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的心

清晨,我帶著女兒去林間散步。
  林子裡非常安靜,葡在地面的綠葉掛著晶瑩的露珠,陽光在微微和煦的晨風中散發著溫暖的光芒。樹梢上幾許新綠正探頭探腦地觀察我們這對不速之客。

  女兒歡愉地跑在林間的小路上,猶如一頭可愛的小鹿。我怕她摔倒,便追著她喊慢一點兒。
  女兒陡然停下來,側耳靜聽了一會兒,然後很認真的向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怎麼了?」我不解。
  女兒示意我蹲下來,趴附在我耳邊輕輕地說:「媽媽,小點聲,你會吵醒人家的。」
  「誰?」我向林中環顧四望,一切都是那麼的安寧而清新。
  「你不知道嗎?」女兒稚氣的小臉面向我,繼而拉起我一邊走一邊很耐心的用手指著說:「小草,石頭、樹葉、小蟲子、野花……」
  「可是現在天已經亮了,它們應該起床了呀。」我跟女兒說。
  「媽媽,難道你忘了今天是星期六?它們不用上學,所以可以多睡一會兒。」女兒得意地說。

  我看著小小的女兒,忽然心底掠過一絲心疼,她還這麼小,應該玩耍和嬉戲的年齡,卻過早擔負起學業,是我們太早把她送去學校;是我們在她課餘又為她增加了輔導課—學習英語、還要學畫畫、朗讀……,使她不得不放棄和童伴遊玩及睡眠時間。

  我把她摟進懷裡,告訴她今天上午的英語和下午的朗讀輔導課不用上了,她可以去找小朋友玩過家家和捉迷藏,因為媽媽剛想起來今天是星期六。

  女兒露出歡喜的笑,然後在我的臉上小雞啄米一般地啄了兩下就跑開了。
  中午時分,弟弟送來兩條魚,說是魚塘裡剛捉的,很新鮮。
  我看著兩條活蹦亂跳的魚發難了,因為我一向不喜歡殺魚,弟弟就自告奮勇地幫我殺起了魚,而我的女兒則蹲在一旁好奇地盯著她的舅舅如何殺魚。

  這是兩條鰱魚,長得肥肥壯壯的,不時從弟弟手裡滑進水盆裡,還用尾巴拍得水花四濺,把弟弟的衣服都弄濕了。弟弟非常生氣,舉起魚就往地上使勁地一摔,魚的身體顫慄了幾下終於老實下來。就在弟弟打好魚鱗準備拿起第二條魚往地上摔時,女兒忽然哇地一聲哭了起來。

  我一邊給她擦眼淚一邊問她怎麼了。
  女兒抽泣著跟我說:「舅舅好壞!」
  弟弟聽到這話就問女兒為什麼說他壞,他可是專程送大魚來給她吃呢。
  女兒大聲地說:「你使勁摔它們,還把肚子切開,淌了那麼多血,你不知道它們會很疼嗎?」……
  魚燒好了,但是女兒從始至終嚐都不嚐一口,以前她可是非常愛吃魚肉的。

  我收拾碗筷的時候,女兒依到我身邊,伸手拉了拉我的衣角,用乞求的神情跟我說:「媽媽,以後,咱們再也不要吃魚了,它們離開媽媽被殺死多可憐呀!」

  我凝視著女兒的一雙眼睛,它們和女兒的心靈一樣,是那麼的清純明亮又充滿了愛!然後我很鄭重地答應了她的請求。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