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七感言

格護

好久沒有參加這麼嚴謹的禪修了。

聽說八年前慧門禪師曾在莊嚴寺主持過一次禪修,其後當時參加過的禪和子都期待莊嚴寺能再度邀請禪師來寺領眾打七,但因緣始終未再出現,這些年只能透過《美佛慧訊》研讀禪師的法義了。

 九月十三日報到日

下午三點在寺務處辦理報到時,寺裡的人說:「要收報名費五十元!」這是怎麼了?莊嚴寺啟用至今,我參加過無數次的禪七、佛七、夏令營,從未聽過要收報名費?這次打破傳統收報名費,這意味著莊嚴寺將改變風格,或新人新作風?除了收報名費令人咋舌外,辦公室裡還擺了居士服和睡袋,讓學員選購。我聽不遠處有人在討論著:「這叫使用者付費機制」。

原來向學員收取報名費,是為了杜絕報名而沒出現的人而敷設之法,想想也是,為了這種長時間的禪修或佛七能順利進行,寺裡訂有參加人數,因為寺裡需要準備學員們的名牌、床位、床單、枕頭、棉被等,廚房也要準備食材,有些人報了名(佔了一席之位),不來參加不但沒表態,也不通知寺方,讓寺方把名額騰出,給真正想學習的人有機會參加。換句話說就是,佔了位而未出現之舉,讓真正要參加的人因名額限制而無法參加,為此寺裡開始對學員酌收報名費,並為沒帶睡袋的學員準備新的睡袋,供學員就近採購。

 

講解禪修規約

藥食後,如湛法師在觀音殿為學員講解禪堂規約,從入禪堂,到學員打坐的座位,到跑香時應注意事項,巨細無遺,一一講解。接著讓大家到齋堂實際演練用齋細節,從出生到今,吃飯人人都會,但怎麼吃出味道,怎麼從吃飯中領悟修行也是一門功課。

如湛法師示範進出齋堂動作,原來連小至跨進齋堂:左腳進,靠左邊行進;安靜地到食物台拿取食物,到回自己座位,挪動椅子、入座,到舉筷、就食,以食物對口…等等,都有一定的規矩,在禪宗裡吃飯也是一門修行的重要功課。難怪我去百丈山請法時,適逢山上舉辦七個禪修中,寺裡數百人同時共修卻沒一點聲響,學員們一步一步地行禪,在在處處與法相應,而這些都有賴平時日常生活中的培養與練習。

 

禪寺禪堂裡的規則

見到了老禪師—慧門禪師,為了替常住省錢,特地訂中國南方航空的機票,繞到廣州去轉機,到了莊嚴寺要克服時差,又要克服兩地懸殊的氣候,幸好禪師打坐調身調息,在起七時調整至最佳狀態。

讓禪師千里迢迢來帶禪修,令人覺得不捨與不忍。

如湛師父維那,認真,跑香,動時如騎駿馬,奔騰萬里,香板一拍的響起,眾人立刻止步,體會動靜。

七日禪修轉眼即逝,解七那天收到一位學員留言,讀後不覺莞爾,於此和大家分享並為拙作劃上句號:

師姐:

  我出禪堂後和妳「捉龜走鱉」。到辦公室找妳,Jason 說妳過去用齋。過去齋堂,持弘法師說妳剛離開。

  愛,要說出來;感謝,更是要大聲說出來!師姐,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謝妳,費盡千辛萬苦禮請慧門禪師到莊嚴寺教導我們看話參禪!

  過去總覺得參話頭等同楞伽—不可往!

  禪師悲智雙運。深入淺出,生動活潑。脈絡分明地解說參禪原理和方法。不僅告訴我們為什麼要參禪,為什麼要開悟。鉅細靡遺告訴我們如何參,如何話頭先行,提覷追猛回頭… ,擔心我們一出堂自動忘記參禪,還遠從台灣扛來三大本know-how和我們結緣,真是「舞佳各舞ㄌㄧㄚ!」我要更用功更努力,進步到讓師父願意來逼拶我!

  維那如湛法師更是將禪堂運作得滴水不漏!師父說參禪非常生動活潑。我們的維那法師比參禪更生動活潑可愛有趣!對我們胡蘿蔔與棍子齊下!生怕我們起不了疑情!參不了禪。

  第一天講解規矩和方法條理分明。法師示範跑香時,速度之快,彷佛只要在他肩膀綁上披風,他就能踩著Nike小紅鞋化成的風火輪飛上天!第二天…(以下自動刪除數百字,以免師姐目睭勞到…. )

  我們觀音殿沒有禪堂維那座位旁的木刻 「大眾慧命在汝一人,汝若不顧,罪歸汝身」於是如湛法師把這警語鐫刻在他自己的心版上!真的非常感恩法師的千手護持與千眼照見!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