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讚諸佛

敏公遺著


一、序 言

今天是天上天下唯一獨尊,三界導師,四生慈父,降生人間的好日子 ;佛陀秉著無比的大悲心及平等心,來救脫一切多災多難眾苦逼迫無 知可憐的有情,偉大的佛陀,真不能不令一切眾生,生起無比的恭敬 心和羨慕心。今日我們美國佛教會,所有會眾,為報佛陀洪恩,大家 以至極誠懇的敬仰心,聚集一起,來慶祝佛陀誕生的好日子。「諸供 養中,法供養最。」就此機會,來與諸位居士談談佛法,我想這也是 不可多得的好機會,也是難得不可思議的好因緣。

原夫一切眾生,無始以來,我慢心高到三十三天,仰之不見其巔,氣 燄不可一世,隔於自築人我分別的厚厚牢固圍牆,自絕於社會於人群 ,索然無味!像這種人自是其是,自非其非,不以眾人是為是,不以 眾人非為非,閉門造車,是耶非耶,還是任令智者作一個公平的判別 吧。莊子說:在北冥有一種魚,其名叫鯤,鯤魚非常大,大到幾千里 ,化而為鳥,名叫鵬,鵬鳥的背,也有幾千里大,牠一發怒就向上飛 ,兩翼如垂天的雲,飛時衝力非常大,將海水擊到三千里,摶扶搖風 而上,一直飛到九萬里才止下來。當這大鳥飛的時候,許多小鳥就笑 著說:我抉起而飛,不過數尺,如果飛不到,就在地上休息一下,何 必要飛到九萬里這麼高?讀到這段文,不唯在人類有人我的知見的分 別,就是飛禽也不免有彼此的隔別,這一類望於彼一類,或彼一類望 於此一類,牠們之間的是是非非,也是很明顯存在的。那裡知道,如 果一個人,要到近邑的地方去旅遊,僅僅乎吃了三餐,他們與她們回 來時,腹猶裹然,而不知其餓;但是如果到遠一點的地方,他們與她 們,必須多攜食物,空腹而遊,那是興趣索然的。如果要到更遠一點 的地方,以比量而論,食物的預備一定是要更多更多的,這是理所當 然的,有旅行常識的人,任何人都不能予以否認吧!一個鵬鳥,牠的 身體非常龐大,知識所須,與小鳥比,當然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相 去何止十萬八千里!以小知笑大知,以小年笑大年,那真是同「朝菌 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一樣的愚癡可憐!

人類一念不覺,無始無明所障,有能見的知,有所見的境,妄分人我 ,在人我境上,生起了貪瞋癡三毒,各懷成見,各深城府,追憶過去 ,粉飾將來,他的心內列滿了戈矛,一待有機會,他的故智就可任情 使用了。身則殺、盜、婬,囗則妄言、綺語、兩舌、惡囗,意為主帥, 號令一切,身囗聽其指揮,胡作非為;一身造業,二身造業, 無量劫來,不知經過百千萬億身,造了百千萬億業;如果業有體形, 要在空間佔個體積的話,一個人所造的業,恐怕盡虛空亦無辦法能把 它全部容納吧!業是因,有因必有果,如世間的稻麥種子, 種在坭土裡,過了一段相當時間,必然是要開花結果,世間不論 那一種東西,絕對沒有無因的果,亦絕沒無果的因。有如是因, 必有如是果,因果道理,稍有常識的人絕不會信囗雌黃而加以否認吧。 因此一個人,造了業因,就要隨業受報,業要牽你到什麼地方去, 就要到什麼地方去,富貴貧賤,餓鬼、畜生,人天,地獄,全操在於 業力;任何人縱有拔山蓋世之力,也無法改變業力,對業力是無可奈 何!有的人以為用一種虛偽的遮掩法,欺世盜名,在他自己想,以為 他聰明,善巧的作了惡,人不能知,可以為所欲為,不知在他的八識 田中,薰習成種,到了相當時間,自然就有現行果顯現;如上天秤一樣, 八兩就是八兩,一斤就是一斤,一絲一毫都沒差錯,欺人自欺,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作惡之人應該把自己的頭腦 冷靜冷靜,不要任一時的性情,隨意妄為,不負因果之責任,到了受果時, 惡境現前,那就有「臨時抱佛腳」,悔恨莫及之嘆,業力大過須彌, 能不可怕嗎?

二、禮敬

眾生一時無知,為六根六塵所迷,造無邊罪業,再加上十纏十使,結 成許多有漏的因果,究竟有沒有辦法補救,使之消除而不受呢?有, 唯有對佛披誠發露,對佛懺悔。對佛必須以至極誠懇之心,所謂生死 事大,無常迅速,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大事已明,更如喪考妣。勇 猛心,永恆心,無間無斷,忘我忘人,空除一切,了知人我諸法,如 幻如化,虛假不實,生時既無持一物與之俱來,死時亦無一物持之俱 去,所謂「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何必用盡心機去爭人爭我, 妄造諸業,致累劫受苦,永墮輪迴?以必滅的誠心,消滅已造的惡業 ,又何愁惡業不滅?誠則有靈,不誠則無感,感應道交,所謂「我此 道場如帝珠,諸佛如來影現中,我身影現諸佛前,頭面接足歸命禮。 」一禮一觀,乃至千禮千觀,自然而然,就有不思議的效果和感應了 。身禮囗誦,心誠專一,亦誠亦敬,我慢高山無形中化除,人我障礙 ,亦隨消滅,自他不隔,佛我交融,我心即佛,佛即我心,「罪障如 霜露,慧日能消除。」又何患罪業不滅,而不清淨呢?

在這裡我們要知道,禮佛固然可以滅罪,所謂「禮佛一拜,罪滅河沙 」。但還有一種不可思議的道理,禮佛可得到無量福德及廣大的智慧 ;因為佛的福德廣大無比,智慧亦無窮無盡,修福德求智慧,就是要 向佛學習。而佛的福德智慧,是怎樣來的?是由三大阿僧祗劫修來的 。他在修布施時,不但施眾生財,施眾生無畏,更施眾生法;甚至外 而國城妻子,內而頭目手足,總用以施於眾生。他在修持戒時,不但 消極的不作一切惡業,且積極奉行一切善事。他在修忍辱時,忍受一 切苦痛凌辱時而心不為所動。他在修精進時,很勇猛的使未生的善法 很快的生起,已生的善法速令生長,未生的惡法令不生,己生的惡法 令速滅。他在修禪定時,靜止一心而消滅了種種妄念。他在修智慧時 ,分別真理,證悟到宇宙人生的真理。前五度是屬福行,第六度則屬 智慧行,以福度助成智慧,以智慧斷惑證真,超脫生死大海。我們現 在禮佛,就是要學佛的道德,學佛的偉大,以佛為我們的榜樣和模範 ,佛具足覺性,佛能成佛,一切眾生亦具足覺性,一切眾生也應能成 佛,我是一切眾生之一,我亦應成佛,佛能度脫一切眾生,我也應度 脫一切眾生,佛能修六度萬行,我也應能修六度萬行,佛有大悲心, 以慈眼視一切眾生,我亦應具足大悲心,以慈眼視一切眾生,有為者 ,亦若是,彼既丈夫我亦爾,當仁不讓。一個偉人降生於天地間,他 的條件──「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 亂其所為,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古往今來,許多歷史上的大 人物,沒有一個不是經過困苦而成為偉人的,佛是一個超世的偉人, 他所經歷過的艱難困苦,遠超過世間的偉人百千萬億倍,甚至是無法 可比喻的。我們禮佛,要學佛的精神,不畏艱難,不逃避現實,赴湯 蹈火,在所不計,不至成佛,絕不休止,不把娑婆五濁惡世建成淨土 ,絕不成佛。有許多人,一聽到要叫他成佛,他就戰戰競競,畏懼不 堪,甚至怕得無地自容,膽小如鼠,目光如豆,這一類富有自卑的人 ,小智小慧,甚至是無智無慧的眾生,是無法與他談成佛的道理。如 果一個人,以必求佛的福德智慧而禮佛,以必學佛的心而禮佛,以必 成佛的心而禮佛,那真可以說,具足恭敬心而禮佛,又何愁所求福德 智慧而不得呢﹖

華嚴疏鈔勒那三藏具云,勒那摩提,高僧傳云:勒那摩提,譯云寶意, 元末時來京住永寧寺,學善五明,兼攻道術,常謂華嚴,說斯禮敬, 有七種禮,疏主七外,更加三禮,成為十禮。

一疏云:「我慢禮,如碓上下,無恭敬心。」志公大師斥云:行道猶 如推碓,禮拜恰是客舂。像這樣的禮佛,徒具形式,增加我慢,我能 禮佛,我的道心勝於一切人,雖在佛前,有我慢山隔,已早與佛相距 三千大千世界或麈沙界外了。所謂人立對面,心隔千里,又那裡能有 感應呢﹖

二疏云:「唱和禮,高聲喧唱,辭句混亂,」心既不誠,身囗不恭, 徒消磨時間,如應付的一類,身在佛前,心馳於外,身雖禮佛,而他 的心思想入非非。還有一類的人,隨人起倒,他人拜我亦拜,他人止 我亦止,像這樣的禮拜,縱然禮拜到彌勒下生,不得罪已為僥倖中的 僥倖,那裡還有什麼效果可言呢?

三疏云:「恭敬禮,五輪著地,捧足殷重,」五輪者,就是禮佛的人 ,兩手兩膝兼頭頂也。禮佛的人,每一輪著地,心誠發願。先跪二膝 ,願我右膝著地時,令諸眾生得到覺道,願我左膝著地時,令諸眾生 ,於外道法中,不生起邪見;次於二手,願我右手著地時,猶如世尊 坐金剛座,復以右手指地,令地震動,現種種瑞,證得大菩提果;再 用左手著地時,能於一切外道,用四攝法來攝取他們,使他們轉邪歸 正,修學正法;最後願我的頭著地時,不唯我一人離去憍慢,並願一 切眾生,皆離憍慢,悉得成就佛的無見頂相。禮足者,就是以我的頭 ,禮佛的足,也就是用我們最尊貴的頭,禮諸佛最卑下的足,敬的道 理,可以說已完全表達了;殷重屬意業,稱名發願屬語業,五輪著地 屬身業,具備三業,誠敬禮佛,這樣的禮佛,這樣的恭敬,真可以說 恭敬已達到極頂,且無以復加了。

四疏云:「無相禮,深入法性離能所相。法性理體一相不立,非一相 ,非異相,非一異俱相,非有相,非無相,非有無俱相,一異既非, 有無不立,既無能禮的人,亦無所禮的佛,能所雙亡,無相可相。」 這樣的禮佛,那才是真禮佛啊!

五疏云:「起用禮,雖無能所,普運身心,如影普遍,禮不可禮。」 一個是性,一個是相,相是假有,性是真空;一個是體,一個是用, 由空起有,由體起用;從空方面看,了知諸法一切皆空,無能無所, 無有自性。不可執有定相,既無定相,那能禮所禮,皆如影相;一一 諸法,皆由性的緣起而有,有非真有,所謂「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 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既無能禮的人,亦無所禮的境,能 禮所禮,同一如幻,所謂在不禮中而禮,禮不可禮;一一相不離一一 性,一一性不妨現一一相,一禮遍於一切禮,一切禮不妨攝於一禮, 一切即一,一即一切,如是一禮而可遍於一切禮,禮的微妙亦豈淺智 所能了知嗎﹖

六疏云:「但禮身內法身真佛,不向外求。」這是顯一實體,不偏於 空,不偏於有,真見本覺真性。起信論云:「離念相者,等虛空界, 即是如來平等法身,依此法身說名本覺。」在眾生言不離空假,日日 攀緣外境,背覺台塵,它是不能以至誠心禮敬十力諸佛的。反過來說 ,如果是一個少欲知足的人,不攀緣外境,背塵台覺,反觀自照,像 這樣的禮佛,專心一志,可以說攝歸一心,離去妄想雜念,就可以名 歸依禮了。

七疏云:「實相禮,同一實相」。這一實相禮,更遠勝於前,前無相 禮,尚有空有假相可離,今則非空非不空,非禮非不禮,既非唯取體 內真佛,亦非唯棄外面假佛,不棄不取,冥然無寄,若能如此,自然 與法界體冥合,常禮諸佛了。仁王般若經云:

佛問波斯匿王言:汝以何相,而觀如來﹖波斯匿王言:觀身實相,觀 佛亦然,無前際,無後際,無中際,不住三際,不離三際,不住五蘊 ,不離五蘊,乃至一二非相非無相,非取非捨,非大非小,非見非聞 ,非覺非知,心行處滅,言語道斷,同真際,等法性,我以此相,而 觀如來。佛言:善男子,如汝所說,諸佛如來,力無畏等,恆沙功德 ,諸不共法,悉皆如是,修般若波羅蜜者,應如是觀,若他觀者,名 為邪觀。

八疏云:「大悲禮,隨一一禮,普代眾生。」前面四門,由第四無相 禮,直至第七實相禮,以觀智論,雖然已到圓明無礙的境界,不滯不 著,不偏不倚,但是還沒有以大悲心來普利一切有情,還不能名它以 菩提心禮,這是在菩薩道中,菩薩的行者是萬萬不可以的。因此到了 第八禮,就要用大悲心,來普為一切眾生禮,我禮亦代一切眾生皆禮 ,我即眾生,眾生即我,物我無二,也就是無人相,無我相,無眾生 相,無壽者相,到了四相皆離,心包太虛,量周沙界,像這樣的菩薩 境界,計我著相者,是萬萬做不到的,菩薩的偉大,無以名之,唯有 名之曰:不可思議了。

九疏云:「總相禮,攝前六門,以為一觀。」由第一禮至第八禮,已 經有了八禮,為什麼在九禮上,僅僅乎攝前六門,而不云攝前八門, 其義又是何在呢﹖這是把前六門,若淺若深,攝為一觀,以顯事事無 礙,彼不礙此,此不礙彼,互融互攝,以彰敬禮事事無礙不可思議。 因此第一離我慢禮,與第二唱和禮,在儀規上是不可納入的;若以合 乎儀規論,在禮拜時先須五輪著地,捧足殷重,(前第三禮)次之; 深入法性,離能所相,(前第四禮)次之;普運身心,禮不可禮,( 前第五禮)次之;但禮內佛,不向外求,(前第六禮)次之;若內若 外,同一實相,(前第七禮)次之;隨一一禮,普代眾生,(前第八 禮)這樣的禮佛,就名普賢行願禮,非此,只可名普通禮拜,而不能 稱普賢行願禮了。

十疏云:「無盡禮,入帝網境,若佛若禮,重重無盡。」帝釋珠網是 重重無盡的,而禮佛的時候,亦如帝釋的珠網,重重無盡。大經云: 「一毛孔中悉明見,不思議數無量佛;一切毛孔皆如是,普禮一切世 間燈。」六十華嚴云:「於一微塵中,見一切諸佛,菩薩眾圍繞,法 界塵亦然,一一如來所,一一剎塵禮。」在禮拜作觀的時候,應該如 此作觀,所謂一毛孔中,有無量諸佛,一切毛孔每一毛孔,均有無量 諸佛,一切毛孔,所有諸佛,當然是無量無邊,不可計數了。但是這 許多無量諸佛,我皆禮敬,非一禮一不禮,所禮的境,既然無量,能 禮的人,當然亦是無量,能禮所禮,既均無量,豈不是重重無盡,而 如帝網一樣嗎﹖

三、諸佛

虛空之大,世界之多,無量無邊,不可計數;今日的科學家說:每一 星球是一個世界,虛空中的星球無量無邊,那麼世界也是無量無邊, 這一事實,稍有科學知識的人,是不會不承認的。佛是印度語,譯成 中國語,名曰覺者;佛既具足大智慧,自己覺悟宇宙人生的真理,他 同時還以自覺的道理覺悟他人,所修的六度萬行也具足圓滿。不但人 世間沒有人能超過他,就是在天上也沒有人超過他,所以佛陀自云: 「天上人間,唯我獨尊」,這不是佛陀誇大,實是佛陀具足福和具足 慧,若福若慧,兩者具足,除佛陀一人外,那裡還有人具有福慧二足 呢?雖然在世間也有人具足智慧與福德,但是他的智慧是小慧,他的 幅德,也是微小得很;如果要與諸佛相比的話,那無異是牛跡比喻大 海,亦如丘垤比喻泰山,真是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乃至百千萬 億分不及一,微之又微,不足稱道。再就諸佛三身論,報化二身,姑 置之不論,但就法身而論,法身理體,盡虛空,遍法界,大而無外, 小而無內,虛空是不可量的,無量無邊,而法身理體盡虛空而遍,無 有不盡,無有不遍;一佛的法身理體,盡虛空,遍法界,一切佛的法 身理體,亦盡虛空,遍法界,此法身不礙彼法身,彼法身亦不礙此法 身,彼此互融互攝,譬如一室有千燈光,一燈光遍滿一室,其它九百 九十九燈光,亦均遍滿一室,互攝互融,而不相礙;此一燈光,遍於 彼一燈光,彼一燈光亦遍於此一燈光,彼此互不相礙,雖不相礙,而 能相遍,因此從這一個比喻,我們可以了知,每一微塵,有十方佛法 身遍入,一切微塵,亦均有十方諸佛法身遍入,無量無邊諸佛,可以 在一微塵現,相反的,一微塵中亦能現無量無邊諸佛;同時無量無邊 諸佛,均能於一微塵中,現寶王剎,轉大法輪;然而諸佛法身既遍一 切微塵,何以一切眾生不能見得呢?欲明斯意,應以因緣來解釋這個 道理;在佛法中,所謂因緣,不可思議,見與不見,這是因緣的問題 ,不關於諸佛的法身。如果一個眾生,於某一佛有緣,他就自然而然 的見到某一佛,如果無緣的話,縱然某一佛現到他的面前,他也無法 見到。猶如一面明鏡可以照物,有的物可以現在明鏡上,有的物就不 能現於明鏡,鏡子本無彼此的分別,照此物而不照彼物,而在物的本 身有能照不能照的關係,於鏡子照物的功能,絲毫無所損傷的。再以 釋迦現化身於娑婆五濁惡世世界論,有的眾生見到釋迦牟尼佛,有的 眾生見不到釋迦牟尼佛,有的見到釋迦牟尼得到利益,有的眾生雖見 而得不到利益,有的眾生見到得人天果,有的眾生見到證二乘聖者果 ,有的雖見證不到二乘聖者果,有的證得無上佛果,有的證不到無上 佛果,這是眾生的福德和因緣有淺深,根機有不等,實在是和釋迦牟 尼佛絲毫無關的。

四、二力

普賢行願品云:「所有盡法界、虛空界,十方三世一切佛剎極微塵數 ,諸佛世尊,我以普賢行願力故,深心信解,如對目前」。在普賢行 願品上說明禮佛,要使十方諸佛現在面前,是不能不假二力的,如果 沒有二力,那是無法見到十方諸佛的。二力一是普賢菩薩行願大力, 一是自己的深心信解力。普賢菩薩有大願力,能使一切禮佛眾生,見 到十方諸佛現前,同時雖有普賢菩薩的願力,而自無信力印持,亦不 能現;所謂內因外緣,缺一不可。因此禮佛的人,在禮拜時,一方面 假普賢菩薩大願行力,一方面再以自己的信力,以普賢行願力故,見 一切境,塵塵剎剎,顯現無量諸佛,為我所緣,為我所禮。次之,復 以自己信力,印持諸佛,使現跟前。但是在內因外緣二力具足時,於 所見的境上,不取生滅。決定的相境,能見的心與所見的佛,融於一 心,依智不依識,能見的心不離所見的佛,所見的佛,不離能見的心 ,融會貫通,不一不二。大經云:「一切法無生,一切法無滅,若能 如是解,諸佛常現前。」在這裡我們還要知道,心佛境智雖然融通和 合,然而在因緣方面,當然不能不分親疏。法力是外緣,自信是內因 ,若以緣奪因,就是法力普遍融通,若以因奪緣,就是自信因力普遍 融通,不以無因而唯緣,亦不以無緣而唯因,而以因緣雙明,也就法 力自力雙舉了。佛法的因緣,真是妙用無窮,你能不信嗎﹖

一個人在佛法上講,分身囗意三業,不過三業有染污的三業,也有清 淨的三業,染污的三業是下墜的業,清淨的三業是上昇的業,今修成 佛的正因,當然是修清淨的三業,而不是染污的三業。普賢行願品云 :「悉以清淨身語意,常修禮敬。」用三業禮,在大小乘方面,也是 有所分別的。在大乘講,以三業禮,是表佛有三種通的道理:

A)為顯大師有天眼通,因而用身業禮,以身業禮敬時,佛以天眼通 是可以見到的。

B)為顯大師有天耳通,因而用語業禮,以語業禮,佛有天耳通,亦 是可以聽到的。

C)為顯大師有他心通,而用意業禮,以意業禮,佛有他心通,是可 以知道的。

大乘如此,小乘方面,少有不同,小乘論師說:以三業禮敬的道理:

A)在明而遠,用身業禮,佛是可以見到的。

B)在暗而近,用語業禮,佛是可以聽到的。

C)一方面在暗處,一方面又在遠的地方,就用意業禮,因為佛不能 見聞,必須用意業禮。

在因上以三業禮敬,到了果上就得到三輪感應,身業禮感神通輪,語 業禮感教誡輪,意業禮感記心輪,佛法的因果,真是千真萬確,任何 人不論以那一種藉囗都不能推翻的。我們禮拜十方諸佛,雖然說必以 清淨的三業禮,而不可以染污的三業禮,但是在禮拜的時候,究竟以 一身禮一佛,還是以多身禮一佛﹖這在華嚴疏鈔中說:應當分成四句 義理才能具足,而無缺少:

A一身禮多佛──

普賢行願品云:「一一身遍禮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諸佛。 」經文很明顯的說,一身禮多佛,而且多到不可說不可 說的微塵數。

B多身禮一佛──

普豎行願品云:「一一佛所,皆現不可說不可說微塵數身。」這經文 很明顯的說明多身禮一佛,且身多亦多到不可說不可說的微塵數身。

C一身禮一佛──

如前十種禮中的第三禮,就是說明這個道理。

D多身禮多佛──

如前十禮帝網禮,就是說多身禮多佛的道理。

在這四句中,第一句一身禮多佛,與第三句一身禮一佛,其他各宗或 可以談到,要是第二句,多身禮一佛,與第四句多身禮多彿,唯於華 嚴經可以見到,除了華嚴經以外,那是無法見到或不可能見到的。

華嚴經如來出現品云:如來成正覺時,以一相方便,人善覺智三昧, 入已於成正覺廣大身,現眾生數等身,住於身中,是故應知,如來所 現,身無有量,以無量故,說如來身,為無量界,等眾生界。佛子菩 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如來身一毛孔中,有一切眾生數,等諸佛身, 何以故?如來成正覺身,究竟無生滅,如一毛孔,遍法界,一切毛孔 ,悉亦如是,當知無有少許上空無佛身。佛子,菩薩摩訶薩應知自心 ,念念常有佛成正覺,何以故?諸佛如來不離此心成正覺故,如自心 ,一切眾生心亦復如是,悉有如來,成等正覺。

在這段經文,我們可以知道有兩個道理:

A一切諸佛身與一切眾生身的數目是相等的,證明能禮眾生 的身,與所禮的諸佛身,相齊相等,不增 不減。

B又佛有等眾生數身,住於眾生心中,而眾生心中,又念念有諸佛成 等正覺,這就說明了佛前有多眾生身,而眾生身前亦本有多佛,像這 樣一多相容,事理無礙,微妙難思的境界,為什麼眾生不能見呢﹖那 是因眾生有妄想執著,致雖在面前而相隔竟是萬萬重!如果約因門與 果門來談這玄妙不可思議的道理,一切諸佛以善覺三昧而現,這是由 果門而入,若諸眾生,自有障垢,不能見得,唯修普賢三昧觀行而可 得見,這是從因門而入,一由果現,一由因人,因果行相,雖有差別 不同,而所入的境界,則相同而無別,豈不是因該果海,果徹因緣, 而若因若果,不相隔而相通嗎﹖

五、無蓋

上面我們討論一身禮,還是多身禮,這個道理在上文已說明白了,現 在要討論「禮佛有沒有窮盡」的問題。普賢行願品告訴我們,禮佛是 無盡的,普賢行願品說四無盡──眾生、虛空、業、煩惱,這四種都 沒有窮盡的時候,但是十地經說,有十無盡。

經云:「佛子,此十願王,以十盡句,而得成就,何等為十?所謂眾 生界盡,世界盡,虛空界盡,法界盡,涅槃界盡,佛出世界盡,如來 智界盡,心所緣界盡,佛智所入界盡,轉法輪智界盡。」在十地經, 以十盡句,而成就大願的作用,無窮盡的化度一切的眾生,如果不是 這樣,那就不能成就大願的作用了,同時也顯示了行菩薩道不是難行 能行而不可貴了。十地經論釋十盡句,第一句是「總」,總為化度一 切眾生,別無他義,而餘九句為「別」,別集成度眾生的道理。在普 賢行願,但明眾生界與虛空界,是由修觀而入行願,是對治門,因此 又由眾生開出業煩惱二門,這是普賢行願品,與十地經、增減 不同的道理,我們在此也把這道理說明了:

普賢行願品云:「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

這是告訴我們,禮敬諸佛,雖然無窮盡的禮,但是在禮拜的人,切切 不可在身語業方面,露出疲懈的形態,這是一般普通的人所不能做到 的。因此禮佛的人,不能以生滅心禮,必須要以無生滅的心禮,一念 萬年,萬年一念,不動不搖,能所雙亡,合成一片。一個人若能禮佛 到如此的地步,試問他的疲倦心又從何而生呢﹖疲倦心的生起,不外 二種,一是生,二是相,既然是到了無生無相,根本既除,枝末又從 何而生呢?

六、結論

禮敬諸佛的道理,到這裡我們可以作個簡單的結束。但是還要談一談 究竟我們學佛,要以什麼心來禮敬諸佛,才可得到最好的效果﹖在我 個人的推想可以用三種心來禮佛:

A信解心──

在佛經上說:禮佛有大功德,究竟信不信?這是第一個問題,應先加 以解決,否則,可以不必禮佛,因為用懷疑心禮佛,是沒有效果可言 的。如果說信,海可枯,石可爛,佛經上的道理是不可改變的;那就 一心一意老實禮佛,不問其他,禮到諸佛現前,仍然一樣的禮下去, 不休不息,萬一不能得諸佛現前,那是誠心不足,應加倍努力,切不 可存難心,更不可生易心,因為難易總是不能存有的。

B無住心──

禮佛的人,切不可以六根住於六塵,一住六塵,就有煩惱生起,有了 煩惱,等於很清淨的東西,忽然落在穢污的塵垢內,再要把它洗清淨 ,那是非要大動手腳不可了。所以說:「萬象生中獨露身,六根才動 被雲遮。」因此收攝六根,不隨外境,才可以說是真正的禮佛。

C觀空心──

內而身心,外而大地,若依若正,一切皆空。祖師 云:「去年窮,不為窮,今年窮,始為窮;去年窮 ,猶有立錐之地,今年窮,連錐也無」。一空到如此,可以允許你是 真禮佛了。

最後請諸位居士,發四弘誓願: 眾生無邊誓願度 煩惱無盡誓願斷 法門無量誓願學 佛道無上誓願成

您可留下迴響, 或從您自己的網站通告(trackback)。

發表迴響

Powered by WordPress | Designed by: MMO | Thanks to MMORPG List, Game Soundtracks and Game Wallpapers