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切都成過去,心存感恩

傅麗卿

近月來,收到許多佛友電郵,有的祝我早日康復,有的問我現況。

我納悶著,這些識與不識的佛友們,怎麼知道我的狀況?再讀下去,才知道他們參加莊嚴寺的共修法會,法會圓滿回向時,他們聽到法師們念我的名字,而寫電郵來關心。

知道常住法師們慈悲,共修後為我回向,一股「家」的溫暖,匯著貼心的祝願,暖流通遍周身,想想自己何其幸運,有法師們祝願,復蒙龍天護佑,讓自己一路走來平順無礙,雖兩度進開刀房,卻沒什麼痛楚。爾今記下這段就醫心路歷程,主要是希望自己親身體悟,能喚醒大家關注自己的健康。學佛修行,不管行菩薩道或護持三寶,少了健康的色身,則一切都是夢想,既無力執行,也實踐不了。由此驗證古人所言:「色身雖假,當藉假修真。」雖知是假,若沒這會老會病的色身,我們的生活、工作、修行還是無法完成的,是故,我們必需好好珍惜這假的色身。 

因為好奇,脖子被劃一刀

我因好奇,去醫院掛了「體重管理」的門診,想知道自己的體重為何居高不下,醫生替我抽血檢查之後,把我歸入「甲狀線功能低」一族,接著安排甲狀線超音波和細針穿刺檢查,等了將近三個月才知道結果。

醫生說,我的左邊甲狀線裡有個1.8公分寬,2.75公分長的結節,結節裡80%的細胞正常,20%的細胞不能肯定是否正常,建議開刀摘除左邊的甲狀線。外科醫生看了我的病歷之後告知:手術若在彰化基督教醫院做,已術檔期已排到八月下旬,若想提早,可以安排六月九日在南投基督教醫院作手術。

知道醫生的安排之後,我內心有了兩個方案:一是先回美準備莊嚴寺的浴佛法會及母親節園遊會,之後再回台接受手術;二是延期回美,等手術後再回美。

方案是有了,但如何抉擇,內心交戰無果,正好接到游祥洲教授來電,於是我把這燙手的山芋交給了游教授,他聽後要我去見一位他多年的老友—黃士銘醫師,游教授說,黃醫師是甲狀線的專家,經常代表台灣出國去發表演說,而且是一位正信的,精進的學佛者,妳去找他肯定不用等到六月或七月,說不定妳回美之前就動手術了。接著游教授替我寫介紹信,並親自致電請黃醫師幫忙。

有了雙重的介紹,我依醫院作業程序,順利的掛上了黃醫師的門診,就診這天,黃醫師再度為我作超音波掃瞄和細針穿刺左側的結節,並驗血檢查(想不到在彰基要三個月才知道的結果,成大醫院一天便見真章)。

正午時分,醫生告訴我所有的檢驗結果,基本上和彰基的報告大致相符,手術是一定要做的,時間是四月廿七日,在成大總院。

其後醫生說,之能排上四月廿七日作手術,這要感謝今天的因緣,他說:「一位患者就在妳去作抽血檢查的時候突然跑來說,她要取消427的開刀,這是我看診數十年來,從未發生過的事,妳昨天來也不會遇到這個因緣,晚一天來,這個因緣妳也拿不到,機緣就是這麼不可思議。」

回家後,我好奇的查看牆上的日曆,看到427這天上面用紅色的粗字寫著「大兇,諸事不宜」,至此終於明白婦人執意取消開刀的原因。聽說在台灣有些人買機票,開刀動手術,要選好日子,連出門探訪病人也要挑吉日才動身!

開刀日程已排定,我只能如實做好自己的份內事:每天定課繼續持藥師咒,爬山一個半小時鍛練體力,同時寫信回山報告無法如期回美準備母親節活動。 

開刀日前一天,譽達兄接我到醫院並全程照護,成功大學附屬的醫院(成大醫院),果然與眾不同,醫院制度完善,流程清楚明白,志工如雲,親切而貼心,我持著報到單,依流程一路到病房,都有護理人員或志工照料,讓人有回家的親切與溫馨,也許這就是台南人的風格吧,樸實而憨厚。

開刀前的各項流程和成大官網陳述一致,為患者手術期間的安全考量,院方還加測了一項凝血時間,由此知道患者流血到血液凝結的時間;黃昏主治醫師及助理還和患者面談,定位手術位置,黃醫師說,手術時會播放大悲咒以安我心。

427正午時分,我被推進了手術室,被問了姓名,對了手環之後,在和緩的大悲咒聲中沉沉睡去,等到醒來我已被推進病房,時間是下午五點三十分。

術後傷口並沒痛感,和我在網路上讀到的諸多個案完全不同,有人說,術後痛得睡不著,無法平躺,而是半睡半醒的坐整個晚上;有的說,吞口水都痛,更有的形容食物通過喉嚨時,有如利刃劃割,而我儍儍的,這些痛楚全無,也沒弟媳形容的難受,術後兩天便出了院。

回家後,弟媳和姪女們都說我的復元情況不可思議,術後兩天竟能如常人般的走路,而且復原情況良好,和當年弟媳作同樣手術的情況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弟媳說,她當年作同樣的手術,住院五天後才出院,而且疼痛無比,無法吞嚥,她的同事還為她煮了鱸魚湯幫助傷口復元,而我是素食者,情況竟比她好,讓她深覺不可思議。

五月九日回診時,黃醫師告知,我的結節原先不明朗的20%細胞,經檢驗之後,完全沒有癌細胞,無需再做任何治療,我的甲狀線問題至此告一段落。

 

加入無膽俱樂部

先父年輕時就是無膽族,我的兩個弟弟也跟著父親加入了無膽族,我想自己是素食者,平常不碰再製品,應該沒機會被歸入無膽族,沒想到去看肝膽腸胃科門診時,也被照出膽內有石。

十二月初,彰基醫生說我的膽內有「兩三粒」兩公分大小的結石,另有無數的細石,醫生表示,我可以等到痛的時候再去作手術。我想想也對,這些細石不痛不癢的,就讓石與我和平共存吧。

其後有法師介紹我飲用「量子醫學肝膽排毒液」,他說只要兩次療程就OK了,這樣既可保妳有膽,也可去除石頭,而且飲用後,全身毒素排光光的,包妳年輕好幾歲,真是一舉數得!

我去了一次發現上當之後,就拒絕往來,接著採用有機蘋果汁排膽結石法,排了兩次,看到馬桶水面浮了無數綠色的圓球後,再回去檢查,醫生說:「妳的膽裡有石頭,而且很多」。我問:「很多,大約是多少?」醫生說滿滿的。

原來花了七百美元,經歷兩個月療程的民間偏方之後,膽內的石頭仍老神在在的,至此只能請西醫來治療了。問題是,醫生知道我427剛做完甲狀線手術,不敢為我手術,他說他必需看到我所有的病歷之後,才能評估可否接受第二次的手術。

為此我只得跑到成大去申請所有的病歷(成大醫院的網站提供網上申請病歷服務,只要填妥表格,送出後就能依時間到服務台領取,既省時又方便)。

埔基外科醫師詳細看完我的病歷之後,表示可以做手術,時間安排在五月廿三日。選擇埔基,主要是離家近,方便就近照料,而且主刀的古君平醫師在埔基風評極佳。但大弟主張去大都市的大醫院,他說大醫院設備齊全,醫師陣容強大,小醫院設備及醫技自然略遜一籌,大弟的建議固有其理,但最後我還是選擇埔基,我還是繼續我的定課,唯這次只能持藥師咒,爬山鍛鍊體能就免了。

523 這天,依約提前到醫院辦理各項手續,進入手術室當護士要替我「埋針」(在手背預留針管,手術及住院期間的藥液經此管注入血管),當我緊張的把手伸出去的同時,一個塑膠口罩套在鼻孔,同時要我深呼吸,沒吸兩口就沉沉入睡,等我醒來,以為手術還沒開始,結果譽達兄說手術已完成,而且醫生說手術極為成功。

回病房後,傷口無痛,上下床需人扶助,其他一切都好,譽達兄給我看手術取出的石頭,像石榴的籽,粒粒均勻,而且亮著深咖啡色的光澤,我數了數全是49粒。如果不取出來,說不定將來火化後,它們就成了我的舍利子,現在拿出來了,也許有朝一日可以拿來做項鍊或耳環哩!

看到藥水通過埋針進入體內,不禁佩服開刀房的「傑作」,麻醉後再怎麼痛的埋針,也驚恐不了患者,與兩天前一位病者進開刀房前,在護理站埋針時,痛得患者哇哇叫,被埋針處紅腫的情況,真是天壤之別矣!

我出院後的第六天踏上了回美之途,往桃園機場途中,在二水換火車時,我還在觀察環境,心想火車進站後,可以找誰幫忙提皮箱上車,不久一位穿著時髦的年輕女子靠近來問:「火車來的時候,我替妳拎皮箱上火車。」我納悶著,難道我的臉上寫著「我需要幫忙」!否則對方怎麼知道我需要幫忙?對方見我苦笑,莞爾的說:「我是慈濟的,看到有人需要,我就出個手幫忙一下罷了。」

此後下火車,辦理登機手續,提領行李時,我盡量請人幫忙,因為剛作過腹腔鏡手術者不能提超過兩公斤的東西。 

因為甲狀腺出了狀況之後,我開始上網尋找答案,原來甲狀腺位於頸部喉結下方的兩側,是人體內影響範圍極廣的內分泌腺,主要負責全身產熱及代謝恆定的調控,因而身體每個器官都受到甲狀腺的影響,包含心臟、腸胃道、骨質密度、肌肉、皮膚,甚至是睡眠與情緒。

正常人的甲狀腺功能會隨著年齡、性別和環境而產生不同程度的變化,一旦甲狀腺體積過大、過小、產生節結或分泌過多、過少的荷爾蒙皆屬病態的表徵。

 甲狀腺的問題可分兩大類,第一類是功能失調:包括製造過多的甲狀腺激素(機能亢進)或缺乏甲狀腺激素(機能低下);另一方面則是形態學上的異常,例如甲狀腺結節或腫大。甲狀腺功能失調主要以抽血檢查的結果做為診斷依據,包含三碘甲狀腺素(T3),甲狀腺素(T4),甲狀腺刺激素(甲促素TSH),游離甲狀腺素(free-T4)等。而形態的異常,可藉甲狀腺超音波、頭頸部電腦斷層及碘-131攝取率與掃瞄來檢查。但臨床上最有價值的檢查則為非侵入性且無放射性的甲狀腺超音波。

「結節」是甲狀腺內的腫塊,可以是一或多個出現。甲狀腺結節可以是囊腫、膠體結節或甲狀腺癌。一旦發現甲狀腺結節,必須特別注意是否為甲狀腺癌。雖然機率不高,但卻佔女性癌症發生率的第七位(換句話說,甲狀腺功能異常患者以女性居多),因此必須格外注意。 

膽結石指的是膽道系統中有結石,這包括了肝內膽管結石、總膽管結石及膽囊結石,而一般俗稱的膽結石則是指膽囊結石。膽結石是因為膽汁中的膽固醇或膽鹽積成的硬塊,一般認為是膽汁中的主要成份膽固醇、卵燐脂、膽酸鹽中的膽固醇或膽酸鹽濃度超過飽和界限,致使膽汁無法保持液體狀態而形成結晶並沉澱在膽囊及膽管中;膽結石可能小如一粒鹽,也可能大如一個橄欖。膽結石是一種很常見的疾病,成年人口中大約一成以上有膽結石,隨著年紀越大越容易發生,老年人甚至高達三、四成的人有膽結石。但是許多人因為一輩子都沒有發生症狀,因此常常不知道自己有膽結石的情形。

據研究指出,成年期後的女性,比同年齡的男性容易得膽結石,一般來說,女性的罹患率約為男性的兩倍!而且年齡越大,罹患率也越高。 

二度進開刀房之後,最大的體悟就是:從年輕到現在,電腦前一坐,一旦投入工作,經常是廢寢忘食,自然也忽略了人是需要活動筋骨,需要運動健身的。早年,老爺常在耳邊耳提面命,要我每隔一段時間要起來走動,若不想出去健行,至少也要起身經行。老爺好意提醒,甚至以身作則,逼我隨著他走路,自己不但未隨緣隨喜而行,還常被我視如黃鶯在耳邊聒噪,日積月累,體內毒素自然積少成山,自然會有爆發的一日。

唯一覺得慶幸的是:我的甲狀線及膽結石,都在沒出現任何異狀下,因好奇去看醫生而檢查出狀況,朋友們知道我的狀況後都說不可思議!他們說,他們都是身體出現異狀,痛得半死送到醫院才知道問題所在!

當我被檢查出甲狀線有結節之後,我每天天未亮就出門去運動,爬山爬到大汗淋漓,過去走幾步路就臉白,氣喘噓噓的,現在可以從山下無需休息,一路攀爬三公里,到了山頂再循原路下山。雖是老了才知道運動的可貴,但只要認真執行,我知道自己的色身還是有救的,運動讓人感覺很好,尤其是邊走邊念佛號,訓練自己的心莫向外馳,希望大家以我的教訓為鑑,好好的養護好自己的色身。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