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陽禪七

禪和子-果實

第一次接觸「看話頭」,過去沒看過這法門的任何文章。一位同門師兄讓我來試試,他說「看話頭」的法門,應該能解開我多年修行上的疑惑,於是我不假思索的把工作安排妥,沒做任何準備就趕來了。

到達洛陽開始的第一晚,維那師父教我們一些基礎規則,跑香完第一座,胸口開始感覺悶悶的。

第二天坐下來,我問著自己「是誰,誰在指使你」的時候,凝著!胸臆間悶得不行,情況跟我2013年打坐時遇到的情況差不多,胸悶了三天就吐血。所以嚇著了,因為不瞭解這個法門,只能找維那師父小參,維那師父知道我之前有打坐胸臆間受傷過,教我拿出胸臆前觀,後面打坐用這法子,感覺好多了。

第三天,觀看慧門禪師的開示錄影片,當禪師講到「逼得無路可走,就需要明師點破。」時,眼淚從眼眶刷刷的湧出來,周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默默的流淚,過去的修行種種情景在腦海過了一遍,慧門禪師的開示也在腦海迴響,七年時間太可笑、太可悲了!瞬間多年的疑惑全解開,明白了以前修到什麼階段,錯過了什麼,種種情緒一一浮現,為什麼當時我以前的師父不點醒我?不告訴我,有一年,在半年裡我前後三次絕望的哭著問以前的師父,我應該怎麼辦?應該怎麼修?我吃不下,睡不著,找不到出路!

等回過神來,教室裡的師兄們都出去了,我面無表情的流著淚,愣愣地走出教室,外面是黑黑的夜,在一盞路燈下,我站著默默的流著淚,當時盼著有沒有一個師父走過,找個師父問問看,我現在這種情況該怎麼辦,怎麼修?

我愣愣的站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沒有時間概念),也沒等到一個師父。忽然胸臆間一股力量把我的意識拉回,我猛然驚醒「是誰?」, 「哭者是誰?」, 「誰在執著?」瞬間抽離,心,豁然開朗,我笑了起來…。是誰啊?在執著過去不放,這徒增執念的,傻啊!過去再好,到家門口又能怎樣,錯過就是錯過了,過去心不可得。也忽然明白,可能以前那位師父也不懂,而不是不點醒我。我…,此刻我要把這過去的一切放下,這執著的氣球放了,才能回家啊…!我忽然心花怒放的笑起來!我知道路怎麼走了。那一刻,我決定皈依慧門禪師,跟著禪師好好修行!心中立即浮現這首偈子:

三載摸爬到家門,對面家門不相識,

卻問他人他鄉路,四載他鄉冤枉路,

今遇君遙指本家,猛回頭探淚沾裳,

若還再添妄執念,君問歸期是何時?

然後就拉回疑裡,疑著,參著,慢慢走回禪堂,打今天的最後一坐。

當晚發現夢裡都在看話頭,是誰。

第五天早上開始流口水,慧門禪師開示這是正常現象,戴上口罩(流了兩天就沒再流了)。吃飯時,筷子夾菜往嘴裡送的時候,忽然間我找不著我了!「我在哪裡?」忽然動不了,就在飯桌上定住了好久。周圍的一切都好像跟我無關一樣,只有疑,腦子身體都動不了。人走完時,才緩過來一點,但是胸臆間異常的悶,一口飯都吃不下。疑著去打坐了。

第六天才真正有感覺,行住坐臥中,不提話頭,胸臆間會有疑的力量,只是時強時弱。

十一月十日,解七。

出來,發現在人群裡,胸臆間疑的力量,卻比禪堂還強。但是後遺症有點大,打七回來,反應慢半拍,行李箱密碼忘記了,保險櫃密碼也忘了,支付寶和網銀密碼也不記得了。鑰匙忘了放哪裡了…!

十一月十一日正常上班。

十二日,工作的事跟上司起了點糾紛,剛要爆發脾氣,結果胸臆間的疑的力量強得拉回來,然後脾氣沒有發出來,馬上不想開口說話,心率開始不正常。心跳的比平時快,跳得不舒服。 只能啥都不管,打一會坐再說。打了一會兒,才好一些,但是心率還是不太正常。

十一月十三日,心率還是不正常的跳動。

十三日晚,睡夢中聽到身體裡蹦出很沉穩的一聲響(不知道這是不是爆破?)被驚到了。整個身體都震了,接著全身每一個細胞都放大,很強的能量,頭皮發麻。然後就進入身體消失,似睡非睡的狀態,很淺的定裡,周圍的動靜都清楚,不做分別,狀態一直到後半夜。前半夜一次,後半夜又一次,後半夜(凌晨三點多),後半夜過後,有知覺狀態,沒維持多久就睡死了。

醒來時,胸臆間的疑沒了,感覺整個人都清爽了,呼吸都是清新的。起床洗刷後提話頭「是誰」,剛提兩句,胸臆間的疑又回來,但是不一樣的,是悶得奇怪,帶著好揪心的感覺,很揪心的悶。丟魂的情況比以前更嚴重,腦子使不動,四肢不協調,喝水都溢出,濕了衣服,下樓梯,腳也踏錯。那天之後,將近十天的時間,腦子思考轉不太動,整個人魂不守舍,呆呆的,但每次當外界比較嚴重的問題(因在上班工作狀態),情緒要波動的時候,特別是將要爆發脾氣的時候,胸臆間就立馬特別的悶揪著疼。像有心臟病一樣!反彈得特別厲害,好像情緒的力量就被吸進去了,脾氣都沒爆發,感覺到胸臆間有一股很大的能量,按捺不住,憋得疼,只能打坐或睡覺才能調整過來。

這次禪七,有五個以前的同門師兄參加(都是到了禪堂才知道他們來參加)。解七前一天可以說話時,才跟其中一個師兄交流。我說,這法門最後跟師父教的法門是一樣的,就多了一個東西疑在。

那師兄說,以前師父教的法門不是啊,怎麼會後面一樣,我說耳根圓通,初於聞中,(察覺)入流亡所,(拉開)所入俱寂,動靜二相,(回到疑上)了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不提自提)空所空滅,生滅既滅(不疑自疑),寂滅現前(後面的就歸一處)。但是修到後面不同的是,胸臆間多了一個「疑」。

師兄說,以前的師父沒有教耳根圓通的修法。我頓時傻眼了…!她問我以前的具體修法,說跟以前的師父教大家的都不一樣(掩面)。他們修是沒結合耳根圓通的。那時我才知道是自己搗騰了一套自己的方法在修,大概是以前師父教的步調,我一下就跳過進入後面階段的,師父弟子比較多,比較忙,也顧不上我,我就自己折騰去了。也不是顧不上,以前師父一直知道我的修法,修到什麼程度,只是我自己不清楚不明白,盲修瞎練的不知道。因為師父公開說過,我跟他才兩年時間,修行已經把修了八年十年的師兄都遠遠的拋在後面。讓大家好好精進修行,用功。但是這麼多年,我一直知道的是我沒解脫,沒了生死,我還沒明白—我活著的意義。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