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印順長老的「學佛三要」

人間行者

王麗莉

佛以一大事因緣出興於世,無非為令一切眾生悟入佛之知見而離苦得樂。釋迦摩尼佛說法四十九年,開示無量法門,正為治療眾生無量煩惱心而起。那麼,到底在這極其可貴,難遭難遇的學佛因緣裡,我們該如何把握?要怎麼去學佛呢?一個真正有心的學佛人,又當如何在浩瀚的佛法大海裡,找到上契十方諸佛本懷的心要去踐行呢?

這些疑惑,都在我讀到當代佛學導師 – 印順長老的著作「佛學三要」後,找到了答案,多年來的斷章取義式,毫無章程進度的學佛態度,終於得以改善,尋獲了用功的著力點。也同時檢視到自己在菩提道上的里程。感覺好似獨行於生死茫茫的世道人間裡,突然睜開了清淨的心眼,看見了佛菩薩在遙遠的彼端,微笑地招手。在未來無盡的時空裡,法身慧命將知所長養,知所行止。

對於在漫漫長夜中逐漸覺醒的有情而言,生命的光明,到底在何方呢?導師有一段令人無限動容而鼓舞的話,「菩薩要常在生死中修菩薩行,自然要在生死中學習,要有一套常在生死,而能普利眾生的本領。這本領乃除『堅定信願』,『長養慈悲』外,主要是『勝解空性』。觀一切法如幻如化,了無自性,得二諦無礙的正見,是最主要的一著。」又說「在生死中浮沉,因信願、慈悲,特別是空勝解力,能逐漸調伏煩惱。時時以眾生的苦痛為苦痛,眾生的利樂為利樂;我見一天天的薄弱,慈悲一天天的深厚,發願在生死中,常得見佛,常得聞法『世世常行菩薩造』…時常既得『今是學時,非是證時』才能長在生死中,忍受生死的苦難、眾生的種種迫害,而不退菩提心。菩薩以四攝法廣利一切眾生,自己雖未解脫,卻能廣行慈悲濟物之難行苦行。」寂寂深夜裡,當我全心展卷細讀這樣的話語,一時,兩行熱淚如雨下。對於菩薩的悲願與心境,竟有好深好深的體悟與自期。整本書所要闡述的主題,都在這簡潔扼要的一段話裡勾繪了出來。生在人間,長在人間,我們是不是能夠學那清淨莊嚴的蓮花般,出污泥而不染?淬勵自己也能在五濁穢惡裡,具有不離世間卻又不著世間的菩薩行呢?

學佛的三大心要,正是堅強的菩薩信願,深廣的悲心與般若空性慧。大般若經有云:「一切智智(無上菩提心)相應作意,大悲為上首,無所得為方便。」所謂「菩提遍學一切法門,皆依此三句來修學。」可以知道,一個想止惡向善的行者,在面對生死不息的洪流裡,要淨化、圓滿自己的生命並饒益一切有情,唯一的道路,便是要深心齊修這三要,因為它們含容了世出世間所有善法、超勝一切。

然而,「菩提心不由禪定中來,也不由智慧而來,是由大悲心來」,故知,菩提心之根本是在悲心,因為感受到世間無量的苦惱煎迫,眾生在苦空無常的生命實相裡,無一不苦,在深切的關懷悲憫中,昇起了予樂拔苦拯濟之心思,也因這樣的心思,策發了行者勇猛精進,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志願。藉此強大的信願力,終於步上以利他為前導,遠離眾惡,廣積福慧的菩提道。菩提道,是大乘佛法氣象萬千的心髓,是忘己、捨己,但求利他,是一切的作為,都以慈悲為動力,是學佛人真正上體佛心,下濟芸芸眾生的根本依歸。

然則,走在險惡不堪,觸目所及皆是引導人墮落頹廢的世道裡,一個人間的行者,他應該有何等的智慧,去實踐菩薩道的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呢?此時,空性的智慧,便是一個必要而不可或缺的關鍵了。這種智慧,來自於長時的訓練,由逐漸深入視察世間因果事相、因緣生滅、五蘊、自我身心種種變化及其外的塵剎世界,一切事事物物的來去等等現象中,而瞭解一切法的無我性、無自性與無常性。明白其實生死乃由煩惱而來,而煩惱之根本在無明,無明則起於對我與我所有之重重執著、貪愛。常常做這樣的省察、思惟,日久功深,便能改變我們內心的虛妄、分別與對立之觀念。漸漸地淡化並空去了我見與我執。透過不斷深入的無我智慧,終能真正實踐捨己利他之大行。

「轉凡入望之關鍵在於有無真實智慧」,導師對於慧學之研究,有許多精闢深入的描述。逐字句地慢慢研讀著他睿智盈溢滿紙的著作,使我對於這佛法異於他教之唯一特色 – 慧學,有了概要而全盤地瞭解。也掌握到了自己此去修行的明確方向。

「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千百年來,這簡短有力的開經偈,道盡了每一個佛子心底深處真正的祝願。在這微妙難思議的因緣裡,我何其有幸聞到了正法,何其有性在紅塵茫茫的人間裡,品嘗法味一滴。期願自己,在體察與不忍依切眾生的無邊苦難中,時時深化著日漸深廣的慈悲心,激起永不退失的精進力與行願力,當一個世世常行菩道的人間行者。展望未來際無窮的生命,我深深明白,自己將有無限的責任與承擔。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