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台行履

煙台,以夏天爽淨的好天氣與她的大海而勝出。我們的行囊被服務員給提上了二樓。這是個勤快而浪漫的小伙子,他放好行李,走向窗邊,拉開窗簾,流露出極為歡悅的語氣:「你們看,大海就在眼前!」在那歡悅的聲音裡,我真覺得,是眼前這個俊朗的小伙子,給了我們一片波光瀲灩的海洋。

與大海共居數日,是煙台之行中極大的幸福。我與傅姐同房,兩人都是早起的小鳥。第一個晨朝,才四點多,晨光從簾縫透進這有福的小窩。傅姐的床位挨近窗邊,那一線晨光,恰恰照在她身上。我還睡意酣沉,她卻迅疾下床,唰~的一聲,就拉開了整面的大海。我隨之瞬間醒轉,也衝向窗口,太陽才露出一點微紅。「啊!我要到海邊去。」然後披衣就出門了。

每一個有緣的城市,我必然要在晨間走進她們。我是早起的人,喜歡與每一個城市裡早起的人相遇。

在靜寂無人的旅店大廳,尋得了一臉詫異的守衛,問明海邊的去路,便朝著大海大步走去。走著走著,卻又被右側的山坡所吸引。反正我們的小窩已能坐擁整面海洋,那就爬山去吧!上了山,我才真的見識到山東人俊朗的風姿。

五點上山,人嘯雞鳴,山花遍野在晨光下招搖,已然是一片活潑潑的生機。滿山都是活路,我卻被一支竹杖與一雙黑色棉布鞋所吸引,我緊緊追隨他的腳步。黑步鞋輕靈穩健,我相隨著它的頻率抬腳邁步,愈走,心愈輕靈。一雙腳的頻率,便足以把心引入妙境。上了山頭,便捨了那雙猶自向上攀爬的黑布鞋,自己隱入松林幽密處,曲伸吐吶,聽附近的山東老鄉們饒富情趣的對話。

這是一個大漢子傳來的聲音:「東門大樓底下的那一群野貓還在,人家想盡辦法要把牠們弄走,牠們硬是不肯搬家。我看牠們的日子過得挺好,吃飯的碗盤全是細瓷金邊,比咱們家廚房用的傢伙還要漂亮……」眾人談著那一窩小野貓,就像談論自家鄰居一樣地親切。

老師在開示中說:「是人把山給莊嚴了。」旅店後頭,這座平緩和順的小山,的確因為一群閒散逍遙的山客,而顯得情味十足。

從山上下來,心曠神怡。推開房門,傅姐面對著大海,才剛剛完成她在晨光中的大禮拜。兩個早起的人,各自在美好的晨光裡,身心都有了一番洗滌。是在這樣的心境下,開啟了我們一天的工作。尤其是傅姐,老師整個弘法的行程中,事前大事的底定,全仗她策劃與定位。而每一個緊湊而忙碌的一天,都是從她虔敬的禮拜中開始的。

難怪老師弘法的每一個場子,格外有一種清新安定的磁場。對於傅姐而言,一花一草的擺置,都將牽動在場每一個人的心情。看顧全局,深細的經營,是傅姐在慈輝的志業中,長時歷練而來的手眼。若非與其共事,每次置身於令人心神舒暢的弘法現場,很難會想到,往往是因為傅姐克服萬難,慧心巧手的經營佈置,才能初步地成就一個道場的清淨與莊嚴。

這一回,由於與她同房,就順勢作了傅姐的跟班。有幸能親眼目睹,在原本諸事不足的窘況下,傅姐如何能妙手生春,「變」出一個漂亮而出色的弘法道場。

煙台的弘法,是向戲院租借而來的場地。所有到場聽法的人,必然會驚艷於前台別具一格的擺設與佈置。可是,在我們拉下絨布長幔,架疊起一張又一張的長桌,鋪上桌巾,插上鮮花以前,那錯亂的格局(對於一個弘法場地的需要而言),蕪雜的擺置,令所有同去看視場地的同修們,大家的心全都涼了半截。啊!明天即將開講,這奇特的劇場結構,如何能成為一個弘法的莊嚴道場?

在劇場的前方,是一個半圓形的,比地板還要低陷數米的座區(約兩個人那麼深),原本是樂隊與聲光控制者的藏身之所。從弘法者的說法台上俯瞰下來,不僅拉長了講者與聽眾的距離,而這個就在眼前的一大塊低陷處,彷若一個又深又亂的淵藪。傅姐長時以來的經驗與眼光,第一念的灰心與失望,並沒有壓伏住她的才華與靈光。當她深靜地環視四方以後,第二念即有定譜。眼前所有人力與物力的運用,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整個調配妥當。當所有的人都奮力工作的時候,我特別特別想記述,那低陷的「淵藪」,如何轉化成全場化龍點睛的所在。

在老師的說法台上,總會有鮮花沿桌垂飾。而傅姐一心想佈置出來的場地,希望是一個由上觀下時,既是清爽宜人,而且又能讓老師與聽眾們產生拉近距離的效果。在這大目標的引領下,師姐無懼萬難,不達目標絕不終止的勇敢與毅力,令所有在場的人無不動容。

「淵藪」中,原本有許多棄置的長桌與木板,在傅姐的指示下,幾個大力師兄把長桌一層又一層的疊高起來,直到與舞台齊平。上頭鋪上很大很大一塊水藍色的絨布,老師的講台彷彿置身於澄清的湖水之上。講者眼前的長桌,是要架設電腦、麥克風,鮮花與佛像的地方。嶄新的,亮麗的大紅絨布,被謹慎平整地鋪展開來。餘存的布襬又長又多,傅姐幾乎不假思索,打了一些縐折,釘了幾根圖釘,像變魔術似地,就成了漂亮而出色的花幔。這等順勢而為的高妙手法,就連在場的藝術高手都不禁嘆為觀止。。

要插花了!插花原本是傅姐最為勝任愉快的工作。可是這一天,整個插花的過程,卻讓所有在場的人都膽顫心驚。由於所有的花,都將順著桌沿插在難以再作移動的花泥上,傅姐脫下鞋子,毫不猶疑地就跨身移步,站在那層層疊架而起的桌面上,便開始調理眼前的花花草草,任我們如何勸阻,她只是簡單一句:「這件事總得有人來作吧!」隔著桌子,隔著另外三面空虛的「淵藪」,我們無法伸出任何的援手,眼睜睜地看她孤身一人站在那飄搖危疑的所在。我除了默念佛號祝願一切平安,也無奈於當下全無我能出手腳的餘地。

完成了美麗的花絮,當她小心謹慎步步為營地,走回堅實穩固的舞台,所有懸吊著的心,才都平放了下來。這時她才告訴大家:「我的腳緊張得發酸發痛!」往後幾天,這些陪著傅姐一起幹活的各方高人,仍然賣力照應著傅姐所作的一切事情。雙方都銘感於心,我在眾人良善體貼的心意中穿梭著,清清楚楚地看見,他們如何架起了人間可貴的情誼。

由於共同經歷「化腐朽為神奇」的驚險過程,放眼望去,花團錦幔種種美妙莊嚴的景象,我們隔外地珍惜與感恩。於是這群伴隨著傅姐作事的人,時時都為花兒噴灑甘露,護持著花兒的鮮麗,其實也是護持著傅姐的心血。

親眼目睹,整個戲院的舞台,從一片失序的亂象中,不增不減,全部就地取材,傅姐將所有眼前的器物,都擺置在恰當的地方,就奇妙地轉化為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莊嚴法堂。我領會到,其實眾生的生命也是如此。每一個人都是眾寶具足,可是未經調理以前的生命,就像我們乍然見到的戲院景象,呈顯在生命中的樣態,往往就是五蘊熾盛,百苦交煎。若能聽聞正法,得良師益友的啟發與調理,每一個人都能呈現出莊嚴而美麗的生命丰采。

老師四處弘法,慇切教導眾生,如何看清因果業報的軌跡,無非就是要開啟眾生自我調御的能力。

這回老師煙台弘法,正好趕上櫻桃盛產的時節。不知是誰,為每一個慈輝人的房間,送上了五斤的櫻桃。我們一回房,不是洗櫻桃就是吃櫻桃。中午留在戲院裡,與大家共用午餐時,又常常不知所從地傳來一大包洗淨的櫻桃,又大又甜,全是最好的果實。人說,櫻桃補血。今生的血色,在這一趟煙台行中,全被當地人的熱情給補足了。

老師在煙台結束了三天的弘法,受龍口南山寺的邀約,轉赴美麗的南山,再作一場開示。緣於這場邀約,我們終於得以親臨久已嚮往的蓬萊仙島。所有中國人對於「蓬萊仙島」的神往,應該是出自於白居易的「長恨歌」吧?「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緲間;樓閣玲瓏五雲起,其中綽約多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唐玄宗退居為太上皇的晚年,遣道士陰陽兩界上下求索楊貴妃魂魄的去處,恍兮忽兮的蓬萊仙島,竟成老皇上晚年寄情的所在。

一直所以為的仙島,到了當地才知,蓬萊只是一個靠海的小港,由於地形、水氣、陽光折射,種種因緣的聚合,遠方的海面上,偶然能見到「樓閣玲瓏五雲起」的景象。我的仙島,到了蓬萊就徹底的破滅了。可是那個創下了開元盛世的老玄宗,就憑著虛幻的海市蜃樓,繼續作著他「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的春秋大夢。

在某些方面,我何嘗不是個愚迷之人!我又豈能訕笑老玄宗的愚迷!佛陀一再教導我們看穿虛幻的假象,我們卻寧可執著那一點真實的情味,以假作真,聊以度日。

我們在艷陽的照耀下賞覽蓬萊勝景,老師為大家買了遮陽的小帽,又請吃冰淇淋。在艷陽下戴著亮白的小帽,舔著冰淇淋,一路說笑,一路玩賞的這一群人,顯得特別的純稚與快樂。沒有人再去嚮往那虛無縹緲的仙山,當下全情盡分地相待,便已得趙州和尚喫茶、洗缽的妙趣。

我們在南山景區的休閒賓館下榻住宿,環顧周遭,全是宜人的風光。對於這個閒閒無事,沒有甚麼重責大任繫身的末學而言,已經完全是休閒度假的逍遙心境。南山寺的住持真龍法師,指向前方不遠處:「明天,我們就在那裡聽楊老師講課。」

我們放下行囊,隨即就跟着傅姐走向花木扶疏的會場。我們沒有買花,可是外頭全是漂亮的玫瑰與草木。在賓館主人慷慨應允下,南山之大,四野全成了傅姐的花材。這是末學隨師行中最美最宜人的一個場地。窗外是垂楊、是遠山、是靜謐的小湖,我不禁讚嘆:「這簡直是天人聽法的所在!」義工幫我們作完了大部分的事情,除了傅姐仍專注於會場的佈置,所有的人都上車遊覽去了。弘法以前,大伙兒能這樣一起逍遙出遊,可能也是絕無僅有的經驗。

老師登台講課了!聽課的大眾,果然是天人的品質。大家的手機在傅姐的要求下,幾乎都關上了。在寂靜而安住的氣氛下,老師的法音自然流宣。中場休息時,坐我前頭一個充滿陽剛之氣的女生,不知那裡採來了一大把的桑椹,她要我伸出手來,分給我小小的一把。啊—清甜甘美,無與倫比!想要她帶我採去,好與師兄弟們一起分享,她卻找到了前頭的空位,遠遠的坐在人群之中,這等清甜,只好我一人獨享了。

當天,老師上完課的那個夜晚,是我們煙台之行的最後一夜。我們隨意遊逛,人群與車輛都被草坪、湖泊隔開在很遠的地方。在清涼的夜色中,大家要唱就唱,想跳就跳,那全然無礙的自在與逍遙,讓大家了無睡意。在鬆放的心境中,眾人的禪心自然流露。老師提問,師兄們作答,在師兄們的作答中,我驚嘆於這些隨師行走多年的慈輝人,悄然地,全都開闊了心胸,深化了見地。

一整個晚上,我啞然無話,靜默地賞覽眾人的風采。這天人的歲月,山中一日,人間不知又有多少的苦難?在慈輝人隨緣弘化的行跡中,這清靜美麗的南山,同樣是我們隨緣偶遇的歇腳處,在這裡,我們且歌且樂且逍遙。往後,我們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能與眾生同享快樂與逍遙的所在,才是老師要領著慈輝人真正的去處。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