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

雪人

一九九六年才過一個月,感覺上卻漫長無比。十二月下旬從台灣回來,舉目所見就是一望無垠的白,四週除了白之外還是白,唉!看久了都會雪盲哩! 

數十年來所僅見的暴風雪把紐約人整慘了。前一天的氣象預報,把所有的人都吸到超市去了,超市裡萬頭鑽動,好像世界末日即將來臨,人人爭相搶購。立在雪中看著人們爭相搶購的情景,無端擔心起這種風雪交加的日子,如果停電了,大地像個大冰庫,人畜如何過冬?

莊嚴寺被雪封了兩天之後,開出了一條單行道,車子只能從沈菩薩門口前進至廚房,回程必須倒車到原處。眼見慧訊郵寄時間已過,我「勇敢」開車上山。路上剷出的雪堆成高牆,十分壯觀,車彷彿奔馳在長城中。到了莊嚴寺,果然蘭香姊形容的 – – 莊嚴之路別無選擇,只有前進與後退,是名符其實的單行道。

車子不能開到齊堂前,一袋袋待送到郵局的慧訊,只好一一「扛」到車上。由於袋數太多,加以齊腰的雪並未完全清理,負重而行,時而人袋倒進雪裡,要爬起來,卻因雪太鬆太厚,異常吃力。扛了幾趟下來,幾位娘子軍已精疲力竭,於是蘭香姊想了一招 – – 在紙箱上綁條繩子,把郵袋放進箱裡,用拉的。那模樣像極了愛斯基摩人拉雪撬,雪中作樂,連淚水都跑出來湊熱鬧!

積雪經過車輪輾壓,加上白天氣溫回升,夜晚氣溫驟降,大地成了天然溜冰場,冰厚時能見到的還知道警惕;冰薄的,常常叫人跌得臉青手傷,就有數位佛友跌斷手腕和腳,我也跟著湊熱鬧,連跌三次。唉!現在是想打坐,腳不能盤;想拜佛,膝不能著地,手腕無法用力,乖乖地看經之餘,祈求老天別再開玩笑!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