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看待大覺寺的中文弘法

苟嘉陵

編者按:

大覺寺即將在2019年一月六日開始恢復中文佛法課程。上課時間為每周日下午1寺30分到3時30分,邀請紐約蓮華佛學院的證仁法師主講般若經講記,苟嘉陵居士特別寫下這段話語和大家分享,並祈支持與鼓勵。

 

美佛會地處美國紐約,目前已經在會長菩提長老的領導下走向世界,為何還要似乎走回頭路地去恢復中文的佛法課程呢?這種對中文佛法與中國佛教的的堅持,是不是也是一種執著呢?我自己幾十年來堅持中國佛教的現代化。這個企圖本身,是不是也是一種畫地自限的「佛教象牙塔」呢?在紐約而大談中國的佛教現代化,真的有意義嗎?大覺寺即將在一月六日展開中文佛法的課程,我感覺有需要對這些問題做個梳理,讓大家瞭解我為何以為有需要恢復美佛會的中文佛法課程。

最主要是我肯定也確定菩薩道對現代人的珍貴價值與意義,而希望菩薩道的法義能走向世界,為更多的人類提供幫助,也讓更多的修行人如法增上。中國佛教是大乘法義的主要傳承者之一。菩薩道也是到了中土而大盛。故中國佛教對世界佛教乃至全人類,都應是負有使命的,也就是應幫助人類趨向無上正等正覺,使得法界眾生得益與增上。因此之故,要在美國使中國佛教有機會紮根、發芽、成長與茁壯,是很重要的。也會因此而使得大乘佛法有機會在美國發聲,產生影響力。美佛會的創建者們如沈家禎居士、顯明長老與仁俊長老,都已經做下了紮根的工作。我們則應幫助其成長,不可令其中斷。這一點都不是對中國文化傳統的執著,或是基於種族主義的偏執,而正是為了全人類的未來福祉與法界真正的和平。

事實上不只是美佛會的創建者們做了奉獻,許多海內外的善知識們,也早已為中國佛教的振興做了許多貢獻。印順論師在台灣被尊為近代中國佛教的導師,就是最佳的例證與典範。他本人深諳中國佛教在末代裡的弊端,也最熟悉原始佛說阿含教典的精神。但他仍肯定大乘佛法的核心價值,就是因他深知菩薩道對人類的意義。美佛會居於世界文化的重鎮紐約,當然就負有把菩薩道的法音對全世界表達與傳播的責任。文化工作雖不是能立竿見影的事,也沒有群眾運動的熱鬧場景,但它必須如細水長流般地不斷存在,方可成長。只要有人在認真地學習大乘佛法,乃至只有五人、三人、甚至只有一人,依我來看都是全人類的大事。因為無上徧正覺是人類的「大事因緣」,也就是正法眼藏。修習大乘法義則是開佛知見。也是因為有了它,人類才能真地認識自己的存在,與找到方向。

這就是我如何看待大覺寺的中文弘法課程。也希望所有的法友同修們,能對美佛會的這個活動予以支持、鼓勵。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