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貫時空的佛七

陳炤農

十月的達拉斯,秋高氣爽,早上五點天還沒亮,達拉斯佛教會二樓佛堂已燈光通明,佛教會舉辦佛七在佛堂掛單的同修,本地早起的同修,各自禮佛經行靜坐。平時五點四十五分的早課,因佛七期間人多,早課提前到五點半。

廚房是另一個忙碌的地方,香積同修每天打點一百多人的三餐,整個佛七三時繫念法會,加上前期準備後續收拾,前後十幾天必須專心投入,如果不是心中法喜充滿,如何支撐?

回想1991年佛教會辦第一次佛七,當時達拉斯同修沒人參加過佛七三時繫念,參加者來自全美各地。看著報名人數不斷增加,籌備組喜懼參半,籌備過程兢兢業業的。

1991年,達拉斯道場草創之初,一群毫無經驗的同修,在悟願法師領導下籌備這個大型佛七,所憑藉的,只是初發心的學佛熱情。籌備團隊忙得人仰馬翻,佛七現場擠得水洩不通。當時只有501佛堂,達拉斯當地稱「白馬寺」,因為大門前有兩座白馬塑像。501佛堂建於1990年,五千多平方英呎的建築。樓上作為藏書書庫,曾經藏有十種不同版本的大藏經,全套《四庫薈要》,以及大量經典與佛學參考書。樓下挑高的天花板與採光設計,顯出了大殿格局,充分展現室雅何須大的格調。小佛堂擠了將近一百人打佛七,服務台只好搬到外面樹下。三時繫念那天大約兩百人參加,很多人沒法進去,至此方知達拉斯佛七的因緣殊勝,此乃眾生求法懇切所感。這樣的因緣促成了515大樓的建立(即現在的念佛堂),真是達拉斯同修的福報。

第一次佛七除場地外,法器儀軌香積,沒有一樣具足。還好館長帶著台北景美圖書館悟字輩的法師們,發動圖書館的同修來支援,從廚房的三餐,佛前供菜,香燈,法會儀軌,護七規矩,尤其是念佛梵唄唱唸,全套來自景美圖書館。另有音響專業的同修帶來整套設備,讓達拉斯第一次佛七達到近乎完美。

沿襲著當年的運作,整體上還是保留著當年師父及館長訂下的儀軌,所不同的是不再有兩位老人家在現場,也沒有整個悟字輩法師陣容。這就是世事無常吧。

這次佛七,恭請悟月法師主持,法師1993年在景美圖書館出家,二十幾年歷練,主持佛七與三時繫念,領著法會大眾上達諸佛,除了莊嚴還是莊嚴。更難得的是法師對同修的凝聚力,對像我這樣老同修而言,讓我看到館長的傳承,對新同修來說,也讓他們看到道場的道風。

每天的功課,上下午各兩支香,加上早晚課,一天有六堂念佛功課(達拉斯佛教會的日常功課以念佛為主)。佛七就是專心念佛,這是古來明訓。為了利益初學同修學習,晚課後安排了答疑時間。法師針對問題的開示句句落入生活中,把念佛法門的諸多想法,拉回日常生活

達拉斯過去的佛七,全班「悟」字輩法師負責主法、領眾與梵唄。如今,時過境遷,因緣變化就是承擔的開始。這次法器組維那,全是本地居士同修擔任。

地鐘是佛七中最重要的法器,引領大眾念佛的節拍。領眾的維那與地鐘,要有很好的默契,引導音調的高低,節拍的快慢,配合現場大眾的音聲。誦經與讃佛之後開始念佛,首先,慢板的六字佛號,在繞佛時領著大家的長遠心,以念誦佛號禮敬阿彌陀佛,莊嚴恭敬的走在求道的路上。歸位坐定後,同樣的六字佛號,帶著大眾發起深重真誠的願心,為往下的念佛做準備。轉板的磬聲,帶著大眾轉為四字佛號,延續著恭敬與發願之後四字佛號帶著大眾進入精進的修行,節拍由慢開始,越來越快,隨著念佛堂現場的氛圍,有時快到一秒鐘可以念三到四句阿彌陀佛,這種速度的當下,心中幾乎無法插進一個妄念,整個心意識裡只有佛號。最後,剎板的磬聲響起,長呼一聲阿彌陀佛之後,全場止靜,沒有一點聲音,念佛人應該體會到心中還是佛號不斷,帶著念佛人的心意識,去尋找極樂世界的信息。更殊勝的也許可體會到佛心在念佛,當佛心現前時,就是明心見性的起點了。更專注的念佛人還會有更微妙的體會,乃至如蓮池大師所說原來彌陀念彌陀,當下的境界也就是自性彌陀現前的契機了。

念佛的清淨就在這裡,念佛的殊勝就在這裡。 

梵唄組有一位越南同修,向公司請了一個星期的假,她說每天早上開車出門,就感覺像是要去度假一樣的快樂,看來她已經體會到念佛的清淨殊勝。

難得機會,觀察這些越南同修念佛的專注深入,也許是早年戰爭帶來流離顛沛,也許是移民新大陸無依無奈,他們對求生極樂似乎更懇切。二十年前的某次佛七,一位越南來的華裔老菩薩,就在佛七期間,示現坐著往生的瑞相。再看當今這些老菩薩,不知那位又再示現一次。

要好好談談這些越南同修,他們值得尊敬感恩。

這幾年,常有過去佛教會的同修談到下話題,這些對話值得分享。

為什麼這道場越來越多越南同修?

道場重點在道,而不在場,真正修行人要看,而不是看熱鬧的場子

有人離開道場的為了找適合自己的道場,有人是為了找一個熱鬧的場子,對每個人的選擇,我們只能尊重讚歎。

達拉斯佛教會是清淨的念佛道場,是菩薩道場,念佛就是這裡的,喜歡念佛的修行人會在這裡聚集。

但是,老中也有很多念佛人啊,為什麼不在這裡?

學佛修行當然不分國籍種,來這裡的因緣可能是菩薩促成,菩薩當然不分國籍人種。這裡是清淨的念佛道場,當老中不想護持時,菩薩只好找老越來護持啊。對離開的人,也不需要以國籍人種來分別,當他感到五蘊織盛之苦的時候,清淨的念佛道場已經不屬於他了。 

如何說這裡有

要看道場的道,就要看日常的修學功課,達拉斯佛教會每天五點四十五分開始早課,內容誦經,繞佛,念佛,加上佛門早課儀軌,歷時將近兩個小時。這樣的早課每天風雪無阻,已持續二十幾年,中間也許因特殊狀況或有短暫停頓,但瑕不掩瑜,暫時休息不礙同修的道心。還有,每個週末固定的念佛共修,及不定時為往生親友所舉的念佛共修。如此緊密的日常念佛修學,加上每年兩次佛七,一次禪七,一次佛法講座,每週有佛法課程,還有英文佛學班,這些就是,就是達拉斯佛教會稱得上道場的原因。 

你相信一句佛號唸到底有用嗎?

喔,原來這是你真正的疑惑。當年我們同時佛教會,為什麼二十年後,你還糾結這個問題?看來師父講經說法,你與我是有不同的理解。我的理解是,對學習念佛法門,可以像一些老菩薩,死心塌地的信到底唸到底,毫無疑惑,這只能讚歎善根福德因緣成熟的人。但是,對有些喜歡追根究底的人,譬如受高等教育的你和我,也可以選擇研究經教,把理論搞清楚。過去二十年來,為了弄清楚一句佛號的功德意義,我花了不少時間心力,彌陀要解觀經讓我整體的理解淨土法門的理論,唯識論讓我深信極樂世界的存在,最後,金剛無住生心讓我體會到如何修學。經歷了這些鑽研,我才深信一句佛號唸到底是真的有用。

分享以上對話,其實是分享我個人對,對的珍惜,對道場的珍惜希望能引起同修共鳴。

二十幾年來,參與了多次佛七,這次是完全不需要負責任何執事工作,只要進了念佛堂,就能完全放下身心世界,這才真正見到了念佛的清淨與殊勝即便如此,心中還是隱隱地掛念著達拉斯的佛七因緣。

看到現在達拉斯佛教會同修熟練籌備佛七實在值得讚歎。二十年來,所有同修的努力,點點滴滴呈現在佛七法會上。與二十幾年前比較,更感到得來不易,如果要看其緣起性空:

觀其緣起,從1991年到現在,二十五年的時間,師父館長、兩位老人家的慈悲撒種,加上台灣、美國、加拿大各地同修鼎力護持,才有今天的清淨道場。

觀其性空,一幕一幕的歷史,述說著諸法實相,這才了解性空是必須深入現實當中去體會,只有了解的人,才能隨順因緣護持佛法,才能自在、隨緣、念佛 

三時繫念法會結束時,已是晚上八點多,跟法師頂禮告假之後,帶著滿滿的法喜與欣慰,走進達拉斯金秋十月的夜晚。在停車場遇到一位達拉斯的老同修,是屬於問題有多多的一群,因為時間不多,只能聊幾句,臨走時,給她留下一句話我走遍大陸、台灣、美國,這裡是最清淨的念佛道場,大家一起來珍惜吧!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