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對生命的執著之後,還剩下什麼?

最初發病的時候,對疾病的第一個看法,覺得這個不知何時種下的業力在這時候找上門,確診之後覺得全身必須繃緊來應付化療療程。一切思考與行為覺得很僵化,好像就要掉入一般的「癌症流程」中,隨著常見的流程,在一連串的化療,放射療,手術,等醫療機制下,最後結果就不用說了。這種僵化的心態,觸發了內心對生命產生堅固的執著,在執著的引導下,恐懼、懊悔、哀怨,各種負面情緒包圍著求生念頭。求生本來是一種正面的本能意念,但是當這種意念,被所有的負面情緒包圍時,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貪生怕死的戰士,隨時擔心被擊倒,但是又沒有堅強的意志挺身而起,最後就等著被擊倒。

當腫瘤確診,決定要做化療的時候,我自己就面臨這種心態。為擺脫這種負面心態,在化療的前幾天,幾乎徹夜不眠,心中不斷地翻騰著一大堆問題,不外乎是問號與恐懼,我相信這應該是大部分腫瘤病人在化療前的心理狀態。我當然也是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幾十年來的修學淨土法門,在這緊要關頭還是不離不棄,雖還沒到生死關頭,但相對於對化療的無知與恐懼,心中還是浮現出極樂世界的清淨光明,夜深人靜時,可以感覺到那種清淨光明似乎照亮著自己的內心。

佛堂同修為我念佛消災集氣祈福,為呼應同修的關懷,我寫了一封信,懇切希望他們只要為我求往生,不需要為我求病好。那晚,我極度的無奈與無助,整晚懺悔,最後把零散的求生意念與恐懼妄想,完全化為對往生的嚮往。好像在外漂泊的遊子,看到回家的機緣,當下整個人覺得全身舒暢,心想能夠回家真好!遊子的心,回家的機緣,打破了遊子心中的藩籬,從此,當下就回到家了。對生命和對身體的執著,層層執著在疾病的因緣下破滅了。把這些心念化為滿紙的文字,覺得心中有無限的坦然。疾病,打破了對生命的執著,剩下的只是隨時滿心歡喜和期待著回家!回家真好!

歡喜期待著往生,圓滿了佛法,坦然地接受化療,圓滿了世間法。在佛法與世間法都圓滿的心態下,我坦然地接受化療,開始了化療的療程。

嚮往往生,無懼化療—往生的期盼所帶來的迴響,與朋友的對話

有位朋友看了那封信,跟我有了如下的對話: 

你當時的心情是真心求往生呢?還是僥倖的希望「以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方式來念佛?如果病沒好,至少可以累積念佛資糧。還是希望以這封信來鼓勵念佛人的態度?

朋友也是老留學生,我跟他說:

「就像剛來美國的時候,難得回家一次,一有機會回家都會很高興,提前張羅準備,存錢買機票,採購禮物,安頓這邊的課業。每次都要準備好久,但是計劃往往趕不上變化,準備歸準備,也許後來因為某種原因而回不了家。」

「這次的腫瘤,我就是以當時準備回家的心情來看待往生。回家的心情當然很真切,準備時也認為一定要回家,後來因故沒回去,自然無需再懷疑當時準備的心情與態度了。我不清楚你說的 “僥倖”是什麼意思?」

「現在看來這場大病是過去了,你對往生還有那麼深的念頭嗎?」

「簡單說來,為了回家,當然做了很多準備,如果到時候沒回去,就等下次吧,沒有什麼道理需要打消回家的念頭,因為回家的意願還是這麼重,不可能因為這次沒回去就失去了回家的念頭。往生也是一樣的道理,怎麼會因為這次大病過去了,就失去了往生的念頭呢?」

「就修行的角度來說,這次的病是個大因緣。我們常常說到苦和無常,這些道理很簡單,也很容易懂。但是,這次的病才讓我深刻的體會到苦和無常。」體會不是用意識思考可以理解出來的,而是親身體驗之後的相信。這樣的相信,讓我知道病苦與死亡隨時有可能出現,我當然是抱著隨時可能再來的往生機會!就像準備了好久卻沒回家,心中只會更期盼下次回家的機會啊!」

「如果隨時想著往生,日子怎麼過呢?」

「這根本不是問題。難道隨時期待回家的心情,跟在美國上班會有抵觸嗎?如果以“底線”的方式來看,死亡應該是人生的一個底線。看清楚底線的意義,並不表示隨時擔心碰觸底線,真正了解往生的意義,人生應該會過得更積極。

再說到往生的念頭,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念佛人,念佛人隨時心中想念著極樂世界,就好像當年離家的留學生,隨時心中想著故鄉。就像初到美國,看到一個回家的機會,當然會很積極的做準備。這種準備也會把一些手邊的事打點好,這對生活只有正面的好處,沒有負面的影響。面對這次生死大病之後,當然是一個很好重新整理人生的時候,如果好好把握機會,只會對往後的人生更有好處。

「那封信是不是也為了鼓勵念佛人的態度?」

「看來你還是緊緊抓著一個觀念,你還是覺得‘求往生’有點不可思議。說真的,那封信如果有鼓勵的作用,那也只是一個附帶產生的效果,重點還是希望藉此機會往生回家。對一個念佛人而言,這是個很自然的想法。」

「真正認極樂世界為故鄉,心中隨時以思念故鄉的心情來念極樂世界,這才是念佛人應有的特質。這種心情很難跟別人說清楚,也難怪你覺得往生是難以想像的觀念。」

「我還是想不通,往生的準備能有什麼正面積極的意義?」

這個問題我就不置可否了,因為該說的已經都說了,往生不只是一個生死問題,生死只是一個表面現象,往生更是一個永恆生命的悠關題目。如果不提高到生命層次來思考,絕對看不出往生的意義。必須跳開「生命只是這一輩子的人生」的想法,由長遠的生命來看,那麼往生代表離開這一生,進入下一個學習階段。對任何事情都可以用不同層次來思考,所得到的結果當然也不會一樣。

往生是一種對更高生命層次的追求,「回家」只是個人修學過程中的一個譬喻,回家的準備,就是追求生命提升的過程。即便當年到了美國之後,也不需要整天準備著回家,只是心裡很清楚的明白,故鄉在哪裡,有一天總是會回去的。

過去長時間以來,花了很多時間在文字上鑽研,回想起來,也只是隔靴搔癢的動作,根本無法搔到癢處。癢處在哪裡?就是生命覺醒的需求。長久以來,對覺醒的感覺,就好像那「眾裡尋他千百度」的無奈,是積極?是期盼?是執著?是茫然?只知道必須前進,卻不知道也可以回頭看看那燈火闌珊處。

這次生病,提供了我一個對生命提升的觀察與檢討。化療之前,對化療醫學的排斥,鴕鳥式的拒絕治療。直到那晚,感恩於眾多同修的護念迴向,羞愧於業障的現前,還有更多對腫瘤的恐懼,徹夜懺悔之後,終於將滿心的懺悔與恐懼述諸文字。之後,深深感覺到身心放下的舒暢,因為在佛法與世間法之間找到了圓滿。欣求極樂世界以圓滿佛法的目標,坦然接受化療以安頓世間法的妄心。對於化療不再有排斥感,第二天坦然地開始接受化療療程。

更根本的觀念

上面談到朋友對那兩封信的回應,充分看出來他對往生的不同看法。那位朋友是一個學佛人,但對淨土法門不是那麼深入,會有這種疑問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在化療後的一年半,我與兩位淨土的老同修有了另類接觸。也是談到關於病與往生的觀念。

「你發了什麼大願而能夠恢復得這麼快?」

「你到底發了什麼大願而能夠恢復得這麼快?快說來聽聽吧。」

兩年前發病後就沒再見過那位同修,最近一見面,她迫不及待的提出這問題,好像這裡面會有什麼神奇的解藥或秘方。

「我不懂妳問的,往生極樂世界是我的大願,大願裡包含一個最美麗的期待,以及對今生現實的完全放下。我不知還有什麼願比這個更大?」

「但是,你應該還有其他的願力才能讓病好得那麼快。譬如說,你是不是發願如果病好了,要做多少善事,要放多少生命?等等這類的願。」

「哦,原來您說的大願就是要以一個大願或大布施來換取病好。這看起來有點生意交換的味道。不過還是很好,但不會是念佛人的意願吧。」

她有點難為情,「那難道念佛人生病就要快點往生?」

「當然也不必如此,小病求健康,大病求往生。這很坦然也很合理啊!當然即便是大病的時候,也可以求健康,只是不需要以非好不可的心態來求,那只是給大病中的身心平添無形的壓力。大可以以輕鬆的心態來面對生死,也就是以等待回家的心理來期盼著往生,這才是念佛人的態度吧。」

其實,朋友這個問題問得很實在,也是大部份人會問的問題,當然更是一般學佛人生病後的第一個想法,也是很好的想法。但是話說回來,真正的念佛人,天天念著極樂世界,天天想念著回家,何須等到重病的時候才求往生呢?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也是兩年不見的老朋友,約吃飯。見面後,坐下來等上菜,他很快樂很欣慰的看著我,笑著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我笑著謝謝他,也坦白告訴他:「謝謝您,不過這次沒有往生,倒是覺得有點可惜。」

「嗄,難道你不覺得這種大病痊愈,是很大的運氣與福報才有的?」

「對啊,是有些好運氣,但畢竟福報還不夠,如果能藉此機緣順利往生才是大福報。所以,我是覺得有點可惜。」

他一頭茫然的看著我,「我們都談往生,但是總不能丟下一切就去往生啊?」

「沒錯,往生總是有因緣,我們也無法說走就走。但是機會難得,而且稍縱即逝,這是這次疾病帶給我的警惕。」

跟這位朋友繞了這麼大圈子,為了讓他對往生不要有那麼大的困惑,我們就談到了往生對提升生命層次的意義。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