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塵長老圓寂

傅麗卿

七月一日黃昏,接到電話說洗塵長老身體違合,戴了氧氣罩,情況不太樂觀,寺裡的護法們已開始廿四小時輪流在長老身邊念佛,掛了電話後旋即由JASON開車,載著明光法師、張維光和我下山,一起去探訪長老。

一行到達妙覺寺禮完佛,被引往長老寮房,長老鼻孔雖套上氧氣罩,但臉色安詳,一如熟睡的嬰兒,明光法師趨近床邊,緊握長老的手,在耳邊道:「洗公長老,明光來了,我們一起念佛。」大家雙手合十,隨著明光法師唸佛,剎時莊嚴的佛號聲,從法師口中迸出,渾圓的佛號穿過耳鼓,在寧靜的空間迴盪,漸漸的,心也跟著沉靜下來。約莫過了一個小時,忽然洗塵長老的手掙脫明光法師的手,在胸前晃了晃,那意思好像是說:「謝謝你們來看我,天黑了,你們回去吧。」明光法師見此景,把長老在胸前晃動的手,再度緊握於掌,而且雙手捧著長老的手,繼續唸佛,如此動作大約每隔四十分鐘一次,經過三次後,雖然長老無法開口交待,但我了解這個動作的意思應該是:長老慈憫我們天黑開車回山時,路窄又彎,而提示我們早些回山吧~。宏正師父在旁看到長老三次動作,再看牆上時鐘已近十點,就湊近明光法師耳邊說,下一組念佛的人已在旁邊等候,感謝法師在忙碌的夏令營期中撥空來看長老。

明光法師帶著我們向長老頂禮,下到會客室時,看到寺裡我們準備的Pizza,雖只放Cheese,而且還是冷的,但在回山途中吃起來卻特別好吃。

 

六天後,紐約佛友來電告知洗塵長老圓寂了,時間是七月七日清晨五點多。雖然七月一日去探望長老時,就知道長老世緣已近尾聲,爾今真的呈現於前,內心還是有悲有不捨,紐約地區一位德行兼備,慈悲而低調謙和的長老圓寂了!掛斷電話後,有關洗塵長老的往事一一浮現。

莊嚴寺從1984年千蓮台動土,到觀音殿落成啟用,到大佛殿動土,完工啟用…等等,長老都上山支援,或為儀式灑淨,或任維那;傳授菩薩戒時,長老上山擔任陪堂和尚,細心傳授殿堂威儀;寺裡啟建梁皇法會熖口施食時,慈悲的長老也上山擔任主法。近年來,寺裡的大法會,長老總會以色身莊嚴道場,到場為大眾加油打氣。

有一年的母親節園遊會,我規劃佛教文物展,長老知道我們需要毘蘆帽、拂塵、如意等展品時,立刻借我們展出。每次我陪新來的法師去拜會長老時,長老如同見到知己般,親切握著法師的手,仔細垂詢來者需要,鼓勵新來的法師們為莊嚴寺,為美東佛教發心。

2001年左右,長老在上州購得一片視野極佳的農莊,從此每周一到周五,長老帶著妙覺寺的住眾到古老的農莊,帶著大家一起除草、修路、掃落葉,從日出做到日落,夜晚還帶著大家共修,五堂功課一堂也沒少!那真的是「胼手胝足」,「開疆闢地」!直到周五的黃昏才回城裡,準備周六和周日的法會,就這樣一個星期一個星期的,週而復始,年復一年。近年即使長老年歲已高,仍未曾懈怠,那天朱師兄告訴我,他去護國禪寺當義工,一群人忙著除草時,洗塵長老也開著電動割草機出坡作務,割草機引擎「噗轟噗轟」的,伴著微風在廣漠的山野響起,宛如一首雄壯的進行曲,參加作務的義工們想著八十好幾的長老,陪著大家一起出坡,做得格外歡欣賣力,做著做著,忽然山林一片寂靜,大家納悶著長老的割草機引擎聲怎麼沒聲音了?一群人衝下山坡,才看到洗塵長老跌坐在車旁,讓他看了十分不忍和心疼!連我聽了都深受感動。一座道場的呈現,是需要許許多多的因緣、人力、物力、智慧與願力才能成就的。長老的悲願就是如此,為了讓大眾在山間有個清淨的道場修行,忘了自己的色身已頹!

惟學法師也說,妙覺山建設工作,長老都是親力親爲,大小事務都做,平日省吃儉用,吃苦耐勞的帶領徒弟們作務,並常常告誡徒眾們:「你們出家雖沒機緣進佛學院學習,但要老老實實學佛,護持寺院,幫助衆生斷煩惱;學佛要精進,要利用時間深入經藏,要以戒爲師,時時們保住自己的初心。」

長老的追思讚誦法會,於七月十三日下午三點在紐約華埠的寶福殯儀館舉行,大紐約地區各道場,各佛教社團推派代表近六百人參加;德州佛教會的會長淨海長老、玉佛寺方丈宏意法師;加州法印寺方丈宏正法師,長老於中國貴州及緬甸的師兄弟等,專程趕來送長老最後一程。長老的讚誦法會由淨海長老、菩提長老、超煩法師、宏正法師、明予法師主法,明予法師介紹長老生平,淨海長老及菩提長老分別發表講話。當天殯儀館無法容納眾多的參加者,特別向政府借道路,擺上椅子,設置大銀幕,做實況轉播,讓與會大眾如臨現場。

長老的徒孫惟學師父在讚誦會上說:他七歲出家隨長老修學佛法,三十年前從緬甸來美,跟隨長老作務,這些年來長老數度因心臟或腦部淤血進醫院手術,他在旁照顧時從未聽過長老喊痛或叫苦;他說,長老是位大苦行者!購置妙覺寺現址時,地下室不夠深,人無法站立,為充分使用空間,長老一鏟一鏟的挖深,早年經濟拮据,挖出來的泥土無法僱車載走,只能分散讓垃圾車收走,經過數年努力,終於挖出目前妙覺寺的地下室,作目前的廚房及齋堂。

長老衣缽傳人宏如師父也分享了長老的生活點滴,他說:長老心地善良慈悲,吃苦忍辱,意志非常堅強。長老常教導我們「出家人一定要惜福,信徒的錢得來不易,千萬不能浪費」。因此,他寧可夏天不開空調,冬天不開暖氣,晚上坐在漆黑的房間裡不開燈,也不願浪費常住的電。長老苦了一輩子,對自己省吃儉用,把省下的淨資移作濟貧。

七月十四日治喪委員會在寶福殯儀館為洗塵長老舉行封棺儀式,封棺前所有參加者一一向長老致意告別,長老一如沉睡的嬰兒,慈祥地躺在乳白的棉被中,淨海長老為長老封棺後,棺木由法師們護送到布魯克林的青木火化場荼毗,當天信眾們分乘五輛大巴士,另有數十輛信眾車隊護送長老。長老色身雖化,但長老的精神永存人間。 

洗塵長老生平

1932年出生於中國貴州盤縣,1946年現比丘相,1948年受具足戒,隨後往緬甸仰光,朝禮大金塔,駐錫中華寺,並出任住持。

1971年應邀來美東弘法;1974年出任紐約大乘寺住持;1979年,兩屆任期屆滿後辭職退居。

1979年5月,在紐約華埠麥迪臣街99號成立「緬華佛教總會妙覺寺」,購置房產,作為永久道場,廣開弘法之門。

2000年,購得紐約上州湯普生嶺,康定48號公路190號兩百餘畝土地,創建妙覺山護國寺。自此開始創建妙覺山護國寺多功能的弘法道場,多年來在這裡舉辦過短期出家、佛學班、夏令營等地活動。

長老重視佛教弘揚,經常於華埠妙覺寺或妙覺山護國禪寺舉辦弘法活動,或邀請法師來寺講經說法,或親自主持梁皇法會,施放焰口法會等。

洗塵長老於201877日清晨五時許在妙覺寺大眾念佛聲中安詳捨報。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