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念十萬佛的體驗

大安法師講於中國人民大學

我們一天到晚妄念紛飛,一彈指有九十個生滅,每個生滅裡又有九百個念頭!由於這個念頭非常急,急到我們都感覺不到它的存在,我們的念頭,就像一個旋轉非常湍急的激流,我們看過去還很平靜,實際上它卻旋轉得非常厲害。
我們講「修道」,就是修心,修心就是修念頭!


我們知道自己一天到晚在打什麽念頭嗎?哲學講,我們要先認識自我、實現自我、超越自我,但這些都是談一些概念,沒有實質的內涵。「自我」到底是什麽?首先要問:有沒有一個自我,一個實質的自我!
自我分解出來,就是一些念頭的組合,而這些念頭到底是什麽?


1999
年當時我還未出家,有一批信佛的大學研究生、我和一位出家法師,我們一起做一個實驗「十天內念百萬佛號」。
一個人一間(帶衛生間)屋子,三餐有人送飯來,十天內不看一行書,不講一句話,也不見人,必需念一百萬聲的佛號(一天念十萬聲佛號,十天念滿一百萬),你想什麽時候睡覺都可以,但是必須把一百萬聲的佛號念完,這種實驗就是現今佛教講的「閉關」。
1999
那年,當時各大媒體經常報導「世界末日」之說,又是諾查丹瑪斯等等,講得人心惶惶的,與其惶恐,不如找個地方念佛,那年暑假我們就結伴去念了十天的佛。
念了十天才發現修行是件不容易的事,一念佛不是昏沉就是掉舉,很難念下去,障礙很大。我們這些文化人喜歡看書,一旦把書放下,各種障礙就泉湧而出。我第一天念了四萬聲佛號,感覺這樣下去一個月都念不完,就發大心,哪怕是開學遲到,也得把一百萬佛號念完,絕不能退縮。
結果第二天念了六萬,第三天恢復到每天念八萬八,前後念了十二天才圓滿一百萬聲佛號。這十二天念佛,給我很大的教育。我才知道自己是吃幾碗飯的,平時認為自己還能看點書,講點東西,當年我在中國佛學院講淨土宗已經講了五年,在這之後我覺得自己的水平還是很差。
從念頭上來看,知道自己是什麽念頭了。平時我們的心就像一個黑箱,因為人的眼睛都是看外面的,我們基本上不可能向內去照,所以我們不知道自己念頭是什麽,當我們把外緣截住之後,才能向內觀照,如果你不念佛號,是很難向內看清楚的,這就像一個黑屋子裡,突然有一束光線進來,人是透過這個光束才知道自己的念頭是什麽。
大家看看這個屋子裡,你知道久未清掃的屋裡必布滿灰塵,但是在黑暗中你看不到灰塵的存在,此時如果窗縫有一絲陽光進來,透過陽光你就能發現桌面,地面都是灰塵,而且還很多。同樣的,我們知道自己有念頭,也知道念頭是什麽。幸好這六字洪名就像一道探照燈的光束,投注到我們的內心,然後藉著探照燈的光束看清自己的念頭,明白念頭也有生、住、異、滅四個過程在變換著,乃至於這一念是貪或淫欲的念、瞋恚的念還是雜念,還有自己平時沒想到的,回憶到的事情都翻起來,平時的冤家對頭,對不起的也都湧現出來。至此方知眾生內心的每一個念頭是非常的污染,我才相信了《地藏菩薩本願經》里的兩句話「閻浮提眾生,舉心動念,無不是惡,無不是罪」。我們的念頭都是罪惡的。

現在很多人你說他的時候,他常常「自我感覺良好」,認為自己不錯,是個很善良很清淨的人!這些都是未經過起碼的心境訓練過的人說出的話。為什麽越有修行的人就越有慚愧心呢?因為修行人知道自己的心理狀態,知道自己或無知或污染或罪惡,這是他的進步。他才會生出慚愧心和懺悔心。
所以在念佛當中,我感覺到佛號非常不可思議,在一天十萬聲的佛號當中,你念這個世界上任何佛號都不可能把持得住,妄想念頭像波翻浪捲,佛號就像一葉小舟,隨時會傾覆、顛倒、埋沒下去,但是這句佛號跟我們自性能念的功德契合起來,它的力量很大,不會被打失,一旦我們緊緊咬住這句佛號,這種波翻浪捲的心,就會慢慢地慢慢地平靜下來,平靜下來之後,我們才會感覺到這句佛號能使我們產生喜悅,甚至念得心比較清淨的時候,連時間的感覺都會改變,有時覺得一分鐘的時間都會念很多句佛號,或者十天就像剎那般的過去。

在東林寺,我有半年的時間帶五個比丘,一天念八個小時的佛,從早上四點開始到中午十二點,八個小時內佛號不斷,念到最後,這八個小時彈指間就過去。我們體會到這句佛號,以一念轉百千萬億個妄想,念頭的轉換功能不可思議,深刻感覺到阿彌陀佛對我們具有多麽大的恩德,他老人家給我們這個佛號「萬德洪名」,這句洪名裡,具足智慧光,排遣我們的愚痴;具足歡喜光,讓我們改變瞋恚的心;具足清淨光,令我們淫欲的念頭轉化清淨;具足不斷光,讓我們散亂放逸的心能精進不間斷;具足超日月光,照透我們無名黑暗的內心。名號所在之處,就是彌陀光明注照之時!我們得到名號的注照,身心就柔軟了,我們阿賴耶識的善根就會破土而出,就會生出厭離娑婆、求生極樂的心。
娑婆世間的眾生,發出離心很難。無量劫來,我們就在五欲六塵裡打滾,在這個妄想雜念堆裡討日子過,認為五欲六塵是人身幸福的本質內涵,就像廁所裡的蛆蟲,在大便裡往返,牠還其樂融融,不知污穢。所以我們能認知到這個世界的污穢而出離它,本身要具有甚深的智慧,才能產生這念出離心,我們有時候沒有這個智慧,於是阿彌陀佛就用悲心,把令我們生起出離心的這個功德,都在名號當中把它編碼好了,對這本人也有點小小的體會。
原來我在支提山念過四十九天的佛號,念五百萬聲萬德洪名,當然自己業障很重,一點功夫都沒有,但是中間確實產生了一種極强的厭離之情,就感覺這個世間太苦太苦,活了這麽多年,怎麽竟然能够活過來,真是不堪回首。
平時這種苦很難感覺出來,就在念了十多天以後才出來,真是苦不堪言。所以我深信,原來在佛經裡談到「彌陀對我們的功德,包括令我們產生厭離和嚮往的心,皆凝結在佛號當中」。我認為通過我個人小小的體驗,它是千真萬確的。所以我常常勸那些念佛的人,是否有信心、是否有出離心?如果沒有,還是老實念佛,把全副身心交給阿彌陀佛,當我們念這句「阿彌陀佛」的時候,實際上,它就展示著我們一個苦難的眾生,對一種絕對超驗救度力量的全身心皈依。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