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力不可思議(上)

如本法師開示      吳正坤居士整理

業力固然不可思議,但願力也更不可思議;眾生心地無明,受無明支配,不得洞徹諸法實相,生心染污五欲六塵,因而造作一切惡業,也因造惡業,感召無量苦,如是起惑、造業、受苦,有如車輪輾轉,終無止息。

若能遇到諸佛菩薩,乃至善知識指點迷津,必能轉迷為悟,離苦得樂,趨向解脫之道,是故善知識難遭難遇,要能與佛菩薩相逢,因而得聞佛法,實在不易,必須累生累劫於三寶門中,廣植無量福田,勤修三寶事,方能得遇佛菩薩出世,乃至聽聞正法。

業障深重,知見不正,三毒熾盛,欲見佛聞法,難上加難,佛經稱之為八難處,就是說,要親近如來正法,由於自己業障太重或知見差,始終難與三寶真理相應,八難就是:地獄、餓鬼、畜牲、北俱盧洲、無想天、盲聾瘖啞、世智辯聰、佛前佛後。

 地獄、餓鬼、畜牲三難

地獄、餓鬼、畜牲三難屬於三惡道,因為業障太重,很難見佛聞法,甚至佛法呈現在三惡道面前,指導它,勸化它,它亦無動於衷,如隔千里,甚可憐憫! 

北俱盧洲難

須彌山四周有四個大洲,東為東勝身洲,南叫南贍部洲,西叫西牛貨洲,北為北俱盧洲。

北俱盧洲所感的果報,遠勝東西南三洲,北俱盧洲其狀方正,此洲人壽一千歲,命無中夭,衣食自然,為著樂故,不受教化,是故聖人不出其中,不得見佛聞法,因此列為八難之一。

無想天難

又稱長壽天,此天以五百劫為壽,就是色界第四禪天的無想天。言無想者,以其心想不行,外道修行,多生此處,障於見佛聞法,不能了生脫死,故稱無想天難。

盲聾瘖啞難

此等人雖生中國,而業障深重,盲聾瘖啞,諸根不具,值佛出世,而不能見佛,雖說法亦不能聞,故名盲聾瘖啞難。

 世智辯聰難

世人使小聰明,不肯虛心修行,甚至還毀謗佛法;邪智聰利者,自高自傲,不易低聲下氣,唯務耽習外道經書,不信出世正法,捨本逐末,背覺合塵,故名世智辯聰難。

佛前佛後難

佛出現於世,為人天導師,令諸眾生離生死苦,得涅槃樂,有緣者乃得值遇,因而一一得度,超越生死;若生在佛前佛後者,由業重緣薄,既不得見佛,亦不得聞法,重重障礙,遇佛甚為艱難,故名佛前佛後難。

也就是說,我出生之時,佛早已入涅槃,無法見佛聞法,名為佛前難;我命終之後,佛出世人間,大轉法輪,廣度無量眾生,我卻不在人間,無法見佛聞法,名為佛後難。 

業力不思議,願力也不思議

我們造作何業必感召何等果報!以上八難之處皆由凡夫無明造業所感召的不如意處,一切的一切,皆自作自受,別人頂替不得,是名業力果報平等。

業力能障聖道,深能入大海,業力如梟雄如枷鎖,業力如洪流,業不能腐蝕法身慧命,從無始劫來,眾生與無明為友,不能親近三寶,不能以三寶明燈圓照無明,是故因無明起不覺,因不覺而起染污之業用,隨業漂流,如是沉淪三界,終無止息。

業力雖如洪流如梟雄,是無明的流露,能障聖道,但願力也不可思議,學佛者對三寶的肯定之後,具足信心,終無退墮,以勇猛堅強的願力,支持自己的菩提心,令菩提心圓成信願、慈悲、智慧。

業力由無明不覺之用,願力為真如之用,無始劫來,真如與無明和合為不一不異;業力是由無明不覺所用,而願力為真如之用,真如與無明兩者互為相薰;真如薰習無明,可轉無明為真如,普令圓證自性;無明薰習真如,可轉真如為無明之用,因而流轉生死;然而真如雖處流轉生死,終無變異,故名不可思議,猶如摩尼珠,本具光明,雖有塵垢所染,若棄除塵垢,復本光明,光明毫無虧損;真如本具之光明,受無始無明所依附,因覺無明,真如本具之光明自然呈現。

 真如歷劫不衰,始終一如,雖處六道,未曾有減;若處四聖,亦未有增。是故,真如在凡不減,在聖不增;真如在聖者心中,永遠是隨緣不變,不變隨緣。 

正見無明,本體無有自性,空幻不實,不生不滅,無念無住,了不可得,那麼無明何嘗是無明,不覺何嘗是不覺,無明不覺與真如乃迷悟染淨之差別,更無有異。

 無明當下覺,無明是真如;真如不覺,真如是無明。無明與真如不一不異,迷悟染淨有異故。

學佛者,能正念諸法實相、空有不二、色心不二、中道義諦,那麼起心動念、行住坐臥、搬柴運水、施為動作,何嘗不是真如之用!念念無染,即念念菩提,念念覺悟,頭頭是道,何嘗不是佛法!一舉一動,無非菩提之華;來來去去,無非無生法忍;於六塵境界,不即不離,如如不動;一切時一切處,觸目無生,處處菩提,時時是道。

道不可修、不可證、不可得、不可住、無法捉摸,但道又何嘗遠離你呢?道就在你左右、一分一秒、從未間斷,也從未遠離。是你迷了道,不明道、不悟道、不證道,只怪自己不了道,不是道迷了你,道一切時一切處,皆呈現在我們眼前。

道之所以道,本不可言宣,非語言文字所能傳述,道本非迷非悟、非空非色、非心非境、非長非短、非增非減、非一非異、非苦非樂、非善非惡;道乃遠離一切對待法,道無次第,不落言宣文字,當下即是,悟道當下悟,不悟永不悟,不隔毫端,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悟者自悟,不由他悟,迷者自迷,不由他迷,道若迷,學法無益,是名不可思議。

眾生迷了道,整天睜著眼睛說瞎話,不識道的真諦,光天化日說謊話,自欺又欺人,自墮又墮人,自狂又狂人,不得自覺,稱為迷妄眾生。 

以上談業力由無明不覺所使然,要淨化業力,必須正見真如實性,如此才能轉業力為願力,更談及菩提與道的真諦,道與人不相遠離,但人卻遠離菩提與道的事實,眾生實在可悲,欲救不能!

 

業力

業是吾人的一切善惡思想行為。好的思想,好的行為稱為善業;壞的思想,壞的行為則稱惡業。善惡之業所引生的力量稱為「業力」,善業有生善果的力量,惡業有生惡果的力量。

 心地所起的思想,由思想行為而引發身口意三業,形成三種不同的業,即:善業、惡業、無記業。

善業即良善的行為造作;惡業即惡劣的行為造作;無記業即非善非惡,無可記別的作業。這三種業(身業、語業、意業)的行為,不出自己的起心動念,而展開三業的活動,根據身語意的造作,分三業之說如下:

一、身業:即身所作之業。有善有惡,若殺生、偷盜、邪婬,即身之惡業;若不殺生、不偷盜、不邪婬即是身之善業。

二、語業:口所說之業,有善有惡。若妄語、惡口、綺語、兩舌是口之惡業;若不妄語、不惡口、不綺語、不兩舌即是口之善業。

三、意業:意所起之業,有善有惡。若貪欲、瞋恚、愚癡即是意之惡業;若不貪欲、不瞋恚、不愚癡即是意之善業。

這是身語意三業所造作引生的作用,有善業與惡業之別,為善稱為善業,為惡稱為惡業。六道輪迴不出身語意三業,身口意三業可令人墮入十八地獄;亦可令人上昇人天;欲證成無上菩提,轉凡入聖,亦須依此三業而修證,因修證而超越解脫。

是故世出世間法,不離三業大用,若離三業,世出世間法不得演變,不得由起。身口意三業不離一心,一心能成就三業,上昇與墮落不離一心,三界六道皆為一心作:

華嚴經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接著將身語意三業大用,配合十善業與十惡業,現簡述如下:

十善業:不殺生、不偷盜、不邪婬(身三業);不妄語、不惡口、不綺語、不兩舌(語四業);不貪欲、不瞋恚、不愚癡(意三業)。

 十惡業:殺生、偷盜、邪婬(身三業);妄語、惡口、綺語、兩舌(語四業);貪欲、瞋恚、愚癡(意三業)。

業有凡聖之別,凡夫造作之業,是染污不淨,是煩惱之因,是輪迴的因素,是痛苦黑暗的條件,爾後感召的果報,就有種種不如意,污垢不淨之果,無量無邊的缺陷就醞釀在業果中而呈現;修道者以無煩惱的作業進修,以不染污之因體證諸法空相,不沾染塵欲,因而感召清淨無染的果報,於是業的種類有:漏業、無漏業、非漏非無漏業三種。

一、漏業  

凡夫無明不覺,心地染欲生塵,有煩惱的作業,即召感分段生死的果報,如是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沉溺三界之業,是名漏業。

二、無漏業

無漏業就是二乘人的作業,聲聞與緣覺稱為二乘,以無煩惱的業因,證悟諸法空性,破我執證入涅槃之境,可召感方便有餘土的果報,是故名無漏業。

三、非漏非無漏業

非漏非無漏業,就是登地以上的菩薩,已證悟法身次第,漸破無明,與中道義諦相應,菩薩有此作業,可召感實報莊嚴土的果報,是名非漏非無漏業。

業的種類層次很多,有依世間法而論業,有依出世間法而論業,但不論世間法或出世間法,總不出我們這顆心,這顆心能證悟四聖,也能墮落六道,四聖與六道不離一心,所謂一心十法界正是。現介紹罪業、福業、不動業,供諸位參考:

一、罪業

 罪業就是造作一切罪惡之業,造了罪惡之業,將會墮落到三惡道中去 受苦,罪業的層次又有輕重的差別,感召的果報也同樣有差別。

二、福業 

福業就是福德之業,造了福德之業,將來就會召感人天的福報,享受世上的福樂。福德之業與諸法空性相應,即能召感四聖解脫之福樂。

三、不動業

不動業就如修四禪定,將來會生到色界天,若修四無色定,將來就生到無色界天去,在無色界天中,享受禪定之樂,不為外境所動,故名不動業。若能定破時空,了知起心動念當下無自性,空幻不實,本無生滅,即能證悟四聖涅槃大樂。

佛法肯定造作何因!必召感何果!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任何人也無法改變因果的事實,諸天神無法動搖因果的展現,諸佛菩薩也不能左右因果的軌道,因果是世間的實相,因果是每個人自作自受的展現。

有造因即有果,無造因即無果,因果是平等,是有軌道的,在因果之下,人人平等,人人自由,人人安樂,沒有你爭我奪恐怖事件所籠罩,始終是安詳和諧的。

今生所造之業,有時是今生報、有時是來生報,早報晚報而已!不是不報,而是時辰未到,若到總要報應之時,逃亦逃不 了,何以故?因為業是隨著人而來來往往的,推也推不掉,拒也拒不得,燒也燒不得;業又是無形無相,不可見不可摸,但是業總是不可思議的存在,大藏經對業有云:『幸虧業是無形無相,若有形有相,堆積如須彌山。』

業就是無明不覺心動,因而起心造作之義。業永遠是隨著我們的心,來來往往,上上下下,分分秒秒,何以故?因為心造業,業由心生,心即是業,業即是心,心與業不一不異。

我們若造作一切惡業,縱然有神通能到天上,業力也隨著跟到雲霄寶殿;若直衝到海底,業力也隨著跟到水晶宮;若跑到地府,業力也隨著跟到閻羅殿;任憑你有本事,躲到天邊海角,業力也隨著跟到天邊海角。

造作惡業的人,三界六道無匿跡藏身之處,大千世界沒有方寸之地可容身,何以故?心造業,業由心生,心即是業,業即是心,心業不二故。因此說,匿跡藏身不得,大千方寸容身不得,種如是因,得如是果也。

依此為例,下面引錄俱舍論所闡明的二業:

俱舍論‧二業:一、引業。二、滿業

一、引業

引業是由宿世善業引發,生於人中,則得珍寶豐足,多受快樂;若由宿世惡業引發,生於人中,則感貧窮困乏,受諸苦惱,是名引業。

二、滿業

滿業是由宿世修一善業,感一生中大富多財,乘此更修眾善,輾轉生官貴家,乃至圓滿究竟善果,是名滿業;若由宿世造一惡業,感一生貧窮苦惱,乘此更造眾惡,輾轉生貧窮家,乃至圓滿極惡之果,是名滿業。

綜合上面所說,業由身口意所造作,業的因種有千差萬別,所得到的果報也同樣千差萬別,為善得善果,為惡得惡果,為無記業,有無記業之果;造業之後,有現生報、有後生報、有來生報。

起心動念,若有染污,與空性不相應,即不清淨、不光明、污濁黑暗、沉淪塵劫,稱之不淨之業。業與諸法空性相應,不沾染五欲六塵,即光明自在,清淨無染、永超生死、出三界獄,稱之為清淨之業。

諸佛起心動念,為化導一切有情,心地毫無染境生心,於三業大用中,與真如相應,清淨自在,稱之為三業妙用;六道眾生起心動念,無非沾塵染欲,於三業中,不能與真如相應,念念不淨,處處有染,三業不得自在,隨業牽制,浪跡天涯,稱之為三業不淨。

我們在修學菩薩道的歷程中,要能善觀一切善惡之業,當體空性,乃至起心動念,念念無性、法法皆空,能念之心是空性,所念之境亦空性,能念所念雙亡,畢竟不生,當下破了我法二執,即可證入涅槃。

 破我法二執,觀色即空,則能起大智,是自度功夫,是轉凡入聖的的關鍵所在;然後觀空即色,則能起大悲,是利他的境界,我們學佛的宗旨,就在於自度度人,自利利他中完成無上佛道。

 業障深重者,不要心生恐懼,也不要心寒,更不要畏怯,修學佛法者尚未證悟的話,誰都不敢保證他沒有業障,業障現前與未現前,是個未知數,無量劫所造作的業實在太多了,我們一時生活在幸福的環境,或如意之處,或高官顯耀的貴族,或大富大貴家境,這一切的一切,都不要太自傲、太自滿、心生貢高我慢,何以故?因為這只不過是過去劫中,所種的善因現前而已!福報是可盡的,福業是可了的,一切順境如意之事是有限的,因為畢竟是有為生滅法、無常法、短暫法、緣生緣滅法。

 是故,修學佛道者,切切不能有高傲的心理,更不得抱著僥倖的心理,以為今生此世可得永恒高官顯耀、或大富大貴、或永遠享有福報,這些心理意識是大錯特錯的,這話如何說呢?因為福業畢竟可盡,福報是可享完的,那麼福報一旦享盡,情況又是如何呢?那些惡業就會接踵而至,感召一切逆境和一切不如意之事,或貧窮、或輕賤、或殘廢不堪、或狼狽潦倒、處處逼困,像這些下場,就是業障現前的果報。

佛門弟子應有如是正確的共識,世間本共業所成,世局動亂不安,處處危機,戰爭一觸即發,今日似乎安寧,明日卻來一場不可思議的突變,防也防不住,阻也阻不得,一切皆無常,無常也由世間眾生共業所使然,世間自古以來,民不聊生,生靈塗炭居多,俗語有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正如佛家所說,「世間萬般皆無常,一切皆隨業力而漂流。」

放眼看天下,今日世界,上至國王,國王有興有衰之際,有時下場慘不忍睹,一夜之間,光景突變,面目全非;文武百官參與從政,知見或利害關係,彼此互相明爭暗鬥,互相殘殺,一夜之間,全家被殺光,政客往往多數不能顧及情理法,易受時勢所逼,身不由己,為名為利為權的大前提之下,有時因果不顧,道德不怕,善良的一面不見,這時因果怕他,道德寒心,這種情況,中外古今可見可聞!

時下的社會,有些富者變貧者,貧者變富者;貴人變賤人,賤人變貴人;國王變乞士,乞士變國王;福變禍,禍變福,這一連串的變遷,無常的演化,就是眾生善業與惡業的轉變,時而大亨、時而窮人、時而貴人、時而賤人,這就是善業與惡業現前,現善業即大富大貴,現惡業即貧賤不如意,是故世間的真相,本是如此,平等平等!

我們若能正見善業與惡業現前,前後次第不定,現善即善報,現惡即惡報,乃至因果重重無盡循環,反而對修行更有信心,因為種何因就得何果,這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善與惡不離心,心能造善或造惡,換句話說,善惡不離心,心不離善惡,心與善與惡是一體的兩面說,心能主宰善與惡,這樣一來,心是自己的,可以自己作主,可向斷惡行善前進,可與般若空性相應,累積無量善因,斷盡一切惡因,日益漸增,無明惑頓破,菩提之花,朵朵盛開,究竟圓滿佛道。

業障不必怕,業障是因果的現前,有它的前因後果,有來龍去脈可循,造作何因,必得何果!所以在業障現前的時候,身為學道者,倒不必畏懼因果現前,應鼓起勇氣,面對浮現的業障,要心甘情願的償債。

過去生中乃至今生,有欠別人感情債、生命債、財產債、侮辱債、欺詐債、貢高我慢債、欺軟怕硬債,一一皆要歡喜的,理所當然的,不得懊悔的還債,秉持因果的正見來還債,遵守道德來還債。

若能對業障現前依此共識,心則能入道,安詳自得,問心無愧,心安理得,何以故?此人與佛法相應,安住於諸法實相,永無畏怯退縮故。

學佛的可貴是當下能肯定因果的事實,能與十方諸佛相呼應,與諸大菩薩共鳴,與如來正法緊密相接連,平等不二,正等無異。

 業障現前之際,能如理如法處斷為佳,若無法如法處斷,構成定業,轉不得,扭轉不成,此時此刻,心中應提起正念,正觀因果現前,歡喜心接受業障的報應,隨緣消舊業,更莫造新殃,置身讓因果宰割與刮分,宰割多少算多少,刮分多少算多少,剩餘的就是我的,如是肯定與承擔,當下入道。

被宰割與刮分之際,心中絕對不可有瞋恨心,懊悔心,不甘願之心,反而應生歡喜心還債,感謝對方有因緣讓自己償還欠對方的債,債若還完,一切沒有債的壓力與負擔,豈不是「無債一身輕」嗎?有債還債,理所當然,更無異論。

諸佛菩薩,乃至證得果位的聖人,也還是有因果現前的時候,因果是不可抹煞的,在聖在凡,因果宛然存在。如佛陀無量劫前,在因地之時,當小孩因不懂事,以小木棍在魚頭上打了三下,憑此敲三下的因,當下因果已定,結果小孩轉世無量劫,這敲三下的因,尚未磨滅,直到佛陀成就佛道之後,敲三下的果報才現前,這麼一現前,使佛陀的頭連痛三天,才逐漸恢復正常。

又如佛陀神通第一的大弟子—目犍連尊者,已證菩提的大阿羅漢,依然要受因果報應。

目犍連往昔無量劫前,在因地時欲取蜂蜜,曾用火燒死一窩蜂,為貪口欲,活生生的燒死了一窩的蜜蜂,種下災禍喪身的果報,經過漫長投胎轉世,這燒死蜜蜂的果報依然存在,並不因投胎轉世後而消失果報。

經過無量劫之後,投生在佛陀的時代,跟佛出家,聽聞正法,不久證得阿羅漢。

 有一日,他要到別處宏法,必須路經山谷,高山險峻,在山頂上有許多外道欲暗算目犍連,四面埋伏,籠罩著一片恐怖的殺機,這時很多目犍連要好的同參道友,皆苦勸他不要去弘法利生,現在外道逼迫欲殺害,暫時避開一陣子。

目犍連開口道:『因果不昧,通於世間法,更通於出世間法,我自知此趟而去,必會遭受外道暗算,我堅決要去弘揚如來正法,如此而去是名報佛恩。』

 同道開口言:『目犍連尊者啊!你何苦來哉,你是佛陀的大弟子,你可以躲避因果的報應,免受一切災難,如此可保汝命啊!』

 目犍連道:『諸位同參道友們!正因為我是佛陀的大弟子,我才肯定的下此決心,以身作則,欠債總是要還債的,因果是平等的,我示現因果報應的事實,我目前的心境,很安詳、很清涼、很自在,無罣無礙,很感激同道們對我一番的盛意,我皆一一接受。』

同道又挽留道:『目犍連尊者啊!請留步,請住世,請大轉法輪,普度一切眾生吧!』

目犍連最後道:『十方三世諸佛所說之因緣果報,絲毫不差,不得違避,因果是世間流轉的真相,違反不得,避得一時,卻無法避得累生累劫,今生不報,後生報,後生不報,來生報,因果現前遲早終有報。

逃避因果報應是反因果沒有理性的,我如是抉擇,並非一朝一夕的思考而決定的,乃順從諸佛正法而為,證得阿羅漢果之後,我就把身口意三業融注在正法中,心地永遠是和諧的、安詳的、寧靜的、涅槃的。同道們!時候不早了,我欲啟程,繼續宣揚聖法,將如來聖法,傳遍大千世界,終無止息!』

 就這樣,目犍連尊者安住正法,心地如如不動,不被同參道友三言兩語所惑動,話一說完繼續踏向菩薩道,一步一步的向前邁進,逐漸與祇園精舍有了距離。

 這是目犍連示現在人間最後的惜別,同參道友們的相處,友情濃厚,說是友情似無情,說是無情似友情,同道們都有默契,有見於此者,莫不依依不捨的相送。越走越遠,形影就慢慢消失無蹤了。

 目犍連揮別了同道之後,不久走近山谷之下突然聽到山頂上有大石頭掉下來的響聲,目犍連頭往上一看,這一下子不得了啦!只見山頂懸崖有無數的大石頭,往他的身體處墜落,又見到許許多多的外道行者,形影若隱若現。

 目犍連心裡明白,這一場浩劫是無法避免的事實,該來的總是會來,我不應該逃避因果的現前,以我的神通力是可避開的,但避得一時,卻不得避開盡未來際,我無量劫前,曾經燒毀無數的蜜蜂,那些蜜蜂就是現在的這群外道,因果平等,死而無憾!

 心想到此,一剎那間,亂石轟轟之聲,當下擊斃目犍連的報身,粉身碎骨,遺骸慘不忍睹,外道看見目犍連慘死之狀,數年不敢從此路經過,怕目犍連又活過 來,外道也知道目犍連是大聖佛陀的大弟子,而且是神通第一的大弟子,想到這裏,他們內心總是有遺悸,恐懼寒心哩!

 一代聖僧,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就於此永別人世,他的慈悲、他的願力、他的神通、他的智慧,是永遠垂留人世間 的,他度化眾生的精神,是每一位佛門弟子,心目中至為崇敬的典型風範,更是不可磨滅乃至忘懷的偉哉聖僧。

 業障的現前,是不分凡夫或聖人,一律平等受報,凡夫無始劫來造作一切善惡業,時機一旦成熟,必遭果報;聖人於無量劫之前,在凡夫地之時,亦曾經有造作一切善惡之業,機緣成熟,當然果報也同樣會現前的。

 凡夫與聖人同樣受一切果報,心境感受不同,有何不同呢?我們要有正確的共識,那就是凡夫本身對因果不能正見,甚至抹煞因果,但又天天生活 在因果的點滴中,生活就是因果,因果就是生活,卻不識因果,上上下下皆因果,始終不得自覺,不能了知因果的來龍去脈,於是,等到因果報應的時候,對前因後 果無知,迷惑顛倒,懊悔無奈。

 緊接著就開始怨天尤人,怪父母兄弟姐妹,怪社會國家,怪天下一切人,心理鬧情緒,無法平衡,或者怪自己命運不好,怪自己生在不是該生的時代,乃至處處 說自己倒楣,自己不幸,一切的一切都怪罪別人身上,或不滿現狀,這一連串的心理意識,就是凡夫眾生的本色,畢竟,凡夫對因緣果報不能正見所致。

 由此可知,凡夫接受一切果報,是不能自在的,是迷惑顛倒的,是痛苦的,是怨天尤人的。乃至謗無因果,抹煞因果,這是凡夫受一切果報之時,心境的感受。

 聖人接受一切果報之際,內心始終如如不動,自在無恙,安詳寧靜,光明自得,解脫涅槃,何以故?因為聖者了知一切不如意之事也好,喜悅 歡心之事也好,一一皆為因果的展現,又能正見順逆之境,無非緣起緣滅,諸法所生皆無自性,空幻不可得,於是,心地不執著一切諸法,當下本性如如不動,自性 解脫。

 總而言之,因緣果報是通於凡夫與聖人的,但凡夫與聖人同受果報,;其心境感受有差別,凡夫受果報不得自在;痛苦無量,聖人果受果報,心地能自在光明,解脫涅槃。

 業力是不可思議的,我們造作何因!必定召感何果!造善因得善果,造惡因得惡果,因果絕對不會錯亂,有條有理,有秩序倫次,因果一旦報應,業 障現前,從未混淆凌亂的,所以,我們盡可放心,不要怕因果報應報錯了人,因而恐懼懍懍,日夜不安,有關這點,大家可以儘管放心,不用憂慮愁感,因為因果是 有規律性的,是正常的運作,絕對不會脫離軌道,致使因果錯亂,人心惶惶。

 因果報應有近報與遠報,近報就是造作善惡之因,在近日內,或今生即可感召果報。若造善惡之因,今生因緣未成熟,必待因緣相會才得感召果報,有時候是未來生而感報,是名遠報。

 因果報應的成熟,如同兇手殺人,當下被警民捉到,即判刑坐牢;如此一來,殺人是因,被捉到是緣的和合,判刑坐牢是果報,有因有緣才能產生報應的條件。

 若兇手殺人,一時逃脫,警民無法捉到,消遙法網,如是一年十年,乃至一生終不得捉到,像這些一時無法捉到的實例,不是意味沒有因果的存在,而是因果未成熟而已!因緣成熟,何嘗不報呢?佛法稱之為遠報。

 當兇手行兇之際,兇手的殺意,或惡毒之心一發動,當下殺意或惡心已在自心播種了,雖然能逃得法網一時,卻無法逃避過一生,更無法逃得過未來際,乃至無 法逃過自己的良心,何以故?因為種下殺因,必定召感果之報。已構成殺因,此因種下殺因,必定召感殺果之報。已構成殺因,此因種在心中保存好好的,心如倉庫 一般,能儲藏一切善惡種子,不論時間長短如何,因緣一旦成熟,自然感應果報。

-下期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