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法門

_168_0_2

月溪法師

淨土宗,亦名蓮宗,亦名彌陀教,他力教,發願念佛,藉佛力而得往生淨土之法門也。釋迦佛住世時,於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說《阿彌陀經》,於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說《無量壽經》,又於王舍城為韋提希說《觀無量壽佛經》,開示淨土往生法門,是為本宗之起源。

佛入滅後九百年,天親菩薩宗《無量壽經》造〈願生論偈〉,示五念門修法。印土推為宗師,故本宗以佛說三經及天親一論為所依本典。

後漢時,安息國沙門安世高始譯《無量壽經》,吳支謙譯《大阿彌陀經》,是為蓮宗經典傳入中國之始(迨晉朝慧遠法師受念佛法門於佛圖澄,結蓮社於廬山)。然其初,法度未備,傳播未廣,修者尚寡。

至晉永嘉四年,佛圖澄大師由印度抵長安,提倡淨土修行法門,傳於道安法師。道安傳於慧遠法師,慧遠法師結蓮社於廬山東林寺,專修淨業。道俗皈依者極眾,有姓名可考者共得一百二十三人,類皆高僧雅士。以蓮社十八賢為最著,十八賢者:慧遠、慧永(慧遠弟子)、慧持(道安弟子)、道生(羅什弟子)、曇順(同上)、僧叡、曇恒、道昺、曇詵、道敬(以上五人慧遠弟子)、佛陀耶舍、佛陀跋陀羅、劉程之、張野、周續之、張詮、宗炳、雷次宗(以上五人慧遠門人)等是也。以慧遠為導師,故後世推為中土開宗初祖。

又北魏永平元年,有天竺菩提流支法師者,來中國宏法,譯述甚富,亦傳淨土法門於此地,以授曇鸞法師。鸞著〈天親菩薩願生論偈註〉,及〈略論安樂淨土義〉,大宏斯旨,推為宗匠。

其後隋大業年間,有道綽禪師,在石壁玄中寺讀曇鸞碑文,大有所感,棄其宿習,專修淨業。講《觀無量壽佛經》將兩百席,著〈安樂集〉兩卷。

唐貞觀時,有善導和尚者,親與綽師道場,乘受宗義,著〈觀經疏〉。闡明他力信心要旨,規定本宗行儀,於是蓮宗遂告大成。善公行頂卓絕,誨人不倦,所居之地,屠肆無人過問,其感人之深,化被之廣,於斯可見。迄今念佛法門,仍以善公之教為本。與善公同時,有慈(敏/心)三藏,曾親至印土求法,歸後專宏淨土,事跡不彰,影響未廣。

接善導之法者,有懷感禪師,亦得念佛三昧,著〈釋淨土群疑論〉七卷。玄宗時廬山有承遠法師者,宏專念之道,創彌陀寺,世稱「彌陀和尚」。承遠之弟子法照,代宗時為國師,著有〈五會法事讚〉一卷、〈大聖竹林寺記〉一卷。

德宗貞元中,少康法師,深慕善導,專弘淨土之教,世稱「後善導」,著有〈二十四讚〉一卷、〈瑞應刪傳〉一卷。

此外有新羅國人憬興法師著〈大無量壽經速義述文讚〉三卷。元曉法師著〈大無量壽經宗要〉一卷、〈遊心安樂道〉一卷。其《無量壽經》之解釋,與淨影、嘉祥之疏並稱,世號「無量壽經四大疏」。

 

釋迦所傳之淨土法門

釋迦牟尼佛說法四十九年,講經三百餘會,開示眾生悟入佛之知見。

但以眾生根器不同,故所說法門,有小乘、中乘、大乘、最上乘之別,無非方便眾生,自力修持之法。又為方便眾生故,又恐凡夫障深慧淺,若修別樣法門,皆是豎出三界,恐一生或不能了脫生死,是以特地開出念佛一法。宏揚西方極樂世界,願人往生阿彌陀佛淨土。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講《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阿彌陀經》,最初勸父王淨飯,共六萬釋種往生。

 

印度之淨土宗

天親菩薩,梵名婆藪槃頭,意譯為天親。北天竺富婁沙富羅國人,生後釋迦牟尼佛九百年,於薩婆多部出家。博學多聞,神才俊朗,戒行清高,無可為傳。先學毗婆沙義已通,為眾講說,日造一偈,以攝所說義。次第造六百餘偈,攝毗婆沙義盡,無能破者,即〈俱舍論偈〉是也。又作〈長行解偈〉,立薩婆多義,隨有僻處,以經部義破之,名為〈阿毗達摩俱舍論〉。

法師既遍通十八部義,妙解小乘,執小乘為是,不信大乘,謂摩訶衍非佛所說。後得其兄無著菩薩誨誘,始信大乘,深悔而想,欲割舌以謝罪。兄曰:「汝設割千舌,亦不能滅此罪,汝若欲滅罪,當以此舌解說大乘。」於是師乃廣造諸論,以宏闡大乘。瑜伽宗基礎之立,即其功績。

復宗《無量壽經》,造〈願生論偈〉,示五念門修法,令眾生畢竟得生安樂國土。五念門者:1.禮拜門;2.讚歎門;3.作願門;4.觀察門;5.迴向門。五念門乃用身、口、意、智、方便智等五業以修持,用身業禮拜,用口業讚歎,用意業作願,用智業觀察,用方便智業迴向。

五念門功夫純熟,則漸次成就五種功德門,四入一出。五種功德門者:1.近門;2.大會眾門;3.宅門;4.屋門;5.園林遊戲門。入第一門者,以禮拜阿彌陀佛,為生彼國故,得生安樂世界,是名入第一門;入第二門者,以讚歎阿彌陀佛,隨順名義稱如來名,依如來光明智相修行故,得入大會眾數;入第三門者,以一心專念作願生彼,修奢摩他寂靜三昧行故,得入蓮花藏世界,名入第三門;入第四門者,以專念觀察彼妙莊嚴修毗婆舍那故,得到彼處,受用種種法味樂,是名入第四門;出第五門者,以大慈悲觀察一切苦惱眾生,示應化身,迴入生死園煩惱林中,遊戲神通,至教化地,以本願力迴向故,是名出第五門。菩薩入前四門,自利行成就,出第五門,迴向利益他行成就。菩薩如是修五門行,自利利他,速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願生論偈〉全名為〈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魏菩提留支譯。曇鸞法師之註,文暢義邃,洵足開人正智,起人正信,推為蓮宗著述之巨擘,乃淨業學人之大導師。惜中國久已失傳,清末楊仁山居士求於東瀛,刻以流通。

 

淨土宗傳入中國

淨土宗經典傳入中國甚早,自後漢安世高譯《無量壽經》、支婁迦讖譯《無量清淨平等覺經》、吳支謙譯《大阿彌陀經》,以迄宋代,譯《無量壽經》者,多至十二種,五存七缺。

 

修法

淨土宗經典,雖早傳入中土,而修此法門者尚少。至晉永嘉四年,佛圖澄由印度抵長安,提倡淨土修行法門,傳於弟子道安,道安傳於慧遠,慧遠在廬山東林寺結蓮社,是為中國淨土宗之正式開始。當時入蓮社諸公,類皆高僧名士,即世所謂蓮社十八賢。其名列佛祖統紀者,百二十三人,其不入社而與社有關係者,則有陶潛、謝靈運、范寧等輩。十八賢者:慧遠、慧永(慧遠弟子);慧持(道安弟子);道生、曇順(羅什弟子),僧叡、曇恒、道昺、曇詵、道敬(以上五人慧遠弟子)。佛陀耶舍、佛陀跋陀羅、劉程之、張野、周續之、張詮、宗炳、雷次宗(以上五人慧遠門人)是也。

 

中國蓮宗諸祖傳略

晉慧遠大師

師諱慧遠,姓賈,雁門樓煩人。幼而好學,博綜六經,尤善莊老。時道安法師建剎於太行恆山,師往歸之,聞講《般若經》,豁然開悟。因投簪受業,精思諷誦,以夜繼晝。安師常臨歎曰:「使道流東國者,其在遠乎!」年二十四,大善講貫。太元六年,至潯陽,見廬山閒曠,可以息心。時師同門慧永禪師,先居廬山西林,欲邀同止,而師學侶漫眾,西林隘不可處。永師乃謂請於刺史桓伊更為建剎,號東林,時太元十一年。於是乃造西方三聖像,建齋立社,鑿池種蓮,於水上立十二葉蓮花,因波隨轉,分刻晝夜,以為行道之節,主張蓮宗,蓮風大扇。既而四亡方息心緇侶絕塵信士,聞風不期而至者,凡百二十三人,共結蓮社,一意西歸。令劉遺民著〈發願文〉,勒之石。初是大教流行,江東經藏未備,道法無聞。師遣弟子法淨、法欽等,遠越蔥嶺,曠歲來還,購諸梵本,並傳關中。其時此土未有泥洹常住之說,但言壽命長遠。師曰:「佛是至極無變,無變之理,豈有窮耶?」乃著〈法性論〉十四篇,以明泥洹常住之旨。什師見而歎曰:「邊方未見大經,便闔事理合。經言:『末代東方有護法菩薩。』欽哉仁者!善宏其道。」曇摩流支入秦,師遣弟子曇邕,請於關中。出十誦律,流傳晉國。及佛馱跋陀羅至,師即請出禪數諸經,所有經律,出自廬山,幾至百卷。師居東林三十餘年,跡不入俗,每送客,常以虎溪為界。領眾六時行道,未嘗一日暫輟,深信切願,專志西方,澄心繫念,三睹聖相而沉厚不言。後義熙十二年七月晦夕,復睹聖相,既知時至,即語弟子法淨惠寶曰:「吾始居此,十一年中,三睹聖相,今復見之,當生淨土矣!」即自製遺戒。至期,端坐入寂,年八十三,即義熙十二年八月六日也。遺命弟子露骸於松林下,即嶺為墳,與土木同狀。弟子等不忍露骸,與潯陽太守阮侃,奉全身建塔於西嶺,謝靈運及宗炳,各立碑以銘遺德。所著有〈廬山集〉十卷行世。唐宣宗大中二年,追諡「辯覺大師」。南唐昇元三年,追諡「正覺大師」。宋太宗太平興國三年,追諡「圓悟大師」,凝寂之塔。

按:遠師首創蓮社,專宏淨業,學行專精,品格超邁。其遣徒求經,聘梵師翻譯,對正教之宏揚,厥功甚偉。後世推為初祖。至若考尋血脈,則後世淨土傳承,出於北魏鸞師者為多,不可軒輊先後也。

 

北魏曇鸞大師(《續高僧傳》樂邦文類)

師號曇鸞,雁門人。少遊五台山,見神跡靈異,發心出家。讀《大集經》,以其詞義深密,因為註解,文言過半,便感氣疾。同行醫療,既而歎曰:「人命危脆,日夕無常。吾聞長年神仙。往往閒出,得是法已,方崇佛教,不亦可乎。」遂往江南陶隱居所,懇求仙術。隱居授以仙經十卷,欣然而還。至洛下,遇三藏菩提留支。鸞問曰:「佛法中頗有長生不死法,勝此仙經者乎?」留支曰:「此方何處有長生不死法?縱得長年,少時不死,卒歸輪轉,曷足貴乎?夫長生不死,吾佛道也。」乃以《十六觀經》授之。曰:「學此,則三界無復生。六道無復往。盈虛消息,禍福成敗,無得而至。其為壽也,河沙劫量,莫能比也。此吾金仙氏之長生也。」鸞大喜,遂焚仙經,而專修淨觀。自行化他,流布彌廣。〔撰〈禮淨土十二偈〉、〈續龍樹偈〉,又撰〈安樂集〉兩卷傳於世。〕

魏主重之,號神鸞。勒住并川大寺,晚移漪州。興和四年,一夕,室中見梵僧謂曰:「吾龍樹也,久居淨土,以汝同志,故來相見。」鸞自知時至,集眾教誡曰:「勞生役役,其止無日。地獄諸苦,不可不懼;九品淨業,不可不修。」令弟子高聲唱佛,西向稽顙而終。在寺者,俱見幡華幢蓋,自西而來。天樂盈空,良久乃已。(事聞於朝,敕葬汾西文谷,建塔立碑。)

按:蓮宗以三經一論為宗要,所謂論者,即天親菩薩所造〈往生論〉。鸞師為之註,直將彌陀誓願,天親衷懷,徹底圓彰,和盆托出。又著有〈略論安樂淨土義〉,詞簡義賅,誠蓮宗述著之巨擘。再傳至善導大師,蓮宗遂告大成。其功實與遠師媲美,影響後世尤大。鸞師雖未被推為祖,實不祧之祖也。

 

唐善導大師

師諱善導,不詳其所出,人皆稱善導和尚,云是阿彌陀佛化身,讚其淨行之偉也。貞觀中,見西河綽禪師淨土九品道場,喜曰:「此真入佛之津要,修餘行業,迂僻難成,唯此法門,速超生死。」於是勤篤精苦,晝夜禮誦。旋至京師,激發四眾。每入室,長跪唱佛,非力竭不休;出則演說淨土法門。三十餘年未嘗睡眠。護持戒品,纖毫不犯,好食供眾,粗惡自奉。信眾供養,悉用寫《阿彌陀經》十萬餘卷,畫淨土變相三百壁(修營塔寺,燃燈續明)。道俗從其化者甚眾。有誦《彌陀經》十萬至五十萬遍者,有日課佛名自一萬至十萬者,其間得三昧生淨土者,不可記述。

或問念佛生淨土耶?導曰:「如汝所念,遂汝所願。」(乃自念一聲,有一光明從其口出。十至於百,光亦如之。其勸世偈曰:「漸漸雞皮鶴髮,看看行步龍鍾;假饒金玉滿堂。豈免衰殘病苦。任汝千般快樂,無常終是到來,唯有徑路修行。但念阿彌陀佛。」)

或問何故不令人作觀,直遣專稱名號?答曰:「眾生障重,境細心粗,識颺神飛,觀難成就。是以大聖悲憐,直勸專稱名字,正由稱名易故,相續即生。若能念念相續,畢命為期者,十即十生,百即百生。何以故?無外雜緣,得正念故,與佛本願相應故,不違教故,順佛語故。若捨專念,修雜業者,百中稀得一二,千中稀得三四。何以故?雜緣亂動,失正念故,與佛本願不相應故,與教相違故,不順佛語故,繫念不相續故,心不續念報佛恩故,雖作業行,常與名利相應故。樂近雜緣,自障障他往生正行故。比見諸方道俗,解行不同,專雜有異。但使專意作者,十即十生。修雜不至心者,千中無一。願一切人等,善自思惟,行住坐臥,必須勵心克己,晝夜莫廢,畢命為期。前念命終,後念即生,長時永劫,受無為法樂,乃至成佛,豈不快哉。」

又作臨終正念文曰:「凡人臨命終時,欲得往生淨土者,須先準備,不得怕死。常念此身多眾苦,不淨惡業,種種交纏,若得捨此穢身,超生淨土,受無量快樂,見聞佛法,離苦解脫,乃是稱意之事。如脫臭弊之衣,得換珍御之服,放下身心,莫生戀著。才有病患,莫論輕重,便念無常,一心待死。須囑家人,及問候人,凡來我前,但為我念佛。不得說眼前閒雜之語,家中長短之事。亦不須軟語安慰,祝願安樂,此皆虛華無益之語。若病重將終,親屬不得垂淚哭泣,及發嗟嘆懊惱之聲,惑亂心神,失其正念。但得同聲念佛,助其往生。若得明曉淨土之人,頻來策勵,極為大幸。若依此者,決定往生。無疑矣。(多見世人,平時念佛,發願求生,甚是勤奉。及至臨終,卻又怕死,都不說往生之事)。死門事大,必須自家著力始得,一念差錯,歷劫受苦,誰人相代?思之!思之!」師自念佛時,若有一光明自口出。所居之地,屠肆無人過問。忽一日謂人曰:「吾將西歸。」,向西祝曰:「願佛接我,菩薩助我,令我不失正念。得生安樂。」祝已而逝。唐高宗賜寺額曰「光明」。

按:導師不教人作觀,但教專稱名號,故理淺易修。愚夫愚婦,皆能修持,最收普及之效。其教簡捷明瞭,臨終正念文,刻切指陳。可謂慈心太切!又創儀讚。淨土宗日益完備,實中興之祖。

 

四種念佛

(一)持名念佛

出《阿彌陀經》。經云:「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亂,專持名號。以稱名故,諸罪消滅,即是多善根、福德、因緣。其人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諸聖眾,現在其前。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

(二)觀相念佛

觀相念佛,身對佛相,口念佛名,意觀想著阿彌陀佛的相。不論紙畫木刻泥塑銅鑄,供著那樣相就觀那樣相。身口意三業相應,阿彌陀佛身口意三密加持,曰「觀想念佛」。

(三)觀想念佛

觀想念佛,就是修十六妙觀。初日觀、二水觀、三地觀、四樹觀、五池觀、六總觀、七華座、八像觀、九佛身、十觀音、十一勢至、十二普觀、十三雜觀、十四上品三、十五中品三、十六下品三。

(四)實相念佛

實相念佛,念南無阿彌陀佛,心中散亂,證凡聖同居土;念到一心不亂,證方便有餘土;念到身心兩忘,佛念皆空,一無所有,證實報莊嚴土,是為分證。到此境界,是無記憶空,不是自性彌陀。再提起一句阿彌陀佛名號,向無記憶空那裡,將第二句彌陀佛名號追第一句,將第三句追第二句,將第四句追第三句。如是次第,二十、三十、四十、一百、二百句追下去念,無記憶空的無明一破,便見自性法身阿彌陀佛,證常寂光淨土,是為滿證。即經中所說:「淨念相繼,得三摩地,證無生忍。」

 

示眾—有漏淨土

依有漏心變作之淨土也。據〈群疑論〉謂,阿彌陀佛之淨土,雖由佛之無漏心變現而為無漏。然凡夫之心為有漏,故不得直生彼無漏之淨土。但於佛所變之無漏淨土上,由自己之有漏心,變作似無漏之淨土而往生。其中云:「申言之,即極樂土者。就佛之本土而論,為無漏之淨土;就凡夫之所變及受用而論,不免即為有漏之淨土。」此準於唯識家之法相而判之。

 

一句佛號

天親〈往生論〉云:「略說入一法句故。一法句者,謂清淨句。清淨句者,謂真實智慧無為法身。以一法句攝二種清淨,(一)器世間清淨,(二)眾生世間清淨。」換言之,即是整個相對宇宙清淨。由相對入於絕對,相對淨土變為絕對淨土。

 

度眾生

〈往生論〉云:「菩薩巧方便迴向者,謂說禮拜等五種修行。所集一切功德善根,不求自身住持之樂。欲拔一切眾生苦故,作願攝取一切眾生。共同生彼安樂佛國,是名菩薩巧方便迴向成就。」

 

淨土果報

離二種譏嫌過,應知,一者體、二者名。體有三種:一者、二乘人;二者、女人;三者、諸根不具人。無此三過故,名「離體譏嫌」。名亦三種,非但無三體,乃至不聞二乘、女人、諸根不具三種名故,名「離名譏嫌」。

 

念佛號之力量

《觀無量壽佛經》有九品往生。下下品生者,或有眾生作不善業,五逆十惡,是諸不善。如此愚人,以惡業…於念念中,除八十億劫生死之罪…是名下品下生者。

 

難易二道

謂難行道與易行道也。龍樹所立之名目,初地至不退位有二道,自力修行勤苦而後漸達佛位之困難,以如陸路步行之苦,故稱之為難行道。反之以信力方便之念佛,得速至佛位之他力道,恰如水道乘船,無何等苦痛而樂,是名易行道。見〈淨土十疑論〉。

 

生疑城

修淨土者,信心不固,常自狐疑,死後生於疑城。疑城乃出《大阿彌陀經》,彌陀淨土之邊地,五百歲中不得見聞三寶,名為懈慢界,亦曰胎生,邊地,即疑城胎生。真門自力念佛人所生之處。懈慢,為懈慢界。要門諸行往生人所入之土。

 

西方淨土一生成佛

修淨土已生西方極樂世界,得彌陀教導,決定一生可以成佛。《阿彌陀經》云:「極樂國土,眾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補處,其數甚多,非是算數所能知之。但可以無量無邊阿僧祇說。」

 

行願之別

生在西方品位高下,全視自己行力。能否生西方,全視自己願力。每天念佛千萬聲,如不發願,則不能生西方,只能得福報。如每天只念十百聲,發願生西,仍能生西方。中峰禪師云:「有行無願,決不往生;有願無行,願是虛設。信、願、行,如鼎三足,缺一不可。」

《善導觀經疏》云:「如經中說,但有其行,行即孤,亦無所至。但有其願,願即虛,亦無所至。要須願行相扶,所為皆剋。」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