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七釋疑

慧門禪師

重點提示:五蘊設下陷阱束縛身心,就像地心引力一樣。

學員:後面幾個七,身上好像有螞蟻一直咬一直動而干擾作工夫,不知道怎麼辦?

師答:當我們不修行時,一切起心動念及言行都被五蘊困住,常常一忙,心就往外拋,就會忽略或忘失「身、心、受」的變化。閒下來沒事時,不是胡思亂想就是昏沉打瞌睡昏昧不清,當然也沒有心力去感受身心受的變化。睡死了,因為前六識暫停起認識作用而進入無心位,當然渾然不知不覺。

透過禪修要跳脫身心五蘊的束縛,而邁向制心一處時,五蘊會設下很多陷阱來擾亂行者不動的心,把你拉回五蘊的魔窟裡,讓你不得離開,繼續受五蘊魔鬼的束縛牽絆。

當行者緊鑼密鼓精進用功參禪修行時,五蘊的魔鬼會設下無奇不有的陷阱,令氣蠢動聚集流動,讓身心感受到發麻、發癢、發冷、發熱、發脹、發痛…甚麼都有,造成心理上生理上的交相干擾。有時好似螞蟻昆蟲在身上蠕動爬行難受難熬,好讓你動心動手去撫摸驅逐,這時你就不知不覺的上當,回到魔窟裡當魔子魔孫了。心理上有時更會出現各種魔境,衍生焦慮不安、害怕恐懼或覺得無聊而終止修行。

不修行都沒事,一修行干擾就來了。既然干擾那麼多,就一定要學會正確的禪修方法並熟練地抓對抓緊參究的訣竅,搭配動靜來修行。

打七時,有動有靜。靜的就是打坐止靜參禪;動的如跑香行禪,或喝茶去、小圊去、吃飯去,都是動中作工夫參禪的好時節。

日常生活中,要懂得動靜一如的參禪作工夫。無論是工作或人際互動中,只要輕輕提起話頭,令話頭疑情懸在心中,自然就不會受到應緣對境的影響干擾,而持住心的不動。

只要時時持住心的不動,就不會執取任何心相的生起及流動而敞開心胸,心理上就能樂觀豁達的待人處事,生活上又能積極進取,不失靈活與圓融。

五蘊對身心的束縛就像地心引力一樣。地心有吸引力,物質有張力,吸力張力失去平衡,物質就會掉落地面。五蘊構成的身軀就像地心引力一樣,緊緊的吸住我們的心,無論妄心如何的跳動奔馳,都逃不出五蘊吸力的牽制束縛。因此要跳脫五蘊的束縛,必須修得狂心頓歇,掙脫五蘊吸力的纏縛,主人翁才得自由出入不受侷限。

當行者透過參禪,行深深行的探究,會逐漸清除妄想執著,一次次的跳離五蘊的吸力束縛,而邁向制心一處。過程中,愈跳離,五蘊也會設下愈多的陷阱來吸住困縛。因此愈要跳脫,束縛的也力量愈強,愈讓你跳脫不了。這種情形就像地心引力與物質張力互相拉扯的關係一樣,物質漂浮張力終會受地心引力的拉扯而落地。唯有將物質送上太空後,才不必靠動力就能自在的漂浮運轉。

重點是要如何才能送升到太空?就如用火箭強大快速的推動力量,承載人造衛星往太空飛升一般,藉著火箭裝載燃料的燃燒,發出動力往上推升,並節節的脫落,減輕重量,把人造衛星送上了太空,最終脫離地心引力的牽引,在太空中自由自在的運行。

要跳脫五蘊身的束縛,就要如同克服地心引力牽引的原理一樣。所有禪法中最具威力又能快速將主人翁推升,跳脫五蘊身心束縛的法門就是看話頭參禪。看話參禪頭的探究力道就如當今最具威力的火箭推進器,能快速推送人造衛星脫離地心引力到達太空(其實這種比喻都還無法形容參禪疑團爆破頓悟的速度於萬一)。

其他漸修止觀的禪法就像直昇機或噴射機的力道,雖然可以離開地面飛往天空,但卻還不能完全脫離地心引力的牽引。至於一般世俗人慣用腦筋轉念提升心力的方法,則像以果汁機或割草機的力道,嘗試著要載物推升離開地面一樣,困難重重。要上太空,要跳脫五蘊身的束縛,到底要用哪種推進器哪種禪法,自己看著辦吧!

我們的心也一樣的被五蘊身綁住不得解脫,必須用強力快速的修行方法把真心推離跳脫五蘊身的束縛,才能自由自在的出入。

放眼所有的修行法門,無論是四念處、觀呼吸、五停心觀、六妙門、默照或藏傳所有的觀想方法及菩薩解行漸修漸推升的方法…都是溫和漸修的止觀法門,不具快速強力的推升動力。唯有參禪行深深行的探究力道,才具有快速強大爆升的動力。因此要快速脫離五蘊身的束縛,了生脫死,唯有即刻做出偉大睿智的決定來參禪,別無選擇。

 

重點提示:會受周遭環境氛圍的干擾影響,是因為心動了。

學員:若周遭的氣氛不大好…

師答:一到哪兒會感覺周遭的氛圍不好,是因為心動。若是心不動,即使到了陰森森的場所或吵雜的地方,也不會受影響干擾。

例如:下班後拖著疲累的身子上了吵雜擁擠的火車,直想打瞌睡,但受到周遭吵雜聲的干擾,忽爾被吵醒忽爾睡。睡著了又被吵醒,醒了又睡,如此忽睡忽醒昏昧不清,還被吵得半死,疲憊不堪。隔一陣子突然覺得好像很清靜,睡意沒了,精神也來了,眼睛一張開,才發現原來周遭的長舌婦都下車了。這種情形就是因為自己沒有修行才會受到周遭環境的干擾。若是有工夫的話,一上車,不管周遭怎麼吵,只顧將話頭懸在胸臆間,就不會被干擾影響。

若是一個人對周遭環境太敏感,一到哪兒會覺得這個地方好像氣氛好或不好,如感覺陰森…,接著渾身不舒服或情緒波動,就表示心在動。或是一到宮廟就說:喔!這裡的氛圍很好,好像很有靈氣…這都是因為心飄盪不定沒有定力,才會受到外在環境氛圍的干擾。若不經禪修制心一處,終會變得神經兮兮的。

任何的修行都是要降伏妄心,令心不動,其中最好的方法就是參禪看話頭。只要話頭疑情懸在心中,心就定了不動了。進禪堂打七就拼命用功,解七回家,就要樂觀豁達、積極進取。該工作就好好工作,該養家就好好養家,家人才不會障礙你的修行,才可以順利安排每年固定回山參加密集精進的十個禪七。

積極進取工作,並非不能參,一樣可在人際互動當中,輕輕地把話頭擺在胸臆間,隨時隨地拉開距離,保任禪七的工夫不讓它散掉。否則解七後回家,也如打七時的作息精進用功,我看啊!你的家人會把你關起來不再讓你來打七了!

所以作工夫要懂得拿捏分寸,動靜中隨時拉開距離,不受外緣內境的影響,無論任何狀況都能細細地、綿密地持住話頭轉化境界。才不會一回到日常生活中就打失自己的初發心與參究心,這樣修行才能長久。

 

重點提示:勿找藉口 斷慧命

學員:曾經聽說有人參禪時,誤將懸崖認做凳子而摔下去,那這樣參禪豈不是很危險?

師答:從來也沒聽說過。不過我倒從高僧傳中,看到不少古德為了要對治參禪時的昏沉或散亂心,下定決心到險峻的懸崖上打坐,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以提升清醒警覺迫切的心來參究,不悟不下座。

會誤將懸崖認做凳子而摔下去,或許是因為他原本就有幻聽幻覺,否則不會發生這種意外。

若是參禪作工夫到了融豁,必定能化境,絕對不會出現幻聽幻覺的亂意獨頭意識。除非參禪中還執取境界,又追逐境界,愈追逐內心境界,會愈失去對外在現實世界的判斷力。因此,才會把懸崖幻覺成凳子坐上去而摔落。

參禪只要佛來佛斬,魔來魔斬,或是工夫作到融豁化境時,心中哪來境界執著追逐呢?行者只要不起執著追逐,遇緣隨融、遇境隨化,哪來幻聽幻覺的干擾。會有幻聽幻覺,都是因為執取境界,打失工夫或是原本就有病。所以不能聽信謠言,誤以為不修行就沒事,一修行就出事。更不能因為有少數人一參加修行就出事的例子,就心生畏懼而不敢修行,其實出事的人根本都還沒真正開始修,怎能聽信來斷自己的慧命呢?甚至還有人不僅道聽塗說,還捕風捉影無憑無據的教人而斷人慧命。慎之!戒之!

 

樂觀豁達,積極進取

學員:參禪要緊正綿密融豁,但出了禪堂在日常生活人際互動中,要怎麼參?

師答:樂觀豁達

就是要把參禪「緊正綿密融豁」的工夫轉化為「樂觀豁達,積極進取」的人生觀及作為。如此轉化,才能在日常生活工作中,鬆緊自如參禪修行。

1)樂觀

樂觀就是在觀念上、思維上、生活上要正向樂觀,所有的起心動念及言行都是正面的,正向中卻含藏了危機意識,但並不悲觀負面,才不會引生出樂極生悲。

 2)豁達

豁達就是應用參禪中的「融豁」,能在日常生活動靜中敞開心胸。

遇緣觸境時,話頭即能不提自提的將出流的心拉回入流,而轉境界。境界既轉,心胸自然敞開空蕩無物。或疑情不疑自疑時,在日常生活中遇緣對境,自然都能即刻隨轉即化為疑情滾動的力道。疑團一旦爆破,虛空粉碎,心當然敞開到如虛空般地顯現出自然的智慧,毫無揀擇、平等包容、無住生心、慈悲喜捨、利益眾生。 

3)修行寓於生活中,生活即是修行

要得到樂觀豁達,也可藉由凝視晴朗虛空提問話頭來敞開心胸。或在人際互動時,練習不要盯著對方的臉色、手勢看,而要不為什麼而看。看著對方背後的空檔空間,以擴大自心自性。當自心擴大到如虛空,自然得樂觀豁達,就不會被對方的臉色聲色或行為舉止困住。這就是修行寓於生活中,生活即是修行。   

所以解七後回到日常生活,必須要樂觀豁達,清除妄想執著,以免延生沒必要的情緒波動,而帶來煩惱生氣…等等壓力。 

積極進取,緊接著還要積極進取。

1)積極

積極就是在日常生活的工作及人際互動中,要勇於積極面對周遭所發生的一切及內心世界的變化,應用參禪中「緊正綿密融豁」的工夫轉化消融。

但一般人通常碰到欲望被阻擋而不能滿足時,抑或事情沒處理好,不自覺地即刻起煩惱憤怒生氣恐懼,把所有過錯的原因都推給別人,甚至逃避不敢面對。把原來很單純的一樁事,搞得一團糟,事後還得花更多的心力去解決因為自己煩惱生氣而引生的困境。

所以日常生活人際互動中,務必應用參禪作工夫的訣竅來轉化自己的起心動念及情緒波動,以免自取煩惱葛藤自縛。並以樂觀豁達的平等心、包容心來處理解決所有問題,在過程中既不影響干擾傷害別人,也不影響干擾傷害自己,以達到積極而圓滿的成果。 

2)進取

進取,千萬不要誤以為只有往前才能取得,其實轉退也是進取的好方法。

以下兩首詩,以世間法彰顯「轉退就是進取」的道理:

五代後梁高僧 布袋和尚詩:

手把青秧插滿田,低頭便見水中天;

身心清淨方為道,退步原來是向前。

分析這首詩與轉退進取的關係如下:

手把青秧插(進)滿田(取)

低頭(退)便見(進)水中天(取)

身心清淨(取)方為道(取)

退步(退)原來是向前(進)

 

南宋‧朱熹〈觀書有感〉:

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分析這首詩與轉退進取及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關係如下:

半畝方塘一鑑開(退,反,無所住)

天光雲影共徘徊進(取,正,生其心)

問渠那得(進,正,生)清如許(取,正,其心)

為有源頭(進,正,生)活水來(取,正,其心)

 

以下宗杲提出的參究方法,正可說明出世間法亦能彰顯轉退為進取的道理:〈宗杲示鄂守熊祠部叔雅〉(大47,頁898-899):

「…這老漢在甚處著到,若於這裏識得他面目,始可說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未能如是,當時時退步(退),向自己腳跟下(退)子細推窮(進取,歸而求之),推窮來推窮去(退之又退,歸而求之,追之又追),到無可推窮處(退到無可退),如老鼠入牛角,驀地偷心絕(退取),則便是當人四楞塌地,歸家虛(退,實進)穩坐處(取)。

不免向泥裏洗土說些沒滋味話。然第一不得向我說處會(不得取),此是士大夫作聰明底第一義也…可中有個英靈漢。不受這般惡水潑(不得取)。一念緣起無生(退取)…

士大夫學此道,多求速效(性急漢子)。宗師未開口時,早將心意識領解了也(不待開口便已領解,真是聰明過頭,只知進、進、進)。及乎緩緩地(等到慢慢覺察到所領解的錯誤時)跟著一似落湯螃蟹,手忙腳亂無討頭處(不知所措,只知進進進的遭遇)。殊不知閻家老子面前受鐵棒吞熱鐵圓者(打入地獄,只知進進進的惡果),便是這領解,求速效者更不是別人。

所謂希得(想求取,將心拋到未來)返失(反而有所失,得不到)…

紹興丙子秋,經由鄂渚邂逅熊使君叔雅一見傾倒,便以此道相契,卻能退步(退)向(進)實頭處著到(取,得)。如說而行(以退為進)。不似泛泛者,彊知,彊會,彊領略,直要到(進)古人腳蹋實地處(取,得)。不疑佛,不疑孔子,不疑老君,然後借老君孔子佛鼻孔,要自出氣,真勇猛精進勝丈夫所為。願猛著精彩(進),努力向前(進),說處行處已不錯(世間法已取得成就),但少噴地一下(尚缺疑團爆破開悟,成就出世間法)而已。

若有進(進)無退(進),日用二六時中應緣處不間斷,則噴地一下亦不難。然,第一不得存心在(不得將心拋到未來,想求取)噴地一下處;若有此心(將心拋到未來,想得取的心),則被此心(將心拋到未來,想得取的心)障卻路頭(障卻進取得道之路,希得返失)矣。但於日用應緣處不昧。則日月浸久,自然打成一片…,觸境遇緣時,皆是噴地一發(取得,疑團爆破開悟)時節。千萬記取!千萬記取!

世間情念起時,不必用力排遣。前日已曾上聞,但只舉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才舉起(進)這一字。世間情念自怗怗地(寧靜,退取)矣。

多言復多語,由來返相誤,千說萬說,只是這些道理(進退)。驀然於無字上絕卻(退退退)性命(退取)。這些道理亦是眼中花(無住生心)。」

這段文字宗杲先說熊氏「卻能退步(退)向(進)實頭處著到(進取得)。」是對熊氏能退步而行的稱讚。

宗杲《語錄》‧23「人世間塵勞中事無盡無窮…意志下劣者,往往甘心與伊做侶伴,不知不覺被伊牽挽將去,除是當人宿有願力,方肯退步(退)思量。」(大47,頁908a)

同時,這段文字連用兩個「實」字,和兩個「泛」字恰正相反。泛泛者彊(彊同強,勉強)知、彊會、彊領略,正犯了宗杲不得向我處會,不得作有無會,不得以心意識領會大忌。「卻能退步(退)向(進)實頭處著到(取,得)」…」直要到(進)古人腳蹋(退)實地處(取,得)」,是退步以到呢?還是進步以到呢?

宗杲要人退步,而後又要人勇猛精進,努力向前,豈不叫人困惑?這樣說便是不解禪家「退步原來是向前」的奧妙。進退都是進,宗杲認為熊氏向實頭處著到,已達不疑釋迦、孔丘、李耳的地步(取,得),要藉著他們的鼻孔自出氣(只在世間上取得成就),說處行處缺的只是噴地一下(尚缺疑團爆破開悟,取得出世間的成就)。

所以上文,宗杲只許熊氏是個英靈漢,但是為什麼要藉他人鼻孔出氣呢?若用自家鼻孔出氣,又能噴地一下,豈不是十足英靈漢嗎?

宗杲勉勵熊氏猛著精彩,有進有退(進退自如),二六時中應緣處不間斷,要噴地一下也不是難事。

接著又說「然不得存心在噴地一下處;若有此心,則被此心障卻路頭矣,但於日用應緣處不昧,則日月浸久,自然打成一片。」就是不能將心待悟,存此心便未離心意識,障卻路頭,更那能噴地一下悟?卻也別慌,只要在日用應緣的地方弄得明明白白,時間長了,自然能人和悟境打成一片。

所以說「世間情念起時,不必用力排遣」,但這並不等於可以放縱世間情念。宗杲自有他的老法寶,足把世間情念整得服服貼貼,「但只舉(進)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窮究)?州云,無。才舉起(進)這一字,世間情念自怗怗地(退取,虛進實退而取得)矣。」

宗杲說「但只舉僧問趙州…」似乎是舉了一大串,可是接著說「才舉起這一字」,舉的事實上只是一個字,就是「無」。這「無」字一出口,便頓然撂卻(退)喜怒公事賓客妻子善惡境緣,久而久之,不定那天那時(禪機出現時),便噴地一發(頓發)而爆破疑情了(退取開悟,虛進實退而取得)。

總而言之,「進」就是不流連憶念過往,也不將心拋到虛渺的未來,更不是在現在原地踏步,而是停止心理時間的流動,擴大心理空間,只活在當下。來了不擋,來了就來;去了不留,去了就去。故知,應無所住(退)毫無執著(退)的活在當下(取),就是「虛退實進得取」。毫不執著(退)無所住(退)而生(進)其心(取)的生其心就是「進取」。換句話,「虛退實進得取」就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