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行腳回憶(8)東北亞行腳

一、行腳緣起

  中華佛教居士會於1977年8月31日在台北市實踐堂與日本靈友會締結為姊妹會,雙方為促進文化交流和國民外交,在盟約中原有互相訪問等條款,因此,中居會為了回報日方來華締盟的盛情,決定於靈友會東京本部,舉行結盟發表大會時,應邀組團參加,日期是1977年11月27日。

中居會組團原擬陣容龐大,但大家都忙,理監事中只有理事長李謇居士和我兩人能參加,其餘只有在會員和名譽理事中挑選了。最後決定如下:團長李謇、副團長伊西娜珍(藏族)、顧問三人:劉泗英、何尚時和內政部參事姚榮齡,秘書長要我擔任,團員:洪銀河。張錫祺、陳金財等分任聯絡和總務等職,還有慈觀、慧年兩位法師,是靈友會結盟時聘請的導師,全團一行共十四人。此行主要任務為參加靈友會本部的結盟發表會,其次為訪問日韓兩國佛教界領導人物,因此本團命名為“中華佛教居士會東北亞訪問團”。一行於十一月廿六日上午十時卅分乘CX450班機啟程,直飛日本東京都。

二、歲月不饒人
  我們在東京時間下午三時抵達羽田機場,靈友會副會長增永忠先生等已在機場迎候,我們乘該會的大巴士直達芝公園派克大飯店,在車廂中該會分給每人一份行程表,停留日本期間為十天,其中七天皆由靈友會招待(包含食宿交通)其餘三天是自由活動,一切自理。內兄嫂鄧清潭夫婦也來機場接我,一同乘車來到旅館,歡敘別情聊了很久,當我正在旅館櫃台前整理行李的時候,不知在何時,有一位日本太太站在我的面前,用日語問我:「是朱樣嗎?」一時不禁愕然,但聲音聽來好熟,「我是雅江啊!」哦!原來是守田藤之助先生的令愛,我們已卅多年沒有見面,她已是兩個女孩的媽媽,我上兩次來東京時雅江隨夫在沖繩島,所以沒有見面,後來聽說她丈夫中年病故,已帶著孩子返回東京,我曾寫過信去慰問,她也回過一次信。這次在旅館見面使我驚喜不已!原來好友永井士郎,本來要到機場接我,卻在前兩天突然病倒,住進了醫院。就打電話告訴雅江要她到派克飯店來看我,正好我方卸行裝,我握著她的手,過去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天真可愛的少女,結婚後發福了,幾乎使我一時認不出來,真是歲月不饒人啊!卅年來使少女變成了中年婦人,我看了她那兩個女兒的照片,正是當年她的寫照,令人慨嘆不已!當年我和永井士郎都很喜歡她,但她是守田先生的獨生女,若論婚嫁,必須入贅。因此大家都不敢吐露真情。尤其是永井君的個性沉默寡言,更沒有勇氣表示了。想不到卅年後的今天,永井君迄未結婚,已是五十開外的獨身漢了!聽說每月拿了薪水,只喜歡上中華料理店,大多消耗在吃上,如今一病入院,也無人照料。我在第二天下午,就請內兄陪我去找到了河北病院探視永井,只見他已瘦得變了樣,據說要作一個多星期的檢驗,才知病因,我真為他擔心呢!

三、結盟發表會
  翌日上午九時半,我們一行至靈友會本部,參加他們的結盟發表大會。所謂發表大會,就是八月卅一日在台北舉行的締結盟約後,在這次大會上,對他們的會員們,作一次公開的發表。

  典禮在十點多才開始,因為那天是星期日,平常他們都有集會,我們在大會堂的旁廊下等了足足半小時,才引我們進入會場,他們對時間的安排,並不十分精確。

進入會場後,已有五千名會員在座,我們在掌聲中,被引至台前第一、二兩排中間座位坐下。靈友會的正副會長等重要職員分列左右,首先起立奏中日國歌,台上放下了銀幕,立即放映在台北結盟時的全部錄影,放完後休息數分鐘,才正式舉行大會。此時銀幕被吊起,坐在前兩排的我團及日方代表被引導至台上左右兩邊入座,座後排立豎著中日國旗。此時第二布幕吊起,只見台中有一座巨大佛龕,在雙扉徐開中,顯露出一尊莊嚴無比的釋迦牟尼佛像,令人肅然起敬!在全體肅立中,大家為釋迦教主聖像,合掌行問訊禮。

  這尊佛像是用整棵樟木雕刻而成,高達二十五公尺,是一位出身於國際藝術學院的澤田正弘先生(Mr.Seiko Sawada)的傑作,於1975年靈友會本部大會堂落成同時舉行開光。

時副會長增永忠步至佛前領眾高唱“南無妙法蓮華經”全場會友隨聲應和,這時大會浸浴在一片宗教肅穆的氣氛中,誦念完畢後才正式開始發表大會。

  大會由久保繼成(Tsugunari Kubo)會長主持,會長致辭中,首先表示歡迎我團在李謇理事長領導下,一行十四人的蒞臨釋迦殿,參加他們的發表會,然後即向他們的會友報告在台北結盟的經過。

  大會繼請我團長及內政部姚參事分別致辭,其他來賓如我國亞東關係協會東京辦事處副主任林金莖及日華佛教關係促進會中島秀次理事長均被邀致辭。而該會的會員志村愛子等國會議員多人,亦被邀分別致辭。

  大會後復有餘興表演日本舞踊、古典音樂、日本大鼓等,歷時兩小時,在下午三時左右始全部完成,一行結束會議,再坐車去山王飯店午餐。

四、素食在日本
本團團員中,有半數以上是素食者,靈友會都為我們預先安排得很週到。一般日本的旅館,只有西洋大餐和日本料理兩種,但派克飯店卻另設有中華料理部,我們在第一天抵東京後的晚餐,就在飯店的地下室中華料理部,開了兩桌素席,非常出乎意料地,色香味俱佳,毫不遜色於台北的素菜館,大家都吃得很滿意。

提起素菜,台北的素菜館做出的菜,多千篇一律,而且油太多,吃多了便不想吃,日本的素菜,雖然也出諸中國廚手,因為日本人不好吃油,同時許多經過打了霜的蔬菜,比台灣無霜可打的蔬菜,既嫩又甜,要好吃得多,更有許多台灣所沒有的菜類,由於我也只會吃,卻叫不上菜名來,只感覺清香可口而已。台灣素食館的素菜名稱多掛上雞鴨魚肉等葷名,尤令人噁心!因此,感覺派克飯店和山王鈑店的素席之佳,竟勝過了台北,使我吃驚不小!因此想起我在1963年住派克飯店時,一行五人,由於沒有素食,只好躲在房間裡啃麵包。其實只要有中華料理的地方,預先注文(預定),一樣可以做出幾樣可口的素食來的,但如果不預定,恐怕就難為人了。即使是西洋大餐(日人簡稱洋食)或日本料理(簡稱和食)也一樣可以有素食。不過你必須事先聲明不要蔥蒜等我國素食者所不吃的佐料,否則難免不摻入這些他們認為是素的調味品。還有和食中的味噌湯,也要聲明不可放小魚干下去,因為日本僧人認為這也是素食者可以吃的。

  此行在日本期間,一路上的食宿問題,全由東急觀光株式會社營業所承包,住的除了東京在派克鈑店外,其他多是各地的東急園鈑店,早餐有時和食,有時洋食,和食不免豆腐味醬湯配白飯,菜則多為天婆羅(即用麵粉和以香菇、生菜、甜椒、紅蘿蔔等油炸的食物)洋食則採自助餐,可以自由挑選素的如:生菜沙拉、洋山芋等加上土司牛乳或咖啡等,都是素食者可以吃的,如果吃蛋更方便了。

  二十八日上午十一時,我們坐靈友會的觀光巴士,離東京而去伊豆高原,由海外布教部的伊藤伸侑君隨車嚮導。車經箱根而到伊豆,箱根是溫泉觀光區,但因時間關係只略作逗留。高原不覺寒,據說今年的初冬氣候,寒流姍姍來遲,因此山間的楓葉,仍稀稀落落的穿插於常綠樹叢中,紅綠相映,煞也好看。把一幅深秋與初冬的圖畫,點綴在箱根與伊豆間,既蕭條又溫馨!我們於下午二時,在一家預訂的飯店用過精進和食(精進就是素食),然後上車沿途瀏覽風光,晚霞映照著紅葉,滿山一片通紅,車子繼續駛抵伊豆東急園旅館時已入晚,稍覺有些寒意。旅館是日式榻榻米臥房,室內有暖氣,每幢屋分上下兩間房,我們一行,分佔了三幢屋。另在飲食部用過晚餐,因離市區較遠,大家都很早就寢。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