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楚地看住嘴裡講出來的話—我修行的第一步

袁承志

本文上接慧訊180期,「我入佛門之奇緣」一文。

步入佛法修行

經歷過了靈魂出體的經驗,通過了藥師山物理博士紫虛的考試,我正式走上了佛法修行之路。遵循紫虛師父之指示,我在美國家中每天早晚專心持誦佛號各一個小時。其餘時間,我就用心研習南懷瑾先生所著的《如何修證佛法》。

在《如何修證佛法》書中,南老師提到了後念與前念的作用。當時對我而言, 實在太奇妙了。心想,心念也好,妄念也好,不就是一個念嗎?怎麼會有前念與後念的區分呢?記得紫虛居士對我說過:「修行佛法,就是要在心靈實驗室中,把它做出來才行。」因此我開始尋找後面的念與前面的念。

前念與後念

經過一段時間努力,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嘗試著把後念找出來。突然間,發現在我的頭頂後方,隱隱約約有一個淡淡的東西,從我的大腦裡分離出來,因為前些日子才經歷靈魂出體的過程,我有過類似的經驗,感受過在身體之外的覺知能力。之後連續好幾天,我努力強化那個在我頭頂後上方的覺知能力。經過一段時間,慢慢地,我把原先淡淡的感受,強化成了清楚的覺知。

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發現了心中所升起的各種念頭,似乎就呈現在我頭部的前面。

現在回想起來,我能夠把前念與後念分辨出來,我靈魂出體的經驗,提供了很大的幫助,讓我沒有困惑。

然而在平時的生活中,只要一不注意,後念與前念就會合而為一。說得更精準一點,就是後念會消失無蹤。也就是說,後念是需要在專注力集中的時候才會產生的。

能知與被知 後念中的能知具有空性

簡單的說,後念就是一種有覺知特性的能力,也就是說,它具有能知的特性。 古人稱這個特性為「能」。

當我們修行想要去探究這個能力時,我們能夠感受到的就是淡淡的空性。因為能力本身就是抽象的,它沒有辦法被體會出來。那麼,這個會被體受,會被感覺到,被摸到,被看到,被我拿到,全都屬於被我所知道的東西。古人稱之為「所」。 現代我們叫它為被知。今天的能知與被知,就是古人所謂的能所。這是一個修習佛法時很重要的觀念,一定要弄清楚。

2007年,我聽說台灣新竹清華大學,有位物理系的梁乃崇教授。他對能知與被知在修行上的關係,與方向有深入的瞭解與體悟。梁教授是圓覺宗的上師,法號智崇上師。我曾有幸跟隨智崇上師修習佛法,而能夠打下一些重要的修行基礎。

大腦中放電影—被我知道了

當我能夠掌控前念與後念,能知與被知之後,我逐漸發現大腦中充滿著各種各樣心裡面在想的東西。我大腦中想的東西會跑出來。我沒有想的東西,它也會自己跑出來。基本上我沒有辦法控制這些大腦裡跑出來的東西。有時候,以前在中學裡的影像也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大腦裡。一些我不想放在記憶裡的東西,毫無預警的也會跑出來。這些大腦裡跑出來的東西,在白天是心念,在晚上睡覺時就是夢。佛家稱這些心念為妄念,起妄念的心叫做妄心,這些全部都是被知的東西(所、所知、被知),它都是被我的覺知能力(能、覺、能知)所知道的。用現代的觀點來看,這些出現的東西,都是大腦裡演的電影。

當我們知道大腦在演電影時,請問那個觀眾在哪裡?

當有了被知的東西,那麼那個無形無相的能知,也一定存在。而這個無形無相的能知,不也就是那個在看電影的觀眾嗎?

真正麻煩的事情是,這個在看電影的觀眾,經常被電影中的情節吸引,情不自禁,不知不覺,自然而然地跑進電影裡面去當主角了。

請問這個時候,能知還在嗎?

這個覺性、能知,跑掉了的現象,佛家稱之為迷。

迷的原因很多,電影太吸引人了;自己要做主,去導演電影;另外一場新的電影又上演了…。而其基本原因則在於自己的定力不夠,自己的心是浮的。有時候,也會突然發現自己的心跑掉了,跑到電影裡面去了。這時自己內心的穩定機制,又會把跑掉的心叫回來,回到覺性和能知清晰的狀態。

控制機能 安定與穩定度

在系統理論和系統設計中,最重要的課題就是系統的穩定性。系統的穩定度如果出了問題,麻煩就會一個接一個而來。例如,一個國家的穩定度出了問題,可能就會面臨改朝換代;當橋樑的穩定度出了問題,這座橋可能會垮掉。同樣的,一個人的穩定度出了問題,小則情緒失控,大則精神失常。所以穩定度的控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能看住自己嘴巴裡講出來的話,那也就是我們自身穩定性的控制機能。

看住嘴巴的能力會跑掉

在修練初期,因為定力不足,穩定度不夠,看住嘴巴的能力會很容易跑掉。 往往當能力喪失時,自己卻還不知道。在不知不覺中,後念的能知,融入到了前念中有形有相的被知裡。因為我們的大腦,喜歡去抓被知的東西。並且抓著就不放,所以那個需要專注而又無形無相的後念就迷失掉了。

保持穩定的專注力

穩定的專注力就是定力。佛家有很多培養定力的方法。例如,天台宗的數習法和六妙門,密宗修法時的觀想,平日恭誦佛號或一心持咒,都是培養定力的好方法。

然而,培養定力的基礎則是在於內心清淨。當我們能夠持續看著自己的講話時,我們的定力訓練,一定也已經有相當的進展。

那張管不往的嘴

以往當我在紅塵中打滾時,我思考敏捷,思路清晰,動作迅速。對我而言,以色列的戰車指揮官,就是我要學習的對象。他們的戰車在沙漠中快速奔馳,炮火精準,鐵血無情,戰無不勝。可是當我決定要改變人生,開始修佛之後,我又該怎麼辦呢?

以前的專業書籍,產業資料可以扔掉,但是那個充滿著個性的我,又該如何處理呢?自古名言「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雖然困難,但總也有第一步吧。我以前的習性是,要求事情昨天就要做好。因為思路清晰,動作敏捷,所以我說話的速度也是奇快無比。經常心直口快,在無意間,當然也就得罪了不少人。

能觀的心,能看的我

當我能夠確實地把後念的能知呈現出來之後,也就是說,把能觀之心,能看之我的功能穩定之後。就可以走出實修的第一步—改變我的說話方式。

由改變說話方式,來改變我自己。

濤濤不絕, 講個不停

尚未修行佛法之前,我講話時有些習性。就是要把我的看法,我的想法講出來讓別人知道,而且講得口沫橫飛,也不在乎別人的感受。曾經有一位好友提醒我:「講話時不要口無遮攔。」我也不放在心上,這世界上我最大,當我開口講話時,心中只有自己存在,往往不斷地講個三,四十分鐘,也不知道要停下來。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現在回頭想想,以前被迫聽我講話的人,他們的修養都相當不錯,沒有當面給我難堪。

信口雌黃,自以為是

在學佛之前,我很少會想到自己的看法和認定是否合宜。我的言語行為,完全被自我(ego)所控制,想到什麼就脫口而出,特別是主觀為主的議題,像政治、藝術、歌曲、別人家的事等等。我都有自己的看法,而且非常樂意在別人面前,公開的場合,朋友聚餐的飯桌上,口無遮攔地表達自己的看法和見解。現在想想,當年我這個人實在有夠爛,可說是爛透了。

如何實做 覺性呈現

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把能知的心,也就是自己的警覺心;把那個在頭頂上,能夠看到自己講話的能力,培養出來。這個能力就是佛家所謂的覺性。培養覺性呈現需要定力,耐心和善根。如果短時間內培養不出來,那麼您的決心與耐心就是成功的要素,天台宗的六妙門和數息法,都是很好的練習工具,對於建立穩定的覺性與能知是很有幫助的。

少講多聽

在我們能把看住自己講話的能力培養出來之前,不妨告訴自己,少講多聽。可是,這個少講多聽的習慣,對喜歡講話的人而言,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那讓就請您,加速培養自己的覺性吧。

能清楚的知道自己講些什麼話,是能知的呈現。

能夠清楚的知道別人講些什麼話,也是能知的呈現。

當自己在講話時,若發現有人也要張口,那麼就練習立刻停住自己的嘴,讓別人先講。我的經驗是,一般而言,對方通常不會感受到這個情況,而不自覺的繼續講下去。然而警覺心高的第三者,倒是有可能會發現,在談話中每個人所呈現出的習性。

慢慢的講

練習把講話的速度放慢,讓能觀之心,能夠清楚地看到從嘴巴裡講出來的話。若無法清楚地看到嘴巴在講什麼話,那麼就放慢講話的速度,這會是一個好方法。嘴巴講出來的話,其實是反映自己的心念;放慢講話的速度時,我們的起心動念,可能也會變慢,那也是好事一樁。

看住動念才講出口

能夠看住自己的嘴巴,讓不該講的話,不從嘴巴吐出來,這可是功力高深。 但是還不夠高,要能做到在開口講話之前,就可以看住自己的起心動念,能夠看到不合宜的念頭升起時,就把它打消,這時候的功力才算高,這也就是在修持圓覺宗華藏祖師所提示的「慎其初念」。

培養能清清楚楚看住自己起心動念的能力

要能夠看住自己的起心動念,就必須培養開發出更高,更深入的覺察能力。我們的心力要能更深入、更細微,我們的定力也要更高。基本上,我們的心要能夠更加安靜,用科技的語言說,就是心中的噪音、雜音、波動都要能安定下來。這些心中的噪音,雜音與波動,有些是由外在環境所造成的,也有很大的部分是由自己內心的因素而產生出來的。這些心裡的噪音,雜音與波動,若能清楚覺察到,功力就很不錯了。至於那些造成心中噪音,雜音與波動的源頭,佛家有很深入的探討。例如在第八識中由前世接續而來的種子,與第七識中的自我意識結合, 而造成累世的習性。在一世世中不斷地呈現出來,於是在不知不覺中,我們的心裡就產生了一股連續不斷的心念,雜音與波動。這些我們不清楚,不明白,也不知道是為什麼的源頭,佛家就取了一個名字叫—無明。

這個由看住自己講話的嘴巴,進而展開覺察自己內心之起心動念的過程,在佛法的修行上就叫「攝心回頭,向內探究」。在禪宗的道場中,回頭向內是一項很重要的功課,它也是破無明的基礎。臨濟宗百丈山的慧門禪師,在他教授的《疑情轉壇經》、《看話參禪做工夫》 與《看話參禪法要》三本書中,對回頭探究,打破無明之參禪法門有詳細且清晰深入的解說。筆者近年來有幸,受教於慧門法師,並於宗下習禪。此殊勝之因緣,讓我在修練「慎其初念,制其染心」,「六根不與六塵勾結」與「內見自性不動」的實做工夫之時,見地紮實,方向正確,同時身邊放著上手、好用的修行工具。這也讓我超級感恩慧門禪師。

然而,也因為無明啟動,我們才能進入這個物質世界,才能在這個物質世界中生存,心經說,「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而無明提供了,在空與色之間的轉換(Transformation),所以要體悟空性,修行成道,就得破無明。對我,看住自己的嘴巴,看住講話前的起心動念,就是修行的第一步。當然,一定也會有很多大德們認為持誦佛號,一心懺悔,才是佛法修行的第一步。這個看法,我也完全讚成。每一個學佛修行者,在修行道上,都有踏出第一步的因緣,只要有踏出第一步的願心,都是由衷的祝福。

講電話時,千萬小心

通常在透過電話通話時,就只有嘴講與耳聽的功能。我們對電話另一端的資訊非常有限。所以在通電話時,不但要看著自己的嘴,還要體會出對方的心,而電話本身,是一個很容易引起誤會的工具,所以我們在通電話時,不可抱著自以為是的態度,講話時盡量放慢速度,這樣才有可能體會出對方的心境。當對方講的話,引起我們心中不爽的時候,千萬要克制住,不可隨性爆發,甚至掛斷電話。要知道在電話中,是一個最容易傷感情的地方,當面對面與人談話時,還有補救的時候,電話中爆發爭執之後,就算要補救,也非常不容易。俗語說,見面三分情,在電話中可是一分情面也沒有,所以頭頂後面的覺察能力,在通電話時,也就特別重要。

通電話時,最好長話短說,言詞清晰,條理分明。話講完了,就禮貌地道別。這樣對大家都好,在心境不好,情緒不穩時,拜託,不要碰電話。

我的收穫

我從2005年開始練習看住我從嘴中講出來的話,逐漸地我講話的速度變慢了,在我講話時,若有其他人開口,我會立刻停止自己的嘴巴,讓別人先講。過了兩年,一位住在台灣的朋友首先發現我的這種改變,以後他分享這個新奇的發現給其他的朋友們,接著其他的朋友開始告訴我,我的人變了。

然後一個個,越來越多的朋友告訴我,以前我是多麼的糟糕。我的習性是多麼的傲慢,無禮。但是我最近幾年所交往的同修,卻沒有一個相信我以前是個不一樣的人。現在我則是很客氣的告訴他們:「你們若認識以前的那個我,你們可能不屑於跟我交往,更不會想要和我一起共修了。」

當我開始練習改正自己的行為之後,才發現很多人,或者說大部分的人,都是本著向外執取,表現自我的心態。當自己有意見要發表時,喜歡打斷別人的說話,尤其是在北美這塊土地上,很多人在自己的心中,是不太有別人存在的。

在這塊土地上,人們崇尚的是,爭第一,強壟斷,我當頭,尚掠奪,好殺戮,巧設合理,要吃帶血的牛排,活生生的大龍蝦,…

難怪我的靈界師父—印第安祖靈,經常提醒我 「為什麼在地球上的人類, 從來都沒有想要提升自己的靈性到天使的境界?」

請問,您認為人性有可能進化嗎?

您可曾想過:人性若不能進化,那其後果為何?

不要忘了—數位道德

我以前有幾位朋友,每天在網路上搜尋自己所喜歡的網頁;然後一批批的用email傳送出來,也不管收到 email的人喜歡或不喜歡,就是要別人強迫接受他的免費禮物。這幾個朋友,成天送一堆email 給一大堆人,當然這些email的內容,也就反應出他們個人的喜好、認定、理念、價值等等。然而最令人頭痛的事,是當這些 email送出來時,順便也把他們電腦中的病毒,駭客的魚餌全部送進了收件人的電腦裡。您經歷過電腦中毒,甚至被勒索的恐怖嗎?所以在今天21世紀中,我們必須要了解,接納,遵行「數位道德」。那什麼是數位道德呢?

每天一定要把自己的電腦和手機的記憶系統中所有的檔案,都用防毒軟體定時徹底的掃描,並完成去毒的手續。如果沒有做這項行動,拜託不要送 email給別人。就有如您若得了重度流感,就不要到公共場所。您身上若有肝病的帶原體,在和別人接觸時,就一定要有良心。至於我那幾位喜歡送email的朋友,多半也都不瞭解數位道德。所以他們幾乎都在我電腦的黑名單中,成為我電腦的拒絕往來戶。

總之, 我們心裡要有別人,替別人著想。這就是修行,在生活中的修行。

請問,您對這件事的感覺與看法呢?

您能夠控管想送email的心和手嗎?

結語

佛法修行就是練心的功夫,而且這個修行與練心的功夫,不離日常生活。

在今天的社會環境中,物慾橫流,手機遍佈,群組氾濫,我是人非,修道人之心都以向外出流為主。若能夠在平日,實實在在地做到看住自己的講話,就算還做不到回頭探究,攝心內證;那麼至少可以讓自己成為一個有著良善修養,彬彬有禮,也被別人所敬重的君子。在此,祝福您!!!

附註:本文版權為Chen-Chi Yuan袁承志所有。歡迎轉載全文。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