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行誼-達摩與神光

周佑棠

本 事

禪宗初祖達摩大師東來傳佛心法,卻找不到根器適合的人,於是上少林寺面壁修行,等待機緣。神光(後來的禪宗二祖惠可)自幼飽讀經書,於佛學奧義卻仍未能貫通,聽到達摩面壁,心想:「可能我的師父來了!」 於是上少林寺找達摩大師,達摩見了神光,覺得言語仍不投契,不願意收神光為弟子。神光猛然拿起戒刀自斷一臂,達摩看了內心大受感動,將神光收入門牆,最後傳法及衣缽給他。

神光獲傳衣缽後,達摩大師告訴他:「你今生本當還一命債,但為避免世人因此毀謗佛法,這債可以不用還!」不料神光卻對他說:「待我找到有緣人,把這法傳下去之後,還亦何妨?」好多年後,神光找到了適合的人(三祖僧燦)傳法以後,真的為人所殺!

申 論

  後人對二祖被殺之事解釋不一,大致上的說法是,「明心見性的人有神通,其實殺頭並不痛!」真是這樣的嗎?

「深信因果」是學佛的基本信念。但這並不是說,有因必得果,因為其間有一個「緣」。就像果樹的種子,它有成為果樹的「因」,但如果沒有足夠的緣 :空氣,陽光,水和土壤,這個種子終究不能成為果樹。

達摩祖師說,神光不用還債,並不是說一個見性的人「功德」具足,沒有壞事會發生。而是說,這人守律具戒,會自然而然的結善緣避惡緣,而把惡果發生的機率降到最低。但機率低是低,一個見性的人,在強大的定業成熟時,欠的債還是要還的。就像是功德福德到達極致的佛陀,都會有金鎗馬麥的受報。達摩祖師和神光的這一問答是師徒臨別時最後一次的機鋒,看看神光到底真的開悟了沒有,而神光澹然開朗的回答,讓達摩祖師欣慰所傳得人。

神光自願以一個祖師的身份,為人所殺,沒有壽終正寢,是否會因而負起「讓世人毀謗正法」的責任?我認為是不用的。世人毀謗正法,從佛陀在世時就有,如果神光為了懼怕世人因此而毀謗正法,那麼達摩大師就是所傳非人了。

神光被殺時痛不痛,我不知道,但他心中是絕對安詳的。因為他心中沒有瞋恨。當快刀加頸的剎那,我甚至相信神光有「此就是(這就是了)」的欣喜。神光給我們的模範更告訴我們,一個大乘的修行人,並不是要逃出去,而是應該積極面對問題,解決問題。

神光大師在這兒給我們兩個教訓:
1. 不可用一個出家人的富貴壽考來推斷他見性了沒有,和他有沒有修行。

2.不管他人,甚至是祖師大德,說些甚麼,自己一定要從佛法跟本精神去思考抉擇。這就是佛陀入滅前講的:自依止,法依止,不異依止。

近代大德廣欽老和尚有個故事:早年,他在山中修行有成,但回到福建承天禪寺後,曾被誤認為「偷香油錢」而屢招白眼。老和尚卻一直安然以對,因為一個真正修行人的心是越來越廣,縱使外界的環境險惡異常,充滿恥辱委屈,但在老和尚對境空靈的心中,卻一直是「風光明媚」。

禪宗講開悟,更講根器,沒有一個廣大寬閎的氣宇,縱使一時有些機鋒,答得一兩句話頭,甚或劈倒幾尊石佛,這個悟字還是正在眼前,遠在天邊。達摩祖師傳了法和衣缽後,好像不經意的提出「還債」和「毀謗」兩個問題來問神光,看看自己這趟東方之旅值不值得,有沒有白來。

這兩個問題看似輕描淡寫,實則是暗濤洶湧,比神光抽刀斷臂時還要兇險。為什麼?神光抽刀斷臂時是「有所求」:求佛法。現在法也得了,衣缽也拿了,這時他的回答才是來自性深處,對佛法真正的認證。達摩祖師聽到神光「還亦何妨?」 回答時心中的喜悅,實非筆墨可以形容。

結 語

  據傳說,達摩祖師往生後,有人在中國西北的國界蔥嶺看到他,他笑嘻嘻地往印度的方向走,腳上只穿了一隻鞋。後來皇帝派人打開達摩祖師的棺槨,他真的不在了,裡面只有一隻鞋。

這個故事固然有趣,但並不符合佛教的精神,學佛的人不講究長生不老,更不崇尚死而復活。我寧願相信,在傳法次日眾弟子發現達摩祖師不見了,遍尋佛寺內外,只在寺外找到一隻祖師遺落的鞋。而在百里外的小路上,祖師正擔著行李,哼著小調,興高采烈地走著,渾然不知自己只穿了一隻鞋。他知道,在他的身後,在中華肥沃的土壤中,禪的根苗正在發芽,茲長,抽枝,怒放!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