擇。我們的本性本來就是清淨的,所以各位不必失望,以為自己罪業深重永遠洗不乾淨,要知道罪業像烏雲,烏雲不可能永遠遮住天空,眾生也是如此,所以我們對自己要有信心,污泥雖然暫時蒙敝了我們,但是我們的本性絲毫沒有損傷,我們的本性和佛是平等的,只要我們存有謙虛的心,常來拜佛,來向師父們請教,聽經聞法,日久就可以跟佛一樣的偉大。

 

二 、隨緣學佛

「隨緣」一般人常解釋為「順其自然」,若以這樣來解釋,那麼考試考六十分的人就想「唉,順其自然!不要去計較」,原先想禮佛三百拜的人,拜了一拜之後想偷懶就說「唉,順其自然!」如此演變下去,佛教徒不都變成了懶惰蟲?佛教講緣之外,還講另外一半才能夠圓滿。也就是說每一件事情的前半段,你要盡自己的心力去作,全力以赴之後,不管好壞你都以歡喜心來接受,才能說「順其自然」。

有的人在公司裡工作很賣力,可是昇官一直與他無緣,有的人很用心讀書,也不一定能申請到好的學校或拿到獎學金,這些都有因緣存在的。所以,一個佛教徒就要好好地掌握自己的角色,凡事盡責盡份,就不要去管別人怎麼想,也不用再自責。譬如今天我來大覺寺演講,我盡責盡份的講,講完以後,那是各位大德居士的事了。各位滿意與否,並不會影響到我。如果各位不滿意,我會反省,回去以後就多看點書,下次再來就可以講得好一點。

再如未學佛以前,我曾經很用心的追求一位女孩,結果失戀了,我痛苦萬分,寢食難安。學了佛以後就不一樣了,以現在來講,我會努力的去追求,並且表現自己傑出的一面,而妳仍看不上眼,那也沒有關係,是妳沒有福報,是妳不會欣賞,將來後悔的是妳不是我。只要轉念想想就會快樂起來。學佛的人要記住,只要你努力去做,就永遠不會有虧待的事情發生,努力作了以後不會有缺憾,自然也不會傷心。作媽媽的人不要老是埋怨兒子不孝,只要自己作好媽媽的角色,就不要再理會兒子將來如何回報我們。

 

三 、隨喜的學佛

隨喜就是別人有成就、比我好,或有功德的時候,我稱讚他、肯定他,進一步分享他的喜悅。學佛的人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和世間人沒有兩樣,心量狹小,嫉妒心重,見不得人家好。有的人是榔頭大俠,左右腰間各插兩隻榔頭,兩手再拿兩隻,兩眼虎視耽耽,看到張三口才比我好,「砰」敲下去。看到李四文章寫得比我好,「咚」打下去。看到王五比我有錢,「喤」打下去。看到趙六麻子長得比我漂亮,「哄」錘下去。當旁邊的人都被打下去之後,你覺得自己比別人高一截,其實這是一種錯覺,你永遠沒有進步!我們學佛的人不要這樣。人生中有多少的苦難啊!拿我們居住的紐約來講,這裡並不是我們永遠的落腳地,無常隨時都會來找你,學彿的人應該彼此互相提攜,互相幫助,互相鼓勵來成長菩提道業,而不是學了佛之後來互相傷害。今天我們好不容易走進佛教這種清淨的地方,如果還不能掌握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實在是太可惜了。

隨喜法門實在不容易修,一般人看到別人的小孩考上建中時,心裡就開始嘀咕「哼!有什麼稀奇,那還不是惡補才會考上。」看到人家演講比賽得第一名,又在嘀咕著「有什麼稀奇,那時裁判瞎了眼,才會給他第一名。」看到大家都在讚嘆某人很有修行,風度很好時,又在一旁放空氣說:「他有什麼好!如果我把他的出身或內幕說出來,看他還好不好?」遇到比自己好的,總是千方百計想去挖人家的瘡疤。我過去看人家抱著兒子左親右親的,心想莫非他們懷中抱著的是紅孩兒,趕緊走近瞧一瞧。這一瞧啊!我的媽呀!眼睛歪歪,鼻子塌塌,耳朵爛爛的,要是我的話,乾脆掐死再生一個。可是等自己有了孩子以後,聽到別人在批評自己的兒子,立刻反駁「喂!你知道嗎?我兒子是未來佛門的龍象,是未來的愛因斯坦!你不要隨便批評哦!」,原來爸爸媽媽都在自己孩子的天平上加了兩大塊籌碼,怪不得自己的孩子都比別人的孩子重要。學了佛以後就不一樣了,現在我看到每一個孩子都是讚嘆有加,無限隨喜。隨時隨喜讚嘆和關懷別人,可以使我們得到許多的友誼。學佛要學習肯定別人的成就,隨時分享別人的快樂。

再舉一個生活中的小例子:作婆婆的如果遇到媳婦煮菜,多放了一點鹽巴難以入口時,千萬別當面指責,如果您當面指責,下一餐可能只剩白水煮清菜。您越批評,她越沒有信心,菜自然煮不好。這個時候如果您改用「嗯!味道是重了一點,「但是」口味很好,下次再淡一點點,就更好了。」隨喜之外還加一味 – – 愛語。不要傷害他人,如同佛以慈悲的眼視眾生,在佛的眼裡眾生都是很可愛的。

 

四 、無相的學佛

「無相」就是不要存著那是你的,這是我的。如果你有了這種想法,那麼在給孩子吃麵包的時候,別人的孩子吃兩邊硬的,自己的孩子吃中間軟的。再如我手中這杯水,我請你喝水的時候,就不要存有我是「給你」喝水的人,你是「接受」我手中水的人。同樣的道理,當你給乞丐一元的時候,你也會想「我是布施者」,「你是受施者」,於是布施之後還常期待著報章雜誌來訪問你,來報導你的善行,這種布施自然越做越苦惱。如果你認為他是接受你救濟的人,你就會瞧不起他,就會覺得他很可憐,同時你會以為自已高對方一截。佛教告訴我們不要存有自己是布施者,也不要存有對方是受施者,更不要存有期待「回報」的心,無相布施使我們在布施當中永遠不會覺得自已是輸家,因為當你在救濟別人的時候,你的心裡已經很高興了。學佛的人應該是在幫助別人的時候,當下快樂。

各位,你們是不是常想子女孝不孝的問題?告訴各位,學佛的人沒有不孝的子孫,也不會為不孝的子孫而傷感落淚,因為學彿的人視養兒育女是一種快樂。我和太太結婚十個月之後還沒有孩子,左右鄰居經常問我媽媽「林老太太,您的媳婦有沒有消息?」看到我媽媽搖頭,他們都以異樣的眼光來看我,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一天我陪太太到醫院檢查,知道太太懷孕的消息,立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左鄰右舍,我發現兒子還沒來這個世界報到就已經在報恩了。太太懷孕使我在人前人後抬得起頭來,等到兒子出生那更不用說了。學佛的人應該欣賞兒女成長中的快樂,至於兒女將來如何對待我們,那是兒女的事情,就算將來他們不會回報,我也不會傷心,我還是照樣快樂的學佛。

 

五 、智慧的學佛

智慧就是佛教講的「般若」,也就是要聰明一點,要有智慧一點。不過聰明和智慧稍為差一點點,今天我們只談生活中的智慧。舉例來說,我住在高雄澄清湖旁,我家隔壁正在建房子,每一家的門都朝向東方的馬路,只有他把大門朝向西邊的窄巷子裡。有一天我好奇地問他為什麼把大門朝向西?他說「算命的告訴我,我命中要朝向西。」不但如此,因為他是地主,建地自然比別人大了一些,因此在建房子的時候,他把房子一百九十度地斜斜蓋起來,各位想一想,一排整整齊齊的別墅區,就因為他那幢房子斜斜的,看上去顯得格格不入。有一天他來看建屋的進展,因為見面多次熟了一點,我就上前去問他,他對這幢房子相當滿意,我問他「老伯,您為什麼把房子蓋得斜一邊呢?這幢房子將來要不要留給您的子孫?」「要啊!我七十二歲了,將來一定要留給我的子孫啊!」「哦,這房子歪一邊,是請誰看的?」「根據我自己。」「老伯,將來你的孩子也是歪這個方向嗎?說不定將來他是歪另外一邊呢!到時候是不是又要重建重挖呢?」

他聽了之後一臉茫然。這個故事經常被我引用為活教材,有時學生到我家時,我就告訴他們 「他家的門斜斜的,是斜門人物。」再如一般民間一到七月就拼命燒銀紙錢。佛教講因果,親人去世了,如果我們燒銀紙錢就可以讓他享用,那我們也可以自己先燒多一點,然後自殺到陰間去享用。天下那有這麼便宜的事。美金是美國政府印的,陰間的錢幣,我想閻羅王自己也會印,假如現在你拼命燒銀紙,拼命寄銀紙給已經去世的爺爺奶奶,我看閻羅王一定會把你的爺爺奶奶捉起來,審問他們是誰寄的,所以燒銀錢的人,在陰間已被列為黑名單,被通緝在案了。佛教講有努力才有收獲。

再如有些人,在自家大門貼了好幾道符,問他們為什麼要貼,答案是怕鬼。如果這家人晚上回來,看到大門貼著符,心裡會不會先想到鬼,鬼符是要捉鬼用的,如果家裡沒有鬼,何必去貼?因此貼了符,是不是先招認了「自家有鬼」,再說三更半夜回來,看到大門、窗上到處貼了各種符,是不是心裡先起陰氣?各位想想,住在這間房子的人會不會快樂?再說,在台灣有的人沿路撒紙錢 (冥紙 ),我問他們原因何在?答案是「保平安」,各位想一想,這種人沿路撒紙錢,鬼看到紙錢高興地跟在後面一路撿回去,撿到最後撿到撤紙錢人的門口,鬼想「哦,原來是這戶善心人家在撤紙錢」以後這些鬼就天天來找你,「引鬼神容易,送鬼神難」哪!

由以上的例子,我們知道有智慧的人是不會迷信的。現在我再舉另外的例子 :為了趕來這裡參加共修,有的也許早飯來不及煮,有的也許碗還沒有洗,結果先生起來沒有東西可以吃,兒子起床也找不到牛奶,如果妳在出門之前把一切安排好好的,不會影響先生和孩子的生活,他們自然不會反對你來這裡共修。共修結束,買點先生和孩子喜歡的點心回去慰勞家人,如此皆大歡喜,不出三天孩子就會再問「媽媽,您什麼時候再去大覺寺聽經?」先生來聽經共修也可以如法泡製,如此家庭和樂豈不是美事一樁。

有的人帶幼子到佛寺,兒子進了佛寺,東張西望,媽媽「叭」一掌打下來,佛是可以看的呀?看到師父,又拼命地兩手壓著幼子的脖子說「拜,拜師父」,各位想一想,孩子才多大,在他幼小的心靈裡還來不及認識佛教,甚至不知道穿著僧服的人就是師父,在這種情形下施予高壓教育,將來他們不排斥佛教才怪。佛教是有智慧的,是講因果的。

 

六、平常心

平常心,有的人為了要將來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天念佛五萬句,念到出不了聲。有的拜幾千拜,拜到最後脊髓骨受傷,拜佛是一種很好的運動,要慢慢拜,如果拜的方法不對是會受傷的。

為了講平常心,各位請看我手上這朵花,各位都看到了,這是一朵鮮艷美麗正盛開著的茶花。在日本有兩位禪師,有一年冬天,屋外茶花盛開,師父就摘了一朵,差徒弟送去給對門的禪師欣賞。小沙彌很高興地去了,當他小心地把花送到對門禪師的門口,不小心一腳胖到門檻,摔得人仰馬翻,待他起來時,手中握著美麗的花己缺殘敗破,小沙彌極為恐懼不安,心想這下回去如何向師父交待?禪師在屋裡聽到「咚」的一聲,出來察看,看到小沙彌傷心的臉蛋,問明原委,就笑著安慰他說沒有關係,雙手接過小沙彌的茶花,請小沙彌進屋裡,然後仔細地把花插在他祖父 (宗元禪師)的筆筒裡,把落下的花瓣自然地置於筆筒邊緣和桌面,結果己經散落的花朵,經過禪師的佈置,在那高雅潔靜的禪房裡,絲毫沒有那種殘破敗壞的氣息,就像一朵花從頭到尾都在筆筒裡成長,從含苞、待放、初開、盛開然後凋零在禪房裡,小沙彌本來是憂愁滿臉的,看到這種美也忍不住地笑起來。各位,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要以平常心來面對自己的人生。每個人都會老,當你七十二歲的時候,你會不會經常煩惱什麼時候會走,如果你今年四十歲,還會不會常想「如果」時間能倒流,你要回到十二歲的時候,去過那種無憂無慮的日子。佛陀教我們,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是最美的,現在就是你這一生中最年輕的一刻,明天比今天老,等一下吃飯的時候也比現在老了一點,所以把握現在,請保持自己臉上的微笑。再看看在座的老菩薩們,一頭潔白的頭髮,雖然歷盡風霜,仍傲骨不屈,帶著慈祥的笑容在聽講,看上去是多麼地可愛感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可愛的地方,不要老坐在那裡回憶從前,掌握現在的每一時每一刻,到年老的時候也能夠享受生命的甜蜜,時時刻刻都能享受快樂的人,才是真正快樂學佛的人。

以我個人來講,我常去火葬場,有的人七歲就被送到火葬場,而我今天還活著,有什麼值得傷感的,將來死後房子捐給佛教機構,身體捐給高雄醫學院,我活得自在又了無牽掛。今天快樂的人自然明天也會快樂,如果今天活得不快樂,明天也會受今天的影響。所以學佛的人要做到天天都快樂。

我家屋前有一棵榕樹,每天當我還躺在床上的時候,晨曦穿過綠葉,先吻一吻我這張可愛的小臉蛋,金色陽光吻開了我的眼睛,枝頭群鳥吱吱喳喳的聲音,是清晨的禮讚,彷彿在演奏著貝多芬的第九號交響曲,當我醒來的時候,最高興的是發現自己還活著。各位,這就是我一天的開始,我喜歡自然,我不是個很有修行的人,但是我喜歡跟很多學佛的朋友和善知識在一起,由於愛語和隨喜,在交談中使我得到許多心得,從而完成了兩本心得報告 – – 「學佛百問」及「續學佛百間」。也使我感到無比的快樂,天天活在快樂自在當中,在佛光普照之下,讓我有這麼好的機緣來這裡和各位結緣,讓我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尤其感謝法師們的慈悲。希望各位在佛光的普照之中,在師父的指導之下,使我們的智慧得到開啟,活得更自在和快樂。學佛人的路都是越走越廣,看人也是越看越滿意,越看越可愛!再一次的謝謝各位!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