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教誨

陳炤農

走出機場,進入立秋時節的達拉斯,雖沒秋高氣爽的感覺,但比起臺北的悶熱,北京的霧霾,這裡還是相當宜人的天氣。

坐上車,妻的第一句話:「已經約好明天早上去看Nora,她從醫院回來之後,不吃不喝已經好幾天了,身體不斷的排出穢物,看來這次是決定要走了。」

Nora是一位老朋友的媽媽,最先因為與她兒子的交情,我稱她「伯母」,爾後由於慈濟的因緣,我叫她「Nora師姐」,最後因為她非常和藹,我也跟著大家叫她「Nora」。從「伯母」到「Nora」,涵蓋了超過三十年的時空。

聽一些大德們的說法,如果在最後的日子裡,能夠自主地不斷排除穢物,這種人一定是大福報,等於在清洗身心,準備到更清淨的國土。看來Nora就是這樣的福報,下次見她時,就應該稱她「Nora菩薩」了。

第二天早上七點,接到電話,Nora已經於當天清晨往生了。當下趕緊出發,一路上惦念著助念的情況。到了現場一看,放下來所有的惦念,慈藏法師引導大家助念。能有一位專修淨土的法師大德來助念,真是讚歎Nora的福報與法師的慈悲。

接著是安排最後的送別,岑兄是三十幾年的老朋友,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也是深具傳統的孝子,在個人信仰與對母親的孝心之間,他決定母親的告別式要依佛教儀式辦理。

從大家開會討論中,可以感覺到他對告別式的重視,隨時不忘提到母親的點點滴滴,一心要把對母親的思念,以母親希望的方式,莊嚴地呈現出來。是的,孝思應該具體的呈現,也讓所有親朋好友向這位人間菩薩致敬。在籌備期間,他對法師的尊重,令人讚歎。

告別式,在雨中開始,雨珠像親友們的淚水,結束後大地放晴,好像天地為往生而歡呼。大雨帶來了不便,但來參加的親友也沒因此而減少,這凸顯了大家對Nora的緬懷。儀式大廳裡,一片花海。正前方的大銀幕電視播放著Nora的生活照,從年輕到最近。進門的簽到處,擺著兩張Nora的照片,黑白的旗袍照雍容華貴,另一張居家照,充分呈現出長者的輕安與自在。

司儀引言之後,儀式在「蓮池海會」的讚歎聲中展開。也是Nora對達拉斯佛教會的護持因緣,這次感得佛教會全力支援,為了讓佛教會的梵唄班同修更深刻的認識Nora,我把一段錄音播給大家聽,那是去年去看Nora時,她背誦「金剛經」的錄音。錄的音質不太好,但可以聽出來背誦的速度與信心。

「她好像讀的很熟。」一個年輕人很欽佩的說著。

「不是讀的,是背誦的」,哇,在場的所有人都驚訝地仔細聽。

沒錯,那是去年錄的,Nora九十七歲,我們去看她,吃過飯後,大家圍在餐桌上喝茶聊天,大部分時間,她默默地聽,時而現出愉快的微笑。大家盡量繞著她相關的話題聊,偶爾還刻意問她,請她發表意見。

一段時間後她說:「你們儘管聊,不要管我,我喜歡聽你們聊。」大家就天南地北的談起來,她跟著大夥兒一起笑,有時針對話題發表一下她的意見,這時才曉得原來她最清楚整個聊天的內容。

等大家聊夠了,我提議請她背經,她先謙虛了一番,然後說:「好吧,你們喜歡聽,我就背」。乾脆俐落,說開始就開始,我都來不及調好手機錄音,後來只錄了十幾分鐘。就是這一段令這些年輕人驚訝羨慕的金剛經背誦。

往後的幾次探訪當中,有一次,我決定要專注地跟她談談淨土念佛,這才發現她對「阿彌陀經」也很熟悉,我們一起背經,最後,她背誦速度慢下來,清清楚楚的說了「花開見佛悟無生,不退菩薩為伴侶」。學佛的人,畢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花開見佛」,原來當時她自己已經一心嚮往淨土,所做所說的一切,不過是陪著我們帶著我們,示範給我們看。

《阿彌陀經》是佛陀以過來人的身份,為當時的弟子們介紹極樂世界,同時鼓勵世間人應當發願求生極樂世界,也教我們如何求生極樂世界。法師帶著大眾齊聲諷誦經文,好像回到三千年前的菩提樹下,聆聽佛陀的法音。抬頭看到照片中的Nora,黠慧又深邃的微笑,好像對我們說,「你們也要來哦,我會在這等你們!」

誦經之後就是稱念「阿彌陀佛」名號,達拉斯佛教會梵唄班的同修真好,鐘鼓的聲音很輕巧,沉穩的木魚聲押著唱念的節拍,佛號如行雲流水飄在虛空中,相信Nora也跟我們一起在念佛。

念佛之後就是法師開示,一句「風雨故人來」,對應著外面的滂沱大雨,法師完全感覺到這麼多親朋好友對Nora的懷念。

接著,法師慈悲的撫慰著問大家:「老菩薩真的離開我們了嗎?」

法師在臨終助念之前,只是偶然的與Nora見過兩次面,也談不上什麼印象。但是這些天來,不斷的聽到佛友們的轉述,看著大家對她的懷念,家屬的孝思與緬懷,逐漸地在心中織起了一副慈悲近人的長者形象,儼然在目。雖然今生沒有機會深交共修,但好像久遠劫以來,就結下好緣,才會在這生命中的關鍵時刻趕來送行。

「一滴小水滴如何擁有大海?」

當然就是要與大海合而為一,這也是Nora表現給我們看,如何為眾生付出,如何為這冷漠的世間注入光和熱,為她周圍的親友,樹立了平凡中偉大的情操,就這樣,用她一生的耕耘,她度過了圓滿無憾的一生,成就了圓滿無憾的結局。其實,我們無法替她增減什麼,我們只是一群渴望亦步亦趨跟她學習的晚輩罷了。

那麼要如何才能融入人群融入眾生?就是要實踐和學習的。

「煩惱就像一隻流浪的貓,當它來的時候,如果你不斷地餵食,它就會不斷地來。只有當我們不再縱容它助長它,煩惱才會消失,讓我們的心住於平靜。」

生命的淡定與升華,需要我們不斷地保持覺知,實踐真理,這才是修行,才能日新又新,脫胎換骨,真理是要實踐才能融入我們的生命中。

Nora師姐為我們做出了一生的典範,她的大愛、她的無我,在在處處彰顯這個真理,所以我願意跟她學習,希望來生再次跟她相會。

告別式進行到「介紹生平」,兒子介紹母親的生平,有太多可以說的,岑兄以文字介紹,另外舉出來幾個細節,希望藉由分享放下對母親的思念。

樂於助人不求回報,是兒子從母親的身教中學到的第一課。當Nora主管著巴西的移民簽證,婉拒了所有的金錢和禮物,盡一切合理合法的方式給人方便,直到幾十年後還受到當時受益人的感恩與讚歎。

雖然高齡八、九十,她來回台灣美國的飛機旅途,還是堅持坐經濟艙,把省下來的錢捐做慈善。兒子不忍看她辛苦,把可以省的錢捐了,然後定了頭等艙的機票,還是被她退回經濟艙,剩下來的錢同樣再捐出去。

樂善好施已經不足以說明她的善舉,基本上,她已經把行善佈施當做今生的人生目的。這不只是她的修行,而是非常精進的修行功課,行善佈施就像是她的呼吸一樣平常而自然。

聽說當年,八十五歲的高齡,兒子帶她到歐洲旅遊,三個星期開車遊遍各國,所到之處,Nora幾乎都是帶著小孩雀躍般的心情,忘我地融入風景。站在海拔將近四千米的高地,她沒有絲毫的高山症狀反應。這種菩薩遊戲人間的情懷,Nora是敞開心胸融入其中,對世間的一切,她真的就是以「夢幻泡影」來觀察、體會和享受。如果沒有深刻體驗到人生的苦,怎麼會懂得珍惜人生的樂?怎麼可能孕育出這種慈悲?這才是菩薩行。

接著告別式中,由親友分享與Nora的生活點滴,孫子分享了對奶奶算術能力的敬佩,同時瞭解到,原來自己父親是遺傳了奶奶的算術基因。

有一位朋友邀請她參加太極拳班,Nora爽快的答應,同時也邀請對方要加入她的「麻將俱樂部」,這真是禮尚往來。令這位朋友讚歎的是,從那天開始,Nora每次都參加太極拳練習,並且非常用心的練習。

從親友分享中,我們感覺到行事低調,謙虛律己,對所有人慈悲,這幾乎就是Nora的處事待人接物的行為準則,也成了晚輩學習的對象。告別式就在笑顏淚光中,溫馨地進行著。

達拉斯慈濟執行長以「五福具足,福慧圓滿」為Nora的人生做了圓滿的解說。提到達拉斯慈濟,就不能不說Nora對達拉斯慈濟的貢獻。

她是達拉斯聯絡處籌備時的主要發起人,應該說是呵護著小雞成長的母雞。聯絡處成立後,從七十幾歲,到八十幾歲,到九十歲,從難民安置,到學校發放,到慈善義賣,到街頭募款,到個案探訪,甚至會所值班,每一項任務和每一項活動,她都親自參與,而且還樂此不疲。話說回來,如果我們請她參加海外的地震救災,我想她也會答應,因為她就是一位亮麗輕鬆的八十幾歲的年輕人。藍天白雲的制服,輕巧的身影,完全看不出年齡的障礙,逐漸的,她成了達拉斯慈濟的精神典範。

慈濟人把對精神典範的懷念,化為「往生的祝福」的合唱,司儀在間奏中朗誦歌詞:「…存在,沒有人能替代遠離了紅塵,即是解脫渡彼岸,樂土來樂土去,南無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再見,Nora!

告別式進行到最後,就要「封棺起靈」了,現場又傳出了哽咽抽泣的聲音,沒錯,我們還是很不捨,Nora!

就在棺木蓋上那瞬間,Nora的音容就要從這世間消失了,大家的不捨也阻止不了她的消失,除了不捨,還是不捨。但是,面對大家的不捨,她用最瀟灑最幽默的方式來應對,只有她的風格才會有此一招。證嚴法師的輓聯「花開見佛」,本來四平八穩的貼在高高的牆壁上,這時突然垂下一角,似乎是Nora藉著證嚴法師的輓聯,輕鬆地灑下她最後的教誨,好像告訴我們:「傻孩子,別擔心,我見到佛了」。這幾乎就是應驗了佛經上所說的,「此處消失,彼處出現」的場景,在此地消失了,但在極樂淨土她出現了,「花開見佛」了。現場有些深入淨土法門的同修,發出會心的歡喜。Nora,我們知道了,學到了,謝謝您,阿彌陀佛。

以上是末學在告別式現場的側記與感想,僅此再述對Nora的追思,感恩今生的教誨,預約來世西方淨土再見!

後記:文章完稿之後,才從岑兄那裡得知,Nora早在上世紀70年代初,就與紐約莊嚴寺結緣,與沈老居士也多有淵源。看來這些當代佛門大德都是同出法脈,源遠流長。現在,在人間散播著極樂世界的資訊,接引有緣人同登淨土。阿彌陀佛!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