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話參禪作工夫(1)

慧門禪師講述

危機就是禪機

中國禪宗的看話參禪,以簡單直截了當的方法度化眾生。看話參禪的行者,若是問下不能起疑,只得在六根對六塵時,即刻提起話頭不斷地截斷「能所」的糾結,現出前念消失,後念未起的空檔(中間自孤)。此時萬不得放捨,必須加把勁在這不清楚、不明白的空檔裡繼續往內探究而激起疑情。疑情一起,探究的心意就自然跳脫心意識的束縛而進入離心意識參究。行者在挨一個巴掌、蒙當頭棒喝或聽到窗外松子落地聲,都有可能成為觸破疑團的禪機。

反射回應

我們從唯識的觀點,加上參禪或止觀等實修的體驗,才能真正從內心領會、了知八識心的運作模式,及身心言行的各種反射回應,及如實反映的異同。當參究工夫能作到疑情滾動時,無論是師父設下的逼拶關棙或遭遇到突發狀況的危機時,都可以在瞬間轉為禪機。

例如,手突然被熱水燙到,電光火石間未經思索,手即刻縮回,速度快到不可想像。這個作用怎麼來的?

要知道,六根中的身觸遍佈全身,只要身體接觸外塵就產生觸感,身根對外界的觸塵產生身識。身識一起,第六識即刻產生俱生意識。第六識得到突發刺激的資訊,第七末那識也迅即從第六識獲得資訊,經我執習氣的籌量後便跳過第六識,完全不經腦筋的思考分別判斷,就直接命令被燙到的手縮回,以免因身觸時間過長而危及生命安全。

手一被燙到,身根觸產生的身識與第六識產生俱生意識的同時,第七末那識即刻發動俱生我執,第八阿賴耶識也發動執持根身作出回應。八識心幾乎同時完全啟動運作,即刻完成所有的反射回應,令手迅即縮回。這一連串繁複的傳導命令過程,都在瞬間完成,絕不是用心意識所能認識分別的,唯有離心意識性者方能領會了知。 

截斷穿越引爆

看話參禪起疑情時,能把第六識的俱生意識,及分別作用與第七識的思量作用截斷。例如:杯子摔落地的聲響,經耳根耳識的傳遞,本應與第六識產生俱生意識及分別回應,但因疑情能遏止第六識的分別及第七識的思量作用,所以耳識接受的聲響就會穿越六、七識的攔截作用,而直接碰撞到疑情疑團,導致疑團爆破而開悟。此時杯子落地破碎聲,不但不干擾行者的工夫,反而成為觸破疑團的禪機。

這種禪機的發生,是無法以心意識來理解,也無法用預設立場來預知的。只有行者參究工夫成熟時,在遇緣對境的任何突發狀況下,才有可能將危機轉為觸破疑團的契機。這種契機就是諸佛菩薩不可思議的加持力。

實例

例如虛雲和尚在清光緒二十一年(1895)五十六歲,到揚州高旻寺打禪七,「至臘月第八個七的第三晚,第六支香開靜時,護七依慣例沖開水濺於手上,茶杯墜地,一聲破碎,頓斷疑根,慶快平生,如從夢醒」而開悟,寫偈說:

杯子撲落地,響聲明瀝瀝;

虛空粉碎也,狂心當下息。

又偈:

燙著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語難開,

春到花香處處秀,山河大地是如來。

(《虛雲老和尚年譜》,臺北,1994,頁45)

虛雲和尚因手被熱水燙到,一縮手,杯子落地摔出聲響,經耳根、耳識直接穿透第六和第七識的攔截作用而引爆疑團,將危機轉為禪機。這種聞聲引爆疑團破五蘊,返聞聞自性的工夫,正是楞嚴經所說的耳根圓通。由此可知,耳根圓通是可以經由參禪看話頭而達到。 

剖析虛雲開悟的過程:

1)虛雲被熱水燙到的第一時間,仍然是反射回應的縮手,但因為疑團的持續力,讓他能繼續在工夫上而不出定。因此在第二時間,杯子摔落地的聲響才能成為後續的禪機。

也就是,虛雲雖然在危機出現的第一時間沒有即刻轉為禪機,但因為工夫綿密沒有打失疑團,所以才能從杯子落地的破碎聲轉為禪機。

換句話說,在第一時間的觸覺沒有轉為禪機,但在第二時間的耳聞聲響時轉為禪機。

2)虛雲描述杯子撲落地響聲明瀝瀝,正是耳聞突發聲響直接穿透八識的運作,碰觸疑團的引爆,而成就了虛空粉碎,狂心當下息的景象。所以虛雲的開悟是在危機出現後的第二時間,經由耳根耳識才引爆疑團的。

若是工夫沒準備好,疑情又不強時,不可思議的禪機或轉機就不可能出現。不信的話,不妨自己仿製手被熱水燙,又聞杯子落地聲,看看自己能不能悟。恐怕手都燙爛了還不悟!

由此可見,當行者工夫作到疑情不疑自疑,時節因緣一到時,會出現諸佛菩薩不可思議的灌頂加持,將危機轉為禪機,引爆疑團而開悟。如《五燈會元》卷九,香嚴以瓦礫擊竹作聲,廓然省悟,是由耳根聞聲得悟。又如《祖堂集》卷十九,靈雲因見桃花,突然心扉洞徹,則由眼根見色而悟。 

禪機處處

大慧宗杲提出:「晝三夜三,孜孜矻矻,茶裡飯裡、喜時怒時、淨處穢處、妻兒聚頭處、與賓客酬酢處、辦公家職事務處、了私門婚嫁處,都是第一等作工夫的時節。」可見六根門頭遇緣對境,都是看話參禪作工夫的好時節及開悟的契機。

提問覷追本參話頭,不僅可以把負面的情緒轉變成積極正面的能量與動力,釋放出內心的壓力;也能更進一步地往內心深處探究而起疑情。當疑情不疑自疑,行不知行,坐不知坐時,自然會從六根門頭的忽地觸景,頓然出現不可思議的禪機而引爆疑團。

 

三,參禪人最關緊要是細行

造無記業

很多人以為平常糊裡糊塗、不知不覺的言行舉止不會造業,是不對的,其實這是在造無記業。因為我們所知道的念頭及言行,都是極之粗糙又粗糙,完全不知細行為何物,所以連自己造了業都不知道。 

要行細行

一般人甚或修行人,都是心粗膽大的居多。講起話做起事來,都落在我執上,落在五蘊的妄想裡;一切語言動作都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中造成對別人的干擾、影響和傷害,這都是不考究細行所造成的。因此真正的修行人,一定要行細行,行到分分秒秒都能覺知自己的每一個動轉施為及言行,甚至細微到每一個起心動念。 

心細行細

留意行細行的人,即使是初參,也很快就會進步。四祖能聽到蝨子跌到地上發出的哀哭聲,這是細行。來果禪師有一天睡廣單時,突然聽到哭喊的聲音,下單去尋找,發現一隻跌斷腿的蝨子在地上哀號滾動,這例子就是心的細行。只要心細,雜念妄想不來干擾,什麼聲音都可以聽得到的。

行者經過細行、搭配提問、覷追或練習話頭先行,清除粗糙的雜念妄想及習氣之後,只要輕輕地覷著,不做強烈的行深探究,就能敞開心胸生起惺惺又靈敏的心,了知身心世界的一切變化,達到心的細行。如上百丈山打七的眾多禪和,都曾經歷過「能聽到四公里外的海浪聲」,又能不動心的繼續參究作工夫。但當工夫作到行不知行,坐不知坐,疑情滾動時,就會進入身心世界渾然不知的境界,只剩疑情不疑自疑的滾動著。 

一根定根、根定

大家可以找一個瀑布試試看。剛走近瀑布,會覺得很吵、很煩,只有水從高處傾瀉而下的撞擊聲,其他什麼也聽不到。但是,如果好好地觀看瀑布,穿透稀疏半透明的瀑布流水,一看看定,一覷覷定,就會發現除了撞擊的流水聲以外,還可以聽到遠處的鳥叫聲。自己的心細不細,這樣就可以試出來。在動態的環境中,要勘驗自己是不是有真工夫,也可以這樣子試。

聽不到水聲以外的聲音,表示心還太粗,還得再繼續看瀑布。本來瀑布的水是往下流的,這時卻可以看到它不流動,倒是山壁往上爬,到最後連山河大地都好像停擺了。這是因為耳根受干擾時,改用眼根起觀,從眼根入定帶動耳根也入定,使耳根不僅不受干擾而能更靈敏地耳聽四方,雖能了聽一切聲息,但心卻不為之所動。

所以,假定能停止識心的流動,離心意識參、觀,無論從哪一門頭入定,都能很快地去除雜妄變得靈敏,而帶動其他門頭同時進入根性定。可見行細行的重要。 

測試心行

參禪人細行是很重要的。但有些人認為,只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舉手投足間能中規中矩就是細行,其實這樣還不夠,因為這是作意的,只要作意的,都還在腦筋的束縛裡,就不是真正的心行細行。

一個念頭從生起到三細六粗,墜落的速度快到不可言喻,我們幾乎是後知後覺地到了煩惱造業受報的苦受,才知道自己已經起念造業了。

只有經過修行提升清醒警覺的心,才能快速地覺照到三細六粗的墜落過程,並停住念頭的流動而不再墜落。停住點在愈細的層次,表示覺照得愈快、愈早。覺照得愈快表示工夫愈好,也表示心愈細。

行者能在三細六粗哪一個階段,覺照到念頭的流動,並能即刻停止它的流動而轉為更惺惺的覺照著參究著,就知道自己的心行細行工夫到哪一個層次了。  

因此要行細行,必須先從自己的一舉手、一投足等粗糙動作上慢慢練習覺知,再搭配舉問話頭,使支撐一切言行舉止的能量,都即刻轉為提問本參話頭的力量。甚至在行住坐臥的日用當中,不管動靜都要死抱著話頭不放,令一切起心動念和話頭融成一體,才能做到不作意的細行及參究。

參禪首要除妄想

妄想哪裡來

1)不得有等待的心

行者心中如有話頭疑情,怎會有等待的心?當生起了等待的心,心就是在動。我們的心是無時無刻都在動,不是想著過去,就是受目前眼耳鼻舌身意所接觸的外緣內境而起心動念,要不然就跑到未來打妄想算計著。

當一個人不受目前人事物環境變化的影響時,就不起心動念,也就是不起現在心。現在心雖然不起,卻會即刻起念胡思亂想,不是憶念著過往,就是算計著未來,造成我們的心就在過去現在未來中跳來跳去,跳個不停,一直動個不停。 

2)心如猿猴

凡夫的妄想心就是這樣一直動個不停,所以佛陀在《大乘本生心地觀經》裡,就形容凡夫的心如猿猴遊五欲樹般地動個不停、跳個不停,自己完全做不了主,一直被五蘊產生的妄想牽著鼻子走,動盪不停,無有時刻能定下心來,這就是凡夫心。 

3)妄念相續

當心一動,就會被這些動盪所生起的妄想蒙住慧眼,而沒辦法穿透妄念的相續相,因此也看不到自性的空性,也無法了知所有的妄念都是各自獨立生滅生滅的真相而迷真。反而誤以為妄念的相續相是真實的,就一直追逐虛妄的幻相,不斷地造業,這就是凡夫的迷真逐妄。

總而言之,妄念的相續相會遮住自心的空性而見不到真相,就如同雲霧遮住天空而無法看到晴朗的虛空一樣。 

4妄想執著

佛陀悟後即說,眾生都是因為妄想執著的飄盪,覆蓋了真心而迷惑,才不能證得。也就是說,凡夫因為妄想執著的覆蓋,才沒辦法認出真的是真的、假的是假的;反而認假為真,迷真逐妄。 

5)休歇妄念

所以佛陀教導我們的方法,要我們把動盪不安的心停歇下來不動,而進入寂寂的定。接著在定中顯現本具的智慧,穿透像雲霧般遮蔽的雜念、妄想及幻化的表相,而見真相。

修行就是要讓我們進入寂寂定中有惺惺慧,惺惺慧用時,定在慧中。也就是心雖然不動,卻能清醒的了知一切,而不為一切境界變化所撼動,也不受影響或干擾。但是凡夫卻是身體一動,心就跟著動;人事物環境一變動,心也跟著動。甚至身、世界不動,心還是動個不停,永無止境。 

6)追逐幻相

各位若是一直盯著看著不動的東西,會不會很快就覺得無聊?只要看著一直跳動、變化的境界,心自然就會覺得蠻好的,因為心會跟著境界或劇情的變化一直追追追,追逐變化的境界、追逐幻化的假相、追逐劇情的演變。為什麼我們會一直追逐幻化的假相?

因我們迷失不動的真心,才會誤以為不動的心是什麼都沒有。其實在不動中,本自具足的明照智慧才會顯現,這是自心自性的體性。但凡夫卻在身心不動時,反而會因為失去對念頭流動的依靠及支撐而不知所措,就即刻再起心動念,把自己搞得忙忙碌碌團團轉,再回到心如猿猴的本色。

在不知所措中,若沒透過禪法的修行,又沒即刻起心動念,只一味停留在沒任何的依靠裡,很容易陷入發呆、無記而引發無明恐懼的侵襲。

當失去依靠不知所措時,會從潛意識裡湧出害怕失去自我,因而不由自主地即刻動念尋伺可把抓可依靠的想頭或心相,令自己感覺自己還在、還能作主,就覺得安心。因此又回到妄念紛飛的習性,一直追逐會變化會流動的幻化表相,亦或把自己搞得忙忙碌碌,還以為自己很有成就很有作為很快樂很安心,其實此時的心,是處在動盪中,一點都不安。

例如,看連續劇時,當畫面突然停下來不動,請問可以盯多久看著不動的同一個畫面而不覺得無聊?相信很快的你就會覺得無聊而昏沉打瞌睡或打妄想。一打妄想就陷入過去現在未來的,來來去去、忙忙碌碌而忙得不得了。此時不僅腦筋團團轉,身心猶如陀螺般的轉個不停,永無休止。

影片的放映,一分鐘可能有百餘片的畫面相續不斷的變換流動,才能構成連續的動作。事實上,每一片畫面都是獨立靜止不動的,因放映流動速度很快,我們就以為影片中的動作是連續變化的。其實這些連續變化的動作,是可切割為各自獨立不動的畫面,每個畫面都是各自獨立存在,毫無關連。只因為快速放映的流動,而讓我們誤以為是相關連的連續變化。

妄心的流動變化亦如影片的放映一樣,本來每一個妄念都是各自獨立生起、流動、消失,與下一個未起的念頭並不是相連續的。但是我們的妄心,卻如同放映的影片一般,每一剎那、每一剎那就有千萬個念頭在流動變化,因此我們就誤以為妄心的流動是相續的,而失去覺知各個妄念是獨立生滅的本能。 

7)念頭的獨立生滅

其實每個念頭的生滅是獨立的,由於前念消失,後念即刻接踵而來,形成了念頭生滅的持續而連接不斷,令心理時間的過去現在未來的流動,一直流轉接續不停。我們就誤認為這種心理時間的流動,就是自己生命的相續相,而不知生命的相續相,是由各自獨立生滅的念頭接續所構成。其實構成生命相續相的最小單位,就是一個個念頭的生滅相續。

由構成生命生死的最小單位─念頭的生滅來看,我們一輩子不曉得已經生滅生死了幾千萬次,但是卻不曾自覺自己的生死是在念生念滅間而已。凡夫只要停止了妄心的流動,就會覺得自己的心胸好像要氣爆般的難過,有時更會湧現出猶如千軍萬馬般奔騰的負面境界,不知如何是好,不知自己會被拋到哪裡,而爆發出不可停歇的煩躁不安及恐懼。

所以凡夫只要放任妄心一直流動,就會耽溺在自己內心的虛擬世界裡,一再盲目的妄自提高自我存在的價值,還自以為可以掌控一切,而自以為是自我感覺良好,當然就會覺得舒服安心。

佛陀告訴我們,心不動才能回到本家。我們的習氣卻緊抓著如雲霧般幻化的表相不放,一直處在妄動中抓個不停卻不自知,還誤以為自己很好而很安心。但佛陀要我們回到寂寂不動時,反而安不下心來,又覺得怪怪的。因此常常在不知不覺中站在對立面和佛陀唱反調扯後腿,而且大言不慚地號稱自己是佛教徒。 

8)前念消失,後念未起

更有人僅參到前念消失後念未起的中間自孤時,反而被這種寂靜不動的境界驚嚇到轉為不寧貼,令心起伏不停焦慮不安,甚至抓狂罷參退道心的也大有人在。

因為這些原因,佛陀開悟後才說,眾生都是被飄盪的妄想執著框住、迷惑住才不能證得。所以佛陀教我們直接開悟的方法,都是要我們把動盪不安的心先停歇下來不動,進入寂寂的定。寂寂定中自有智慧能穿透雲霧般遮蔽的雜念妄想及幻化的表相。當穿透了幻化表相就能明了心見了性。

因此所有的修行方法都是要讓自己進入寂寂定,定中又有惺惺慧。也就是說,心雖然不動,但卻有能力很清醒的了知一切境而不住;換言之,當了知一切境界變化時,心卻能不隨境起舞,如如不動。

反觀凡夫的心,很容易隨著外在環境的變化而動盪;心一動,身心世界也跟著動。身心世界一旦動,心就更加動盪不安了。 

9)迷真逐妄

如果我們一直看著不動的目標,會不會很快就覺得無聊?肯定會的。但一個人能在無聊寂寞的情境裡獨處多久呢?除非是發呆陷入無記,否則一般人很快就會起心動念,胡思亂想。因為人的妄心具有跳動的特性,會跟隨著內外在情境的變化而變動。所以我們會不知不覺的追逐內外在變化的境界,而且一直的追追追,追個不停。當無時無刻隨著內外世界的持續變化而起舞時,就會覺得自己很自在很自然很好,並誤以為這是真實的。

因此凡夫只要心一停下來不動(能),就會停歇妄念的相續流動而失去追逐的標的(所),突然陷入無所適從的困境,因而不知如何是好。這時會引生出無聊或即刻動腦筋東想西想的轉移目標(所),令自己逃避面對這沒標的(沒相對應的所)的困境。

凡夫為什麼會一直追逐幻化的假相呢?那是因為把假的當成真,才會一直緊抓著境界不放,追逐不捨,這就是迷真逐妄。

例如看連續劇時,若是畫面突然停下來不動,一般人能盯著不動畫面看多久而不覺得無聊?相信很多人不是昏沉打瞌睡,就是打妄想。想著現在過去未來,想得團團轉,或是東摸摸西做做的,把自己搞得忙忙碌碌。一分鐘的連續畫面,可能由超過百片個別靜止不動的畫面,快速連續流動而組成。因為個別靜止不動的畫面,經由快速流動,會使肉眼不能分辨出它的銜接處,而誤以為這些動作是連續的。

我們的真心本來是不動的,但因逐妄的心動個不停,因此在剎那間雖然閃過了千萬個念頭,卻還誤以為念念是相續的,不知每個念頭是獨立生滅的。就像連續劇的影片一樣,由百千獨立靜止畫面(靜相)的快速相續閃過,而構成連續性的動態影片(動相),因此我們就誤以為這些相續的動相是真實的,才會逐妄迷真。 

10)生死相續相

其實我們的生命是隨著念頭的變化,而不停的生滅生滅。因為念頭的生滅相續相,會令自己誤以為自己的生命是綿長持續的。殊不知自己一輩子已不曉得生滅生死了幾千萬次,還誤以為自己延續的生命是漫長的。所以凡夫只要妄心動個不停,潛意識裡就存在著自我還在的潛流。因為我思故我在,因此冥冥中會不自覺地覺得安心舒服。人就是這樣糊裡糊塗地過日子,混了一輩子,不知死活。

~下期將談「妄念來了怎麼辦」~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