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七釋疑 自殺念頭生起時怎麼辦?

慧門禪師

重點提示:跳機拉開距離 妄想執著不除自除

學員:請問「執著」。

現代一般人執著追求有形的東西,例如權力、名聲、金錢。我在練習進入這個過程時,發現雜念妄想一出來也是一種執著。變成會執著在一直不斷產生的一些雜念妄想上,然後就被束縛在那裡。因為平常還是要回到社會去工作與生活。從事慈善工作或政治領域的人會覺得自己的理念很高,想要改變世界,做到最後是不是也是一種執著(一種我執),而不是他們理性上建構出來一個很偉大的夢想?這種執著會越來越強烈,也會被自己的執著綑綁,甚至周遭的人,受其影響一起被束縛、被習氣帶動著去做事,而非精明地活著。

師答:你看,就像眼前的虛空,什麼都沒有。突然這個杯子出現,我伸手一抓,就抓住它。抓住就是執著,一起執著,心就只剩下杯子所佔據的小小空間。當手一放,杯子不在手中,也不在眼前,只呈現一片空蕩蕩的虛空,這時還能抓住什麼?無物可捉。所以一放下就不再執著。不執著,心就即刻敞開如虛空。

再舉個例子:只要我們一口氣上不來就翹辮子了,所以虛空中的空氣對我們而言很重要。既然空氣這麼重要,現在請各位伸出雙手緊抓著空氣,再用力抓緊一點,請問此刻能抓到更多的空氣嗎?沒有!是不是抓得愈緊反而失去更多。這正如當我們一起執著反而失去更多。

換個角度來看,攤開雙手不抓不握,反而得到更多,盡虛空的空氣盡是你的,此時反而得到更多。這正如我們一放下執著,無形中反而得到更多。這正是以退為進,放下執著而有所得的例子。

我們會執著,是因為心中生起了一個念頭,就誤以為這個就是我,就是我想出來的,代表我,所以抓住它不放。抓住不放,就形成執著了

所以,真正不執著什麼,必須先讓自己的心中空空蕩蕩,不要有任何的內容物。一個念頭起來,發現自己的心被抓走了,而且被抓住不放,應趕緊提問「這個人是誰」?即刻就把能抓的心拉回來。一拉回來,你就從這個念頭(想法)跳機下來。一跳機,不坐上去,它很快的就在你心中消失。一消失,就無物可執著,這樣才能放掉執著。

參禪提問話頭,就是最好的解除妄想執著的一種方法。大家看我講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 DVD就能進一步清楚明瞭。只要你執著心中任何想法或觀念,你就是執著了,一定被困在自己的想法裡。

所以我們要訓練自己的心,因為心被自己小小的五蘊身心困住,而且困得這麼小心眼。當一個念頭起來,你一抓住它,你的身心都不見了,心變得更小更小,小到只剩下所執著的這個念頭(想法)而已。若要跳脫五蘊身心的束縛,唯有直接從起妄想執著下手才有辦法。

再如吹泡泡,眼前什麼東西都沒有,一吹,泡泡就遍佈空中。就像業風一動,就妄念紛飛。紛飛的妄念如同佈滿空中的泡泡,佔據了整個空間。所以妄念一起一紛飛,就把心理空間切割成七零八落的小小空間。當愈執著愈緊抓著妄念不放,心理空間就愈緊縮愈小。

若能停歇妄念不起,不再胡思亂想,心理空間就會空蕩無物並變大,空蕩無物就不起執著,不起執著心理空間就會大到大而無內外。

所以要清除雜念妄想,要不起執著,就是要提問話頭。練習從習慣性抓住一個念頭、一個想法的狀況中跳脫出來,跟它拉開距離,它自然就會消失,我形容這個方法叫「跳機」。

當我們坐上飛機,正在滑行起飛時會覺得有速度感,那是因為自己與飛機還沒完全融成一體。不過很快的就會把自己小小的身心,擴大到整架飛機就是自己本身,而不覺得自己坐在飛機裡。因此飛機在高空上飛行的速度雖然比地面滑行時快上很多倍,但機艙內的自己卻沒有了速度感。那是因為外在空間的擴大及自己已成為飛機內在的一部份,所以自己雖與飛機飛行的速度是同步的,保持著動者恆動,但是機艙內的自己,與飛機卻維持著靜者恆靜的關係,令自己失去了移動的速度感,而妄了自己就坐在飛機上飛行。

當我們生起一個念頭或想法的時候,就如一架正在滑行起飛的飛機,一起執著,就坐上了這架念頭的飛機。坐上了就是執著自己的念頭與想法,但卻不知道自己正在執著。所以要時時練習提問本參話頭清除雜念妄想,放下執著,以提升清醒警覺的心,能及早察覺是否有念頭蠢動或生起。

一旦發現念頭飛機滑行啟動,只要不坐上去不執著,或是發現已坐上去了,就即刻跳下機來,與飛機拉開距離並放下執著,念頭飛機就會很快的飛往虛空,遠離自己,甚而消失在虛空中。所以要放掉執著,就要練習提問本參話頭跳機的方法。

例如心中生起了愛恨不放,就是坐上了愛恨飛機,一旦察覺了,即刻提問起愛恨的人究竟是誰而跳機,回頭往內心深處去尋找探究這個起愛恨的人到底是誰,遍尋不著而起疑,疑著剛剛明明有個愛恨的人,怎麼回頭一找卻找不到呢?既找不到愛恨的人,哪裡還會有愛和恨?這不就等於跳機放下愛恨執著,愛恨就自然消散了。

 

重點提示:自殺念頭生起時,怎麼辦?

學員,愛恨情結激起自殺念頭:

因為有愛有恨,有時就會陷入死胡同。因為恨太多了,覺得自己不能吸納那麼多的恨,而有自殺的念頭。

師答:

1提示:不要以為腦筋有能力轉化自殺念頭

因為你過分執著愛,才會由愛轉成恨,愛恨糾結不清,引生出執著這個恨,恨深恨結不能解決,才會累積到最後不由自主地生起自殺的念頭。到了困境不能解決時,自己或別人勸你「換個角度海闊天空」,要你換個角度由恨轉成愛,這種話說起來似乎稀鬆平常,但為什麼換不過去呢?因為「換個角度海闊天空」是一般世俗人的想法,想用有限的腦筋來轉換,但萬萬沒想到這正是「要以有問題的腦筋,去修理腦筋的問題;要以轉不動的腦筋,去轉動轉不動的腦筋;要以轉不動的想法去轉換轉不動的想法;也就是要以有心病的心去轉化心病」。嚴重一點說,就是「發瘋的人,去找發瘋的,醫瘋病」(台語)。更嚴重的是自己還沒發瘋,卻愚癡的去找瘋人來治病,正如台灣俚語常說的「沒起肖耶,去找肖耶,看肖病,到尾仔,沒肖耶,嘛會變肖耶!」

一般人所用的「換個角度,海闊天空」是想用有限的腦筋來轉念,但只要動用腦筋,就會受到腦筋的侷限,而無法做到全面性及無限性的轉念。所以你嘗試以糾結不清的恨心來轉化恨心為愛心,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2提示:海闊天空 不轉自轉 融化愛恨情結

因此你必須先反過來,以提問話頭來清除糾結不清的恨心及執取的愛心,放下對愛恨的執著,才能敞開心胸海闊天空。當心中空蕩無物如虛空,自然能爆發出智慧換個角度流露慈悲喜捨的清淨心,徹底從二元對立的愛恨中跳脫出來轉化出來。這正是以參禪看話頭來達到「海闊天空換個角度」,成就《金剛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不轉自轉的方法。 

茶參四—師父的右食指

緣起:解七後,圓馨居士寫了一封信放在師父桌上,用信封封了起來,封套上寫著:「師父,我決定打開書了,您的右食指哪裡去了?但圓馨寫字的手很有力,我很安心。

解七後茶參時,師父舉著未打開的封信示眾,直嘆:「可惜啊!可惜!圓馨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竟然把這封信擺在我桌上就下山了。若是當面直接交給我,就有得好看了!」接著令大眾依次輪看封套上的幾句話,隨後展開一場師徒間的逼問對話。

師問:假設現在你們每一位都當師父,禪和子直接面呈這封信給你,你怎麼做?怎麼說?

禪和A:看過就忘了。

禪和B:不懂中文。

禪和C:看不懂!

禪和D:無可說!

禪和F:我真的看不懂!

師扮圓馨急呼:我的心現在很膠著怎麼辦?

禪和G:不要膠著(眾人大笑)。

師扮圓馨:師父你叫我不要膠著,但我的問題還在這裡怎麼辦?

禪和G:右食指不是右食指是名右食指。

禪和H:他是用他的心在寫字,不是用他的手。

師扮圓馨:他是誰?這是我的問題!是這樣子哦?我還是被綁住啊!

師扮圓馨繼續問下一位:怎麼辦?我的心被強力膠黏住了,有誰能把它融掉?

禪和I:是誰!繼續參究!

禪子:是廢話!

扮演師父的眾禪和到此盡是說些廢話,拿不出手段對策施展禪機,逼使假扮圓馨的師父當機抽釘拔楔言語道斷。只好恢復師父的身分繼續逼眾。)

師道:若是圓馨直接當面拿這封信給我時,我要如何做?

(師問完話,即刻拿起封信,用右手食指直接戳破穿透封信,舉信晃動示眾,良久。)

師問:懂嗎?

(眾禪和面面相覷,無言以對…)

師道:懂嗎?

禪和H:還是不懂,可不可以請師父解釋一下?

師道:用右食指直接穿透這封信,就已經告訴你們答案了。既然給了答案還要說什麼呢?再說都是多餘的。

禪和F:為什麼呢?

師道:既然給你們答案了,再說就是葛藤,說愈多葛藤愈多,葛葛纏,反而會把你們的心塞得滿滿的,你們會愈執著,愈緊抓著我的解說不放,離禪機也愈來愈遠,而沒辦法用開敞的心去領會。

禪和J:師父!我們還是無法領會您為何要用食指去穿透封信,請您再解釋好嗎?

師道:既然你們這麼愛葛藤,我就撒出葛藤網住你們!但不要後悔不要怪我。 

1重點提示:一戳創禪機

圓馨說決定打開我的書,問我的右食指在哪裡?然後又表示她寫字的手很有力量,所以很安心。

她既然丟出了這個話題,鐵定是參禪心中有所領會,當然我必須臨門一戳創造禪機,毫不思索地用右食指戳破穿透這封信,顯示右食指的在及它的力用。 

2重點提示:一簇破三關

我以右食指戳破這封信,既不會掉入解說名相的陷阱,也不必開口說在這裡!在這裡!就能自然顯示右食指的在及其力用而打破她設下的關卡。若是一開口碰觸機鋒掉入陷阱,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何況她又說寫字的手很有力量,這是一種挑逗機鋒。當然我必須直截了當的示出右食指的力用。以右食指直接戳破這封信,打破她設下的機關,同時又不必多費唇舌就能以右食指的力用顯現右食指的「在」,「以用顯體」一簇破三關,戳破她設下的重重關棙。

若是當時我多做解說,豈不我自己也被葛藤纏住了。 

3重點提示:以用顯體

食指只不過是個名相,大家都知道食指是什麼,也知道自己的食指在哪裡。圓馨為了要打開我的書來看,卻反問我的右食指哪裡去了?這是一個機關。接著她又說她寫字的手很有力量很安心,正是宣示她的手的功能,這又是另一個機關。她以手的用途來宣示她的手在,在在都在暗喻體用關係。當然我一定要「以右食指的用來顯現右食指的在」來回敬她,才不會掉入她設下的陷阱。

若是我說我的右食指,在這裡!在這裡!就直接碰觸了她丟出的問題,所以這一刻都不能開口說出右食指這個名相,以免在舉起處承當,動了心意識而掉入圓馨拋出問題的泥淖裡,所以只能回到以用顯體,直接示出右食指的用,以顯示右食指的在。

參禪修行是為了要見自心,而心究竟在哪裡?找也找不著,看也看不到,不可捉摸。但我們卻常常被妄心牽著鼻子東奔西跑胡思亂想,一察覺一回頭要找這位驅使者卻找不著看不到。

看話參禪就是要在這找不著看不到處繼續行深探究,終有曝地折,見自心的時節。見什麼心?它是無形無狀不可捉摸,那怎麼見呢? 

4重點提示:無位真人

看看臨濟錄的公案:

臨濟義玄禪師,一日上堂云:「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常從汝等諸人面門出入。未證據者,看看!」

時有僧出問:「如何是『無位真人』?」

師下禪床,把住云:「道!道!」

其僧擬議。

師托開,云:「無位真人,是什麼乾屎橛!」便歸方丈。

這段公案正說明人人有一無位真人常在六根門頭出出入入,只是迷人不識,一動腦筋更是迷上加迷。所以參禪探究對話逼拶時,千萬不可陷入心意識的束縛。一動心意識就見不著這無位真人,只能單單純純如實的反映以用顯體,顯現心體的體性相用融合成一體。

如何以用顯體?這次的案例當然就是展現右食指的力量,以顯示右食指的在(師再示範用右食指戳破信封)。又能把體性相用同時展現出來,不必開口說名相碰觸機鋒,跳脫心意識的束縛,以免掉入她設下的陷阱。這種手段就是機鋒的展現。 

5重點提示:參禪中可能發生的十種過患

參禪看話頭有十病,十病是什麼呢?

禪宗以師徒對話勘驗徒弟的悟境。如何勘驗?禪者在參究過程或勘驗中常有的過患有十種。朝鮮退隱禪師在禪家龜鑑中提到話頭有十病,千萬不要誤以為話頭有病,禪有病。禪無病,話頭亦無病,都是參禪人自己依師差別,用心差別,參得差別,證得差別,因此差別故,說名為病,非謂禪有病也。

只要所答的掉入這十病中的一種或多種,就表示行者沒離心意識而有過患,剛才大家的表現幾乎全落在這十種過患裡。

1)意根下卜度,就是透過心意識去思考分別猜測。剛才大家的作答幾乎都是用腦筋去猜測的。

2)揚眉瞬目處剁根,就是師徒對話勘驗中,師父可能眨個眼,拂塵一揮或丟個杯子或當胸一踏,只要被師父的言行舉止吸引困住,或在這上面做文章加以解釋或揣測,就掉入師父所設的陷阱,那就全錯了。剛才大家看了以後,是不是被圓馨所寫的語句吸住而作答?或被我施展的手段困住,而動腦筋猜測?

3)語錄上作活計,剛才大家有沒有拿過去所學的義理語錄來解說?

4)文字中引證,有些人拿經典義理來穿鑿附會引用證明。

5)舉起處承當,有人引用附會《金剛經》的句義說,右食指即非右食指是名右食指,而掉入圓馨所設的陷阱,這就是犯了從文字中引證,同時也犯了從舉起處承當。

6)揚在無事甲裡,即是無所事事,昏昧不清是非不分,沒甚麼事可做,天天不知不覺的混日子,還自以為過得很好,或許偶然間還會發呆陷入無記。請問大家剛才輪流作答時有沒有陷入這些狀況?

7)作有無會,若以有無二元對立分別來領會就錯了。

8)作真無會,是以絕對的真無來領會,有了絕對就有相對,同樣又回到以二元對立來領會,那就錯了。

9)作道理會,就是以義理邏輯分析演繹歸納的道理來推測瞭解公案話頭的真相,那就錯了。

10)將迷待悟,不僅有迷悟的二元對立分別,又有所期待有所求,把心拋到未來,有這樣的心通通都不對的。請問大家輪流作答的空檔,及等待我的示範及解說前,是不是把心拋到未來了? 

6重點提示:如實反映

古時候的祖師都是透過對話來勘驗徒弟,以審查行者是不是被心意識困住而做出連鎖性的反應,還是能像一面鏡子如實的反映,以鑑定行者是否有悟。

所以這封信她問我的右食指哪裡去,然後又展現她寫字很有力量。這時我的回應施作若是滔滔不絕說了一大堆,就掉入她所設的陷阱裡了。所以我以右食指戳破信封,來表達右食指的體性相用同時存在,又不會掉入她設下的重重關卡,只是穿透,根本不必打開信封,否則一開一看就被機關困住了。現在打開信封看看,請各位看看,裡面是白紙一張,一個字也沒。

若是換了你們是不是馬上打開信封,信一開就已中計!再看,更掉入無底深淵死無葬身之地。所以參禪看話頭所施展的手段與機鋒就是直接穿透穿透,我就直接穿透進入空性裡,哪需開封去看呢?

為什麼信裡一個字也沒呢?體性空故。所以她就以空白的信紙來表達她體會的心體是空。那信封上為什麼又寫這一段話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個機關,但也暗喻顯現心體心性的相用,展現體性相用的融合為一,以顯現自心自性。  

釋疑五 恐懼來了怎麼辦?

1 收到羅居士電子郵件如下:

老師您好:很想念大家。今年禪七沒能參加,因著公事、家事,也更是因為自己自去年下半年,未努力空出時間提升、精進自己,自己有些太貪於其他事物,是以有些愧對老師,覺得自己心思渾濁骯髒,專注力不足,心神不定。

前幾日讀到長江翻船事件,死傷嚴重。報導裡提到有兩個人在翻船15到20個小時之後被救出。二位生還者講了自己在黑暗中的生死搏鬥。

讀此新聞,讓我感同身受,身處全然黑暗中,一個孤獨無助的人如何安定自己的心,以增加被救援的機會。又或如古代的酷刑之一,把人丟在全然漆黑的地牢裡,如牲畜豢養著;此時,當如何自處,才得以延長正常的心神運作,而不致被折磨到喪失心智?

參觀地下鐘乳石洞時,經過九彎十八拐之後,導遊指示大家關掉手電筒,親身經歷身處全黑時,自己生理上的一些特殊現象。以下請師父釋疑:

於是,我靜心想像身處全然黑暗中,在沈靜的過程裡(很快,我已經不知道身處何處,就是一片真正「感受上」的黑),我沒有感受到全然黑暗中的生理反應。不久,可能一分鐘不到,在專注的黑暗想像裡,巨大恐懼氛圍立即襲來,感受到空前恐懼,必須立刻停止。試了好幾次,幾乎都是相同的結果,內心恐懼感在沈靜中瞬間猛力襲來。

那種恐懼,類似我以前面對先父重病後,冥想自問「生命的意義」時的恐懼更猛更急。另外,黑暗的沈靜裡,沒有碰到那些發自內心的威脅恫嚇念頭,而是一種氛圍,覺得黑暗恐懼的力量會吞噬我一般。

然而對比下,對「生命意義」追尋過程的恐懼感,是慢慢增加的,當我處在那個不知道下一個念頭是什麼的虛無間時,初時所感受到的恐懼,都還可以用心力對抗;只是到最後我無法再承受的時刻,才是面對「要死還是要知道」的恐懼氛圍。

我每每因為無法對抗恐懼停止時,我覺得好像剛行軍萬里,加被拷問十天十夜,心力交瘁的疲累程度。但上面的黑暗沈靜裡,我沒有累的感覺,而是感受到恐懼氛圍來自四面八方,已經快要吞噬我了。請問老師,我的恐懼來自何處?為什麼我會感到恐懼?

註:我原想,把在黑暗中如何保持心智正常運作的過程和感受寫下來,也許可以幫助意外事件發生時,受困者的自我心理建設,以便爭取、延長被救援的機會。

                               Christine 敬上

 

慧門禪師回函釋疑:

如沒經過修行,只要突發的遇緣對境,造成六根門頭不能發揮功能正常運作,而失去自主能力時,即生恐懼!

我們平常因太依賴六根門頭,當進入鐘乳洞,突然關掉照明,雖眼睛仍然睜開,但因洞裡黑暗無光,六根門頭不能起認識分別作用,喪失任何的依靠及自主能力,但由於第七末那識的執著及第八識執持根身的完整性(也就是執持生命的存在性),所以發動無明恐懼,警告六根門頭快速尋求解決之道,以保生命安全。

1)恐懼到不可承受接近崩潰時,人類有個機制會先暈過去,暫時逃避而不必去面對眼前的困境,以避免崩潰造成精神分裂。

2)恐懼到不可承受時,若是崩潰,會造成深淺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甚至精神分裂。

3)有些人今生雖沒參禪,碰到突發狀況,而引起焦慮憂傷恐懼到不可承受時,也有可能在崩潰的那一剎那,如同疑團爆破般的頓失身心世界,心胸廣大到無邊無際,好似宇宙世界突然停止運轉,原本的焦慮憂傷恐懼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能從這種危機轉成禪機的人鐵定是有宿世因緣參過禪的。

4)若是有參禪起過疑情的人,遇到突發狀況引起恐懼時,就有能力予以轉化為疑情,甚至爆破而開悟。

5)突發狀況產生的恐懼,都是無明發動的枝末,此時並沒有真正的看到無明的根源。

6)唯有透過參禪起疑情,深入撞擊無明窠窟,引生無明反彈,湧現無明黑暗,但由於疑情之力伏住無明與第六識結合,不但不會生起恐懼,心中反而會生起一股強力的疑著探究著是個甚麼的疑團,甚至疑到疑團爆破而開悟。但若是參究力道輸給無明反彈的力道(無法伏住無明反彈),造成漏網之魚,無明與第六識結合起現行…最後會湧現無明的煞手鐧─恐懼,令行者應聲而倒。若是參禪高手會即刻回到方法上予以化解而得救。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