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草隨想

離家兩個星期回來,老天!後院已被雜草「攻城掠地」面目全非!

六月中旬我家師兄為了「省事」,請園藝公司派人來把前後院的草坪,換成耐熱耐旱的草種-百慕達(Bermuda)。
兩個壯丁先把肥嫩的草,割得幾乎與地平,而且株株見根,再用機器鬆土,撒下Bermuda種籽後蓋了一層黃色的乾草,
囑我們一天澆兩次水,等草萌芽後改成一天澆一次,師兄為了省事,真的很賣力還把專家教的絕學-讓草和玫瑰喝啤酒。
六月下旬,我們離家回莊嚴寺時,草已萌芽,看上去一片朝氣蓬勃,無限生機,誰知現在後院已被雜草攻佔!
目睹此景,如何是好?用化學藥物嗎?
不!

地如母,地是無私的,只要我們肯努力,不管種下什麼,依時澆水施肥,大地總是無私的回饋;地是寬容的,不管人們給她什麼,地總是照單全收,君不見人們對地吐一口痰,地無怨也無恨,痰落地不久便被吸乾;再看,人們把水,把尿,把糞倒在地面,地也是無怨尤的收下。眼前若施以化學藥劑,也許不用幾天,雜草就消聲匿跡,可是殘留土裡的化學藥劑,要多久才能消失?對土地所造成的傷害,要多久才能恢復?再說後院有菜圃,還有許多朋友-各種昆蟲、蝴蝶,荷花池裡也有很多生靈,走念至此,我戴上手套,拿出小鏟,蹲在後院逐一請雜草出列,不消多久,便汗流浹背!拔了老半天,才清出一小塊~

老天,要拔到什麼時候才能完工啊?

這雜草還真野,伸出地面後,其根莖就像章魚,其爪如蜘蛛網般的貼在地面,我得一手持工具,把它收編成束,再用另手挖鬆根部,才能把草拔出來,這動作讓我想起師父們開示時常用這句「提綱挈領」的話來,是的,不管是讀佛經或讀書,若沒「提綱挈領」注意力老往枝節末梢跑,則看了半天還是無法領會經義,眼前的拔草不也如此!再說,心地如草坪,如菜園,如花園,若長時不理不睬,久了自然雜草叢生,淹没了好草與花,學佛修行不也如此,在未覺悟,未得聖道前,還得時時勤拂拭,莫讓菩提道上雜草叢生!

拔著拔著,心裡納悶著:園藝公司撒的是Bermuda種籽,何來這麼多雜草?沒改種Bermuda的左鄰右舍,雖沒綠草如茵,也未見雜草叢生?為何唯獨我家會被雜草攻陷?

老爺說,應該是撒草種後鋪上那層乾草出了問題,乾草上的種籽,落地遇雨便佔領了後院!

唉~當初因為Bermuda耐旱,耐熱,擴張力強,會把雜草「擠」出界外,才會不惜重資,讓園藝公司來為前後院改頭換面,誰知Bermuda還沒把雜草「擠」出界外,已先被雜草擠得無法呼吸,還難見天日!害我天天比太陽公公早起拔雜草,連夜晚睡覺前還想著雜草事!

記下這段,希望居住在美中南部的朋友們,如果您想改種Bermuda草種前,「千萬、千萬」別在種籽上面再蓋乾草啦!這段冤枉路,希望能引以為鑑~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