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從儉中來—三個高僧節儉惜福的故事

編輯組

中國古字很有意思。 「福」字,拆解開看,一口人,有衣,有田。有田,就有食。衣食無憂當然有福了。

繁體「儉」字,體現的是,一個屋簷下,兩口人。這寓示著:儉不僅是個人要持守的,更是家庭要為之的。

我們常說:溫良恭儉讓,躬行節儉,省吃儉用,勤儉持家,勤工儉學,乃至儉者心常富。這些都是中華民族的好傳統。

佛教中有詞曰:「福報、福德、福慧」。福從何處來?從惜福中。這惜福,就是儉。祖師大德都持儉,更教誨僧俗如此。

 印光大師的節儉惜福

印光大師一生,於惜福一事最為注意。衣、食、住等,皆極簡單粗劣,力斥精美。1924年至普陀山,居七日,每日自晨至夕,皆在師房內觀察師一切行為。師每日晨僅食粥一大碗,無菜。師自云:「初至普陀時,晨食有鹹菜,因北方人吃不慣,故僅食白粥,已三十餘年矣。」食畢,以舌舐碗,至極淨為止。復以開水注入碗中,滌蕩其餘汁,即以之漱口,旋即咽下,唯恐輕棄殘餘之飯粒也。至午食時,飯一碗、大眾菜一碗。師食之,飯、菜皆盡。先以舌舐碗,又注入開水滌蕩以漱口,與晨食無異。師自行如是,而勸人亦極嚴厲。見有客人食後,碗內剩飯粒者,必大呵:「汝有多麼大的福氣,竟如此糟蹋!」此事常常有,余屢聞友人言之。又有客人以冷茶潑棄痰桶中者,師亦呵誡。以上且舉飲食而言,其他惜福之事,亦均類此也。  —摘自弘一大師《略述印光大師之盛德》—

 

虛雲老和尚的節儉惜福

修行的人,環境愈艱苦,道心愈堅固。老和尚常說:「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當時,已117歲高齡的老和尚,每天都要到建築場所和開荒的地方巡看,並親自指導,還要接待來自各方的人士。晚上六點到禪堂講開示,八點以後,開始翻閱來自各地的信件,信件有時一天多達百多封,他老人家都要一一過目。若是重要的函件,他便親筆答覆;若是一般書信,他說明意思,就由我們代覆。平常都要深夜十二點左右才休息,翌日凌晨兩點起床打坐,直至打四板(大約三點半),才起床洗臉。

他不用牙刷、牙膏,只用溫水漱一口水,然後吐在毛巾上,先洗雙眼,再洗整個臉部。他說這樣洗,可預防眼疾而且能增加視力。洗過臉後,就到佛前禮拜,之後又回到床上打坐。那時,我們就開始上早殿了。早殿後稍為休息一會,聞打梆聲大眾就往齋堂過早堂了。

當時,山上的生活很艱苦,開發的田地不多,收成的穀子也很少。因為紅薯粗生,收成較多,每年七月開始到第二年的三月,都是吃紅薯的季節。而紅薯的葉子和枝幹,就是我們的小菜,有時連蕃薯根和葉也沒有,就只有炒鹹鹽,加進稀飯裡吃。每天過早堂吃的稀飯,只是一點點的米,混了很多的紅薯一起煮。午飯呢?雖然當時師父們食量很大,也只是隨便弄點小菜,有青菜已算是很好的了。晚上,是沒有飯或麵的,只有煮一些蕃薯或是馬鈴薯,放在齋堂裡面,要吃藥石的就自己去弄一點,但是吃的人很少。

老和尚吃的稀飯和菜,都是由我們從大寮裡打的,跟大眾師父們吃的一樣。如果沒有客人的話,他從不多加一道菜。他老人家那種節儉簡樸的生活,我們現在想起,還記憶猶新。

雲居山地勢很高,海拔一千一百多米。冬天氣候很冷,低至零下十七、八度。收藏在地窖裡的紅薯,經不起寒冷的空氣,皮都發黑了,煮熟後吃起來很苦。

有一次,我和齊賢師一起在老和尚那裡吃稀飯,吃到了那種又苦又澀的紅薯皮,便揀出來放在桌邊上。老和尚看到時默不作聲,待吃過稀飯後,他老人家卻一聲不響地把那些紅薯皮撿起來吃掉了。我們倆目睹那情景,心裡感到很慚愧、很難過。此後再也不敢不吃紅薯皮了。

事後,我們問他說:「您老人家都這麼大年紀了,而那些紅薯皮好苦!您怎麼還吃得下去?」老和尚歎了一口氣,對我們說:「這是糧食啊!只可以吃,不可以糟蹋呀。」

又有一次,江西省宗教事務處的處長張先生,到山上來探望老和尚。老和尚自己加了幾道菜,請他吃午飯。張處長是個在家人,不懂惜福之道,吃飯時掉了幾粒米飯在地上,老和尚看見了也不說話。等吃完飯後,他才自己彎下腰來,一粒粒地把那些米飯從地上撿起來,放進口裡吃下去。此舉讓那位處長面紅耳赤,很不自在。他一再勸老和尚說:「老和尚,那些米飯已掉在地上弄髒了,不能吃了。」老和尚說:「不要緊!這些都是糧食,一粒也不能糟蹋的。」處長又說:「你老人家的生活要改善一下啊!」老和尚答:「就是這樣,我已經很好了。」

老和尚的身體很好,早上吃兩碗稀飯外,有時還會吃一點馬鈴薯。中午吃兩大碗米飯。晚上有時吃一小碗麵條,或者吃一點稀飯。聽他說:他晚上開始吃藥石,是從雲門事件發生後才開始的,在此以前,他老人家一直都是過午不食的。

他的牙齒特別好,記得有一次,有個居士送了一些炒熟的蠶豆上山。老和尚看到我們在吃,他也要吃。我們說:「這東西很硬的,你老人家牙齒行嗎?」他一言不發,拿起蠶豆就吃,而且吃得比我們還快,讓大家甚感意外。

他老人家是很節儉惜福的,他睡的草席破了,要我們幫他用布補好。不久,在同一個地方又破了,實在補無可補。我們就對他說,想把草席拿到常住去換一張新的。那時,一張草席只不過是兩塊人民幣左右,不料他老人家聽後,便大聲地罵:「好大的福氣啊!要享受常住一張新席子。」我們都不敢作聲了。

無論是冬天或夏天,他老人家都只是穿著一件爛衲襖,即是一件補了又補的長衫(禪和子們叫它做百衲衣)。冬天就在裡面加一件棉衣,夏天裡面只穿一件單褂子。

老和尚時常開示我們:「修慧必須明理,修福莫如惜福。」意思是修慧參禪一定要明白道理,道理就是路頭。如果想參禪用功,但是路頭摸不清楚,對參禪的道理未能領會,那麼工夫就很難用得上了。所以古人說:「修行無別修,貴在識路頭。路頭識得了,生死一齊休。」至於惜福,出家人在情理上哪裡有錢來培福呢?其實「造福莫如惜福」,那就是要自己珍惜生活上的一切福德因緣。他經常訓誡我們年青的一代說:「你們要惜福啊!你們現在能遇到佛法,到我這裡來修行,可能是過去世培了一點福報。但是你們若不惜福,把福報享盡了,就會變成一個沒有福報的人。猶如你過去做生意賺了錢,存放在銀行裡。如果現在不再勤奮工作賺錢,只顧享受,把銀行的儲蓄全部花光了,那麼再下去便要負債了。」

所以老和尚對我們的要求很嚴格。我覺得我們現在的出家人福報太大了,生活上,衣、食、住、行各方面比過去不知道充裕了多少倍。因而,我們在這個福報當中,要更加注意惜福。有福德的人,修行起來也會比較順利。如果沒有福德,無論修哪一種法門,都會有種種的障礙。(紹雲法師講述)

 

弘一大師的節儉惜福

弘一大師是當代著名的律宗大師,他的惜福思想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我們即使有十分福氣,也只好享受三分,所餘的可以留到以後去享受。」弘一大師有一年在廈門南普陀寺給出家人作開示時,勸他們「發大心」,以各人自己的福氣,「佈施一切眾生,共同享受,那更好了」。

弘一大師認為,我們縱有福氣,也要加以愛惜,切不可浪費。為什麼?「末法時代,人的福氣是很微薄的,若不愛惜,將這很薄的福享盡了,就要受莫大的痛苦,古人所說‘樂極生悲’,就是這意思啊!」弘一大師小時候,看見父親請人寫了一副大對聯,錄清朝劉文定公的句子,高高地掛在大廳的抱柱上。上聯是「惜食,惜衣,非為惜財緣惜福」。他哥哥時常教他念這句子,念熟了,以後凡穿衣或飲食,都十分注意,就是一粒米飯,也不敢隨意糟掉。弘一大師的母親也常教他,身上所穿的衣服要時時小心,不可損壞或污染。他母親和哥哥怕他不愛惜衣食,損失福報以致短命而死,所以常常這樣叮囑著他。

弘一大師五歲沒了父親。七歲練習寫字,拿整張的紙瞎寫。他母親看到,正顏厲色地說:「孩子,你要知道呀,你父親在世時,莫說這樣大的整張的紙不肯糟蹋,就連寸把長的紙條,也不肯隨便丟掉哩!」

弘一大師所受的家庭教育,深深地印在他腦裡,後來年紀大了,也沒有一時不愛惜衣食。出家以後,一直還保留著愛惜衣食的習慣。他腳上穿的一雙黃鞋子,還是1920年在杭州時候,一位打念佛七的出家人送給他的。他每晚用的棉被面子,還是出家以前所用的。他有一把洋傘,是1911年買的。這些生活用具,破爛了,就請人用針線縫縫,當新的一樣使用。除了所穿的小衫褲和羅漢草鞋一類東西,須五六年一換之外,他的一切衣物,大都是在家時候或是初出家時候製的。

常有人給弘一大師送好的衣服或珍貴物品,他大半都轉送別人。他說:「因為我知道我的福薄,好的東西是沒有膽量受用的。又如吃東西,只生病時候吃一些好的,除此以外,從不敢隨便亂買好的東西吃。」

古德說:「道高龍虎敬,德重鬼神欽。」這是真實不虛的。老和尚們不但時常上堂為大眾師父們講開示,更在種種生活細節中以實際行動來以身作則,教育大眾。看到上面的大德節儉惜福的故事,讓我們感到慚愧萬分。所以說,善知識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是我們後人的榜樣啊!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