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七圓滿茶參釋疑

慧門禪師

1)日常生活如何作工夫

學員A問:解七回到日常生活如何調適?

慧門禪師答:的確有些人解七之後回到日常生活,會覺得不習慣不適應,總覺得工夫被閒雜事打岔打斷。因此解七後的修行,務必在時間及方法上做適當的調整與調適,不要繃得那麼緊。

緊繃作工夫,障礙反而會更多,尤其是在日常生活中,無法兼顧修行與工作,顧此失彼,顧彼失此,造成種種牽扯,才會沿生出一些無法克服的困境。諸如家人不支援或不諒解,最後沒辦法在日常生活中持續修行。解七後能繼續精進用功是非常不錯的,但要視自己的因緣做適當的調整。

三十幾年前,我開始學佛參禪的時候也很用功,因為自己的因緣俱足,才有辦法持續用功,十幾年之間,每天固定閱讀經藏及打坐參禪各四個鐘頭以上,在外行禪也能維持四個鐘頭。也就是每餐飯後一定到外面行禪,徐行慢走搭配快走約一個多鐘頭,這樣三餐飯後的行禪就超過四個鐘頭了。有時候一個禮拜出去一次一整天的行禪。每兩、三個月至少閉關一兩個星期。

目前全世界包括台灣,要找熱心又願意讓你跟著隨行修學的好老師幾乎很難。所以必須靠自己平常從經藏及祖師語錄中去瞭解義理及參禪的訣竅,以檢查自己參禪過程中有沒有錯誤障礙,以便隨時修正避免誤入歧途。

解七之後,仍要多看禪七開示的DVD或集結的《借殼指月》、《看話參禪法要》等書,並閱讀經典義理及語錄,搭配每日定時自修參禪,令自己在日常參禪自修中,能快速適時察覺並清除修行中遭遇的困境。否則目前以大家培集的福慧資糧及參禪程度皆不足的情況下,一旦深入探究,無明反彈所帶來的困境和障礙,可能沒辦法應付,也沒辦法化解。

 

學員B:為什麼平常用功或與人討論事情時,會突然只聽到對方在講話,卻聽不懂他在講甚麼,好像整個世界都靜止下來一樣。

慧門禪師答:是的,如果你平常的工夫一直處在緊正綿密,時時持住話頭疑情,當然會有這些現象。也有些學員因為能夠將禪七參究的功力持續保任到解七後,造成解七後的一段日子會發生這種現象,而影響了日常生活的運作。   

因此禪七期間很精進用功的學員,解七後自修作工夫要坐香行香搭配得宜,工夫才能鬆緊自如。

多行禪,練習動態中隨機快速提問話頭,把往外攀緣的心拉回成轉境界者,增進EQ、AQ,避免人際互動中沒必要的磨擦與干擾,如此作工夫就能在日常生活中得到受用。平日無須時時緊扣話頭疑情,以免參到行不知行,坐不知坐、吃不知吃,喝不知喝的地步,而影響日常正軌生活及工作。

若是上述方法還是無法改善緊繃的情形,只好先放下工夫歇歇,多到海邊或山林間走走,聽聽流水聲或凝視晴朗虛空來敞開緊繃的心,也可以跟別人多聊聊天散散心,等狀況改善後再回到方法上用功。

 

學員C:可不可以整年打禪七,不要安排任何出坡作務以免打岔?

慧門禪師答:若是大家都只要進禪堂不出坡,沒人做外護工作,請問大家吃甚麼喝甚麼?

古時候禪宗道場都是冬參夏學。夏天要出坡作務兼學習義理,只有在早、晚香打坐參禪。冬天無農務就密集打禪七,從農曆十月十五日望月起七,至少連續七個七、十個七、十二個七不等,最少臘八一定起一個七。

長期住禪堂的禪和子,除冬制禪七密集坐香外,其餘日子僅坐四到六支香,剩下的時間仍須作務出坡,並非甚麼事都不需做。因為要長期住禪堂精進用功,還必須具足福慧資糧,否則一用功就會出現障礙。依我看,全世界的道場還找不到一家,能做到一整年都打七坐香而不必出坡的。

 

2重點提示:談閉關

學員D:我想要閉關可以嗎?

慧門禪師答:禪宗對閉關的要求比較嚴格,行者必須在禪堂跟大眾一起修行,破了本參,才可以住山,但還不能閉關。住山是一個人住在阿蘭若(位處寧靜山區,無人煙的小茅蓬)自行用功。三餐吃喝拉撒睡須自理沒人幫的,樣樣得自己來。

破本參後為了要透重關而住山者,除了簡單料理生活必需外,還得摒除一切閒雜人事物,連經典義理都不得看,念佛拜佛持咒都不行,只能一路參究本參話頭,全程禁語。

若是未得參究要領,及未破本參而住山者,大都只是避開閒雜人事物,參雜著研讀經典義理,頂多只能算是獨居深入經藏,這還算不錯的啦!有些人甚至還參雜著閱讀雜書,練練氣功瑜珈鍛鍊身體,整日只悠閒的種種樹賞賞花,聽聽鳥叫聲或流水聲,看看風景,觀日賞月,有時觸景生情就撫琴吟詩作句,或嘆嘆氣或仰天大笑,如此這般連隱士都沾不上邊。或更有一等人整天忙著看連續劇或與探訪的信眾聊天。難得有空才作個早晚課,閒到無聊方才經典一翻就呵欠連連,夢周公去矣!

在禪堂或住山參究有了進一步的突破,透重關了,才可以閉關。一閉關就是要閉生死關了,非要出牢關不可的。不是嘴巴隨便說說,要閉關就可以閉的,否則名為閉關,其實很容易陷入無聊無記而在鬼窟裡作活計,甚至走火入魔,後果不堪設想。

要閉關,除了工夫要準備好之外,還得具足福慧資糧,有適當的閉關場所及外護人員,最重要的,需要有個明眼人護七,能夠適時解決閉關者參究上的困境,並且能在最適切的時機出招,逼拶創造禪機,予以臨門一腳一踢!令閉關者得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這些條件你都具足了嗎?

閉關精進參究,隨時都有可能撞擊到阿賴耶識的窠窟,造成無明的反彈,產生很多不可預知又抵擋不了的無明障礙,這時必須具有透重關的經驗,才有能力即刻轉化凝聚成大疑團,甚至爆破出牢關。

閉關者如果自己沒有能力轉化困境,或不具透重關的經驗,又無明師適時指導,在無明強大的反彈下無力招架,而帶來極大的恐懼或追逐境界,可能會造成精神分裂,所以閉關要謹慎嚴謹。

再次強調禪宗的閉關是閉生死的關。閉生死關是不了脫生死不開悟絕不罷休的。閉關期間全程禁語,不閱讀不看任何文字圖案、不念佛不持咒不誦經不拜佛,甚至不見天日。不分晝夜,不分動靜,行行坐坐,坐坐行行,單單的只參究個本參話頭,其他一切都不行,才有禪宗閉關的模樣。

所以要閉關,最起碼工夫要作到能抓準參究的訣竅,確保參究中絕不會誤入歧途走火入魔、不會打失本參話頭轉為無聊,而不自覺地陷入放逸懶散。此外還得具足一切福慧資糧才可以閉關。

閉關絕不是像目前參加一個藏傳的禪七就叫作閉關,也絕不是像有些法師在關房裡讀讀經典就叫閉關了。

二十幾年前我去參訪一些住茅蓬閉關的法師。

有位法師號稱在山區閉關,關房是三合院的農舍,大概有五個房間,外圍以籬笆圍了約一千多坪的庭院,院裡種了不少花草,養了幾隻狗貓,法師閒得無聊,就在庭院裡修剪花草,逗逗貓狗,玩得不亦樂乎。在大樹旁的籬笆開了一個洞,洞外擺個檯子和幾張椅子,籬笆內擺了一張桌子椅子。每天固定坐在那兒與慕名而來的信眾聊天解答問題,信徒要走之前就丟個紅包進來。我在那兒看了一整天,只要信徒一來他就坐在那兒聊天,信徒一走又與狗貓玩成一團。如此這般也叫閉關!。

若是沒有真工夫就逕行閉關,豈不是一閉關,就無事閒蕩,或懶散常睡大頭覺,再不然就忙忙碌碌把自己搞得團團轉。更嚴重者,一上座就胡思亂想,或昏沉恍惚無記,不知不覺陷入執著境界追逐境界,隨著亂意獨頭意識的變現飄飄蕩蕩,根本沒在工夫上用功。虛有閉關之名,而無閉關之實,久而久之不發瘋才怪!

在家居士有經濟生活、家庭生活、社會生活…等,必需要上班工作賺錢養家糊口。因此在日常生活中,最好能早晚固定時間用功,其他工作、人際等作息時間就只輕輕地提問本參話頭,讓心維持不散亂不被境界轉就可以,不得用力參究。

因為用力參究,一旦起了強大的疑情是行不知行,坐不知坐,根本無法與人溝通、互動或工作。倒是可以利用周休二日及長假日,專心如禪七期間一樣的行坐香,好好精進參究,如此經年累月的作工夫也很足夠了。

 

3重點提示:疑情若有似無

學員E為什麼解七後,心中的話頭疑情總是若有似無,不像在禪七時,有那股迫切探究的心力,不知道這樣對不對?

慧門禪師答:解七後你還有繼續迫切作工夫、提問話頭嗎?

學員E:我都沒刻意提話頭,但遇緣對境時卻似乎與自己毫無關係也不受影響。若真有外緣刺激或念頭蠢動時,話頭卻又能不提自提,疑情不疑自疑,即刻又回到與外緣毫無關係的平靜,蠢動的念頭也即刻停歇下來不再動,心中總是平平坦坦的。

慧門禪師答:你這種情形是正確的,解七之後就是要用這種開敞融豁的心來作工夫,才不會影響日常的生活。

有些人經過連續十期禪七的密集作工夫,若是只作到緊正綿密沒有達到融豁,緊繃的情形就會延續到解七後的日子裡,而影響了日常的生活作息。所以建議有這種情形的人,在解七後要盡量放鬆。放鬆不是放逸懶散溜逸,放鬆,是把話頭疑情輕輕地持住,如日托空般的懸在心中,若有似無的。一有境界,話頭疑情就自然出現;境界滅了,話頭疑情就轉為清清淡淡的,甚至似是沒有,這樣才能敞開心胸,如常的過生活,在遇緣對境的時候,話頭卻又能不提自提,疑情也能不疑自疑的作工夫,達到工作中能參究,參究中也能工作。也就是,真正的做到工作就是修行,修行就是工作。因此能一直保持在融豁中作工夫,才算參禪有了真工夫。

參禪要做到緊正綿密融豁,並能持續在融豁中作工夫,才能遇境隨化,以免走火入魔。作工夫若是沒有迫切緊逼,又沒正確的方法,一定沒辦法做到綿密。不綿密,工夫不可能提昇到能融豁化境。融豁能化境是因為融豁中蘊藏了話頭不提自提,疑情不疑自疑的雙運工夫。只要無明一動,話頭就自然不提自提,疑情不疑自疑的轉化支撐無明蠢動的能量凝聚為寂寂的定力,心隨即更敞開的加強了惺惺的慧力,令無明的蠢動永遠無法碰觸到行者的心,而即刻停止心理時間的流動,更敞開了心理空間,持續保持融豁的作工夫。

工夫要做到融豁,必須先學習正確的參究方法並發出迫切的心,緊密的逼問自己。緊正正緊努力不懈地練習再練習、經歷過再經歷過,到綿密後才能豁然敞開心胸的參究著疑著,絲毫不必作意也不費力氣的,能持續作工夫,這就達到融豁。

若是常常發獃,會無緣無故突然陷入無記,因為發獃是在不知不覺中進行自我催眠,所以待回神後,也會覺得心胸好像敞開了。但這種情境,絕對不是經由修行作工夫而達到的真融豁。若習以為常,久之成癮,必有後患,務必戒之!慎之!

抑或是常常作意的暗示自己要放鬆放鬆,把心敞開,敞開的人,久而久之會喪失清醒警覺的心,失去對身心變化的感受力,而陷入闃爾昏住,還誤以為身心消失了,好像很舒服,也覺得好像融豁了,其實這些現象都是因為經由暗示而陷入自我催眠後所產生的幻覺,這種狀況絕不是作工夫的真融豁。

 

4)重點提示:轉化境界

學員F:師父說,一有任何境界出現,要即刻提問話頭起疑才能化境,境界是指什麼?

慧門禪師答:修行中出現的境界太多了,譬如氣的干擾,會令身體發冷、發熱、發癢、發麻、發脹…或心中出現有念頭的蠢動、影像…也就是,只要心中出現有形有狀有顏色、有聲音、能認識、能思量分別計較、產生好惡取捨、喜怒哀樂…會變化,會流動的心相都算。

譬如,一位行者安安靜靜地坐著參究著,突然!砰一聲!有個狀況,境界出現了!參得好的人會在這個時候更加惺惺地不疑自疑的疑著「是誰」,也就是疑著能聽聲音的人是誰。就這麼一疑!能聽的,即刻從所聽的聲響拉開距離,拉回到自心,令心更開敞。心愈敞開心中的境相就愈渺小,最後渺小到整個境界都消失了。心中沒有任何的內容物,但卻又能在寂寂中涵藏著不參而參的惺惺力量,這就是工夫做到融豁化境了。

但是,一般人或沒抓準參禪訣竅的人,通常在狀況一出現,就會好奇地去注意它,甚至執著它,把所有的注意力轉移到狀況上,集中精神去追逐這個境界,這就是被境界牽著鼻子走,也就是被境界轉了。

 

5)重點提示:不須作許多伎倆

學員F1:參禪碰到境界,若無法如師父所說的,作到工夫融豁化境而令境界消融,一直卡在那裡沒辦法突破時,是否應該用禮佛、拜懺、持咒的方法先消業障,或應如何作,才能化境?

慧門禪師答:參禪中同時併用禮佛拜懺,在唐宋元幾乎很少見到,到明清四大師之一憨山提出後,才逐漸有人採用。其實憨山是為了要給一些參不入心,或根機低劣或業障深重的人,能先用禮佛拜懺的方法,消業障再參禪,以減少一些作工夫的障礙,才不得不提出這些方法。

但以禪宗單純的作法,是不須用禮佛拜懺的方法來消業障的。其實消業障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抱緊話頭疑情,不但有力量又單刀直入,兼且可以搭配動靜來作工夫。

真正碰到境界強到受不了,最好的方法就是急速跑香或行禪。視境界強弱,或快或慢地行跑。境界來得兇,就衝得快;境界消失了,就慢慢徐行。也可一方面搭配握緊拳頭咬緊牙關憤憤不平的提撕。當境界來得兇,就奮力忿心的提撕,一直提撕到境界消失,才轉為默默提問覷追就好。

禪宗講究佛來佛斬,魔來魔斬。動靜中只要覺察有任何境界障礙,都不可執著流連追逐,或延伸沒必要的博量卜度穿鑿附會的解釋,需即刻奮力握緊拳頭,咬緊牙關,提撕本參話頭起疑情,或下坐搭配跑香、行禪,定可快速轉化所有的境界障礙。如此工夫才不被打岔而離開本法,才能一直延續著參究的力量。

若是一拜懺一禮佛一唱誦一念佛,豈不是已經分心了嗎?參究的工夫不就全都不見了嗎?所以禪宗的參禪是講究單刀直入,愈單純愈好,不須作許多伎倆。

請參閱拙著,《看話參禪法要》,頁200-212舉話時不用作許多伎倆。

 

6)重點提示:工夫的調適

學員G:解七後必須隨眾作早晚課,但話頭疑情卻常常不提自提,不疑自疑,必須每天拼命背功課,否則一個字都記不得,不知如何是好?

慧門禪師答:因為你在連續密集的十個禪七中很精進,時時迫切的提問話頭,覷追不捨的參究疑著,當然會遏止識心的運作。更何況解七後,你仍持續保有話頭不提自提,疑情不疑自疑的工夫,所以會覺得腦筋有點動彈不得,又好像不靈光的樣子,看只是看,看了等於沒看;聽只是聽,有聽等於沒有聽;背誦了只是誦,卻等於沒有背過,當然就會覺得一個字都記不起來。只要放鬆點,輕輕地懸著話頭疑情,回歸到日常生活的運作中,自然又會靈光活現回復到往日的聰明伶俐,一點都不用擔心。

其實經典義理無須強背,而是用心去理解領會,再透過參禪去經歷體驗悟道的。傳統寺廟裡的背誦,也不是用強背的。例如古時候,有不少出家人,因為宿世因緣俱足,或身體健康問題,或父母亡故變成孤兒,小小年紀就被送到寺廟修行。因當時印刷不發達,經書欠缺,就讓這些小沙彌隨眾作早晚課誦,透過天天重複課誦,就自自然然的背記起來,絕非強行背誦記持的。之後隨著年齡漸長,再按照個人的理解、程度及根器,為他們講解不同深淺的經典。經過聞思再進一步的教導習禪,領會體驗義理的堂奧。參禪時更是講究身教言教,師徒隨機對話,師父適時施展逼拶,以達臨門一腳,啐啄同時之功。這是古時候採師徒制的傳統教育方法。

 

7)重點提示:經典義理要回到實踐力行

學員H:有沒有人能不經強行背持經典,也能理解領會的呢?

慧門禪師答:經典義理,無須一字不漏強行背記,只要經由理解,再透過參禪領會體驗,自然能窺見其堂奧。如惠能雖不識字,也沒見過背過《金剛經》,但一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大悟後,徹底從心中體驗領會《金剛經》的精髓所在。並以完全不同的參究語法展現在《六祖壇經》裡,遍用直截了當單刀直入的直觀參究法,來逼使行者快速入參,言下便悟的手段;並描述如何修行才能達到《金剛經》的最高境界。因此可說《六祖壇經》是實踐力行《金剛經》的指導法本。

足證經典義理不是拿來背誦用的,而是用來實踐力行的,是用來參究用的。一旦參透了,自然能從心中徹底了知這部經在說甚麼。

行者只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透過看話參禪的行深深行的探究歷程,自然能親身體驗和領會到一切經典,無非都是以不同的角度及方法來說明心的運作模式,及如何跳脫妄想執著的方法。因此,只要能透過看話參禪,契入佛說經典及祖師語錄的精髓,佛心入我心,我心即佛心,開啟明眼,不為境誘,不為人惑。足證經典語錄絕不是拿來記持背誦,而是拿來實踐力行用的。

 

8)重點提示:解七後如何調適工夫

學員I:經過密集禪七之後,以前天天要做的早晚課,現在卻記不住;別人講的話也聽不懂。應如何調適,使日常生活能正常運作?

慧門禪師答:正在參禪當中,或密集連續禪七之後,因為你的心都還持續在話頭疑情上,時時截斷六、七識的運作,所以會有暫時性忘記以前所背誦的經典,甚至目前也沒辦法背東記西的。要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適,才能恢復原來向外學習及記持的能力。禪七當中越用功,越精進參究的人,解七後就需要比較長的時間來調適。反觀那些參不進去的人,隨時隨地心都往外攀緣,眼睛亮晶晶的,只往外看,只看別人的過錯,喜歡分別計較,永遠看不到自己的內心世界,所以打七中或解七後當然都不會發生這些問題。

調適的重點在於工夫的放鬆融豁。若希望持續用功,就要進禪堂,要不然就一個人獨自在寮房用功或住山閉關,就不會發生無法適應隨眾作息的問題了。

在家居士因必須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或過家庭生活,所以須要一段時間調適,才能恢復日常的生活運作。在工作中只要輕輕地把往外攀緣的心拉回來提問話頭,拉回自心而不被境界轉就好。否則回家後若仍持續迫切參究用功,會暫時失去原有的聰明伶俐及攀緣心,以致無法回復正常的人際互動及生活,甚至連工作也受影響。造成親朋好友誤會,以為各位上山打禪七打到走火入魔,如此一來下次鐵定上不了山打七了。

在家或工作中,若話頭不提自提,疑情自然生起,一疑就輕輕地看著就好,不要再強烈地追究進去,換取調適的時空,以免影響正常的工作及家庭生活。除早晚或週末假日可持續迫切用功外,白天就盡量行禪,在水邊林下行行坐坐、坐坐行行,搭配提撕紓解工作壓力。

 

學員J:精進禪修解七後,心中仍有斷斷續續的疑情在,甚麼時候會散掉?

禪師答:你只要從現在開始都不作意提話頭,不要深入參究,到處找人聊天,聊個幾天就甚麼都沒有了,工夫自然就不見。要讓工夫散掉很容易,而要參到工夫持續是不容易的。

行者有足夠的福慧資糧,修行障礙就少。每個人的福慧資糧,除這輩子的培植外,與前世也有密切的關係。

具足福慧資糧者,修行中即使有些障礙,都能自然的回到正法上繼續作工夫,根本不必動腦筋做除障礙想,障礙自能不除自除。

未具足福慧資糧者,不修則已,一修煩惱障礙就纏身。但只要即刻回到方法上作工夫,或即刻大聲提撕「無」,一陣子壓力障礙自然能消散。

 

9)重點提示:為何精進打七後,勘驗就多?

學員K:為什麼每次參加禪七後,回到日常生活及工作崗位上,在人際互動中就有境界來勘驗?

禪師答:因為禪七中你過慣了飢來張口,渴來伸手的寧靜生活,加上禪七中參究的功力不足以持續保任到解七後的日常生活,所以沒有能耐承受境界的勘驗。當外面的境界稍微一動或干擾,馬上就受到干擾了。如果你真正參得好,即使解七後仍能在任何動靜出現前或干擾時,都能即刻提問本參話頭起疑情來轉境界,這時你就不會有被干擾的感覺了。

10)重點提示:福慧資糧

學員L:如何培植福慧資糧?

慧門禪師答:必須多為別人設想,多做事,尤其要默默地做,人前人後沒兩樣。例如輪值大寮時,必須發自內心的歡喜供養,讓大眾吃得飽,吃得營養,自然流露慈悲喜捨的心護持大眾參禪修行。在這同時還得提著話頭「是誰」,把出流的心拉回入流,進而「能所」雙泯,自然就能以清淨心來引導工作中的每一個起心動念及動作,這就是以清淨心來供養護持。只要如此持續地在工作中練習提問話頭、提問中練習工作,自然會累積足夠的福慧資糧。

福德資糧不具足時,會找很多莫須有的藉口讓自己沒時間修行,等到想要修行時弓,卻又沒人護持了。

智慧資糧不足,障礙多、境界多、干擾多、扭曲多、情緒多…又缺明眼擇師、缺同參道友,當然就不辨正邪。

福慧資糧兩相缺時:

    良師不得遇,偏逢邪師多,正法不得聞,偏信邪法深,正行不得行  偏行邪道速…。所以要參禪修行解脫開悟,福德智慧資糧都要具足,絕不可偏頗缺一。

 

11重點提示:有所求

學員M:我因珍惜得來不易的打七因緣,排除萬難參加禪七,復遇明師傳授正法,因此渴望禪七中能剋期取證,這種心是否反產生反效果?

慧門禪師答:當然囉!珍惜得來不易的打七因緣及渴望剋期取證的心,雖可振奮人心,作為迫切探究的動力,但以有所求預設立場的心來打禪七,卻會延生障礙。

既來之則安之,只要時時提撕本參話頭,先清除既有的心態,以平常心好好打七,好好作好參究的工夫,才不會帶來反效果。

求好心切,過分地操之過急,無形中會給自己帶來很大的壓力。有壓力就有障礙,有障礙必定無法剋期取證。所以打七時務必提起本參話頭剷除一切預設立場及有所求的心,才不會產生障礙。

 

12)重點提示:疑情不疑自疑時,勿須另起一個照顧的心。

學員N:前兩個七,感覺要死不活的,參得很累;第八個七以後到現在,感覺很輕鬆。雖然放鬆,但疑情卻一直都在,一會兒強,一會兒弱,我根本不用管它,現在我應該繼續照顧它,還是只看著它,還是該怎麼辦…?

慧門禪師答:千萬不要另外生起一個照顧的心,只要輕輕地看著就好。當你碰到境界,話頭疑情自然會轉強,表示這股力量是從前的話頭疑情持續而來的。當境界不動時,疑情也隨之轉弱,似有若無,這是疑情綿密的作用。在綿密的情況下,只要有任何境界一撞擊,話頭疑情馬上又強起來,這股轉強的力量,是前話頭疑情力量的再生起。這就表示工夫已經作到緊、正、綿密,能隨著境界起伏自然轉強或轉弱,每次轉強轉弱心胸亦隨之敞開,次次轉化,次次敞開,這就是融豁的作工夫。

要達到融豁以前,必須經過緊正、正緊的迫切作工夫,迫切作工夫當然是要拚命的,拼命當然又累又苦,過了這一階段,工夫自然進入綿密融豁,也就自然省力輕鬆。話頭疑情好似咬住你一般,要捨也捨不掉。

其實,工夫就是要作到這樣。這時肚子餓了就吃,渴了就喝,不必刻意再另作工夫。別人牽著你的鼻子,叫你去做那個,就做那個;叫你做這個,就做這個。一點都不起分別心,也不會問為什麼要我做這又做那的。遇緣觸境盡是話頭不提自提,疑情不疑自疑,省力輕鬆、輕鬆省力的作工夫,這就是真融豁。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