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堂裡的念佛聲

陳炤農

達拉斯的五月底,清晨五點半,很輕微的晨風,難得的涼爽天氣,達拉斯佛教會一樓講堂,這幾天作為我們「止觀禪修」的禪堂。我與參加的同修在法師的帶領下,把握這寧靜的時空,繼續探索各人內心的清淨。

禪堂的側門開著,晨鳥的叫聲伴隨著若有若無的車聲,似乎考驗著坐禪人的功夫。當然聽得到啊,學禪還是要保持對環境的清明覺知。不久,微亮的天空中,傳來了梵唄聲,木魚沉穩鐘聲悠揚。彷彿是古代深山中的大叢林寺院,南院在打佛七做早課,北院進行禪七禪坐;也似乎像是在台灣獅頭山或埔里佛教聖地,清早的鐘鼓聲迎著晨曦初現,心中真是一片禪境。但是,這裡就是達拉斯佛教會的清晨,每天五點四十五分的早課,陪伴著一年一度的止觀禪修。此景此境真是個「禪凈雙修」的實修道場。

我個人因為工作關係,遠赴台灣,又輾轉北京,一晃已經十年有餘了。這次專程回來參加止觀禪修,最大的收穫是見到了達拉斯佛教會的轉型,從一個有三十年歷史的純念佛堂,轉變成一個淨土念佛與禪修教學的道場,這種轉變絕不是一般人想當然爾的表面口號,而是很扎實的修學鍛煉。在此,藉此提出個人的觀察。

上週,禪修班學員報到那幾天,這裡為一位同修的父親往生,正在舉辦整個星期的助念共修,加上下週的佛七與三時繫念。其中,佛七與三時繫念是固定每月舉辦。這種修學課程,已經不是普通的念佛,而是在生死與往生之間的拉鋸戰場。《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中,「今在此界,攝念佛人往生極樂」,不正是最佳寫照嗎?

這個星期的「止觀禪修」,主持禪修的和尚是妙境長老的弟子,法雲寺前主持-智悅法師。智悅法師主持的禪修課,絕不是「枯坐禪」或「口頭禪」,處處充滿著回歸人生方向的禪機,乃至於生活雜務,都可以從禪修中得到啟發。每天從五點半開始,六堂功課(一小時靜坐,外加三十分鐘的經行),晚上還有一個小時的開示。另外,針對個人需要,可以預約安排「小參」。時間緊湊,看來像是個體能的挑戰,但由於課程安排有序,靜坐經行交互演練,身心得以適當調伏,每位學員都法喜充滿,學員的年齡最低十九歲,最高的七十五歲,都沒有體能透支的現象。

作為一個達拉斯佛教會二十五年的老會員,親身體驗了這些改變,在欣慰之餘,我不得不由衷的感謝道場負責人與執事同修的努力,更感恩護法菩薩與我們同在。

壓軸大戲是「三皈五戒」的傳授儀式。這幾乎是一場臨時起意的擴大儀式,集合了智悅法師的指導,慧禪法師的安排,與達拉斯佛教會法器班同學的應變能力,促成了這一場莊嚴佛事。當然,也許還達不到叢林寺院,鐘鼓齊鳴梵音裊繞的莊嚴,但是其莊嚴程度已經讓達拉斯同修震撼又讚歎,還引起觀禮學生在社群裡討論,人人期待著下次要親自與會。

回到這幾天的修學,說法的緣起永遠是因應時空的因緣,延續去年的主題,智悅法師再次講解「慈心觀」,加上「忍辱波羅蜜」的實踐。止觀靜坐時,心中專注於一件事物上,就是一般說的「所緣境」,通常可以專注在:呼吸,念佛,或慈心觀。本次禪修靜坐時,就是以「慈心觀」為所緣境,簡單來說,就是把心念專注在四句話上:「願我無敵意,願我無瞋恨,願我無憂惱,願我常安樂」,這四句話是佛陀在《慈經》與《清淨道論》中的開示。人,只要深入思維這四句話,深入探究內心深處的慈悲,就能夠散發慈悲的能量,感染周遭的人、事、物,趣向於和諧無敵意的生活環境。

近年來全世界各地普遍染上了「缺愛症」,缺水可以很快的由生活的不方便中覺察,貧血也可以由身體的虛弱看出來,但是,缺愛卻是無法由生活與身體機能顯現,只會造成人內心的空虛。為了填補內心的空虛,人會從事更大的巧取豪奪,這當然於事無補,只是更加深了對外界的敵意。缺血就要補血,缺水就要平時節約用水,下雨時加強儲水。缺愛當然就要製造更多的愛,同時減少敵意的產生。敵意來自心中的意念,當然也只能由自心來化解,「慈心觀」無疑的是當今最應機的法門。

靜坐時,著重於心繫「慈心觀」以調伏自己心念。經行時,仔細觀察體會每一腳步的起落,以學習在動靜之間如何保持禪心。每天晚上的講解,法師旁證博引,理論來自於三千年前佛陀的智慧,事例取之於你我他的日常生活,整個課程輕鬆活潑毫無冷場。重點就是要引導學員在每一堂靜坐當中,專注於四句話:「願我無敵意,願我無瞋恨,願我無憂惱,願我常安樂」。先從自我內心中消除敵意與不平的心念,讓自己隨時活在清淨安樂當中。然後,推己及人,祈願我的親人或朋友同樣消除內心的敵意,生活輕安自在。如此,繼續向外推廣,乃至於一切有緣無緣的眾生,都能生活在無敵意的心念當中。

修學「慈心觀」這麼廣大慈悲的心量,當然不是一步可以登天。所以,禪修的目的,就是要我們在靜坐時,先學習專注在慈悲的心念上,也就是那四句話,至少這一週的禪修可以隨時心中繫念慈悲,養成習慣之後,就要在日常生活待人接物的當下,隨時充滿慈悲的念頭。這就是「慈心觀」禪修的通俗簡單的目的。

說到把「慈心觀」用在日常生活當中,當日常生活中的境界來臨時,是否能有效地提起慈悲的心念呢?這也許還要有一番的心理建設。無限度的散發「慈悲感覺」,並不能構成「大慈大悲」,真正的慈悲,是由智慧中生起,是需要有所行動。所以說,菩薩救度眾生是需要「悲智雙運」,也就是要以智慧施慈悲。所以智悅法師在講解「慈心觀」時,同時又開講了「忍辱波羅蜜」,兩者互相交互驗證。(教材取自《瑜伽師地論》卷四十二 忍度(即忍品))。

忍,並不是「以刀刃心」的那種忍,忍是需要智慧,要把境界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乃至於看清了「境界的空性」,也就是把一般人所認為的侮辱,看清楚它是因緣所生,既然是因緣所生的境界,當然會隨著因緣轉變而消失。所以,根本沒有需要忍耐的侮辱。智悅法師在五天的課程中,云云善誘,帶著學員觀察一切世間法無不是因緣所生,同時帶著大家進入日常生活中,感覺那種空性存在的微妙。

為了因應達拉斯佛教會的修學法門,法師特別在最後一天,撥出三個小時,講解「念佛止觀與禪的修行」,內容取自「往生論」的「觀察門」。因時間關係,重點講解了「觀佛」與「觀菩薩」兩段經文。修學的重點是要觀察到極樂世界的國土與菩薩,是由彌陀的清淨智慧而生。而今,我等凡夫心是隨貪瞋癡而現形的業報身,如何能觀察到佛的清淨智慧呢?習慣念佛的同修不妨在靜坐時,以繫念佛號為所緣境,先求其心靜,然後專注觀於極樂勝境,由此體會世俗諦的清淨法身,至少先體會到我心的清淨,而後契入更深入的念佛修學。總之,既然是淨土法門,一切就從清淨開始吧。

永明「四料簡」句子:「有禪有淨土,猶如帶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作佛祖。」,強調禪凈並重對於今生與來世的圓滿。同時,也指出專修淨土的好處:「無禪有淨土,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所以,如何在禪與凈之間取得「主伴圓融」的相輔相成,就要靠個人的努力了。最有意思的就是:「有禪無淨土,十人九蹉路,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這是大師的警惕與鼓勵,念佛人也不必因此而拒絕禪修靜坐。

另一個狀況,「無禪無淨土」,我們就不需要在這裡討論的了。

仔細觀察自己這幾天的心境,見山還是山,念佛還是念佛,心中的那份清淨,似乎比以前更容易顯現。管他是禪是淨是念佛是禪坐,只要能夠讓清淨心慈悲心隨時湧現,那就是目的了。在清晨的靜坐當下,在一片禪境當中,極樂勝境儼然在目,這不就是《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所說的「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

以上的修學報告,總結了這次的禪修課程,課程的結束才是修學的開始。送法師到機場的時候,我一邊忙著行李托運,卻一邊無意識地叨唸著其他同修何時來。這時,法師丟出來一句:「你專心做你的事就好了,為什麼要管那麼多?」。哦,對了,置心當下,信受奉行。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