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集團發大心成就美東水陸空大法會

傅麗卿

八月下旬朱師兄問我:「妳知道今年美國佛教聯合會的水陸法會,將在楊洪先生的弟弟的倉庫裡舉辦,而且所有的功德款將捐給妙覺山作為創建道場的事嗎?」

我納悶著:楊洪先生的弟弟,那不是楊釗先生嗎?奇怪,他在上州的產業是辦公大樓,怎麼會是「倉庫」?而且「倉庫」還可以作為水陸法會的場地。

事後了解,才知道這場水陸法會是由楊釗居士發心,將在旭日集團所屬的Blue Hill Plaza內啟建,法會由美國佛教聯合會承辦,所有經費由旭日集團發心,所收到的功德款將交回各道場,作為道場經費。當我看到這段文字敍述時,終於明白,明白楊釗居士深切護法護教之心。他不但關心美國佛教聯合會的會務與發展,更關心佛教在美國的發展與弘揚,希望透過啟建水陸法會的方式,讓美國佛教聯合會與各道場間互動,各盡一份力,廣邀信徒共襄盛舉,再把各道場所收到的功德款,作為道場經費,如此不但各道場間水乳交融,道誼彌堅,更有利於佛教發展。

由於水陸法會日期和莊嚴寺的梁皇法會時間衝突,而我已答應要在法會中做供菜及布置焦面大士壇的工作,無法分身護持水陸法會。

9月12日一早接到懷姐短訊說,她將來紐約參加水陸法會,同行的除了馨姐,焙哥及家人外,還有昔日慈輝的老道友,看到名單,眼前一片模糊,過去和楊洪老師及老道友們,一起上山下海的往事,一一浮上心頭,心裡無限期盼大家的到來。

9月13日夜,我到旅館見到了七年沒見的懷姐,兩人緊緊的摟在一起,也見到了焙哥和蔡學賢師兄,敲訂了翌日一行到莊嚴寺參訪的時間,七年未見彼此有太多的話語要傾訴,囿於我還要開一個半小時的車子回山,只得踩煞車。 

9月15日下午五點,「美東地區法界聖凡水陸空普度大齋勝會」在紐約上州旭日集團所屬的Blue Hill Plaza舉行薰壇灑淨儀式,恭請天台宗第四十五代傳人圓山長老、加拿大湛山寺開山方丈性空長老、紐約妙覺寺創辦人洗塵長老、禪宗泰斗虛雲老和尚的關門弟子紹雲長老、深圳弘法寺首座和尚一如長老主持灑淨法會,上海龍華寺方丈照誠法師、終南山淨律寺方丈本如法師、美國佛教聯合會會長瑞法法師、加拿大湛山寺現任方丈達義法師、新澤西州福慧寺開山和尚超煩法師、紐約日本佛教恊會會長顯實法師,紐約地區的道源法師、正如法師、明浩法師、明予法師、宏如法師等莊嚴了法會,另有功德主及護法居士等參加,人人攝心於意,口宣咒語,隨著法師的步履走過每一間壇場,為這場莊嚴的法會揭開序幕。

本次水陸法會由旭日集團總裁楊釗先生與家族、美國佛教聯合會、中國上海龍華寺、香港意得集團共同發起,據美國佛教聯合會統計,本次水陸法會有紐約地區67位法師,上海龍華寺40位法師,諸山長老11位,共計僧寶118位參加,堪稱紐約佛教史上之最。

9月18日一早,廖師姐和我從莊嚴寺前往Blue Hill Plaza,下得車來但見滿目蒼翠,綠樹環繞的藍嶺辦公大樓,入口處高懸著喜氣洋溢的「啟建十方法界聖凡冥陽兩利水陸普渡大齋勝會道場」的紅綢,入得一樓,見昔日同事Paul Chen,他親切帶著我參觀大壇及齋堂,走過長長的走道時他說,楊先生很重視這次法會,為了啟建水陸法會連地氈都換新的,兩個星期前法師們帶著木匠來佈置。妳看,一間間的辦公室被布置成莊嚴的壇場,有諸經壇、淨土壇、楞嚴壇、法華壇、華嚴壇等,供法師們登壇誦經、禮懺,超薦種種災劫戰禍而罹難之寃魂亡靈。還設置了醫務室,由義工們輪值,為僧俗二眾的健康把關,另設有水陸道場辦公室,供信眾書寫牌位或各項咨詢,隔窗望去,法師座位前人人一台筆電,在科技掛帥的今日,功德主的登記全部輸入電腦。

內壇設在二樓,內壇裡如法如儀布置正表及副表席位,並設菩薩及上下堂席位(四聖六凡眾生)。每席供奉香燭、鮮花、時果,各種美食,以饗法界眾生。很難想像肅穆的辦公大樓,能在短短兩個星期內布置成莊嚴的道場。

我到訪這天正逢內壇灑淨結界,法會由瑞法法師主法,接著由加拿大湛山寺方丈達義法師主持發符懸幡。在清淨悠揚的梵唄聲中,「啟建十方法界聖凡冥陽兩利水陸普渡大齋勝會道場功德之幡」冉冉上昇,聖幡隨風飄揚,散發著啟建法會者的悲心,以及與法界聖凡眾生結緣之慈心。

發符懸幡後午齋時間已到,我隨著懷姐吃過堂飯,長條桌面,每個人面前各置一個大碗和一個小碗,小碗裝著潔白的米飯,大碗裡一酡翠綠的青菜旁貼著一片看上去炸得酥脆的豆腐皮,我端身正坐,雙手合十隨眾誦供養偈時,兩位年青的比丘一手持桶,一手執勺,為大碗注入熱氣氤氳的熱湯,由於這天陰雨綿綿,氣溫有些冷,冰冷的雙掌觸及溫燙的碗,以碗就口,當熱湯滑入舌尖,我聽到鄰座的美食專家發出微響—「嗯~」這湯好捧的同時,我內心漾著幸福與感恩,過去十天在莊嚴寺裡天天忙,看到飯菜食慾全無,而今這看似再簡單不過的一飯一湯,卻讓人嚐到了法味,讓人敬仰主辦單位能找到如此傑出的僧寶。

9月22日法會功德圓滿日,下午送判、送聖。主法法師及正表、副表法師領著香燈及齋主們魚貫步出內壇,與等在樓下的儀隊融合為一,有雙手捧著旛、手爐及疏文的,也有擎舉著傘蓋與諸佛菩薩旗幟的儀隊,還有兩人扛著黃銅鑄造的鑼,浩浩蕩蕩的送聖隊伍,先繞大樓一匝,隨後將綵緞、元寶、神貌、供疏等分別焚化,迴向盡虛空徧法界眾生,離苦得樂。

七年前我天真的想在莊嚴寺啟建水陸法會,經請示當年來美弘法的法師後,明白要啟建一瑒水陸法會,非我一介女子可以實踐,此願就深埋於心;三年前瑞法法師發啟首屆美東水陸法會,並得上海龍華寺全力支持,瑞法法師在圓滿茶會上分享啟建法會因緣與過程,講到憂心處數度哽咽,這一幕令人動容,其後連續兩年舉辦水陸法會,場場莊嚴,今年的水陸法會得楊釗居士全力護持,僧寶陣容,壇場佈置,各地善男信女隨喜參加,終日絡繹不絕,成為美東地區盛況空前的勝會。 

水陸法會是中國佛教經懺法事中最隆重的一種。據宋·宗鑒的《釋門正統》說,梁武帝夢一神僧告曰︰六道四生,受苦無量,何不作水陸普濟群靈?梁武帝因誌公之勸,搜尋貝葉,早夜披覽;用制儀文,於潤州(今鎮江)金山寺修設。武帝親臨參加。

宋朝元豐七、八年間(1084~1085),佛印禪師(了元)住金山時,有海賈到寺設水陸法會,佛印禪師親自主持,至為壯觀,遂以「金山水陸」馳名。水陸法會自宋代流行以後,普及全國,特別成為戰後朝野常行的一種超度法會。

宗賾《水陸緣起》說︰「今之供一佛、齋一僧、施一貧、勸一善,尚有無限功德,何況普遍供養十方三寶、六道萬靈,豈只自利一身,獨超三界,亦乃恩霑九族。」又說保慶平安而不設水陸,則人以為不善;追資尊長而不設水陸,則人以為不孝;濟拔卑幼而不設水陸,則人以為不慈。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