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力與自由意志

                    上恆下清法師講

編輯組整理

人每做一件事都是在造業。在佛教來講,不管是起個念頭,或一個具體的行為都是造業,造了業之後,依業而有一定的影響力。 

佛教講的業力,可以說是一種控制自然界和道德界的因果律。事實上,業除了佛教講的這些因果律之外,在自然現象或科學上都可應用。業的力量很大,它不但能驅使、能創造、能控制,甚至能毀滅一切的生命。因此,業的本身有一種因果關係的力量。

每做一行為,就有一種力量產生,這種力量也許是有形的,也許是無形的;甚至心裡起個念頭也有一種力量,這種力量能驅使你做某種動作,做了某種動作之後就造了業,造了業就得負因果。有因就有果,如此不斷的循環。

人為什麼會去做這麼多的行為?又是什麼力量在驅使我們去造去做呢?西方哲學講「will to act」,講每一個人都有求生的欲望,這種欲望推動我們去造作。佛教講是「無明」在推動我們造業。「無明」有兩種意義,一是不知道,另一個是錯誤的認知。無明推動我們去「行」,這些都是人基本的本性。

業力是一種塑造性的累積,英文有句話「Man becomes what he does」最能貼切的解釋業力。一個人想使自己變成什麼,就必須做什麼,也就是用行為的累積來塑造自己的人格,於是想使自己做好人,就盡量做好事;想使自己變成壞人,就盡量做壞事。

在唯識裡我們也常聽到「薰習」兩個字,以行為和思想來薰習自己,如同我們在衣櫥裡放了檀香,日子久了,衣服自然有一股檀香味;放進樟腦丸的,就有樟腦的味道。

喜歡喝茶或養茶壺的人都知道,大陸怡興所產的茶壺最有名。用怡興茶壺來泡茶,泡了數年後,想喝茶,偶而沖進熱水,不放茶葉,所沖出來的水仍有茶香。

再舉個例子,三十幾年前當我還未出家時,我常看一部影集,每次都是繞著主題演一個故事。內容是有一次一對醫生夫婦半夜吵架後,先生就衝出家門。很不巧,那天有人到他家去偷東西,見女主人在家,便把她殺死了。過了不久,先生回來看見一個獨臂的人匆匆從他家跑出去,他進了家門,看到太太被殺,心想一定是剛才跑出去那個獨臂人做的,但是警察不相信,認為男主人是兇手,便下令逮捕,他只好逃出去。故事就從他逃亡開始,每一集都是他和警察捉迷藏的故事。影集連續演了幾年之後,影集中的男主角就是不演戲,在街上見到警察,他就非常害怕,潛意識裡,看到警察就要躲。

我們可以從這段故事來解釋佛教的業力,業確實有很大的力量,也許我們感覺不出來,但它卻在我們的潛意識裡薰習我們,塑造我們,因此我們的一言一行都要特別謹慎。不管有意或無意,當我們種下一個種子之後,它都會在我們的心裡留下一定的影響力。

人如此,道場也是如此,道場也有道風。以大覺寺為例,在台灣你問一個當地道場的人「大覺寺如何?」 ,他立刻有一個image(形象)跑出來,台灣的朋友對大覺寺的image就是:它是一個宏法的道場,它不趕經懺,到大覺寺的人知識程度都很高。同樣的,你問佛光山,對方的腦中立刻浮現佛光山的形像來。學校也是如此,你問哈佛、問柏克萊,對方立刻顯出這些學校的形像來。還些道風和學風都不是一天兩天所造成,是經年累月的累積所形成的。人的形象和業力也是如此,想變成滿臉橫肉的,就行惡,想史變觀世音菩薩的,就得行善和培養慈悲心。

力是一種關係                      

業力的關係有兩種,一是共業,另一種是不共業。不共業是 – – 自己所造的業,別人無法分擔也無法分享。行善者就是再親蜜的家人,也無法分享你的善業。同樣的,造惡業時別人也無法替你分擔。共業則是一大群人共同做的一些行為,和其所造成的力量。

共業和不共業交織在人的身心世界裡,共業又可分許多種,例如最大最廣的,人生活在這個有情世界裡,接受陽光的照射,也就是說,所有接受陽光照射的,都有一種共業存在。將範圓縮小,思想相同,符號相同、語言能力相同,也有一些共業存在。若我們將範圓再縮小,同樣是人類,在不同的國家也有不同的共業。以非洲為例,生活在非洲的人糧食短缺,在飢餓邊緣,而生活在美國的人卻享有豐富的食物。再以台灣為例,生活在台北市的人,就得受空氣污染、交通堵塞的共業之苦。這些都是同樣是人,卻有不同的共業與不共業。

以社區或團體為例,住在紐約市和住在威斯康辛州的人,他們的共業也不同。再以家庭來講,同樣在一個社區裡,張家和李家的生活就不同,這也是共業與不共業的因素。再縮小範圓,一個家庭的每一個人也是共業和不共業的交織,例如夫妻結合生了孩子,有的生來體弱多病,有的健康活潑,父母看到體弱多病的,就是想代替孩子生病都不可能。

這些重重的共業與不共業交織成密切的網子,從這裡我們知道每一個人和眾生都是息息相關的,從個人到家庭,到社區到國家,到地球,都有許多的業存在,只是深淺不同而已。

瞭解了自己與眾生的關係後,才體會出佛教講的「同體大悲」,人不可能離開這些關係去獨居,更不可能獨善其身,因為每一個人都逃不過業力的網子。用台灣最近流行的一句話 – – 生命共同體,來形容我們與眾生的業力是最貼切的。

不可思議的                     

業力是不可思議的,業力的運作在佛教來講是通三世的,很多業力的運作是我們的眼睛能看到的,也有許多業力的運作卻不是我們的眼睛所能看到的,唯有佛才能真正懂得業力的運作。

一些沒信佛的人,就不相信佛教講的三世因果和業力,佛教講的「如是因如是果」對他們而言卻是「如是因,不如是果」。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最常聽到,某人是好人,心地善良,又經常幫助他人,為什麼他的兒子會被車子撞了?

業力有意志性也有可變性,在佛經中有個譬喻,同樣一把鹽放在一碗水中或放在五百人喝的湯鍋裡,或放在池塘裡,放在河裡,鹹味的濃淡一定不一樣。放在碗中的必定很鹹,放在大湯鍋的,其味可能適中,放在池塘的,可能鹹味就淡多了。這個譬喻,鹽代表人的業,濃淡代表共業中的不共之別。

業已經造了,如何改變已經造的業呢?以上面的譬喻來講,最好的方法便是稀釋,用善業來稀釋,越多的善業就稀釋得越淡。鹽(已造的業)是無法改變,也無法沖淡,只有透過行善,利用善業來減輕衝擊,將來所受的苦才不會太劇烈。

意志自由                           

意志自由是西方的一種哲學概念,它和業力關係很大。意志在西方有兩種論調,一是自由論,二是決定論。

業力是一種很公正的,因果不差的道德律,業力是同類相應的,如是因感如是果。佛經也講,現世莊嚴的人必定前生修過忍辱;現世在高位的人前世必定恭敬;今生生為啞巴或聾子的人,可能是前生毀謗人家;長壽者必從慈悲中來,短命者必然殺生多,這些例子都可從我們的週圍找到。

業力的果報是通三世的,今生未報者有的是緣未具足,有的是因和果的位置放錯了,譬知去公司上班見到同事,你歡歡喜喜的向對方打招呼,對方卻投以惡臉,你若以為這是前世跟他結了惡緣就錯了。要知道,對方的惡臉可能是在家裡和家人起了爭執,或身體不舒服的一種情緒反應,並不是你和他之間的業果。

今天因時間的關係,業力的問題就簡單介紹到這裡,謝謝各位。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