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的盛宴-2017年美東水陸法會側記

傅麗卿

生命中的第三場盛宴

那天接到蔡師兄短訊,問我何時上紐約,我心想才剛忙完莊嚴寺慧門禪師主持的「禪修營」和張鴻洋居士的追思法會,回北卡開始編十一月出刊的慧訊,現在是去還是留在北卡繼續編慧訊?於是我回了蔡師兄:「如果有任務我再回去。」師兄簡短有力的幾個字:「有,任務是全程參加法會。」

和孩子商量之後,於十月四日搭火車北上,連夜到達紐約上州入住旅館,途中感受極深,這是我學佛以來第三次全程參加漢傳佛教的法會,第一次是2003年旭日集團在香港北京道一號啟建的水陸法會;第二次是2008年,當時楊洪老師身體違和,莊嚴寺啟建梁皇法會,為老師寫了一個牌位的同時,復想既然寫了大牌位,就要全程參加禮懺;第三次就是這場旭日集團於紐約上州Blue Hill Plaza 啟建的「十方法界四聖六凡水陸普度大齋勝會」,感謝楊釗居士慈悲給我機會用功薰習,也格外珍惜這份因緣,讓我重溫十四年前在香港打水陸的種種勝境。 

薰壇灑淨

十月五日當天下午三點,功德主在迎禮法師帶領中,來到法堂恭請高齡九十八的圓山長老、深圳弘法寺首座和尚一如長老、上海龍華古寺方丈照誠法師、紐約佛教委員會主席中恒顯實法師(Ven. Dr. T. Kenjitsu Nakagaki)、新州福慧寺方丈超煩法師、瑞光寺方丈瑞法法師等入壇,開幕儀式由張維光居士英譯,在三寶歌聲中揭開序幕,接著恭請圓山長老致詞,長老表示在美國啟建水陸法會機緣殊勝,難得亦難遇,大眾都是有善根,才能聚一堂,希望大眾在法會期間放下萬緣,把身心都安住在道場裡,精進用功才不負總功德主旭日集團的苦心。接著一如長老、照誠法師、中恒顯實法師、超煩法師及瑞法法師也分別勉勵大眾。

開幕儀式圓滿後,由圓山長老、超煩法師、照誠法師等主法,在和諧的大悲咒聲中,由香案前導,各種幡旗、樂器儀隊隨後,接著是法師、功德主及與會大眾和義工們,隊伍一路蜿蜒,繞兩座大樓一圈,這壯觀莊嚴的隊伍引起當地民眾駐足圍觀。

據《佛祖統紀》「水陸齋」記載,水陸法會起緣於中國梁朝武帝時期,梁武帝日理萬機之餘喜歡研讀佛典,有一晚夢見一位高僧對武帝說:「六道四生,受無量苦,唯啟建水陸無遮大法會,始能拔濟脫苦。」翌日武帝問文武百官此夢何意時,無人可答,獨寶誌禪師建言:「何不廣詢經典教理,察明夢中之因緣。」武帝便派人迎請大藏經至法雲殿,每日披覽群經,綜合慈悲梁皇寶懺、阿難遇面然鬼王建立平等施食,用制儀文,歷經三年才完成水陸法會儀軌。

儀軌完成後,梁武帝在宮內嚴建道場,手捧儀文,命隨從將所有燈燭熄滅,祈禱表白三寶並誓言:「若此水陸儀文,理義協合於六道凡夫三賢十聖,願拜起時,燈燭能不燃自明;若此水陸儀文,有所違背教義,不能廣濟含靈,則此燈燭暗而不明。」說完,禮佛一拜,登時燈燭自明,光耀大殿;再禮,宮殿微微震動,顯示安詳;三禮,天空降香花,預示祥瑞。梁武帝乃於天監四年(西元504年)二月十五日於鎮江金山寺依儀軌設壇,命僧佑禪師宣讀儀文,由梁武帝當齋主;由此開啟了歷史上第一場水陸法會,為廣大眾生普度懺罪的勝會便盛行至今。

水陸法會是中國佛教中儀式最隆重、功德最殊勝的法會,略稱悲齋會、水陸會、水陸道場,全名則稱「法界聖凡水陸普度大齋勝會」。其義分開解釋即:「法界」指諸佛與眾生本性平等,理常一致。「聖凡」是十法界的四聖六凡(四聖即—佛、菩薩、緣覺、聲聞);六凡指天、人、阿修羅、餓鬼、畜生、地獄)。「水陸」是眾生受報居住的地方分水陸空三界。但因水中和陸上的眾生受苦較重;天空中的眾生,如欲界天、色界天,受樂較多,因此普濟著重水陸二處,故名水陸。而「普度」則是對六道眾生悉皆度化,使令解脫。「大齋」是指無限制的普施飲食;「勝會」除擴大瑜珈燄口施食外,復有誦經持咒的法施,可令受苦眾生心開意解,得法水滋潤,藉此廣結善緣,共成佛事,故名勝會。 

大壇拜梁皇寶懺

大壇設於一樓,設有藥師壇、淨土壇、諸經壇、法華壇、華嚴壇、楞嚴壇等,以誦持大乘經典與諸懺儀為主,有祈求滅罪、消災解厄、濟度亡靈等作用,便於接引各種不同法門與根基的修行者。

上午十點,大壇開始誦梁皇寶懺,八十餘位比丘聚一堂,誦起經來,其音和諧而莊嚴,加上各種法器輔之,有如一首氣勢磅礡的懺曲,經文字字句句,從耳根而入,在內心清清楚楚。

近午時分,法師宣讀疏文時,聽到自己的名字也在疏文中,持香禮拜的同時,感動與感恩在內心澎湃,思及有機緣參加如此殊勝的法會已是感動,到了現場知道自己被安排為九位吉祥功德主之一,連名字都列入回向名單裡,唯有更精進以報總功德主之恩。 

內壇 – 水陸法會的樞紐

為了清晨三點內壇結界,眾人披星戴月,兩點二十分便由旅館出發,墨色夜空下,人車稀少,僅我們一輛車在寧靜的郊區奔馳,過了珍珠湖,旭日集團的藍嶺辦公大樓,盞盞燈束,穿透玻璃帷幕,一如海上燈塔,引導迷航眾生。

抵達會場,照例在壇外先換妥海青並整妥衣領才入壇,進壇禮拜後在自己位置或靜坐或閉目淨心,不知不覺中,清脆的引磬聲滑進耳膜,法師要我們整隊,到壇外迎請主法的法師,入壇後正副表法師就位,在莊嚴和諧的梵唄聲中展開內壇結界、灑淨、發符和懸幡。

這莊嚴的結界儀式,讓我想起那年慈輝佛教基金會在河南開封大相國寺啟建水陸法會,幾位師兄們先行,我奉命前往參加,到達大相國寺時,內壇已結界灑淨完畢,自己不明究理,隨師兄們入內壇參加法會,不意幾分鐘過後,手腳冰冷,通身冒冷汗,臉色蒼白如紙,旁邊的師兄們見了,帶我出去休息,約半個小時才恢復的往事。

原來結界的意義是法會期間,讓會場的地下、地面及空中,變成一座像琉璃一樣清淨無染的立體壇城,像金剛塔城一樣,邪魔無法侵犯,以方便迎請諸佛菩薩、六道凡眾奔赴會場,接受法會的洗禮;結界之後的內壇,是水陸法會的重鎮,嚴格管制,結界時沒在壇內的人,不得隨意進出,因此內壇法事期間,派有義工駐守門口,休息時內壇大門緊閉,可謂「門禁森嚴」。

灑淨、發符和懸幡,正副表法師各持淨瓶和柳枝,帶著大眾先繞內壇一匝,接著由樓梯下到大門,由於屋外細雨紛紛,遂由義工代眾到屋外進行焚化繫有符令的紙馬及懸幡,由此此展開內壇所有的召請儀式。

發符就是把「請書」、「符牒」及所有內壇功德主名冊,繫在四匹象徵疾使者的紙馬上,上達天庭、下通地府,昭告人天,稟報此地舉行水陸大法會,希望藉由收到「符」,使諸佛菩薩及六道眾生都能感應降臨法會。(四匹紙馬上的紙人就是:四天捷疾使者、空行捷疾使者、地行捷疾使者、地府捷疾使者)。

而「發符」的「符」,是古代用為憑信的器物,把字刻在竹、木、金、玉、銅之上,剖為兩半,各執其一,相合以為徵信。如古代官吏奉派駐地,均以「符」為信物;「符」於今日,等同人間的邀請函。

其實,心佛眾生本無差別,只因一念之差造成迷悟之別。水陸法會以大齋普供、普渡十方,佛法僧三寶居諸天之首,只要動一念就可召請,但六道眾生屢屢呼喚,還無法聽聞佛法,更何況邪見多的。因此必須請使者送符牒到天上地府,向諸天神、地府秉白,對昏昧無知的眾生,以佛法規勸;極兇惡者,則攝之以威,使之有請必來,無一不至。

水陸法會所超度的一切對象都在內壇做召請,內壇設有上、下兩堂共廿四席,其中上堂十席,屬諸佛菩薩及諸大聖人;下堂六道群靈共十四席,每一席都代表這場法會邀請不同世界的眾生前來參加,因此內壇是整個法會與四聖六凡交流的樞紐。

飯後靜坐片刻,思及結界、灑淨、發符、懸幡,雖是一種儀式,但從正、副表法師,一而再,再而三的宣讀疏文,帶著與會大眾虔心禮拜的過程中,隱然而顯,這灑淨儀軌,不只是淨滌外在的壇場,更重要的是清除與會大眾內在的煩惱;讓大家從中學習慈憫對待一切眾生時,應恭敬謙卑,對自己要清淨無執。走念至此,爾今自己忝為吉祥功德主之一,代表亡靈參加大齋普施,應不執不著,謙慈憫眾,願普羅大眾皆受法益。 

香花迎、香花請中請上堂

內壇第二天,依然摸黑出門,清晨三點開始請上堂,也就是禮請諸佛、菩薩、聖眾等蒞臨法會,悲憫眾生,為眾生宣說佛法。

法師帶著大眾,一一恭請諸佛、菩薩、聖人等蒞臨法會,每迎請一席聖眾時,我們就出列,隨主法法師走到香案前,供香,擲鮮花到仙橋布上,以示「香花迎、香花請」,並觀想十方諸佛及聖眾個個雲集而來,除此與會功德主還需以至誠心,代自身的歷代祖先、累劫父母、冤親債主等,禮請諸佛蒞臨法會。

請完上堂十席之後,法師帶著我們到沐浴亭為聖眾們「沐浴」,持香隨眾立於沐浴亭前,想著諸佛菩薩福慧圓滿,那需要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為聖眾們沐浴洗塵滌勞?其實是在清淨自身吧!

請上堂、安位、供香之後是供上堂,記得第一次參加水陸法會時,有人把收藏多年的珍寶拿來供,還有人把駕照也呈上,最後連信用卡也供上了,還說這是將此身此心奉塵剎。 

告赦·齋天·請下堂

凌晨四點四十五分,內壇裡燈火通明,正副表法師領眾演繹佛事,這堂功課的主題為告赦,正副表法師運用觀想,眾人隨文入觀,恭請神通自在、威德難量的梵釋斗天捷疾持赦使者,攜帶兩封赦書及一道赦牒,上達梵天與帝釋天,下至地府及城隍土境,向帝釋天、閻羅王與土地神衹陳情,讓水深火熱受苦受難的六道群靈能獲大赦,得以參加法會。

告赦法事圓滿後,眾人趕往大壇參加齋天法會,法會分兩部進行,前段恭請中國東北第一高僧,高齡九十八的圓山長老;加拿大湛山精舍開山和尚高齡九十五的性空長老,深圳弘法寺首座和尚一如長老,三位年齡總數貼近三百的長老,為眾主持齋天盛會,與會大眾莫不珍惜這殊勝因緣,隨法師念誦經文,在莊嚴和諧的梵唄中,迎請諸佛菩薩及諸天聖眾光降道場應供。

下半場齋天恭請上海龍華古寺方丈照誠法師,多倫多湛山精舍方丈達義法師,瑞光寺方丈瑞法法師主法。佛教徒雖不皈依諸天,但禮敬諸天,這是因為諸天皈依佛並奉行正法,護持正教,修諸善業。據金光明經載,諸天於金光明會上,於佛前發菩提心,並親承如來法勅,常祐護受持讀誦、書寫金光明經者。因諸天秉持法王囑累,巡行人間,以慈心輔翼有德,獎善罰惡,世人遂營建此供佛齋天法會,誦經禮懺,施設淨食,以供養十方三寶、護諸天及其隨從。

齋天圓滿,匆匆用完午齋,便趕回內壇,參加請下堂的佛事,打過無數次水陸法會的長者們說,昨天請上堂十席就花了好幾個小時,今日請下堂所需時間,應該比昨天的還長。是的,因為要召請的對象實在太多,下堂共十四席,因此請下堂是所有佛事中,時間最長的一場,中午進場後,要到傍晚才出場。晚間在大壇施放五大士焰口,還要為下堂授幽冥戒。 

送判宣疏·送聖歸雲路

今天是水陸法會的圓滿日。經過一夜休息,每個人看起來精神飽滿,我們九個法友來自香港、惠州、多倫多、北卡、紐約市,平日無暇聚首,只有這短暫的水陸因緣得以重逢,相互敍舊,暢懷從前美好時光。

八點開始了圓滿供,上供諸佛、下施眾生,內壇廿四席一起上圓滿供,香燈法師為各席灑淨,讓每席前的供品變成清淨的香齋妙供。接著供圓滿香,圓滿香即普皆迴向、發願水陸法會一切功德,願眾生皆往生極樂世界。

齋主代表法界眾生懺悔過去的一切業因、進求解脫,之後發四十八大願,參加水陸法會的所有功德主,將無量功德迴施法界一切群靈,如此群靈即得超度,往生西方淨土。種種加持都圓滿後,復重重發願,最後在念佛聲中,大眾再走到每一席上香,逐筵拜謝。

經云:「未成佛道,先結人緣」,菩薩欲普度眾生,須與眾生結緣,若不恆順眾生,則無法化導眾生。「四攝法」之一「布施攝」,為六度萬行之中,成佛修因的第一度第一行;布施有財施與法施兩種。財施令眾生得福,不受飢寒之苦;法施令眾生得慧,不受愚癡之苦,水陸法會中以飲食上供諸佛菩薩及一切賢聖,下施法界一切有情,是財法二施。還引導六道眾生,洗滌前愆,淨其業識,皈依三寶,消除業障,斷惡修善,同生西方淨土,永斷生死苦厄。既飽以食,又施以法,法施食施無有二相,如此行施,動天地,感鬼神,警昏迷,燭幽闇,是為無上第一法施。

午齋後開始普佛,緊接著展開送聖儀式,送聖就是「聖眾請歸雲路,六道眾生往生淨土」。圓山長老帶著十位長老為所有的牌位灑淨祝禱,一而再,再而三,接著由佛教旗幟前導,燈籠殿後,梵樂儀隊,肩扛牌位的法師們,主法、正表、副表,諸山長老,功德主及與會大眾組成的送聖隊伍,浩浩蕩蕩的由大壇出發,隊伍所到之處,引來民眾駐足圍觀,紛紛取出相機拍照。

在念佛聲中,隊伍繞兩座大樓後到達焚化定點,但見所牌位已被安置於紙船上,主法法師和正副表法師,領眾恭送諸佛菩薩及聖賢等各回本位;恭送聖眾速往極樂莫逗留聲中,由旭日集團代表執火炬點燃紙船,剎時熊熊火焰將紙船及所有牌位,化為縷縷白煙,飄向晴空,願船上所有牌位上的名字,都能跟隨阿彌陀佛坐西方船直達西方,永不退轉。

望著化為灰燼的紙船,再仰望晴空,白煙早已和湛藍天幕融合,腦中浮現「空花佛事,水月道場」八個字來。原來水陸法會也是水月道場之一,一切如夢幻泡影,了不可得。從無到有、再從有到無,誰能想像辦公室可以變成莊嚴的壇場,讓眾人在這裡打一場盛況空前的大齋盛會?

走念至此,禁不住地伸出雙手,豎起大拇指,給總功德主楊釗居按一千個一萬個讚!為佛法在美東順利弘揚,為護持道場,旭日集團承擔所費用,而所有的牌位功德款歸各道場,這股護法護教之苦心,又有多少人能理解?能如實執行?

「空花與水月」雖非事實,水中並沒有月亮,而是空中的月反映在水中,使水中看起來有月亮。這和眾生汲汲營營,忙著在水中撈月一樣,多少人在撈名利和權勢的月、撈虛榮與種種不實在的月,結果身陷五欲!

而「佛事」是用佛法來助人,不論有形或無形,也不論是語言或文字,其目的是提昇人的心智、道德和智慧,增長福報,使眾生離苦得樂。

用完圓滿齋之後,拎著行囊,搭方丈慧聰和尚的順風車回莊嚴寺,準備下一場盛會—梁皇法會。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